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九尾落  >>  目錄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作者:九尾落  分類: 東方玄幻 | 九尾妖狐 | 都市修仙 | 洪荒大陸 | 混沌之初 | 萌新大佬 | 練功升級 | 學校生活 | 九尾落 | 重生之九尾落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七百六十三章 棋局落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戰局之上,難分勝負。

這局棋,下的很臭,到了最后,竟是和棋之勢。兩方主帥尚存,卻都沒有一員攻擊的大將,又如何才能將對方斬殺呢?白子陣營多出來的那枚棋子,乃是“士”,同樣無法踏過楚河漢界。

兩方主帥若是達成一致,這盤棋,便是和棋。

對于這個結果,華翊柳已然有所準備,雖然她不愿意接受,卻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目光落在凌婕身上,她不知道凌婕到底在糾結什么,就一直那么傻傻的站在那里,六神無主。

實則,凌婕又如何是在糾結呢?已成平局,這是無法反駁的事實,她亦沒有能力去改變。

凌婕只是在思考,魏玖的那番做法,究竟是為了什么?他的心思,過于縝密,棋局之外如此,棋局當中同樣如此。沒有人可以自詡看懂他的意圖,哪怕再聰明也不行,除了凌婕。

并非凌婕的智慧有多么過人,而只是因為兩人的關系罷了。她是他的主帥,同樣的,也是他所愛之人。最后關頭,魏玖看向她的眼神,充滿了愛意,那絕不是臣子該有的眼神。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那樣的目光,但不知為何,卻感覺十分的熟悉,就仿若昔日也曾有過一般。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答案嗎!”忽然,凌婕緩緩的將腦袋抬了起來,失神的呢喃道,“劍鋒所向,皆歸塵土...原來這盤棋,竟是這個意思,原來如此!”

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般,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華,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魏玖消失的方向。

“雖然我不記得你是誰...但我知道,你一定在我心底占據著很重要的地位!”凌婕堅定的呢喃道,“等我,很快,我就會斬斷這里的一切因果...這既是你布的局,接下來的路,就由我替你走完!“

說著,不再猶豫,她的手掌微微一蕩,權杖直指華翊柳所在的方向。

“結束了...為了他,我必須取勝。哪怕是,違背了這些天道法則,我亦萬死不辭!”凌婕的話說的很輕,但卻十分的堅定。

腳步微微揚起,在華翊柳和乾流蘇異樣的眼神當中,她竟然從黑子陣營的王座上走了下來。更加詭異的是,離開王座之后,他便一步步的向著楚河漢界當中走去。

華翊柳和乾流蘇兩人對視一眼,內心閃過一絲沉重,對于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她們感覺十分茫然。

主帥能夠走下王座?能夠以權杖為劍?能夠越過楚河漢界嗎?按照她們的理解,自然不行。但事實擺在眼前,凌婕真的踏過了楚河漢界,那熊熊的烈火和冰冷的河水都沒能將她阻止。

華翊柳向著一旁打了個顏色,乾流蘇會意,堅定的點了點頭。

當下也是不再猶豫,腳步一探,就準備和凌婕一樣,脫離原本屬于她的行動范疇。只是遺憾的是,一股奇妙的力量纏繞在她周圍,毫無疑問,直接將她的行動路徑封死。

嘗試失敗,她不是凌婕,所以她和華翊柳,終是無法走下王座。

一步一步,向著華翊柳方向走去,雖然不快,卻走得十分堅定。

白皙的陽光劃破天際,散落在華翊柳和乾流蘇的眼底,刺的兩人有些睜不開眼。恍惚之間,她們便看到凌婕的權杖,儼然變成了一柄鋒利的寶劍。

劍鋒所向,皆歸塵土,這邊是這場棋局的玄機所在。

別看凌婕步伐堅定,但其實,她也是咬緊牙關,苦苦支撐著。

沖破規則,又談何容易?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和重新制定規則的難度差不多。她身上所承受的壓力,是外人體會不到的,傾世的容顏之下,每一寸肌肉都在抖動著,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宛若是扭曲了一般。

這是一種怎樣的痛苦?她自己也說不清,若非是心底的那一線執念,只怕她早就已經放棄了。

血脈逆流,五臟六腑都充斥著混亂的力量,淤血殘留在喉嚨處,她卻不能明顯的咳出紅色。她的腳底,烈焰和寒冰交織在一起,灼熱和冷徹雜糅,讓她更是十分的痛苦。

這種痛苦,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可以承受的。但她,為了最后的勝利,為了完成魏玖的遺志,愣是一句話也沒說。

眨眼之間,凌婕便來到白子陣營深處,宛若利劍一般的權杖,直指華翊柳。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你可以,擺脫王座的控制!”華翊柳有些不甘心的反問道。

“擺脫?你覺得很難嗎?不,其實你錯了!”凌婕輕輕一笑,沉聲說道,“王座之所以能夠限制行動,是因為我們的心底,背負了太多...陣營的勝負、種族的存亡、王室的榮耀,這些才是真正限制我們的因素...其實,最根本的規則,源自于我們的心!”

