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五章:物理游說術

第六百五十五章:物理游說術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六百五十五章:物理游說術

江元指出的問題也正是墨天微比較糾結的,畢竟她雖然對陣法有一些了解,但卻不懂傳送陣法,身上更沒有能布置一座傳送陣的寶物,如果沒有別人幫助,想要離開羅酆界似乎只能傳送去太熙天帝京。

即便墨天微再自大,也不認為自己能從守衛森嚴的太熙天帝京逃生。

不過……若僅僅因此就答應江元的合作,那也是不可能的。

墨天微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和一個巫族合作?這似乎沒有什么保證。”

江元知道她的言外之意。

一般來說,陌生人之間的合作都會立天道誓愿,嚴格劃清權責,而幾乎每個巫族族群都有針對天道誓愿的秘術,他們的信譽也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這里,江元也不免有些尷尬,同時也感覺有些棘手。

確實,如果他是墨景純,立天道誓愿這個保障方式首先就被否決了,而沒有任何保障就貿貿然地跟著一個巫族進入族群腹地,這也無疑是自尋死路,肯定不能答應。

但是,若墨景純提出要在他身上下禁制,江元自己也不可能答應,畢竟他們之間根本不存在任何信任。

“只有我能讓你傳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江元不得不再次強調,“為了自由,冒一些風險也是可以接受的,不是嗎?而且我可以保證,我不會對你出手。”

墨天微對他的保證不以為然,這話根本毫無誠意,他不出手,越巫一族族地之中多得是人能出手,到時候她被殺了找誰說理去?

風險確實是無處不在的,但是江元付出的還不足以她鋌而走險。

“不,現在是你面臨的情況更緊急一些。”墨天微意有所指地看了眼城主府的方向,“妙善公主可不會放過你,而我……只要我想,她是發現不了我的。”

江元臉色變得難看起來,“難道你就甘心待在這里?你就不想離開?葉氏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得知他們秘密的人!”

“我想離開,所以才會在這里聽你的廢話。”墨天微手中出現一縷黑色的細小藤蔓,“不要廢話了,想要合作,就把它吞下去。”

這是魔花的魔藤,一旦有人服下它,墨天微就能憑魔藤控制那人的生死。

江元斷然拒絕:“不可能!若是事成之后你出爾反爾,那我怎么辦!”

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接受自己的生死被人隨意操控,江元這樣曾經的一方強者自然更加不可能接受。

“我可以立下天道誓愿,只要你不對我懷有任何惡意,待事成之后,我安然離開巫族領地,到時候可以找一個中立大世界,我將它重新取出來,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影響。”

墨天微也知道此時該退后一步,便又道:“即便你懷疑我可能有規避天道誓愿的辦法,但是你們巫族最擅此道,想來也有破解之法。”

雖然她似乎做出了一點小小的讓步,江元的臉色卻依舊非常難看這算什么讓步!他還不是虧大了!

“這是我的底線。”

墨天微這一句話為她提出的合作方式加上了最重的籌碼。

江元幾乎是咬牙切齒地看著她,目光中猶帶幾分難以置信,不敢想象竟然有這種人!

可墨天微并不是在威脅他,這確實是她的底線。

如果自己的生命沒有任何保障,即便與這個越巫一同離開了,她也一定會死得很慘葉氏不想羅酆界的秘密泄露出去,難道越巫一族就會愿意這個消息傳入第三方耳中嗎?

只有死人,死得一干二凈,魂飛魄散的死人才能保存秘密。

如果江元不答應,墨天微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他,然后選擇去尋找前往天戮境的路,又或是冒險通過傳送陣前往太熙天帝京,然后在傳送到達的那一瞬間使用輪回星砂逃走。

也是輪回星砂在這里不能使用,否則她也不用苦惱這些問題。

江元雙眸赤紅,死死盯著墨天微,仿佛要將這個給她帶來前所未有的羞辱的人牢牢刻在心中。

半晌,他才道:“你立天道誓愿吧。”說著伸手拔走了魔藤。

墨天微笑了笑,果然便立下了一個嚴密的天道誓愿。

而在聽見這話之后,江元才將魔藤塞進了口里。

原本他還打算做些手腳,然而魔藤一進入他口中便消失不見,任他如何尋找也沒能發現,江元心中恨得不行,這究竟是什么鬼東西!

