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610章 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第610章 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610章 你究竟是不是女人

雖然惱恨鳳瀾的毒舌,可很快地尊就將不愉快拋在了腦后。

她的聲音,也不由高了幾分。

由于挨的很近,鳳瀾能清楚地嗅到地尊身上的氣息。

鳳瀾在北青,雖然是少年成名,得了無數人的愛慕,可他真正接觸過的女子,卻只有女帝青霜和青楓兩個女人。

他醒來之后,女帝多次傳喚他入宮,女帝也有過幾次較為親密的動作。

可是每一次,她稍挨近些,鳳瀾就會聞到一股濃郁的脂粉香氣,那陣香氣,熏得他頭暈,下意識,讓他避讓開。

可和地尊在一起時,卻不同。

地尊身上,沒有女人慣有的脂粉味,反倒有一股暖融融的香氣。

那股香氣,很熟悉,讓鳳瀾的心,一點點軟了下來。

他不覺,又靠近了幾分,想要嗅清楚,這股香氣到底是什么。

他的視線也跟著上移,然后落在了地尊的唇上。

他才留意到,這女人,雖然面容枯槁,如今又纏著紗布,可是她的唇,很漂亮。

就如一個小巧的元寶,沒有涂抹脂粉,卻紅艷艷的,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上一口,味道一定很可口。

親……鳳瀾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

他居然對這個又兇又丑的女人生出了這種亂七八糟的念頭來。

難道是,太久沒有嘗到女人的滋味了,他居然會饑渴到,對這么一個,沒臉蛋沒身材的女人生出想法來?

知道自己已經娶了青楓后,鳳瀾在心理上,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的。

盡管青楓已經死了,朝廷上下,也有不少人讓他重新娶妻,可鳳瀾一直沒有動那份心思,至于具體的原因,鳳瀾也說不上來。

鳳瀾正在那里想東想西的,地尊一點都沒察覺到。

她又講了一遍,也不知道鳳瀾根本沒在聽。

這間書房,平日都是鳳莘使用的。

葉凌月生怕他冬日里冷,命人備足了暖爐,所以書房里,比城主府的其他地方,要干燥許多。

地尊講了半天,不免有些口干舌燥,隨手就準備抓起一旁的茶水想要喝一口。

哪知道手還沒伸出去,一個茶杯已經送到了她的手邊。

地尊愣了愣,一抬頭,正對上了鳳瀾的一雙眼。

地尊一愣,心中閃過了一絲異樣,她不由想了起來,她和鳳瀾新婚那陣子。

那時候,鳳瀾是極疼她的,她每每撒嬌著口渴,只需一個眼神,鳳瀾都會乖乖送上水來。

鳳瀾也怔了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端茶遞水這種事,他只怕這輩子都沒做過吧。

鳳瀾不禁有些面紅耳赤,已經遞到了地尊面前的茶,猛地縮了回來,喝了幾大口。

地尊一看,紗布下的臉色,變了變。

她真傻,怎么忘了,如今的鳳瀾,又怎么會對她這般體貼。

他非但忘記了她,還認為是她騙了他,硬要嫁給他為妻。

想到了這些,地尊氣得牙癢癢,她抓起了一旁的茶壺,也不用杯子,直接灌了幾口茶在嘴里。

哪知灌的太急,那茶水又太燙,嗆了幾口。

熱水燙到了地尊的嘴,地尊不禁吐了吐舌頭,嘴邊一片熱辣辣,茶壺被一把奪了過去。

“你這女人,怎么一點都沒女人的樣子,哪有人像你這樣喝茶的。”鳳瀾見狀,沒來由一股怒火,他一把將茶壺摔在了地上,拉過了地尊,就要查看她有沒有燙著。

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幕,多年前的那一幕,極快但又極其清晰。

同樣也是一個冬日,他和青霜正在聽太保講課。

御書房里,一個滿臉紅撲撲的人影忽然沖了進來。

那人臉上臟兮兮的,襖裙上,滿是雪屑,她一沖進來,就毫無形象地一把抓起了茶壺,灌了幾口茶,因為太急,她嗆了好幾口。

“好喝,果然還是的御書房的菊花茶最是好喝。”小青楓喝了幾口茶后,小臉上滿是滿足。

“青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哪里有女人像你這樣子喝茶的!”一旁的先鳳瀾揉了揉眉心,滿臉無奈地說道。

記憶中的某個片段,一瞬間定格。

鳳瀾一下子怔愣住了,他驀然回頭看去。

茶壺已經碎裂在地,里面的茶水流了出來,幾朵貢菊灑落在地。

地尊的手,還被鳳瀾緊緊地抓著。

男人掌心上的溫度,如同會灼人般,地尊忙要掙脫,卻被鳳瀾死死地握住了。

他漆黑的眸,意味不明地盯著地尊,仿佛要將她看透一樣。

“鳳瀾,你發什么瘋,你抓疼我了。”地尊說罷,皺了皺眉。

鳳瀾的手,正握在她被熱水灑到的手背上,手背上,已經一片發紅。

鳳瀾這才留意到,被他握著的那雙手,被涅槃盞心蓮改造過,重新換膚后的手,晶瑩剔透,十指纖纖,很是美麗,只是這會兒,上面因為燙傷的緣故,紅了一片。

鳳瀾皺眉,松開了她的手,轉身就出了書房。

“該死的鳳瀾。”地尊見他冷漠地離開,眼中涌起了一股紅光,跺了跺腳,再看看書房里的一片狼藉,蹲下身就要收拾。

“師妹,你怎么了?”天尊快步走了進來。

他早前看鳳莘和閻九在雇傭兵聯盟里,隨口說了一句,接下來幾日,鳳瀾的事都暫時交給地尊。

天尊豈能讓鳳瀾和地尊私下獨處,就急巴巴找了過來。

哪知一來,就看到了地尊的手一片通紅,衣服也濕了。

他忙取出了傷藥,替地尊上藥。

“你衣服也濕了,先回房去換一身。你若是不愿意對著鳳瀾,就由我來教授他好了。”

天尊和地尊,走出了書房。

一直到走遠了,鳳瀾從一旁走了出來。

多余,他做的一切還真多余。

女人,根本就不用他關心……也輪不到他的關心。

早知道,他就身旁都備一些傷藥,什么跌打藥、什么燙傷藥。

鳳瀾站在門外,看到了這一幕,抿緊了唇,一語不發,將手中的燙傷藥,丟了出去。

丟出去后,鳳瀾氣呼呼地回到了書房。

看到了地上的茶壺,他眉頭深鎖。

地尊……她究竟是誰,為何每次,一靠近她,他總是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舉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