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九章:不畏浮云遮望眼

第六百五十九章:不畏浮云遮望眼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六百五十九章:不畏浮云遮望眼

請微信搜索“看書神站”防丟失,點關注不迷路!

“在哪兒?”塵皺了皺眉頭,忍著身上的余痛。

張嬸甩甩手上的水,轉身去給她拿衣服,拿到衣服后她一陣摸索,臉色突然變得更加蒼白,動作也一停。

“怎么了?姑娘?”

“我的佛墜呢?!”成波的害怕襲來讓她聲音發顫。

張嬸看了眼那衣服,想了一下,搖搖頭,沒想起來。

“你們被水流沖來這里,這佛墜十有八/九是給沖掉了,唉,人無事就是萬幸了,那些身外之物沒了也沒什么可惜的,你相公不定什么時候就醒了,你先進去陪著,我做好飯就給你們端進去。償”

衣服翩然從她手里掉落,那蒼白的臉色看地張嬸心里一緊。

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眼里的心痛還是沒有散,“塵姑娘,你還好么?”

塵垂眸,掩不住里頭的失落,跟張嬸道了聲謝便走回房間。

她靜靜地坐在床邊,時不時替他掩掩被角,細細看著他的臉,將他的輪廓刻進心里,直到現在她才看清自己的心意,也后悔為何是這樣晚才明白這個男人的一片真心。

張嬸端來晚餐的時候花劍還沒醒,放在旁邊的藥都涼了。

她吃不下幾口,便又回到床邊,挨著他旁邊坐著,輕輕一偏頭,就可以看見他平穩起伏的胸口,如此,她的心才稍稍放下。

不知過了多久,她只知道在眼皮慢慢合上的剎那,自己的手突然被一股溫暖包裹住。

她一驚,看見他睜開的雙眼后,心里便是止不住的狂喜,喜極而泣,無聲無息。

熱淚悉數滴在他緊緊握著她的手上,花劍微微歪著頭,翹起愉悅的嘴角,“真好。”

他的聲音虛弱乏力,塵一聽就止不住了,陡然發出一聲抽噎,然后就是發聲而哭,雙肩都在顫抖。

花劍伸手去擦了擦她的眼淚,加深了嘴角上揚的弧度,“這輩子還能看見你為我流淚,真是說什么也值了。”

塵本就是寡言的性子,此時此刻更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只能凝著淚眼看著他,聽他這么說,抿嘴搖了搖頭。

她突然脫離他的觸碰,起身背對著他,原先他沒醒,她心里只有心疼,現在他醒了,與他對視一眼她心里的罪惡感就增多一分,她覺得自己已經無臉面對他,接受他的好。

叫了幾聲,她都沒有轉過來,反而抬腳走出去。

“哎,塵……嘶!啊!”

叫痛聲還沒落下,塵的身影已經撲到床前,抓著他的手上下查看他的身體。

“別動,你別動。”話音一落,豆大的淚珠滑落了,因為花劍突然起身,腰部的傷口裂開,鮮紅染了一片。

她的手顫動著,想去碰卻不敢碰,花劍抓住她的手,笑笑說“沒多大事,不痛。”

花劍握著她的手,疼惜地摩挲著,“為了你,再挨多幾刀我也認了,那日以后,我以為我們再也不會見面,想死的心都有了。”

塵抿抿嘴,眼底藏著復雜而不知如何言說的情緒,她轉頭焦急地往外叫張嬸進來。

張嬸進來一看,花劍的傷口讓她驚色漸連連,一番折騰,才有驚無險地把他的傷口給重新處理好。

張嬸端來新的藥,花劍本想來個一口悶,奈何他腹部有傷,不能坐起來,塵就從張嬸手里接過那碗藥,給他一口一口地喂下去。

張嬸在旁邊抹抹額頭上的汗,露出欣慰的笑容,看著花劍,道“公子,你能醒來啊,我可真是松了口氣,你要是再醒不過來,你娘子怕是都要急哭了。”

她憨憨笑著,剛說出的話讓花劍瞳孔睜大的幾分,徐徐扭頭,目光鎖住塵的臉,他且驚訝且疑惑且感動。

“你不是說女人被男人親了就等同于成親么?”塵帶著哭腔,讓她沉悶的性子有了些活力。.

花劍會心一笑,噗嗤一聲,“那是我編的,不過,只要塵塵愿意信,它就是真的。”

“你……我……”

塵被他的話一口氣給噎住,想說什么卻又詞窮。

臉上雖然不快,手上卻加重了與他手指交纏的力度。

張嬸羞澀低頭笑笑,知道年輕小夫妻總是容易溫情,默默轉身出去。

張嬸出去后,塵并沒有多說一句話,不是她不想,只是已經習慣了沉默寡言。

花劍是個多話的人,安靜不了,更何況是對她。

“塵塵,我想洗澡。”他眉毛一挑,故意為之的嫌疑很大。

塵一點也不含糊,蹙眉看著他滿是紗布的身體,尤其看到腰上的傷后更是難辦,“不行。”

花劍耍起小性子,“可是我難受啊,全身癢癢的。”說著說著,他嘴角的狡黠表露無遺,塵卻全然不知。

“這……我去問問張嬸。”

手心一空,花劍看著那道離去的身影,臉上全是幸福。

收回目光,搖想起那天的險境,他身上的傷口仿佛又痛了幾分。

痛雖痛,他不后悔,直到現在,他才算是了解古祺圳當初痛地撕心裂肺是什么感覺,那種對失去的驚恐以及會后悔一生的遺憾,對他而言,是另一種死刑。

他正想著,門口有了動靜,只見一只腿遲疑地邁進來,躊躇不決,他突發想發笑,考慮到自己的娘子面兒薄,給忍住了。

不過忍得他肚子一動一動的,疼痛再次襲上來,額頭也沁了不少細密的汗珠。

塵端著一站水桶的水,上邊掛著一條毛巾,低垂著頭,一小步一小步地走過來。

“塵塵,你這是要干嘛?”花劍挑眉,明知故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