魔藤自然是已經融入了他的血肉之中,只要再過一個時辰便會糾纏上他的神魂,到時候江元的生死便在墨天微掌控之中。

“很好,你很有誠意。”墨天微隨口夸贊也許是夸贊了一句,“那么,我們可以談談接下來的計劃了。”

江元:“……”

就不能給我多一點點時間,再多一點點空間,讓我平復一下心情嗎!

忍著吐血的,江元板著一張臉,冷冷道:“你要做的就是攔住妙善公主,讓我有時間修改傳送陣法!”

“這就是你的計劃?”墨天微驚訝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個傻子,“你怎么不干脆說讓我殺光羅酆界中葉氏之人,這不是更安全?”

江元面無表情:“如果你可以,那就殺吧。”

他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命都握在別人手里了,墨景純一時半會兒又不會殺他,那還忍個毛線啊,不好好氣氣她,他豈不是很虧?!

墨天微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態,搖搖頭,沒說什么。

還好她只看重江元能修改傳送陣的能力,沒指望別的。

不過江元的計劃倒也不能說有錯,至少方向很對在有過一次被人潛入傳送殿的經歷后,妙善公主必定會加強對傳送殿的守護,與此同時也會在城中搜尋江元的蹤跡,想要再次混入城主府非常困難,更別說修改陣法了。

只有拖住妙善公主,才能有足夠的時間修改傳送陣,逃出羅酆界。

然而,妙善公主的實力在出竅巔峰,即便是她全盛時期也未必能拖住多久,何況現在她只有元嬰期的實力,一對上妥妥地被秒殺。

想到這里,墨天微眉頭漸漸擰了起來。

江元也知道這個要求很難辦,但是他可不會管墨景純有多么焦頭爛額,而是開始閉目養神,在心中思索著傳送陣的修改方案。

一個完整的傳送陣必須要分神期以上的強者才能布置,但如果僅僅是修改,對境界倒是沒有那么嚴苛的要求,只是要求非常細致,不能有半點錯漏。

這也意味著,真正修改起來就只有一次機會,一旦出現失誤,就是滿盤皆輸。

這是逃離的唯一希望,江元不敢有半點大意。

而墨天微此時已經琢磨出幾個拖住妙善公主的辦法。

第一,制造一條魔界裂隙不需要是真正的魔界裂隙,只需要讓妙善公主以為是就可以了。

畢竟真正的魔界裂隙墨天微也造不出來。

這個辦法倒是有實現的基礎,因為在祁寒山脈之中就有一條剛剛崩潰的魔界裂隙,只要在那里做些手腳,把動靜搞大一點,完全可行。

唯一的問題在于……這個辦法有需要消耗一些東西,非常重要的東西,而且會很危險。

第二,將一個巫族扔出去,吸引妙善公主的注意力,讓她以為闖入者已經找到了,她便不會在羅酆界久留,等她走了做什么不可以?

墨天微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江元,不知道這個巫族能不能再來個金蟬脫殼,這種事情巫族也挺擅長的吧……

這不懷好意的目光頓時讓江元渾身一抖,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皺著眉警惕問道;“你想做什么?”

一副即將被惡棍流氓欺凌的小寡婦模樣。

墨天微如實說了自己的想法。

江元簡直恨不得將這個惡劣的女修一刀捅死,之前逼他服毒,現在又想讓他“獻身”,你才是打手好不好,敢不敢別這么偷懶省事!