“心?什么意思!”華翊柳追問起來,語氣十分好奇。

彼時的她們,面對面的站著,就宛如不是仇敵,看起來更像是多年不見的老友一般。這是兩大陣營的主帥,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昔日的他們,必然不可能料到,會這樣的打量著對方。

“之所以無法擺脫王座的控制,是因為我們的內心,充滿了枷鎖!”凌婕淡淡的解釋道,“但如果有一種信仰,支持你沖破這些枷鎖,哪怕是會承受極為慘重的代價,你也一樣可以做到!”

凌婕的話,說的十分誠懇,并沒有絲毫的藏私,而這也的確是她走下王座的理由。

“信仰...執念...是因為那個人嗎?他是誰?”華翊柳嬌軀一震,雙目微微瞇起,有些疑惑的問道。

毫無疑問,她所問的,自然是魏玖,不知何時,她的心底也印上了一道朦朧的身影。她不知道魏玖是誰,但恍惚之間可以感覺到,似乎和她之間有著一層莫名的聯系。

“那個人...我不知道...但的確是因為他,才讓我有了如此執念!”凌婕冷冷的呵斥道,“他是我的信仰,你有何資格提及他!”

話音落下,凌婕猛然出手,權杖在手上劃過一道銀弧,而后直接向著華翊柳方向刺去。而她的眼底,寒芒涌現,她可不是魏玖,對于白子陣營的主帥,可不會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噗的一聲,劍鋒刺入,直接洞穿了華翊柳的肩膀。

凌婕的動作很快,這么近的距離,哪怕乾流蘇有所防備,也沒能來得及制止。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場棋局當中,就算身死,卻也根本不會涌現絲毫的鮮血,同樣不存在絲毫的痛苦。

華翊柳的眼底,閃過一絲陰霾,其中有著幾分不甘,但更多的卻是解脫。

結束了,這場持續時間不長,卻極為驚心動魄的戰局,就此結束。而最后的最后,雖是兩敗俱傷,但毫無疑問,名義上的贏家,依舊是白子陣營的凌婕。

只是這場棋局,卻容不得她多想,一聲炸響,華翊柳的身軀憑空消失開來。一旁的乾流蘇同樣慢慢的消散開來,白子主帥死去,毫無疑問,身為白子陣營的一員,她無論如何都獨活不了。

凌婕松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贏了。但究竟能不能取得最后的勝利,還得等一步才能確認。

就在這個時候,天搖地動,楚河漢界的火焰和寒流迅速的席卷整個戰場。那構建棋盤的線條,慢慢的龜裂開來,就宛若要將整片空間撕裂一般,看上去十分恐怖。

眨眼的功夫,那些死去的軀體,均是徹底的消失。戰場上的景象,也變了樣子,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殘垣斷壁一般。

“恭喜你!白子陣營的最高統領,這場棋局,你獲得了勝利!”天際,一道空靈的聲音傳來,聽起來十分縹緲,“你是最后的勝者,也是命定的王者...那些你所失去的,記憶、實力、身份,將會回歸到你的身上!”

話音落下,一道光華襲過,直接涌入凌婕的腦海當中。瞬時,那些被她遺忘的一切,都是直接恢復過來。

“他們,也會回來嗎?”凌婕焦急的問道。

恢復了記憶,也就代表,她記起了魏玖、乾流蘇他們。她本來就是愛情當中的傻瓜,于她而言,那些在乎之人的安危,遠比自己重要,所以不自覺的就關心起他們來。

“放心吧,他們已經脫離戰斗,離開了星耀仙山!”那道縹緲的聲音繼續說道,“比賽雖然失敗,但同樣的,損失的修為、記憶和生命力,都會好不克扣的還原給他們!”

“這么說,他們已經比賽失敗了?可還有機會,讓他們回到賽場之上?”凌婕有些痛苦的問道。

說到底,她之所以參加比賽,也就是因為魏玖。但最后,魏玖提前淘汰,而她卻活了下來,這其中的意外,未免有些讓她始料不及。

“很遺憾,勝負已成,無法更改!”那縹緲的聲音,略帶抱歉的說道。

凌婕沉默起來,這個結局,在她的意料之中,誅仙臺的規則,又豈是說改就能改的?接下來的路,只能她一個人走下去,那些魏玖未曾得到的榮譽,她會替他一一拿到手,一個也丟不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九尾落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