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民武道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金鱗騎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金鱗騎

作者:魚兒小小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魚兒小小 | 全民武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民武道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金鱗騎

西風狂烈,大旗揮舞著,一匹青底白紋的高頭大馬裹著勁風,奔雷一般直沖在前。

馬背上一員身高約莫兩米的大漢手持黑色大戟,氣勢雄強。

身后的黑壓壓一片軍陣之中,黃底紅字繡著一個大大的“史”字……不用問,蕭南和白無生就知道來人的身份是誰了。

在路上的時候,白無生沒少說起北地三關的局勢,以及那些很可能成為幫手或者敵人的人物。

史家史玉龍就是其中不可忽略的一個。

云中郡太守史成光碌碌無為,只懂得享樂度日,按理說,讓他鎮守云中,肯定早就出了大問題。

但是,正因為有著史玉龍這員虎將在,云中郡不說固若金湯,也絕對是蠻人不愿面對的一塊極硬骨頭。

蕭南眼中金光微微一閃,就大致看清了。

這位眼眸血紅,持戟沖來的巨漢,其真實修為,其實已然達到了外景三重。

身周元氣如沸如湯,差一點就能固化為實質法相來。

比起當日在淮安府自己親手誅殺的最強對手銀章捕頭段云的境界還要高上一重。

當然,最引人注意的,這人并不只是修為境界夠高,身上那種天生的悍厲霸道氣勢,更是攝人心神。

顯然是歷經千百戰的實戰派高手。

也難怪他敢追著血衣樓的血衣殺手,緊咬著不放。

真打起來,勝負還真的兩說。

“吁……”

青色大馬離著蕭南兩人還有十丈距離,史玉龍一勒韁神,就停了下來。

對于外景境界的武者來說,這個距離已然是很危險了。

一到近前,他也發現了眼前情況不對。

自己追了幾天的血衣樓殺手吳明,此時已然伏尸在地。

旁邊正站著望來的兩人,怎么看都不是尋常人物。

身上殺伐血戰氣息濃重的背刀中年倒也罷了,雖然氣勢不凡,修為還差了一線并未突破外景。

但那腰佩長劍,長身玉立有若俗世佳公子的少年公子就有些令人驚訝。

完全看不出他的深淺到底如何。

史玉龍死死的盯著吳明的尸身看了一會,眼中血光悄悄散去,在馬上抱拳一禮道:“不知這位公子何人,此人可是死在你的手里?”

“史少將軍,不認得我了嗎?”

蕭南還沒說話,白無生搶前一步,笑呵呵的說道。

隨著話音,他的身上激發出一波刀氣來,刀氣如波如浪。

“東海觀潮刀,原來是白老哥,你怎么沒有跟在明月小姐身邊?”

史玉龍神情一怔,連忙下馬,目光炯炯的看著蕭南,恍然大悟道:“這位應該就是四季山莊的蕭離少莊主吧……傳言誤人啊。”

他緊走上前,長揖一禮:“還沒多謝少莊主施加援手,替玉龍報得父仇,請受我一拜。”

說拜就拜。

史玉龍推金山倒玉柱就要一揖到地。

蕭南伸手一攔,笑道:“史少將軍萬勿多禮,這次是謝錯人了。血衣樓的殺手本來就是沖著我來的,殺他算是自保。”

他伸手一搭,就感覺史玉龍雙臂之間有著萬鈞巨力,就象一座山壓了下來。

這是想要試力吧?

敢情還在好奇我是怎么殺得血衣殺手的。

或者說是試探。

蕭南眼底深處波光一閃,不動聲色的全身氣血凝聚右腕之上,同樣一股巨力涌出。

“嗡……“

四周空氣輕微波動一下,地面微微震顫。

遠處數千馬匹,也不安的低聲嘶鳴。

史玉龍拜下的身軀只是拜到一半,就再也動彈不得。

他只覺得眼前那只手臂安忍不動有若大地,自己無論用了多少力量,都有一股同樣巨大的力量返饋上來。

綿綿若存,無有窮盡。

“好神力。”

史玉龍站直身軀,又驚又喜,哈哈大笑起來。

先前他還以為對方可能會有著什么特殊的手段誅殺了血衣樓吳明,只是取巧。

此時試了力量,才知道,眼前這位看起來十分斯文秀氣的年輕人,體魄和修為強悍得一塌糊涂,真實本領也是奇強。

軍中武將,最是尊重強者。

他試過蕭南的修為力量,感覺半點也不輸給自己,甚至還要勝過一籌,當即就轉了態度。

以前那是客氣,現在則是多了幾分親近。

“即算你有如此實力,去了朔方,也是全無生機的。”

