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一章:越巫之變

第六百六十一章:越巫之變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六百六十一章:越巫之變

此時的他滿身塵土,大汗淋漓,一臉的虛弱蒼白,可見方才是經歷了怎樣一番磋磨。

江元心中自然是惱怒的,任誰被人這樣折磨也不會開心,更何況折磨他的還是他向來最瞧不起的人族。

但是悲哀的地方也正在于此,他就算再憤怒,也根本無法改變一個事實至少現在,他拿墨景純毫無辦法。

墨景純在羅酆界的時候就能打敗妙善公主的第二元神,帶著他逃出來,現在實力就更不用說了。

江元懷疑,就算他在越巫一族的族地之中恢復了修為,也根本敵不過對方。

他心中也很清楚,墨景純沒有殺了他,根本不是因為他們之間有什么患難之情,而是因為這里是瑯華天!

瑯華天,是巫族的大本營,人族向來不受待見,想要從瑯華天去往諸天萬界其他地方,人族是沒這個資格的。

墨景純即便再強悍,也不會覺得自己能與一個大世界為敵,所以她才會留他性命,借他的身份尋求離開的辦法。

江元壓下心中的怒火,抿了抿唇也許,這才是她的軟肋。

他固然受制于墨景純,可墨景純現在也受制于她,怎么說,情況都比在羅酆界的時候要好得多。

這么一想,江元倒是冷靜下來。

受困于羅酆界百余年都過來了,現在不過是一時之氣,沒什么不能忍的。

“抱歉,是我錯了。”

等身體的疲憊消退之后,江元才緩緩站起身來,也不再狡辯,而是爽快地認錯了。

墨天微眉頭一挑,這么有底氣,看來是一點都不擔心她翻臉啊……

說實話,她在被江元算計的時候有那么一瞬間想直接搞死這家伙,但理智告訴她,留著江元的用處比較大畢竟這可是神秘的瑯華天,有個熟悉情況的人在旁邊自然更好。

“這是什么地方?”

墨天微不關心江元心里到底有什么打算,要是越巫一族的路子走不通,她也有別的辦法可以離開。

想到輪回星砂,她又不免有些踟躕畢竟之前會掉進羅酆界,就是用輪回星砂開世界通道時出錯了……

這東西用起來,還是挺危險的,萬一被送到更恐怖的地方,她可能就真回不去了。

“這里……”

江元也才注意到這里的情況,剛剛說出兩個字便愣住了。

他記得,傳送陣應該是修在族地附近一座神殿之中的,怎么如今卻只見殘垣斷壁?

環視四周,一百多年過去,山形地勢倒是沒有多大變化,可見這里就是曾經神殿坐在之地那么,神殿的敗落,就非常耐人尋味了。

正當此時,數道遁光從天而降,幾人身上的氣息與越巫并不相同,墨天微不禁皺了皺眉,看向江元。

江元一見到來人,頓時臉色大變,“鐘巫!”

鐘巫?

墨天微立刻想到了當年在云階月地戰場上見過的一件寶物鐘巫符,難道江元口中的“鐘巫”便是彼“鐘巫”?

只是,鐘巫一族與越巫一族難道有仇不成?否則江元怎會是如此反應!

“哦?你認得我們?”

來人中領頭的那一位目光原本落在墨天微身上,聽見江元的話,頓時看向他,目光中多了幾分嚴厲,“我道是誰,原來是越巫!堂堂巫族,為何藏于人族肉身之中?真是自甘墮落!”

“將他們抓起來!”

隨著這位鐘巫一聲令下,其余人也紛紛出手,各顯神通,要將墨天微與江元抓住。

墨天微略一衡量彼此實力,當機立斷,抓起江元,“我們走!”

