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穹頂之上  >>  目錄 >> 263.柱劍轟破

263.柱劍轟破

作者:人間武庫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人間武庫 | 穹頂之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穹頂之上 263.柱劍轟破

喜朗峰,數千米坡面展開的浩蕩戰場上,一個個小型的戰團已經或正在形成。

血肉與鐵的碰撞和廝殺,生死和勝敗,斬破和嘶吼,血在染雪……從山頂往下三分之一處的環形陣地,一直延伸到山腳附近。

這一片原本圣潔寧靜的冰雪世界,現在已經成為人類文明抵御大尖入侵近百年抗爭史上,最殘酷和血腥的戰場。

高處:精銳小隊們正用最快的速度,最不計生死的陣型,肅清在自己陣地周邊的大尖,同時抵御來自高處的沖殺……

鐵制的旗桿刺破腳下冰層,戰前布置中定下,用于代表小隊存亡的旗幟,一面一面嵌下。

從現在開始,這些旗幟就代表一道銅墻鐵壁,只要這些旗幟不倒,就不會有任何一具大尖從下方戰場回去恢復,或回守主艦。

下方,被分割的戰場上:爭分奪秒,不計代價的斬殺,正在每一處上演。

站在任何一處四顧,皆是血戰的身影。

山下,前線指揮所側面高臺上。

一陣低聲的議論過后,來自聯盟總部和各國分部的戰地記者二十余人,突然全部躍下高臺,然后裝置爆發,手上拿著照相機、攝影機,奔向戰場方向。

負責這事的軍官措手不及,在身后慌張而憤怒地大喊:“你們做什么?!危險!回來!”

戰地記者們的源能融合度基本都不高,此時穿著裝置也不過是為了防止突然有意外情況出現,方便撤離而已。

而現在,他們要去戰場。這一刻的戰場絕不會安排戰士分心給予他們任何特殊的保護和救援,若有,就是對這場戰爭和戰友這個詞的侮辱。

這一點是軍官早就已經專門做過交代的,記者們自己,也全都清楚。

“可是這里距離實在太遠了。”一名短發的女記者手指著前方戰場,回頭說:“他們應該被更清楚地拍下來,他們的樣子,他們的戰斗,都應該被更好的記錄…記住。”

“總有一天,蔚藍的人民需要知道,有人曾為了他們的生活和生存,做過些什么!”另一名記者接下去說道。

女記者點頭,“戰斗和犧牲,就算要暫時埋藏,永遠不應該被遺忘。”

說罷,兩人轉身繼續奔跑,毅然追逐他們的各國同行,朝戰場奔去。

“如果我死了……”

“如果我死了……”

奔跑中,兩個并不熟悉的記者異口同聲對對方開口道。

“請幫忙把我的照相機(攝像機)帶回去。”

“……好的。我叫艾希莉婭,乘今天最后那架從瑞士過來的飛機剛到,你呢?”

“伊恩,來自澳洲,昨天晚上到的,很高興認識你,艾希莉婭。”

“我也是。”

韓青禹沒有在眼前這具垂死的大尖身邊再做停留。傷到這種情況,把它交給周邊小隊解決就可以了。

伴隨著源能裝置不斷的震響,他奔襲的身影,開始覆蓋周邊整一片戰場,切入一個又一個陷入絕望的戰陣。

而比他的身影更快的,是那兩柄幾乎不斷交替在空中飛旋的死鐵直刀。手中的刀和空中的刀不斷地交換……他甚至有時候,可以同時救援和幫手兩處戰團。

“呼呼呼呼呼……”死鐵直刀在凌空飛旋。

溫繼飛仰著頭,在戰場中不斷尋找著位置和角度,你很少能看到瘟雞這么認真,更絕少看到他露出這樣沉靜如冰川的眼神,“砰…當!”

