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醫棄女  >>  目錄 >> 第219章 坑“爹”的把戲

第219章 坑“爹”的把戲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醫棄女 第219章 坑“爹”的把戲

洪放心里對聶風行早已是羨慕嫉妒恨,這會兒又被一名普通的兵士,借著聶風行的名號來阻攔,洪放心中的惱火,可想而知。

被洪放一訓斥,那名虎狼軍的兵士猶豫了下,卻是沒有立刻讓開。

這些虎狼軍營的軍士們,都是些不識字的大老粗,管他娘個什么從一品,他們只知道,在西夏平原,聶風行就是他們唯一的老大。

“放肆。”洪放大怒,官袍下的掌上,已經凝聚起了一股元力,正欲發作時,身后,聶風帶著一名兵士走了過來。

“不得無禮,讓洪將軍進去。”

那名兵士這才退開了。

看到了這一幕,洪放非但沒有感謝聶風行,相反嘴角還噙起了一抹冷笑。

好一個聶風行,竟然在自己面前逞威風。

他倒是要看看,來日方長,他聶風行還能逞多久的威風。

帶著怒氣,洪放在聶風行的陪同下進入了黑之谷。

昔日靈獸眾多的黑之谷,如今已經是獸去谷空,可山谷中隨處可見一些中高級靈獸的尸身,焦臭的氣味,四處可聞。

原本郁郁蔥蔥的谷底里,已經光禿禿一片,繁茂的古木和各種植被,都已經被那一場無妄的隕石流星帶來的天火,給焚燒的一干二凈。

看到了黑之谷里一片凌亂,洪放和聶風行都是越看越是震驚。

尤其是聶風行,他可以想象得到,有多少靈獸因為這一場天災,逃出了山谷。

經此一事后,只怕西夏平原的獸亂會變得更加嚴重,虎狼軍的面臨的危機,也會更加巨大。

“前方就是黑之谷的深處,曾經是太古三宗九派明令禁止的禁地。”聶風行到了黑之谷的深處,也就是早前食人花所在的地域。

古怪的是,和黑之谷的外圍相比,黑之谷的深處禁區內,反倒鮮少有獸類出沒的蹤跡。

只有一個巨大的天坑,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看到了那一個直徑足有數十尺寬的天坑時,洪放先是一陣狂喜,可是緊接著,就發現,本該和天坑一起出現的隕石,不翼而飛了。

隕石沒了,不就意味著流星鐵也沒了。

“聶將軍,這是怎么一回事?我分明昨夜在歧城看到,有一顆流星襲向了黑之谷,照理說,這里應該有一塊巨大的隕鐵才對。隕鐵乃是朝廷之物,必須充公。”洪放很是不滿。

“洪將軍,你這話時何意?我午后就命人在外設置了禁制,可以肯定黑之谷了,沒有外人出入過。你若是不信,虎狼軍營的弟兄們都可以作證。”聶風行聽的分明,洪放這意思,分明就是懷疑他將隕石給運走了。

他洪放知道流星落地會成為隕鐵石,他聶風行又何嘗不知。

“那些都是虎狼軍的人,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包庇你。”洪放一想到,丟了這么一大塊流星鐵,心里就在滴血。

他原本可是打算用這批流星鐵來打制一批鎧甲,屆時上陣殺敵,可以占據更大的優勢,積累更多的軍功。

“洪放,把話說明白了。你以為,我聶風行會貪圖上千斤流星鐵?你再出口傷人,別怪我不客氣。”聶風行索性連尊稱都省去了,目光轉厲。

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洪放的這番懷疑,把他直接惹毛了,要不是看在洪放是朝廷新封的將軍的份上,他壓根連解釋都懶得解釋。

“我倒是忘記了,聶將軍還有一個身份,我該是稱呼你為聶將軍呢,還是聶世子?”洪放的語氣里,酸溜溜的。

洪放之所以見聶風行不順眼,除去聶風行在西夏平原一帶,占了他的風光,另外一個原因,卻是因為聶風行的身世。

名揚西夏平原的聶風行,在從軍之前,還有另外一個身份。

他是四大貴族侯中冠武侯的長子,聶王妃唯一的子嗣,聶府的世子。

洪放雖然有了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可是他的出身一直是他心頭的一根刺,他的娘親只是個洗腳丫頭。

聶風行小時候,洪放也見過幾次。

那時候的聶風行,長得白凈可愛,到了宮中參加宴會時,引得宮中的皇后妃嬪都爭相搶著抱,而洪放只能是假裝成洪世子的小廝,躲在角落里,羨慕地看著聶風行。

可偏偏是這個聶風行,好好的世子不當,十幾歲時,丟棄了侯府的錦衣玉食的好日子,跑到了大夏最荒涼的邊疆,當起了兵。

洪放本以為,像是他這種公子哥,一定熬不住多久,就會逃回夏都,成為大家的笑話。

可是聶風行愣是讓一眾人跌破了眼睛,他從一介小兵,爬到了三品將軍的官位,甚至在冠武侯勒令他返回夏都后,依舊我行我素,當他的虎狼將軍。

不僅如此,聶風行出身貴族,又混跡于平民將領之間,是大夏難得的既得貴族又得平民擁護的人物。

聶風行不要的,卻是洪放這么多年來一直苦心追求的,這怎讓洪放不郁悶。

所以他對聶風行天然的就有一種敵意。

“既然征西大將軍不信虎狼軍營里的人的話,那我們倆不是虎狼軍營的人,我們說的話,大將軍總該相信了吧。別說是隕鐵石,就連石頭我們都沒看到一塊。”正說著,葉凌月和藍彩兒走了過來。

看到了葉凌月和藍彩兒時,洪放瞠目結舌著,尤其是葉凌月,她沒受傷不說,為什么會出現在黑之谷。

“葉郡主和藍郡主說的沒錯,她們倆昨晚都親眼目睹了流星落地時的情形,末將有沒有私吞,她們再清楚不過。還是大將軍以為,我可以在兩位郡主的眼皮子底下,私吞了那么大一塊隕鐵石。”聶風行譏諷地看著洪放。

葉凌月的仗義執言,反倒讓洪放愈發認定了,隕石必定是被她和聶風行私吞了。

這女子,年紀輕輕,卻生了一副比烏鴉還要黑的心腸,她的手段,洪放可是早就見識過了的。

“葉方士,你為何會在黑之谷,按照朝廷的圣旨,你這會兒早該奔赴丹都任職才對,你擅自離開丹都,那可是擅離職守,理當定罪。”洪放眼看挑不出聶風行的錯,就將矛頭指向了葉凌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醫棄女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