“不行!”他堅決不答應,“我之前施展了秘術,這具肉身已經非常虛弱,如果不能回到族地,我也活不了多久,根本做不到再次以神魂狀態生存,遑論還要布置一個傳送陣。”

墨天微失望地看了他一眼,滿臉的嫌棄。

江元暗暗磨牙,卻也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沒事,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墨天微不再看江元,心中浮現了第三個想法從城主府那三個男修身上下手。

之前潛入城主府見到的情況以及江元提供的一些情報,讓她知道這三個男修的地位雖然遠不如妙善公主,但是彼此之間關系也算還不錯。

如果利用那三個男修,或許有機會暗算妙善公主。

這樣的行為不夠光明磊落,但是都到了這地步,哪里還能在乎那么多,況且惡人也需要惡人磨!

墨天微迅速給自己的行為找好了借口她真是一個擅長于自我調節的人。

“我有個辦法,不過需要你提供一些支持。”

聞言,江元看向她,“你打算怎么做?你需要什么?”

墨天微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末了在江元若有所思的目光中說道:“我需要你的一具傀儡之身至少要讓妙善公主短時間內分辨不出真假的那種。”

“你是打算……”

墨天微笑了笑,沒有再說下去,而是換了個話題,“那么,接下來你就跟著我一起進入城主府吧。”

“現在城主府肯定已經戒嚴了,你確定進去不會被發現?”江元還是有些擔憂,“而且,你精通傀儡術?還是控魂術?”

“都不會。”墨天微淡定道,“不過,我擅長游說術。”

游說術?這是什么東西?

江元滿心不解。

墨天微微微一笑,“就是剛剛對你用過的,物理游說術呀。”

江元:“……”

雖然不知道什么叫物理,但是他竟然奇妙地理解了這個詞……

城主府。

葉淵玄揉著發疼的眉心走入寢殿之中,他今天一天都在查這些年進入羅酆界的修士,也確實在其中發現了幾張諸天萬界之中小有名氣的面孔。

但讓他如此疲倦的原因還是惶恐與擔憂這次的簍子實在太大了,要是最后沒抓到人,他會不會被抓回帝京,關入天牢?

事關天戮境,恐怕到時候父王也保不住他。

陷入擔憂與驚懼之中的葉淵玄并沒有發現,在他身后靜靜站著一道身影……

“唉!”葉淵玄重重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次事情妙善打算怎么解決……”

“你想讓它快點結束,不會牽扯到你嗎?”

殿內忽然響起一道聲音。

葉淵玄臉色大變,這可是他的寢殿,怎么會突然出現另一個聲音?究竟是誰?!

不過,他根本沒有時間做別的事情,一只手已經掐住了他的脖頸,將他從椅子上提了起來。

修士不需要呼吸,但是被這樣扼住喉嚨,就是生死被人掌控,葉淵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看向身后之人的目光中滿是驚怒、惶恐、絕望與不知所措。

墨天微淡淡道:“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次,你聽好了。”

葉淵玄努力點頭,但因為那只纖細的手動作變形,顯得有些可笑。

“明天你會找到那個潛入傳送殿的巫族的尸體,這是我的誠意。”她露出一個冷冷的笑意,“作為交換,我需要離開羅酆界,你要為我打開傳送陣。”

似乎是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還能傳音,葉淵玄連忙道:“這不可能,我現在根本沒辦法靠近傳送殿,我做不到。”

對方都說傳送陣了,肯定知道了許多內幕消息,估計是從那個該死的巫族那里得知的……他也沒什么好隱瞞的。

墨天微看著他,“那就是說,你根本什么用都沒有?那……”

葉淵玄冷汗都下來了,這是要動手了?

他立刻道:“別別別,我有用,我有用,我可以……”

他想說什么,可是又有些遲疑,但下一刻脖子上的手猛地一個收緊,他毫不懷疑只要對方再用力一分,他的脖子就會被擰斷。

“我……我可以讓你進入傳送殿!”葉淵玄閉上眼睛無力道,他此時也不敢想這件事情會有什么后果,他只知道自己想活下去,“你應該知道現在這里不是我做主,我只能暫時拖住妙善公主,你趁機去用傳送陣就能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