這些鐘巫雖然沒有一個實力比她更高,但是人數卻不少,巫族又向來神秘,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古怪的巫術,還是走為上策。

江元想說什么,然而看看如今形勢,最后也不得不咬咬牙,沒有提出異議。

花了些工夫,兩人才從那些鐘巫的圍困之中逃走,沿途抹去了經過的痕跡,這才尋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暫時藏身。

短短幾個時辰之內就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墨天微與江元都感覺心神疲憊,然而現在卻還不是休整的時候,總要搞清楚這一切是怎么回事才行。

“你不要告訴我,你們越巫一族的傳送陣會設在鐘巫一族的地盤上。”墨天微冷冷道,“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江元現在可沒心思與墨天微吵架,他自己都懵圈了。

傳送陣明明就在族地附近,怎么會出現鐘巫?

這根本不可能!都是幻覺!

雖然感情上怎么也不敢相信,但是理智上,江元已經有了不妙的猜測難道說,越巫一族已經……

在諸天萬界,巫族也算是一個大族,坐擁三個富饒的大世界,麾下中世界、小世界無數,還有不少與其他族群共享大世界的支脈。

瑯華天便是巫族三大主世界之一,其中生活著無數巫族,神秘莫測,與外界聯系甚少。

越巫是巫族的一個支脈,在整個巫族之中能排進前五十,在瑯華天巫族之中能排前二十,因此能在瑯華天占據一域之地。

而鐘巫一族,與越巫向來關系不睦,又因為領地毗鄰,總會鬧出一些糾紛又因為這些糾紛不大不小的,巫神殿派使者來調解過幾次無果之后便也懶得管了。

只是江元怎么也沒想到,這才一百多年過去,當年與越巫一族實力在伯仲之間的鐘巫一族,竟然已經猖狂到了這地步!

這只有一個可能當年太熙天葉氏,對越巫一族造成了極大的損傷!

在那之后,鐘巫一族在兩族的爭斗之中占據了上風,所以那本該是神殿的地方才會如此破敗,所以就連越巫一族族地附近都有鐘巫出現!

墨天微也不是傻的,看方才那些鐘巫對江元的態度,再稍微聯想一下,也大致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頓時心中就無語了。

她最近這是衰神附體了?不僅自己倒霉,連身邊的人也跟著倒霉真是豈有此理!

“現在看來,江元似乎沒什么用了,或許我該換一個目標……”

墨天微有些不爽,論起來,江元以前在越巫一族之中就頗有地位,生死又在她的掌控之中,應該是最好的人選,如果要更換,她一時間還真找不到更好的目標。

“也罷,現在情況如何暫時還沒打聽清楚,且暫時留著江元,看看事情是否還有變數。”

墨天微還能保持心境平和,可江元卻已經要被自己的猜想給嚇瘋了。

他對族群感情深厚,自然不比墨天微這個局外之人,此時只想趕緊去往附近的城池,打聽一下近些年來越巫一族的變故。

只是,在他提出要求的時候,墨天微卻是瞥了他一眼,冷靜道:“方才鐘巫一族對你的態度你很清楚,這附近應該還是鐘巫的地盤,你一出現就會被抓。即便離開了鐘巫的領地,以你現在這模樣……”

江元臉色不太好看,他現在用的是人族的軀體,若是出現在巫族的城池之中,自然會備受歧視,說不得還會惹來許多麻煩。

還是得先找到越巫一族如今的族地,恢復了越巫之身,再來談其他事情。

兩人各有打算,便暫時停止了言語交鋒,各自休整去了。

三個月后,墨天微養好了傷,江元也通過巫術找到了越巫一族可能去往的地方,因此兩人便再次上路了。

這一次墨天微狀態全滿,正摩拳擦掌,準備抓幾個不長眼的鐘巫來試試劍,不過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一路上竟半個鐘巫的影子都沒遇到。

江元也覺得這情況不太對,按理說發現了越巫出沒,鐘巫一族怎么也會加強巡邏防備才對。

“應該是有什么大事發生了。”墨天微道,“現在鐘巫一族顧不上我們。”

江元心中不安,這幾年可沒有什么節日,不需要大祭,鐘巫能有什么大事?

……只怕還是與越巫一族有關。

“我們加快速度吧。”

半年之后,一處窮鄉僻壤之中。

墨天微站在云端,看著下方云霧繚繞的山谷,眉頭微微挑起:“你確定越巫一族新的族地就在這里?”

