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北宋大丈夫  >>  目錄 >> 第917章 災情如火,棍子太硬

第917章 災情如火,棍子太硬

作者:迪巴拉爵士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迪巴拉爵士 | 北宋大丈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北宋大丈夫 第917章 災情如火,棍子太硬

尉氏縣,驕陽似火。

田野上,無數農人在看著遠方。

地里的莊稼低垂著頭,外表漸漸有枯黃之色。

“來了……”

一輛輛大車緩緩而來,拉車的老牛氣喘吁吁,嘴角有白沫。

大車上全是裝水的容器,各種木桶,以及壇子。

“這是我家的!你別搶!”

水車一到,那些農人就開始了爭搶。

“這是我的!滾開!”

兩個大漢扭打在一起,最后壇子掉落下來,水花四濺……

“別打了!”

一個老漢跺腳喊道:“有這功夫不如去拉水來!”

眾人麻木的開始澆水。

勺子舀一勺水澆下去,已經出現裂縫的土地貪婪的吸吮著,瞬間那些水就消失了,土地漸漸恢復干裂狀態。

再來一勺,依舊如故。

一桶水全部澆灌下去,這一片田地依舊干裂……

老農抬頭,絕望的喊道:“沒了……沒了呀!”

他用水勺敲打著空蕩蕩的桶底,仰頭罵道:“賊老天,為何不下雨?為何不下雨?”

農人們看著藍天,絕望的情緒在蔓延。

“翁翁!”

一個老農重重的倒在地上,他的孫兒過去抱著他,喊道:“翁翁。”

老農牙關緊咬,好不容易撬開灌水,悠悠醒來。

“今年……今年不行了。”

老農喊道:“別拉水了,沒用,不夠啊!去請人來,打井!”

“咱們就在惠民河邊上,能打井。”

汴梁周圍的好處是水系發達,但壞處就是大家對旱災沒什么準備,以至于遭遇旱情之后,不能拿出最有效的應對辦法來。

農人們沒頭蒼蠅般的去尋人,可那些會打井的人早就被請走了,留下的只是絕望。

“咋辦”

大家都有些慌,但卻沒有應對辦法。

該是鄉老和士紳們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找官府!”

鄉老們給出了這個上千年來的標準答案。

“可官府很忙。”

官府是很忙,在旱情之前,尉氏縣的官員們壓根就沒有準備,以至于旱情爆發后,他們束手無策。

士紳們呢?

他們該有辦法吧?

高宅大院里依舊歌舞升平,士紳們的日子不錯。

“他們早就請了打井的人,如今地里的莊稼都不愁澆灌……”

老農悲嘆道:“要讀書啊!看看,看看,讀書人就知道陰著請人打井……”

“是啊!讀書真好。”

“那些打井的工匠呢?”

既然如此,咱們也打井吧。

“他們在那幾家吃好喝好,說是……說是還要打井。”

“打個屁!”老農怒道:“這是卡著人手呢,逼著咱們去向他們借貸。”

這是套路,當遭遇災荒時,就是這些士紳發財的好機會。

“咱們只要借了他們的錢,那就一輩子都還不清,最后只得把田地給了他們,全家佃種他們的地……或是全家進城尋找活路。”

在商業上,資本的積累從來都不干凈。但在民間,農業資本的積累更顯得直接和血淋淋。

山高皇帝遠永遠都實用,那些士紳們在災荒之際就露出了猙獰的面孔,通過高利貸來盤剝百姓,而這一切很荒唐的被律法保護著。

是的,在大宋高利貸是合法的,那些錢多的沒地方投資的都會找到放貸的頭目,然后把錢投資進去讓他去操作。

這種人叫做錢民。

鄉間的錢民就是士紳和富農,而放貸的都是些類似于潑皮的大漢,他們和官府多有勾結,不管從公從私都能讓借貸者無路可走。

所以除非是活不下去了,沒人敢去借貸。

但現在就是絕望時刻。

“咱們怎么辦?”

“官府得給個說法吧?”

“沒說法,知縣在縣衙里享樂呢!”

“真想造反啊!”

“不行了,現在造反不會被招安,不會被編為廂軍……”

“那咋辦?”

“不知道……”

“村里好像誰以前跟著人打過井,去問問他。”

“那人是贅婿,早就被請走了。”

一群農人絕望的看著縣城的方向,只隱隱約約的看到幾騎在疾馳而來。

“是誰?”

有人舉手遮在眼上,瞇眼看著,“是三騎……打頭的是個老人家……來了,他們過來了。”

三騎疾馳而來,近前后下馬。

打頭的是個老人家,兩個大漢緊緊跟著。

“怎么回事?”

老人家順著田埂走進來問道:“為何沒打井?”

老農看著他,遲疑了一下,說道:“沒工匠,不懂。”

從古至今旱災無數,束手無策的是大多數。

“工匠呢?打井沒多難,人呢?”