兩人互相客氣了幾句,史玉龍就有些擔心說道。

“這話怎么講?”蕭南目光一凜。

他緊趕慢趕的,一路上毫不停歇,其實也是生怕夜長夢多。

別人在不在意那夏字劍圖他不知道,但他自己卻是絕不愿意錯過的。

事關四季劍意能不能圓滿,而自己又能不能直接達到外景巔峰,問鼎神境的機緣,絕不容許半點疏忽。

他有心想要問得詳細消息,也好見招拆招,但是,有些消息畢竟是上層人物才能知道的機密,一般人不夠資格得到。

白無生突圍而出,又被連番追擊,早已斷掉信息多日……因此,蕭南現在基本上是什么都不知道。

聽到史玉龍這么一說,當即就上了心。

“唉……”史玉龍嘆息一聲:“樹欲靜而風不止啊,我云中郡本來只想等待朔方形勢定局,才決定行止,沒想到終究還是脫不出這個漩渦。”

說到這里,他的眼中閃過濃濃殺機,又道:“上官林行事不擇手段,偏偏又得了一些軍中老人的認可。

如果上官元浩大人身子尚還康健,相信也不致于翻出什么浪花來,奈何……本將得到消息,明月小姐日前已經回返朔方。聽說是被元浩大人召回,想見她最后一面。”

“莫非這是陷阱?”

蕭南聽明白了。

“是不是陷阱,沒有明證。但是,據可靠消息,如今的朔方城勢力已經基本上掌握在了上官林的手中。

城主府內外隔絕,還被精銳大軍圍困,明月小姐此去,恐怕不得自由。”

“竟然發展到如此局勢了?”白無生面色焦急,轉道北望,恨不得插上翅膀就飛了回去。

史玉龍點頭又道:“就是如此,其實,上官林再怎么有心犯上,也是不敢明目張膽的。

上官元浩大人實力非同小可,只要他一日不咽氣,就有著巨大的威懾力存在。這不是有了外來勢力加入其中了嗎?”

“都有誰在其中插手了?”

“飄雪劍魏無涯、高家高白鶴……

這兩人一個外景八重,一個外景六重。

有他們出手相助,上官林算是羽翼已豐,明月小姐怎么也不可能同他相爭的。

當然,蕭少莊主你如果想要前去,最需要關注的其實還不是這兩位高手,而是高陽。”

“高陽嗎?”蕭南若有所思。

這位明知道上官明月與自己有著婚約,還是強行插手其中,求親上門,這已經不是打臉那么簡單。

或者說,在對方眼里,自己這方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他對上官明月都不一定能有什么男女之情,只是實施某種計劃的附帶品。

或者說是借口而已。

但無論是借口也好,是真心也罷。

有一個問題總是繞不過去的,那就是,上官明月已經有了婚約的事實。

而偏偏女方還不想毀約,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把上官明月的未婚夫干掉。

蕭南相信,那家伙絕對能做得出來。

高家從來不是什么仁善之家,北周立朝,乃是血腥殺伐之中得來。

“多謝史將軍了,蕭某會小心行事的。”蕭南慎重謝過,他必須要去,沒有逃避的道理。

史玉龍能夠說出消息,并且做出提醒,這已經很可以了。

大家萍水相逢,以前又沒有交情,朔方的事情,說起來還真的并不會太過影響云中郡的。

他們只需要依附最后的戰勝者就可以,此時能這樣做法,已然是表明了傾向。

“如果事有不偕,一切以保命為要,蕭兄弟可以退回云中。我怎么樣也能保你一命。”

史玉龍眼神真誠,沉聲許諾。

馬行如風。

蕭南策馬加鞭一路疾行。

身后白無生也是緊緊跟隨。

按史玉龍的說法,此去肯定不會平平安安的,很可能會有變故發生。

那么,保留體力就很有必要。

因此,不但送了好馬,還送了弓箭和長兵。

蕭南發現,這個世界的馬匹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體力悠長,氣血強橫,比起主世界和異世界遇到的那些巨狼還要強橫許多。

不過,只要想到這個世界的武者對元氣的利用,還想到深山大澤之中,還有妖物存在。

區區氣血強大的馬匹,又算不得什么了。

快要天黑之時,遠處城池隱隱綽綽露出青灰色影子來。

再行一陣,已能看到行人,耳中也能依稀聽到人喊馬嘶的聲音。

白無生神情之中就有了些激動。

也多了些警惕。

他發現,四周的氣氛很是有些不對。

城池四周的游騎兵,奔跑掃蕩著……

遠遠經過的行人客商,全都被攔了下來細細盤問。

其嚴格之處,令人發指。

離著城門還有五百余米的地方,有一支商隊就被攔了下來……馬車被推倒在地,貨物散落一地。

有著一些兇神惡煞的士卒,拿著長槍刺穿貨堆,生怕里面藏著什么人。

兩人勒住馬匹,四處張望了一下,遠處就有一隊騎兵迎了上來,箭在手,弓上弦。

“不好,明月小姐已經危險了。”