不怪她質疑,實在是這地方天地靈氣稀薄,并不適合作為山門族地,若是越巫一族逃到這里來,只能證明他們的實力已經弱得不能再弱。

自從來到這里,江元的臉色就不怎么好,此時聽墨天微這么一問,心中更是惱怒怒太熙天葉氏實在欺人太甚,也怒族人軟弱無能,不過短短百年,竟然從越幽域的霸主變成了一個不入流的小勢力!

“就是這里,請隨我一同來吧。”

江元取出一件信物,片刻之后山谷上云霧散開,露出一條小徑。

一個氣息約莫在金丹期的越巫從小徑中飛出,見到墨天微二人時頓時吃了一驚好強大的劍修!難道太熙天葉氏要趕盡殺絕不成?

他心中悲涼,不過很快目光落到江元手中的信物上,神色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這……難道是以前游歷在外的族人,現在回歸族群了?

江元身上有越巫的氣息,但是并不純正,這位護衛也并不能肯定。

“你是……小荊的兒子?”江元打量了一下護衛,“我離開的時候,小荊還是個小姑娘,沒想到一百多年過去,竟連兒子都有了。”

護衛訝然,“您認識我母親?”

他母親的名字里就有一個“荊”字,一百多年前確實還年紀輕輕,難道這人真是族中前輩?

見江元含笑點頭,護衛猶豫片刻,恭敬道:“請前輩稍候片刻,容小人稟告族中長老,屆時長老自會來迎接前輩。”如果你真是我們的族人的話。

見護衛離開,云霧又重新聚攏,墨天微漫不經心道:“看起來,你的信物等級也不是很高呢!”

如果等級高,出來的就不會是個小小的金丹護衛了。

江元卻不理她,相處這么久下來,他也明白這女劍修性情十分惡劣,和她生氣根本毫無必要。

他此時只想知道族里現在的情況。

這一路來,江元也曾經偽裝進入城池,收集了一些關于越巫一族的消息,情況都不太好,只是這些消息也不具體,他不知道越巫一族現狀如何。

當年他的親朋故舊,還有幾個人在世呢?

墨天微見他不理,也沒有不依不饒大概是因為江元現在的心情,她也能理解幾分吧。

來到瑯華天后,她便尋了個空閑時間用衍天神鑒聯系外界,然而這瑯華天果然十分古怪,她一時間竟然無法將消息傳出去,只好作罷。

逆旅宮有沒有動手?

劍宗現在情況如何?

她一無所知。

她需要盡快離開瑯華天,這需要靠越巫一族,只希望……情況不要太糟吧。

片刻之后,一位越巫長老出來了,他的修為只在出竅前期,墨天微掃了一眼便不關心了。

這位長老見到江元之后,頓時大吃一驚,喜不自勝,與江元好一番抱頭痛哭,雜七雜八說了一通,真是感人至極。

就在長老準備將江元帶入山谷中時,江元遲疑了,看向墨天微,“這位是……”

是什么?他總不能說墨景純是他的護衛吧!

長老也看向墨天微,其實他打從一出來就注意到這個人族了,只是因為實力不如對方所以壓著心中的擔憂,只與江元交流。

“這位是……”長老蹙了蹙眉,“難道是你的救命恩人?”

江元嘴角一抽,救個毛線,索命還差不多。

墨天微唇角一勾,“本座是他的債主。”

江元:“……”

長老愣了愣,沒想到會得到這樣一個回答,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態度。

江元嘆了口氣,“此番我能離開羅酆界,還多虧了這位劍尊出手相助。如今她來到瑯華天,我等也該一盡地主之誼。”

也罷,債主總比奴隸主好聽一點吧。

長老臉色不太好看,甚至已經暗暗埋怨起了江元難道他不知道族中現在是什么情況,竟然將一位實力如此不俗的劍修帶了過來,若是她包藏壞心,越巫一族豈不是又要遭受重創?

真是糊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