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47章 一家都是渣

第447章 一家都是渣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47章 一家都是渣

天明前后,諸葛柔發鬢凌亂,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走了進來。

她裸露在外的皮膚上,有大量的淤青和紅痕,每一道看上去都是如此的觸目驚心。

但最可怕的還是她的面龐,她的臉上,一雙眼無神地張著,一滴淚也流不出來了。

“娘親,娘親啊,你說說話啊。”洪玉郎見了娘親這副模樣,哭著抱住了諸葛柔。

諸葛柔撫摸著洪玉郎的頭發,輕聲說道。

“玉郎,娘沒事,為了我的玉郎,娘做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牢房外,那名老獄卒寄著褲腰帶,哼著小曲兒,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他很是挑釁地看了眼洪放。

洪放深吸了口氣,干巴巴道。

“你已經滿足了,答應我的事,也該辦了。”

“那是自然。”老獄卒推了一名衣衫襤褸的年輕囚犯,進了牢房,又將洪玉郎拖了出來。

那是個年輕的死囚,面容俊秀,只是被人割了舌頭,吱吱啊啊說不出話來,若是不細看,和洪玉郎還真有幾分相似。

“你們想干什么!娘親,父親。”

洪玉郎驚慌失措,嚷嚷著。

“閉嘴,小狗崽子,要不是看在你娘答應陪老子幾個晚上的份上,老子也懶得動這樣的手腳,你的賤命保住了,老子答應了,用一個死囚把你掉包了。”老獄卒生怕洪玉郎的聲音,驚動了其他獄卒,抬手就給洪玉郎一個耳光。

洪玉郎沒打的兩眼直冒金星,哪敢再說個不字。

“怎么回事?你不是答應,放我們一家三口出去的嘛?”洪放眼看情形不對,質問起來。

“虧你還是是前太傅,腦子怎么跟豬似的。你們是什么人,刺殺先帝,意圖謀反的叛黨。要不是圣上看在月侯的份上,那可是滅九族的大罪,還想讓老子放了你們,老子可不想掉腦袋。老子本來只想玩玩你的婆娘,你家婆娘騷得很,味道可真心不錯,她答應只要我放了她兒子,行刑之前,每晚都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老獄卒露出了一口黃牙,笑聲讓人反胃的很。

“諸葛柔,你居然敢暗中動手腳!”洪放一聽,也知道是諸葛柔動了手腳。

他拎起了諸葛柔,掐住了她的脖頸。

諸葛柔也不掙扎,她像是散了架似的,攏了攏頭發,露出了那張曾經美艷無雙的的臉。

她放聲大笑了起來,聲音落到了洪放的耳里,刺骨中帶著偏執和瘋狂。

她的眼中,滿是惡毒和憎恨。

“洪放,你個狗娘養的。我諸葛柔瞎了眼,才會看上你。葉家母女倆說的沒錯,你根本就不配稱為一個人!我是你的妻,為你生兒育女,同床共枕十幾年,你讓我去陪其他的男人?既是你無情,我又何必有意,我反正已經成了這副模樣,生不如死,我就算是死,也要拖著你當墊背。”

當洪放提出讓她去陪老獄卒時,她就已經絕望了。

這個男人,根本不是良配,她曾經有多愛,如今就有多恨。

“你個賤人,想害死我,我先讓你死。”洪放怒紅了眼,手指如十根鐵條,死死掐住了諸葛柔的脖子,直聽到她的骨頭,發出了咯咯聲響。

洪玉郎想沖進去,卻被老獄卒死死按住了。

諸葛柔如一條頻死的魚,透不過氣來,在即將斷氣的那一刻,張口咬上了洪放的虎口。

“嘶——”

洪放痛極,一把將諸葛柔甩開了,再看看手背上,虎口上血肉模糊,諸葛柔竟然將他虎口的一塊肉咬了下來。

諸葛柔口中含著那塊肉,森冷地笑著,將口中的肉一點點咬爛吞了下去,那眼神,恨不得要再撲上來咬幾口。

洪放強忍著了疼,他沖著那名老獄卒求道。

“官爺,你看,能不能把我也弄出去,我以前是太傅,我手頭還有不少的錢,只要把我也弄出去,我一定給你很多錢。”

老獄卒呸了一聲,一口濃痰落到了洪放的臉上。

“看你也是人模狗樣的,這么久這般不要臉。我實話告訴你吧,這陣子天牢看守的緊張,就算是我,也只能帶一個人出去。你要出去,那你兒子就得留下來,誰出去誰留下,你們自己狗咬狗商量清楚了。”

說著就顧自蹲在了角落里,抽起了水煙來。

洪放咽了口口水,調過頭去看著洪玉郎,臉上帶著幾分懇求。

“玉郎,你娘親她瘋了,才會做出如此失常的舉動。把機會讓給為父,只要我出去之后,一定聯系舊部,把你們母子倆救出去。”

“洪放,你個畜生。玉郎,你不要信這狗雜種的話,聽娘的,離開夏都,再也不要回來。不要找葉凌月報仇,你不是她的對手。你去西北城,找你外公,從今以后,隱姓埋名,再也不要回來。”

看透了洪放之后,諸葛柔已經心灰意冷,她已經沒了生的念頭,但她想自己的兒子玉郎活下去。

玉郎不比小女兒洪明月,他沒什么才能,想報仇,那只有一個死字。

諸葛柔只希望他活下去。

“賤人,你再多說一句,我就殺了你。”洪放怒不可遏,狠狠朝著諸葛柔的肚子,踢了一腳。

諸葛柔卻是死死抱住了他的腳,沖著洪玉郎喊道。

“走啊!”

洪玉郎失神地望著已經扭打成一團的父親娘親,覺得兩人是如此的陌生。

那還是他尊貴可敬的父親嘛,那還是他高貴美麗的娘親嘛,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小子,想清楚了沒有。”老獄卒推了洪玉郎一把。

“我,我走,快帶我走,我不想死。”洪玉郎只有一個念頭,快點離開這里,他再也不要看到他們。

洪放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的洪玉郎走掉,又狠狠踢了諸葛柔一腳,這才作罷。

夜半,諸葛柔又被那老獄卒猴急地拉了出去,兩人的不絕于耳,諸葛柔為了激怒洪放,還不是叫著,“你好棒”“比洪放狗雜種好多了”。

那些話語落在了耳里,洪放赤紅著眼,雙拳握得緊緊的,可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個什么聲音。

洪放頓時警覺了起來,一眼看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