沒有失手,目前為止,一次都沒有。他的表現夸張得劉世亨和賀堂堂都有些驚詫。

戰場上,銹妹梨渦斬一次次出手……米拉9特制狙擊步槍一聲聲槍響。

被斬開或擊飛的戰刀總是會再回到韓青禹手中,然后再次飛旋而去。

這個溫繼飛,旁人不知,也缺乏了解。

這一刻大概只有賀堂堂、劉世亨、沈宜秀和吳恤他們這些走得最近的人才知道,或可能勞簡也知道:

這一幕對于骰子溫繼飛而言,其實是多么重要和了不起的一件事,又是他用怎樣頑強的心態和堅持才換來的。

雖然等回去后他肯定不會這樣說,他大概只會嘻嘻哈哈地吹牛,完全不要臉地說,你們看,主要還是靠我……如果大家都可以回去的話。

就這樣,韓青禹的人和雙刀,在一聲聲米拉9的槍聲,一次次源能裝置的轟響和音爆中,穿梭籠罩周邊整一片戰場。

他這樣的打法是特殊的,就算是別的頂級戰力,甚至大多數的超級戰力,都不可能復制。

此一刻在周圍的小隊,華系亞的,不丹的,印德度的……在戰斗間隙看見,或實際被幫助后,不自覺都有些茫然和震撼。

他們沒有人見過這樣的戰斗方式,也沒見過有人,能憑幾乎一己之力,形成這么大的戰力覆蓋面。

如果最后能離開這里,他們會努力嘗試去描述,然后告訴很多人,那天的情況,就像是有一股風暴,一直在反復肆虐,卷擊那整一片戰場。

“我想我拍下他了,伊恩,我拍下了那個無敵的華系亞方面軍戰士。”

艾希莉婭趴在一塊冰巖中間的凹槽里,低頭看了一眼手上剛剛完成連拍的照相機,有些激動顫抖說。她剛撿來的一把染血的戰刀,就放在身邊。

“不。”伊恩在低處,他的臉從攝像機后面偏出來,抬頭小聲說:“你只是拍下了一場風暴。”

那個人的移動太快了,連攝像機都無法捕捉到足夠清晰的影像,伊恩不認為艾希莉婭能拍到清楚的照片。

“是嗎?呃……也許是的。”艾希莉婭不甘心,再次端起相機,小心翼翼探出頭。

但是那個身影,已經從他們的視線里消失了。

短暫的失落過后,照相機和攝像機轉向其他人,此刻這片戰場上的每一個人,都值得記錄。

這時間距離戰斗開始,其實還沒過去多久。現場解決掉任務目標的小隊沒有停留,開始尋找新的目標。韓青禹也在戰斗中,漸漸離開1777越來越遠。

兩個身影出現在他身邊。吳恤和沈宜秀此時也已經解決掉不止一具大尖了。在韓青禹不斷進步的同時,他們也一樣在進步,兩人的戰力各自最擅長的部分現在都已經可以觸碰到頂級,合力之下,效率其實一點不慢。

“你們?!”

“勞隊、秦副隊,還有老兵,柔柔他們……讓我們來的。”沈宜秀有些緊張,連忙搬出來一堆人壓場,解釋說:“他們說讓你別小看1777了,別小看他們……他們讓我們來的。”

吳恤:“嗯。”

韓青禹想了一下,點頭。

“泛藍!那邊,東北方向,有一具泛藍!青子,快。”隨身攜帶通訊器內,終于在通話距離內找到位置的三人組中負責通訊的劉世亨,大聲急促地喊道。

視線模糊,遠處一個殘兵小隊的約二十余人,正殊死搏斗一具泛藍大尖,附近地面上倒著四五具尸體。

“頌!頌!頌!”

幾乎同時間連續三聲爆發,鐵甲、長槍和雙刀,撲向那具泛藍。

三個人,不到兩分鐘。

泛藍大尖倒下了。

韓青禹、吳恤、銹妹配合的全力爆發,戰力到底是什么等級,現在也許只有超級戰力能夠給出評價。

東西方面孔混雜的殘兵小隊抬手敬禮致謝,不及多問便迅速轉身,再次尋找目標,投入戰場。

看身上作戰服,他們很可能是由三支小隊的殘兵臨時組成的。

身影遠去的同時,韓青禹三人朝側方向跑了幾步,然后他們發現了……另一具泛藍自毀的痕跡,以及犧牲蔚藍戰友的尸體。

這說明,剛才有三支小隊在這里合力絞殺兩具泛藍,砍死了一具,也犧牲了很多人,然后剩下的人臨時拼湊,死戰另一具泛藍。

敬禮,離開……韓青禹沉默,奔跑中把雙刀插回肩后,同時解下藍光柱劍。之前的三天,伴隨著骨源的滲透,他對藍光柱劍的了解已經深入了很多,知道骨源很可能在等級上存在壓制,高于紅肩的源能控制,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用這玩意消耗巨大。

