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367章 另外一個葉凌月

第367章 另外一個葉凌月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367章 另外一個葉凌月

可即便他跑出去了又有什么用,余下的事,鳳莘已經記不清了,他只知道,自己醒來后,爹娘都已經死了。

那時候的鳳莘,太弱小了。

“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將那些人全部殺死,只要能殺了他們,挽回爹娘的性命,即便是死我都愿意。”鳳莘的十指蜷了下去。

那一夜對于鳳莘而言,是此生難忘的。

他從一個父母疼愛的孩童,成為了孤兒,失去了一切,爹娘橫死,一無所有。

高大而又蕭瑟的背影,葉凌月聽到了這里,忽然有種沖動,想要上前抱抱那個男人。

身為鳳府的家主,鳳莘承載的太多。

只怕,很少有人會記得,鳳莘也只是個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

心中微微一動,葉凌月走上前去,雙手遲疑了下,還是繞住了鳳莘的精壯的腰,將頭靠在了他的后背。

被她抱住的一瞬,鳳莘的身子微微一松,就好像,壓在了心頭多年的負荷一下子消失了。

“鳳莘,那不怪你,那時的你還是個孩童,都已經過去了。你并非是一個人,你還有鳳府、還有朋友,還有刀奴和穆老先生,你還有……我。”葉凌月呢喃著。

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鼓勵,鳳莘忽然將懷里的人抱了起來,吻輕輕地落在了她的頭頂。

突如其來的吻,讓葉凌月一時慌了神。

“鳳莘,你抱得我喘不過去了。還有,那塊凰令……既然是你娘親的遺物,我就不能收。”葉凌月并不知道,鳳凰令還有那樣的意義。

聽鳳莘的意思,鳳凰令應該是一對的。

當年那些歹徒,費盡心思要拿到鳳凰令,這背后,絕非那么簡單。

“鳳凰令是鳳家的信物,送出去之后,就絕不會再收回。我想若是我爹娘還在世,他們也會很喜歡你的。”鳳莘笑了笑。“時候不早了,你今夜也看了一晚上的賬本,我送你回房,早些休息。”

直到將葉凌月送回了房,鳳莘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在院落里站了許久。

他臉上,多了一抹無奈的苦笑。

他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

方才的故事,他只是說到了一半,余下的一半,即便是北青帝也不知道。

他終究還是沒有全部說出口。

他沒有告訴她,事情的最終結果。

那一晚,他腦中只有瘋狂的念頭,他看著那些歹徒,一步步挨近,想要奪走他的鳳凰令……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將這些人撕碎。

再之后發生了什么,鳳莘已經不記得了。

他只知道,他被找到時,渾身冰冷,躺在了崖底。

同時被找到的,還有多具體尸體。

即便是北青帝那般,經歷了無數險惡殺戮的人,在那一刻,也要不由動容。

那些歹徒的尸體,全都不見了,一點痕跡都找不到。

青楓公主的尸首也找不到了,前鳳王的尸骨在三日后,被運回了帝闕城,與他的尸首一起運回來的,還有數千名兵士的骸骨。

北青帝一怒之下,命后來的開疆王陳橋派兵,剿滅了全部的叛軍,邊疆一帶,血流成河。

這些事,都是鳳莘后來從他人口中得知的,因為發生這些事時,他一直在昏睡中。

當所有人都以為,鳳莘可以漸漸走出陰影時,鳳莘卻發現,他的身體里發生了變化。

也是從那一日開始,鳳莘知道,他不再是以前的鳳莘了,他的身體里,住進了一個“魔”,那個“魔”就是巫重。

嘆了一聲,鳳莘轉過了身,踱開了。

他不知道,就在他站在了院落時,葉凌月也沒有休息。

她倚靠在門旁,偷偷看著院落里的鳳莘。

鳳莘今晚,看上去很是不同。

他眉宇間,化不開的憂愁,也感染了葉凌月。

她從身上摸出了那塊凰令。

代表風府女主人身份的鳳凰令,她真的該收下嗎?

對于鳳莘,葉凌月并不討厭,甚至于,她是喜歡他的。

只是,她卻無法說愛。

仿佛,她已經喪失了說愛的能力,又或者是,她曾經深愛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卻最終讓她喪失了再去愛的勇氣。

葉凌月,你不能輕易動情,絕不能……

那一晚,葉凌月做了個夢,睡夢中。

她看到了另外的一個自己。

是自己,又不是自己。

那是個,和自己擁有一張臉的女子,卻又多了幾分,自己沒有的妖嬈和滄桑。

她的身上,血肉模糊,像是受了最殘酷的酷刑。

她從未見過那么可悲的自己,俊美如神祗般的男子的,刀鋒似的眉,那雙眸子墨色中含著隱約的暗,如同憤怒的海洋,深邃浩瀚。

他的懷里,摟著另外一個嬌弱的女子,女子像是一只溫馴的白兔,女子的眼中滿是幸福,而男子看向另外一個“葉凌月”的眼神,冰冷中帶著憎恨。

那眼神看向的是她。

她看到,自己從一只斷翅的蛾子,從高處跌落。

“奚九夜,若是有來世,我夜凌月,必定要你血債血償!”

不可動情,絕不可動情。

夜凌月,葉凌月……聲嘶力竭的喊聲,始終在耳邊徘徊。

身后,是無盡的黑暗和絕望,將她徹底淹沒。

葉凌月從榻上一下子驚醒了。

玉枕上,一片冰涼,卻不知是眼淚還是汗水。

“凌月,你怎么了?”

帶著幾分焦急的聲音,鳳莘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

清晨,陽光灑了一地。

鳳莘只穿了內衫,很顯然,他也剛起身沒多久。

“我做了個噩夢。”葉凌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紗布居然濕透了,苦笑。

不知是何時開始,她經常做一個相同的夢。

“夢了些什么,你喊得可大聲了。

鳳莘就住在葉凌月隔壁的院落,他才剛睡下,就被做噩夢的葉凌月的聲音驚醒了。

“記不清了,每次一醒,就忘了。”葉凌月淡然說道。

唯一記住的,是夢里總有個女人,哀愁而又憎恨地告誡她,不可動情,不可動情。

“你的紗布都濕了,我給你換掉。”鳳莘蹙眉,瞅了眼葉凌月臉上的紗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4824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