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612章 致命的吸引力

第612章 致命的吸引力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612章 致命的吸引力

飯桌上,天尊一個勁地給地尊夾菜,不一會兒,地尊的碗里就堆了一座小山。

地尊為難,嘴里如同嚼蠟,從入座原來,一直有道兇猛如虎的目光,瞪著她,瞪著她飯碗里的菜。

地尊自然知道,那道目光來自哪里。

這男人,又犯什么毛病,自打那一日后,他對著自己就沒什么好臉色。

好不容易過個年,又跟吃了火藥似的。

“我敬你一杯,謝你連日來的授業之恩。”

鳳瀾的面上,因為火鍋的熱氣,有些紅光,他舉了舉杯子。

地尊的教導,他對著那些賬本,已經不那么頭疼了。

這句感激,倒是真心實意的。

“師妹,你還在養傷,不宜喝酒。鳳瀾,你若當真要喝,我代她喝就是了。”

天尊極其體貼的替地尊擋酒,悉心叮囑著。

天尊的體貼,反倒映襯得他極其不體貼了。

就如那一日,他不過是遲了一步,就一切都顯得多余了。

鳳瀾手中的杯盞,倏的握緊。

“你算什么東西,憑什么幫她擋酒!”

兩個男人,怒目而視著,原本和樂融融的飯桌上,一下子冷了下來。

彼時,鳳莘正往葉凌月的碗里夾了一片涮好的筍片,葉凌月戳戳鳳莘,鳳莘不以為然,將筍片塞進了葉凌月的嘴里,自己夾起了一片葉凌月嫌膻味太重的羊肉,嚼了幾口,不緊不慢道。

“吃你的東西,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

葉凌月翻了個白眼,她也有些飽了,就干脆靠在鳳莘身上,懶洋洋地繼續看戲。

男女之事,旁人是過問不得的,多一個人,都嫌太擠。

鳳莘是過來人,又怎會不知。

與鳳莘秉承同樣看戲精神的,還有閻九和藍彩兒。

至于金烏老怪和阿骨朵,早已喝得滿面通紅,哪里還管的上大眼瞪小眼的鳳瀾和天尊。

“鳳瀾,你又憑什么這般和我師兄說話。鳳瀾,這杯酒,毫無誠意可言,我不喝。”地尊這些日子的冷淡,心涼如水。

感激,他哪有半分感激之意。若是有一點感激的心,他怎么會至今,仍認不得她,他也不會,那么多天對著她時,都是悶不吭聲,只會用冰冷冷的眼神,瞪著她。

嘭,鳳瀾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捏碎了,鋒利的瓷片扎在了他的手心上,卻不見手疼,心口的某處,倒是先疼了。

他紅著眼,也不知是被熱氣熏的,還是其他。

“叩叩叩”

一陣密集的敲門聲,打破了屋內的沉悶,卻是名來送訊的信使。

大年三十夜,北青女帝下旨,急召鳳瀾回宮。

開疆王陳拓因身體抱恙,交出了兵符,北青女帝責令鳳瀾即日返回北青,接受兵符。

鳳瀾在雇傭兵城呆了一個多月,女帝也不只一次,要鳳瀾回京,鳳瀾都是以各種借口推脫,可以下旨的方式,要求鳳瀾返回,卻是第一次。

鳳瀾已經找不到任何借口,推托了。

“回去稟告圣上,我擇日即會返京。”

鳳瀾沉聲說道,信使遲疑。

“圣上說,讓鳳王即日返回,刻不容緩。”

“知道了。”鳳瀾有些不耐,下意識地去看地尊。

耳邊,一陣冷哼聲,卻是地尊憤然離了席。

地尊匆匆離了席位,卻沒有回住處,只是站在了院落里,等到夜色徹底籠罩住了整個天幕,她才發現,自己四肢冰涼。

肩上,多了一件溫暖的狐裘。

“師兄,多謝……”這謝字的尾音還在冰冷的空氣里回蕩,卻硬生生卡在了喉嚨里。

地尊忽然想了起來,天尊不喜奢華,身上這件毛發厚實的大裘披,又怎會是他的。

身后,哪里是天尊,站著的分明就是鳳瀾。

鳳瀾眸間深沉,凝視著地尊,他不知已經在那站了多久,久到英挺的眉上都凝起了一層寒氣。

那件狐裘,本是穿在他身上的。

方才地尊走后,天尊也臉色一陣難看,想要起身去追地尊,卻被金烏老怪拉住,喝起了酒來。

鳳瀾也沒了吃飯的興致,怏怏不快就起了身。

走出了廳堂時,他鬼使神差地,嗅到了空氣里那股淡淡的,讓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氣息。

他隨著那股氣息,往前走去,看到了地尊,一個人站在了院落里。

這個季節,百花凋零,連樹木都枯敗一片。

地尊就那樣站著,她一個人顧自出著神,連鳳瀾走近都沒發現。

鳳瀾亦沒有開口說話,他望著她單薄的雙肩,下意識脫下了身上的狐裘,可又不敢送上前去。

方才,她連一杯水酒都不肯同他喝,只怕,他的衣服,她也是不樂意用的。

這些日子,他刻意對她冷漠者。

一方面是知道地尊討厭他。

另一方面,卻是擔心,自己又做出莫名其妙的舉動來。

鳳瀾自小,就是個極擅控制自己的人。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他的人生中,為數不多的幾次失控,是那個叫做青楓的小丫頭。

可是青楓已經死了。

女帝青霜,帶他親自去看過青楓的陵墓。

鳳瀾說不清當時自己的心情,他沒有太過悲傷,只是在那個冰冷豪華的陵墓前,站了片刻,就好像,里面躺著的是個完全不相干的人。

青楓的死,讓鳳瀾以為,世上唯一讓他失控的人已經不存在了。

可這時候,地尊又出現了。

這個鳳瀾甚至沒有正眼看仔細的女人,她第一次出現,就讓鳳瀾方寸大亂,這種感覺鳳瀾很不喜歡。

鳳瀾知道,他得遠離她,可是,一次次的,他失敗了。

他越來越被她吸引,就像上了毒癮般。

鳳瀾就那樣糾結著,他拿著狐裘的那只手,就這樣僵硬地半舉著,懸在了地尊的肩上。

直到地尊發出了一陣輕微的咳嗽聲,他忍不住將狐裘披在了她的肩上。

可他很快就后悔了,因為地尊那一句,師兄。

該死的師兄,這個詞眼,讓鳳瀾的牙齒都要酸了。

他惡狠狠地瞪著地尊,像是要把她臉上的紗布,瞪出一個洞來。

“怎么是你?”地尊面上,詫異之色一閃而過,旋即又恢復了平靜,“你不是答應了你的女皇帝,立刻返回北青的嘛,我還以為,你迫不及待,連夜想趕回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202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