正這時候,“嘀嗚……”低沉而綿長的警報聲,終于還是出現了。

大尖主艦方向傳來熟悉的音節,它們終于開始召回戰斗中的大尖了。

同時,主艦船體的藍色光芒,“嘭”一下綻開。

藍光耀目,整片戰場的色調隨之變換,就像是在宣告,戰斗更加殘酷的那個階段,終于要到來了。

這一刻,下方戰場,聽到召喚的大尖們不論處于怎樣的戰斗狀態,一致扭頭開始向山頂狂奔而去,同時不斷靠近,試圖匯集在一起。

“攔住!……攔住!”普通戰陣,一支支小隊,一路拼死圍攻,撲殺,堵截,不讓大尖突圍……有人直接沖進開始集結的大尖群。

但是不可避免,仍然有一部分大尖突出了圍殺,向上同時逐漸匯集,開始在泛藍大尖的帶領下,沖擊環形陣地。

絕命的阻擊,開始了。

環形陣地偏東段,一處陣地。

剛清掃完三具出現在陣地周邊的大尖,墨西哥精銳奇琴伊察小隊的下方,又一個由十七具大尖組成大尖群,正在兩具泛藍的帶領下,沖鋒而來。

哪怕是精銳,哪怕久經戰場,戰士們握著死鐵墨西哥彎刀的手,依然不自覺緊了緊,同時喉嚨發干。

蔚藍戰陣最怕的情況,就是大尖群的集結沖鋒,何況現在其中還有兩具泛藍,所以就算奇琴伊察是一支精銳小隊,眼前的這股大尖,也已經超出他們的戰力極限了。

如果是平時,他們遭遇這種情況應該馬上求援。

但是這一刻,在這個戰場,附近的陣地也一樣正在被沖擊……他們只能在向周邊簡單通報后,做好自己獨立面對的準備,死守,然后等待可能會到來的超級戰力,幫他們分割這17具大尖。

“這樣沒法抵抗,我們必須去人先沖散他們……”嘴唇上方留著濃密胡子的副隊長伊桑面孔兇惡,像一個罪犯,因為性格原因加上不服,平時和隊長丹尼·特喬互相不對付。

此時他說著站起來,敬禮。

“請在我沖散它們后,帶領兄弟們為我復仇,隊長。”

這一陣,沖陣分割者幾乎必死,伊桑的戰力接近頂級,同時他是副隊長,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扭頭看了一眼那面粗糙的小隊旗幟,“我很喜歡這面旗子,所以請一定,不要讓它倒下,不要讓墨西哥方面軍的榮譽受辱。”

時間緊迫,伊桑搖頭拒絕對話,“吭啷”一聲,左右手墨西哥彎刀相互擦過,刀鳴聲響起的同時,人已撲出陣地。

但是,“伊桑!”

隊長丹尼·特喬突然一聲大吼,同時猛地在身后伸手,一把將他拽了回來。

這一刻,在奇琴伊察小隊所有隊員的視線中,由小而大,一柄泛著藍光的柱劍,正如閃電般從大尖群后方凌空飛來。

柱劍穿透空氣和風,音爆炸響的空氣如實質在它尾部爆開,那是一股灰色的氣霧,拖曳在藍光里……它在空氣中呼嘯……沒有任何曲線軌跡,筆直從后方,撞進大尖群。

“轟!”冰雪四濺。

“……”奇琴伊察小隊全體愣了一秒。

沖鋒的大尖群,竟然被直接轟散了。

被柱劍轟散了。

柱劍,本該是大尖的武器啊?!伊桑和丹尼·特喬迅速互相看了一眼,再轉回,下方視線中,有三個身影正奔襲而來。

華系亞方面軍作戰服。

明白了,是那個人。

那個從四天前,開始逐漸傳開的名字。

“是qing!”

“是king!”

這一刻,沒有人有空去想,他為什么能操控藍光柱劍?畢竟那玩意他既然都能搶來,為什么不能用?!而且如果只是這樣擲出的話,頂級戰力和超級戰力,應該都能做到。

這一刻,“殺!”奇琴伊察小隊所有隊員,揮刀向在陣前暫時被轟散的大尖群撲殺而去。

大尖群散開了,只要及時完成第一波擊殺和分割,他們作為精銳的戰力就可以完成阻擊。

同時間,韓青禹三人從后圍上一具泛藍大尖,開始幫忙絞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穹頂之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1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