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442章 第一女侯

第442章 第一女侯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442章 第一女侯

洪府的這一場叛亂,來得突然,夏都內損失慘重。

三日之后,夏侯頎正式登基為帝,在新夏帝登基后不久,北青和大夏結成秦晉之好,夏侯頎和青碧公主的婚事,定在了半年之后。

經歷了喪父之痛的夏侯頎,成長了許多。

他以雷厲風行之勢,迅速撲滅了沙門的余孽,將一干勾結了洪府的貴族后,抄家的抄家,削去官職的削去官職。

大夏御前比試的最終結果,也公布了。

葉凌月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因為洪明月和沙門等人的叛變,葉流云順位替補,和另外一名武者,一起成了大夏御前比試的新科三甲。

在受封賞賜的當日,新夏帝顧念葉凌月等人在洪府一戰時的功勞,特封賜葉凌月為月侯。

只是讓整個大夏驚訝的是,就在受封的當日,葉凌月請求辭去官職。

朝堂之上,跪在了地上的少女,聲音朗朗。

“多謝圣上厚愛,臣女自幼出身鄉野,不懂朝廷禮儀,實在不適合在朝為官,懇請皇上體恤,能允許臣辭去月不落城掌鼎一職,歸居田園。”

洪府已滅,洪放一干人等,也等著審訊之后,擇日處斬,葉家也順著這一次大夏御前比試的勢頭,準備遷入夏都。

葉凌月多年來的心愿,逐一了解,就順著自己的心思,提出了辭官。

夏侯頎登基后,也欽賜了聶風行和葉凰玉的婚事,她只等娘親的婚事結束后,就離開夏都,前往古森林,和阿骨朵一行人會合。

朝堂上,一片噤聲。

葉凌月許久得不到回答,悄悄抬頭,觀察新夏帝的神情。

少年皇帝面色陰沉,俊容繃得緊緊的,一雙眼死死地落在了葉凌月俏麗的臉上,他的心如被人捅了一刀般,陣陣的抽疼。

若她不是葉凌月,他必殺之。

可她是葉凌月,該死的葉凌月,讓他愛之入骨的葉凌月。

良久,少年皇帝沉聲說道。

“月侯,你的辭官,朕暫時不接受,散朝后,你到御書房來見朕。”

葉凌月暗嘆著,該來的還是會來的,她這幾日,一直避免和夏侯頎碰面。

在自家娘親和藍應武等人,滿懷擔憂的目光下,葉凌月在散朝后,走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里,夏侯頎坐在了御案旁前,如小山般的奏折,堆在了一起。

“圣上,月侯求見。”

夏侯頎沒有抬頭,只是揮了揮手,太監就帶著幾名內侍,關上了門,御書房內,只剩下了的葉凌月和夏侯頎兩人。

書房里,一股凝重的沉默。

葉凌月只聽到了夏侯頎翻閱奏折的聲響,過了足足一盞茶的時間,葉凌月忍不住挪了挪自己有些發麻的腳,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圣上?”

夏侯頎沒有反應。

“師弟?”

依舊是沒有反應。

葉凌月有些惱了,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夏侯頎眼前的奏折。

“夏侯頎,還能不能好好的說話了?”

倏的,夏侯頎抬起了臉來,他俊秀的臉上,帶了逼人的怒火,一把按住了葉凌月抓著的奏折的手,用力一拽。

葉凌月不防他驟然之舉,被他扯進了懷里。

鼻尖撞上了夏侯頎硬邦邦的胸口,一陣疼痛。

“葉凌月,這句話該我問你才對,你還想怎么樣?你痛恨我父皇早前對你的諸多不公,坐看他遇刺,我不怪你。你想要你娘親和聶風行成婚,我答應了。你不愿意嫁給而我,我也可以答應。我只是想看到你而已,你為什么那么殘忍,殘忍到連我最后的一點的念想都要剝奪掉。”夏侯頎如同一頭咆哮的怒獅,眼眸里,跳動著兩簇怒火,像是要噴出火般。

天知道,他聽到葉凌月要離開時,什么話都聽不清了。

他用的是“我”,而非是“朕”。

他登基成帝后,一連誅殺了數名貴族,朝堂上,凡是勾結了洪府的,幾乎被他絞殺一空。

如今,所有的大臣看向這位少年帝君的眼神,都是敬畏的。

唯獨眼前的這名女子,不畏他,不懼他。

她要來就來,要走就走,她將夏侯頎的一顆心都攪亂了。

“你,你都知道了。”面對夏侯頎突如其來的怒火,葉凌月詫然。

更意外的是,早前她刻意做的那些事,夏侯頎居然也都知道了。

她明知道,洪府意圖叛亂,卻不公開出面制止,她看著洪明月刺殺夏帝,卻只是冷眼旁觀。

她葉凌月從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些算計過她的人,她一個也不會放過。

她更清楚,只有夏侯頎登基為帝,她才能順利的離開朝堂。

她步步算計,他全部知道,甚至連親生父親都可以……

“你要報仇,我也讓你報了。我與青碧有了婚約,不能許你一生一世一雙人,我也不奢求你能嫁給我。為什么,不能留下來輔佐我。凌月……”夏侯頎低泣著,他抱住了葉凌月,無論如何也不肯松手。

他生怕,自己一個松手,葉凌月就會絕然離開。

夏侯頎的淚水,落在了葉凌月的頸上,熱熱的,他哭得如同一個大男孩似的,再無了朝堂上的威嚴,只是求著葉凌月,不要辭官。

他如今才剛坐上夏帝之位,內憂剛平,外患不斷。

當初,是葉凌月將他從封閉中救命了出來。

她之余他,早已不是愛慕之人那么簡單。

葉凌月被他困在了臂膀里,掙了幾次,都掙脫不了。

“圣上,北青鳳王在外,說是有要事求見。”

恰是這時,太監在外稟告。

夏侯頎面色一厲,抬起了臉來,抱住葉凌月的臂膀,又緊了幾分。

鳳莘,他又來做什么。

凌月才剛提出辭官,那男人就迫不及待得找上門來。

“朕與月侯正在商議要事,告訴鳳王,改日再來見朕。”夏侯頎漠然說道。

“圣上……鳳王,鳳王你不可以硬闖。”

外面,太監的聲音了帶著驚慌之意,原本緊閉著的御書房的門,一下子被推開了。

鳳莘走了進來,刀奴尾隨在后,看到了夏侯頎和被他緊緊抱在了懷里的葉凌月時,鳳莘的眉宇間,冷厲之色,一閃而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