白無生面色大變,對沖過來的十余騎看也不看,只是望著城內遠處,急聲道。

蕭南也跟著望了過去。

他的目力更強,已是能看清城內中心處,那里有著一面血月戰旗升起,若有若無的喊殺聲傳入耳中。

更惹眼的是,更遠處一點,有著兩團光芒直沖高空,映得半邊天都變了顏色。

一邊是潔白森冷,霜雪紛飛。

一邊是雷霆轟鳴,紫意盎然。

在蕭南的感應之中,兩者看起來雖然勢均力敵,但是,白光卻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在內。

而紫光稍顯衰朽枯萎,顯然已是強弩之末……

“那是上官元浩大人,有人拖住了他……并且,明月小姐已經升起了血月戰旗,這是寧死也不屈服的意思。

雷霆十八騎,恐怕也是兇多吉少了。”

白無生對朔方城的人事很是清楚,一看就有些急紅眼。

當下打馬疾沖上前,連聲道:“蕭公子,事情已經無可挽回,是最壞的局面了,你前去也難以有所作為,不如就此返回。

待以后實力大進,再幫節度使大人和明月小姐報仇就是……”

他的話里透著濃濃的死意,聽得蕭南心里一震。

來之前,兩人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各種情況,但多數時候會自己安慰自己。

想著上官元浩還未身死,憑著他的威望,局勢不至于糜爛到不可收拾。

最多只是暗地里斗一斗而已。

上官林和上官明月互相爭取支持,然后勝者固然得勢,敗者也能全身。

兩人畢竟是兄妹啊。

眼前的局面,明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這是紅刀子、白刀子殺得紅眼了。

上官元浩都得強撐病體,與魏無涯大打出手生死相拼,上官明月也在自己的老家里被逼得豎了血旗……

這還有什么好說的。

蕭南哈哈一笑,腳下一挾黑馬馬腹,氣血灌體,人馬合一。

咻的一聲,連人帶馬竄到白無生的前方。

他微微俯身,伸手一探,亮銀長槍在手。

嘴里卻是說道:“白叔說笑了,現在這情況不是還沒定局嗎?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棄啊。”

蕭南手腕微微一振,抖出九朵碗口大小的槍花來……身前如同密雨般射到的長箭,在槍芒籠罩之下,齊齊炸成粉末飄散。

震碎箭矢,蕭南抬眼望向城池方向,目光一寒,冷聲道:“白叔,看來我們兩個的行蹤,早在對方的意料之中,好大的陣仗……

“是左武尉池同方的金鱗騎兵,沒想到他也投靠了上官林,真是看得起我們啊。”

白無生聲音里就有些恨意。

城門洞開處,此時魚貫沖出亮閃閃的一股騎兵,初步望去,大約能有兩千人上下。

騎兵沒有什么稀奇的,但是,每一員騎兵身上都亮閃閃的出現魚鱗金光,馬匹也披著半身甲,這就有些嚇人了。

這支騎兵,沖擊起來如同推土機一般,震得地面顫抖不已。

只是對付兩人,就動用了如此兵力,實在是殺雞用了牛刀。

從中也可看出,城中主事者,對于蕭南的到來,是如何的不歡迎。

領頭的將領身上元氣凝結成一只吊睛白額大虎,栩栩如生。

看得出來,這人已是外景實力,能凝結法相虛影,放在戰場上就是一員大將。

“難道外景宗師就這般不值錢,走到哪里都能見著?”蕭南打馬不停,迎著軍陣一頭撞了上去。

“是朔方城的老將,節度使大人的左膀右臂,連他也反了?”白無生震撼不已。

從上官元浩這方甚至上官明月這邊來說,對方的確是稱得上作反。

但迎面沖來的池同方,卻顯然沒有這個覺悟。

他目光森冷,嘴角微微向下牽扯,扯出一個冷厲的弧度,只是揮動手中大刀,高喝一聲:“逆賊受死。”

天空暗了一暗,四周元氣凝聚,身后兩千騎軍也同時發出一聲大吼。

氤氳血氣直沖高天。

虎吼人聲相合,震人心魄。

一刀當頭向著蕭南頭頸斬來。

刀芒未到,蕭南就感覺脖子處汗毛倒豎。

一股極其鋒銳的氣機,牢牢鎖定自己的頭顱。

感謝奎宿(2000)威武哥霸氣(1000)烈陽陷(1000)KM4DA(1000)侍stone33、風雨官場、枉然無語、尋夢天尊、ZhouShiFang、tyr12748517、云從雨鶴、草尖上的溫柔等打賞,謝謝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民武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