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89章 被打斷的好事

第489章 被打斷的好事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89章 被打斷的好事

閻九的話,戳中了藍彩兒的痛處。

原來,連他都知道?

“你看著刀戈的眼神,是個人都知道。小藍藍,你居然喜歡那種男人?”見藍彩兒的神情慘淡,閻九沒有意料中的斗嘴獲勝后的舒坦,相反,他的心底,多一股不是滋味的酸澀感。

“誰說我喜歡他!”藍彩兒厲聲罵道。

不等她說完,閻九的唇已經壓了上來。

和白日優雅的外表不同,閻九的舌,很霸道,橫沖直撞,一下子闖入了她的口腔。

藍彩兒嗚咽著,想要張嘴咬下,卻被閻九早一步,捏住了下巴。

“小藍藍,口是心非可不是個好習慣。我不喜歡我身下的女人想著其他男人,記住,今晚,你的男人是我。”

更激烈的吻,驟雨般落下,營帳里的溫度,陡然躥高了幾分。

藍彩兒掙扎不開他強有力的禁錮,只能由著他掠奪。

“怎么不咬人了?”意識到身下的人兒放棄了掙扎,閻九停下了動作。

身下的女人,氣喘不止,因為方才的那一番激情,她的衣襟已經別扯開了,露出了雪一般的肩膀,在昏暗的燈火下,更加誘人。

“既是反抗不了,又何必多此一舉。你反正長得好,和你做也沒什么,要做就快點。”

藍彩兒咬咬牙,她喊了又能怎么樣,只會引來其他人的笑話。

反正她答應了和他睡一個營帳時,所有人的臉上的表情,都是鄙夷的,還有刀戈,無論他有沒有人認出她來,他一直都覺得她是一個送上門的廉價的女人。

“快?小藍子,你是在懷疑我的體力嘛?夜晚才剛開始,你可別后悔。”閻九邪笑著,吻輕輕落在了她的唇上。

這一次,他的吻很溫柔,反復摩挲,舔噬著。

隨著他的動作,藍彩兒覺得自己都要窒息了,身體內,有股怪異的感覺,一點點騰起。

這時,營帳的布簾,一下子被掀開了。

“藍藍姑娘,你沒什么事吧?”

帳篷內,閻九和藍藍的動作同時一滯。

閻九松開了藍藍,兩人的唇間,還帶著一條曖昧的白絲。

營帳外,宋凈云滿面通紅,而刀戈沉著臉,死死盯著閻九身下的藍彩兒。

她裸露的雙肩上上,紅痕點點,她的唇,紅腫著。

不等刀戈看清楚,閻九已經拿起了自己的衣物,將藍彩兒包得嚴嚴實實的。

他徑直走到了營帳外,將兩人窺探的目光,擋去了。

“兩位,大半夜的,你們擅自闖入我們的營帳,似乎不大好吧。”閻九的聲音,也有些沙啞。

“不好意思,煞隊長,我不知道你和藍藍姑娘正在……我們方才聽到了聲音,還以為她遇到了什么事。”宋凈云連忙解釋道。

“她和我在一起,能有什么事,既然確認過了沒事,兩位還是早點回去,該干嘛干嘛去吧。”閻九不冷不淡地說道。

任憑什么人,在這種時候被人打斷,都不會有什么好心情。

宋凈云紅著臉,推了呆呆站在身旁的刀戈一把,她早就說過了,不會有什么事,可是刀戈一定要來看。

刀戈沒有立刻離開,他和閻九對持著,他覺得自己的胸膛內,仿佛有一把火在燒,燒的他的心,好想破開了一個洞。

“刀大哥?”宋凈云納悶著。

直到閻九將帳布一把扯下來,刀戈才離開了。

營帳外,那陣腳步聲,漸漸遠去。

縮在了被褥里的藍彩兒,一直低著頭,把頭埋在了被子里。

“你想悶死自己啊。”閻九有些心煩意亂,看到了藍彩兒的鴕鳥樣,他更腦了,一把將被子扯開了。

看到的卻是一張淚流滿面的小臉。

閻九看過無數女人在他面前哭,可是就在他看到了藍彩兒的淚水時,他的心一震。

“我恨你。”

藍彩兒抓起了衣服,胡亂套上了,就想沖出去。

哪知閻九比她的動作更快,他擋住了營帳口。

“回去睡覺。”

“滾開!”

“我不碰你,回去睡覺。”

藍彩兒遲疑著,不知道閻九的話中,有幾分是真的。

閻九也不多說,干脆就坐在了營帳口,藍彩兒足足等了一刻鐘,才跺了跺腳,鉆進了被窩里。

前半夜,藍彩兒都睡得不踏實,她生怕,閻九會突然獸性大發,撲了過來。

可除了不遠處的呼吸聲外,這一夜,再也沒發生什么事。

到了后半夜時,藍彩兒才沉沉睡了過去。

這一覺,卻是睡到了天亮。

聽到了營帳外,一陣悅耳的鳥叫聲時,藍彩兒才醒了過來。

營帳里,已經不見了閻九的蹤影。

想起了走完發生的事,藍彩兒還有幾分尷尬,這讓她以后,怎么面對閻九?

走出了營帳,外面的篝火已經熄滅了。

四周靜悄悄的,眾人好像都還沒起來。

藍彩兒就離開了營地,往了不遠處的水潭走去。

用水洗了把臉后,藍彩兒凝視著水中的自己的臉。

“長”了塊大胎記的臉,怎么看,怎么丑。

這樣的她,閻九竟然也“吃”的下去,藍彩兒頓時明白了,難怪都說,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估計對于閻九那樣的紈绔而言,拉上燈后,女人都是一樣的。

哼,這一次,完成任務后,她就退出“帝煞”。

藍彩兒恨恨地想到,撿起了一塊石,丟進了水潭里。

破碎開的水面上,忽然多出了另外一張臉。

藍彩兒嚇了一跳,腳下一跘,險些沒跌入水中。

一只手伸了過來,將她攔腰扯了過去。

“放開我!”

藍彩兒寧可跌進水里,也不愿意被來人救。

“藍彩兒,你這算是什么意思?”刀戈陰沉著臉,他的眼里,有些細紅的血絲,如同殺紅了眼的困獸,他死死盯著藍彩兒。

注意到她白皙的脖子上,多了幾個刺目的紅痕后,刀戈的胸口更悶了,抱著她的腰的那只手,沒有放開,反倒更抱緊了幾分。

聽到刀戈喊出了她的名字時,藍彩兒有一瞬間的震驚,可旋即,她就恢復了冰冷的模樣。

“你是聽不懂人話是吧,我讓你放開。”藍彩兒說罷,一掌拍向了刀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