老農低頭揉揉眼睛,“都被人請走了。”

老人家瞇眼看著這些農人,腦門上的青筋蹦跳了一下:“為何不去找官府?”

老農狐疑的看著他,“官府……官府忙。”

“嗯?”

老人家怒了,回身喝道:“去縣城,把常弭帶來。”

一個隨從轟然應諾,上馬而去。

老農駭然道:“您是……”

常弭就是尉氏縣的知縣,老人家提及他時的隨意,說明不是常人。

“老夫包拯!”

包拯站在那里,心中的怒火在奔涌。

“竟然是包公來了……”

老農的身體顫抖著,不禁老淚縱橫,緩緩跪下,“包公,請您為小人做主啊!”

包拯一怔,正準備去扶老農時,那些農人都紛紛跪下。

“求包公為小人做主。”

包拯焦急的道:“都起來,有話好好說,老夫為你等做主。”

老農被他扶起來,抹去淚水,說道:“包公,咱們不缺力氣,可會打井的工匠都被人給請走了,咱們沒辦法啊!”

“好,工匠老夫來解決。”

包拯回身吩咐最后的隨從,“去縣城,找了工匠來。”

那個隨從擔憂的看著這些農人,“包相,小人若是去了……您一人在此……”

“無礙!”包拯坦然的道:“老夫行事對得住良心,怕什么?速去!”

他相信這些百姓不會害自己。

隨從上馬而去。

包拯回身苦笑道:“可有水?”

他從出京到現在都沒停歇過,一直在各地視察抗旱的事,累的渾身酸痛,若非是一股子念頭撐著,站都站不穩了。

“快,給包公拿水來。”

喝的水還是有的,只是看著有些渾濁。

“這水……包公,且等等吧。”

老農一臉羞愧,可包公卻一飲而盡,又遞了碗過去,“再來一碗。”

他連喝了兩碗水,這才從馬背上拿下包袱,取了一個炊餅來啃。

“包公,要不小人回村去弄碗湯餅吧?”

老農見他啃炊餅艱難,想到堂堂宰輔竟然只帶了兩個人出行,真的是委屈了自己。

“不必了。”

包公吃了炊餅,又喝了一碗水,就開始詢問災情和地方處置的方法。

“惠民河的水矮了大半,河邊的田地倒是還好,咱們這邊的水渠都斷了水……”

“官府……官府……”

老農眼神閃爍,包拯嘆息著擺擺手,“你不必說了。”

百姓不敢得罪官府,所以不肯說就是答案。

“一群畜生!”

尉氏縣知縣常弭是被包拯的隨從從后堂揪出來的,彼時他剛從鄉下視察歸來,熱成了狗,就準備休息半天。

尉氏縣的官吏幾乎是傾巢出動,當看到田間和老農般的包拯時,所有人的心都涼了半截。

“來了?”

常弭幾年前見過包拯,此時的包拯看著多了些慈眉善目,讓常弭心中歡喜,“見過包相。”

包拯嗯了一聲,問道:“為何在衙門里?”

旱災當頭,地方官還有心思在衙門里歇涼,這本就是瀆職。

常弭苦笑道:“包相,下官早上去了城外查看災情……”

太熱了啊!

“打井的工匠呢?”

“在這里。”

十多個男子走了過來,都是工匠。

包拯冷笑道:“你等先前在何處?”

工匠們不敢說話,常弭說道:“包相……”

“住口!”包拯喝道:“滾一邊去!”

常弭的臉頰顫抖一下,然后退到了邊上。

那些工匠面面相覷,包拯的隨從卻得了消息,說道:“包相,他們都是常知縣找來的。”

這是拍馬匹!

包拯勃然大怒,喝道:“拿了常弭!”

常弭一慌,跪下道:“包相,下官并無過錯啊!”

“老夫這一路所來,尉氏的災情不是最嚴重的,可卻是最慘的,農人在田間茫然無措時,你在何處?”

常弭張開嘴,眼皮子跳動著,“下官一直在想辦法。”

“你想了什么辦法?”

包拯的追問又快又急,常弭一時不能答。

“那些人為了放貸,沒少向你送好處吧?”

常弭渾身一顫,說道:“下官冤枉……”

“可要老夫派人去搜嗎?”

包拯森然道:“災情緊急,你不是急著去為百姓排憂解難,而是急著去和那些人狼狽為奸,這樣的官員,殺了都不解恨。”

常弭一下癱坐在地上,但心中終究還是有些希望在,“下官只是一時糊涂……”

最多是發配罷了,過幾年再想辦法回來。

優待士大夫嘛,包拯當然知道這些事兒,他冷著臉伸手:“可有棍子?”

老農點頭,“有呢,包公可是要解手?只是棍子刮屁股太硬,小人這里有草紙……”

包拯的臉頰顫抖了一下,“拿木棍來。”

老農嘟囔著去找了木棍來,包拯接過,轉身就是一棍。

常弭倒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北宋大丈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