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537章 她的第一座城池

第537章 她的第一座城池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537章 她的第一座城池

這倒是讓后來趕來的鬼門和金烏老怪等人,撿了個現成便宜。

清理了城內的尸體殘骸和盤點了雇傭兵聯盟的產業后,葉凌月就拿成了朝廷的委任圣旨,名正言順地,當了雇傭兵城的城主。

葉凌月成了雇傭兵城的城主,一人得了道,她的好姐妹藍彩兒也立馬來了個“雞犬升天”,厚著臉皮,討了個副城主當當。

這樣一來,閻九就郁悶了。

他原本打算,這次任務完成后,就帶著藍彩兒回閻城,順便把兩人的親事給辦了。

哪知道,藍彩兒當上了副城主后,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連和他親熱的時間都所剩無幾,更不用說夫唱婦隨,隨他一起去閻城,管理閻城的事務了。

“我小氣?藍彩兒,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最清楚的的嘛,幾天‘不修理’你,你倒是膽肥了。”閻九老鷹撲小雞似的,一把扛起了藍彩兒,大步就垮了出去。

后者滿面通紅,哪里聽不出閻九字里行間的意思。

閻九當了二十多年的在室男,初嘗了男女滋味,恨不得天天的和藍彩兒黏在一起。

和藍彩兒一想起那一晚,自己疼得厲害,獨獨便宜了閻九一個人,死活不愿意再做那會兒事。

這可把閻九給憋慘了。

說什么,這次他也不放過藍彩兒。

“死閻九,你放我下來。凌月,救我……救……唔。”到了后來,藍彩兒的聲音像是被什么東西塞住了,慢慢沒了聲響。

城主府內,葉凌月一臉的無奈。

藍彩兒和閻九,也都老大不小了。

閻九雖然是閻城的城主,但他無疑是個值得托付終生的人,唯一讓人在意的就是他的身份。

她也看得出,姐姐是喜歡閻九的,所以她已經暗中寫了一封家書回夏都,告訴了義父義母,藍彩和閻九的事,相信以義父的火爆脾氣,沒準過幾日,就會殺到雇傭兵城來了。

“我們來告辭的。”藍彩兒被閻九扛走沒多久,薄情和刀戈也來了,只是他們是前來告辭的。

薄情來雇傭兵城歷練的一部分原因,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強,打敗巫重。

可他發現,即便是如此,自己還是比不上巫重。

這讓他下定了決心,下一次,再遇到巫重時,他絕不會輸。

“十三,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在我回來之前,不許嫁人,也不許愛上其他人,尤其是那些面目可憎,心地惡毒,還自大傲慢的人。”薄情不顧一旁猛飛眼刀子的巫重,忍不住,輕輕抓住了葉凌月的手。

他雖然也已經知道,葉凌月的真名,但是他和其他人不同,薄情只喜歡叫葉凌月十三。

因為葉凌月是其他人的葉凌月,而十三,是他一個人的十三。

那個在太乙秘境里,背著他,出生入死都不放棄他的十三。

“哼。”巫重冷嗤了一聲。

葉凌月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這男人,自從紫竹嶺回來后,就一直臭著臉,就好像是有人欠了他十萬八萬似的。

“薄情,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愛上你說的面目可憎、心底惡毒、自大傲慢的人。”葉凌月咬牙切齒地說道。

嘭的一聲,巫重身旁的一張桌椅報廢了。

“這才是我認識的好十三。十三,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薄情笑顏如花。

他的身后,刀戈的目光有些失落。

他沒有看到藍彩兒,到了分別的這一刻,她依舊不愿意見他。

薄情和刀戈告辭之后,葉凌月送了兩人出城。

高高的城門上,葉凌月目送著薄情的身影漸漸消失。

薄情一定隱瞞了什么。

想起了紅發時的薄情,還有他噬血的模樣,葉凌月的眉擰了起來。

薄情對她,可算是掏心掏肺的好,她雖對他沒有男女之情,但朋友之誼還是有的。

“你喜歡上那小子了?”巫重如鬼魅般站在了她的身后。“葉凌月,你的喜歡還真是隨便,鳳莘、夏侯頎現在又多了個薄情。枉費鳳莘那廢物,還傻傻地等你給他答復。”

薄情酸溜溜地說道,他也受不清,這句氣話,是替自己說的,還是替鳳莘說的。

“巫重,你放尊重點,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般冷血麻木。還有,鳳莘不是廢物。你若是再胡眼亂語,立刻給我滾出雇傭兵城。”葉凌月沒來由一陣惱火。

兩人的冷戰,已經持續了很多天了。

巫重一見她,就是冷嘲熱諷,她也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用閻九的話說,兩人就像是兩頭刺猬,一靠近對方,就會傷了對方。

“葉凌月,你才是一只養不熟的小白眼狼。你就仗著我喜歡你,不敢對你怎么樣,對吧?利用完了,就一腳蹬開?你以為我巫重是什么人?”巫重目光一沉,他一把抓住了葉凌月的手腕。

“巫重,你也配說喜歡?世上最虛偽的人就是你,若是真的喜歡,為何你連用真面目面對我的勇氣都沒有。”葉凌月被他抓得手腕都要斷裂般,她惱火著,指頭往了巫重的臉上一抓。

該死的巫重,為什么每次都要拿話傷她,說的她好像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她承認,她的確還在他和鳳莘之間搖擺。

可對于夏侯頎和薄情,她從沒有主動去招惹過。

葉凌月沒有蓄指甲的習慣,可這一抓之下,也是發了狠的。

巫重那張人皮面上,頓時多了一道深痕。

“還敢抓人,葉凌月,你當真是找死。”巫重怒起,如拎小雞似的,大手抓住了葉凌月,見她的身子翻了過來,狠狠地壓在了他的腿上,懲罰性地,用自己堅硬的大腿上的肌肉,碾壓著葉凌月胸前的柔軟。

葉凌月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她蹬踏,想要擺脫巫重的束縛。

誘人的嘴里,還吐成出了一句又一句,咒罵巫重的話。

她不好受,巫重也不好受,葉凌月本就是他喜歡的人,卻奈何他與鳳莘彼此之間的協議,他不能碰她。

巫重的氣息紊亂了起來,他忽的抱起了她,朝著她白皙修長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鮮血的涌了上來,葉凌月痛呼了一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