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七章:再臨仙華圣宮

第六百一十七章:再臨仙華圣宮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六百一十七章:再臨仙華圣宮

最初,秦神意只當墨天微這是在與他置氣才不接傳訊他與墨天微關系還不錯,也沒把她當成地位更低的人看待,自然不會因此就生氣。

“看來還要多聯系幾次。”

秦神意有些無奈,隔了一會兒又發了個傳訊。

結果依舊沒有消息。

如此幾次,秦神意的神色漸漸變了,眉頭也緊緊鎖了起來。

他很清楚,墨天微并不是一個不知分寸的人,即便生氣,也不會故意放著他的傳訊不理那么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墨天微現在根本不能接傳訊。

“遇到危險了?還是去了什么神秘之地?”

衍天神鑒雖然能跨越不同大世界實現無障礙交流,但若是在一些神秘之地,還是會被阻斷的。

“怎么剛好這時候出事了?”

秦神意有些煩躁,碧天剛剛發生了意外,結果墨天微就聯系不上了,這怎么看都十分古怪!

激動的心情漸漸冷卻下去,秦神意很快收拾好東西,直接離開了真武宗,前往碧天。

然而,他才剛剛來到天涯城,便遇上了天涯城的那位神尊。

這位神尊名為恒祚,是由鎮守者敕封的天涯城之主,只是她并不喜歡管事情,因此往往將事情推給懋靈尊者處理。

但這一次,她得到鎮守者的敕令,正準備親自前往真武宗一趟,便剛好遇上了秦神意,也便將鎮守者的提醒告訴了他。

“鎮守者讓我提醒真武宗一句,”恒祚神尊淡淡道,“最近不要去碧天。”

碧天!

秦神意心中一驚,鎮守者這是在警告他,還是真只是出自好意的提醒?

碧天內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恒祚神尊并沒有感應到之前的變故,見秦神意神色冷肅,氣息都沉了沉,不禁感覺有些奇怪,“碧天不過邊陲之地,不去便不去了,你怎么……”

秦神意搖搖頭,找了個借口:“我們真武宗有個客卿現在正在碧天云階月地戰場上,我方才便是想到了她。”

“一個客卿而已。”

恒祚神尊并不相信秦神意這種心機深沉的人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客卿而喜怒形于色,不過忽然她記起一件事情好像曾經秦神意還因為一個客卿而特意與她打過招呼……

“該不會還是上次那個劍修吧?”她并沒有遮掩想法的打算,坦蕩蕩地問了出來。

秦神意點點頭:“是她。”

恒祚神尊對墨天微沒有什么感覺,只記得這劍修容貌很好,氣運驚人,曾經拆了天霆雷池想來秦神意與他關系好,也可以理解了。

……她至今還以為墨天微是個藍孩子呢。

“碧天……”秦神意嘆了口氣,“我正要去碧天看看,她最近失蹤了。”

恒祚神尊對秦神意的反應十分不解,不就只是個客卿嗎?就算關系再好,在鎮守者已經提醒過的情況下,秦神意竟然還要去碧天……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愛情?

還是說那個劍修對秦神意有什么作用,一定不能出事?

恒祚神尊眨眨眼,心中有許多猜測。

不過,她是個敕封神靈,比起許多逆天而行的修士,她的心態要平和太多,并不喜歡打打殺殺,也沒有窺探他人的愛好。

“隨便你,我只是個傳聲筒。”

恒祚神尊擺擺手,轉身便離開了。

在她離開之后,秦神意也很快乘坐傳送陣來到了碧天。

這時候,他才有時間思考這件事情。

碧天的變故,除了他與四十九位鎮守者外,似乎并沒有人發覺,這更讓他堅定了那個想法這件事情與他有關!

至于墨天微的神秘失蹤,他雖然有些擔心,但相比于尋找飛升之機,到底顯得不那么重要了。

“先去云階月地戰場看看。”

反正那里也有許多血煞之地,而且還能順便找找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墨天微。

一處神秘之地。

水聲嘩嘩,鼻尖縈繞著馥郁的花香,指尖微有涼意,似乎有水流過。

細密的羽睫輕輕顫抖,墨天微緩緩睜開眼,便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不過她并沒有太過詫異大概是被本源印隨機傳送到了這個地方吧。

她現在的位置十分巧妙,是在水邊的一塊大巖石上,右手緊緊握著劍橫在胸口,左手則垂落在水中,有幾只好奇的小魚兒還繞著她的手指輕輕打轉。

這地方大概沒人來,魚都不怕人。

墨天微收回手,坐起身來。

空氣中的天地靈氣十分稀薄,神識散發開去,連一個有修為的生靈都不曾發現這應該是某個凡人國度的荒郊野嶺吧。

墨天微判斷出了目前的形勢,輕輕松了口氣。

方才,她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若不是本源印突然爆發,她恐怕只能拼著自爆劍域,才能有一線生機可那樣的一線生機,真是還不如不要。

就和神魂受損無法修復一樣,劍域破碎就沒聽過還能再造出一個來的。

墨天微輕輕撥弄著手上的本源印,“喂,你醒了?”

本源印沒有任何回應。

“這次多謝你了。”她輕嘆一聲,“不是你,我大概已經死了。”

本源印這次倒是有了回應,它沒有說話,但墨天微卻明白了它的意思沒有第二次。

“這意思是以后我有危險,你不會幫忙了?”

墨天微倒也沒有失望,這一次能活下來已是幸甚,她并不是個貪心的人。

本源印畢竟是圣人之物,即便她將它從戮靈鬼地帶出來了,有一份因果在,它也不可能像個保鏢一樣時刻照看著她。

“也不知道這次的動靜會不會被別人發現?”

墨天微還記得,在血池之中的最后一刻,本源印可是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這會不會惹來麻煩?

墨天微想到了左楚晏。

左楚晏應該會發現吧?

他恐怕會將這件事情和她聯系起來!

到時候他要是亂說一通,比如陷害她身懷異寶好像也不是陷害,這是事實怎么辦?會不會有很多人來搶奪?

墨天微不著邊際地胡思亂想。

但其實,她心中很清楚,左楚晏并沒有她想象中那么不堪,這家伙行事作風讓她不喜,與她天生氣場不合,但……他是個正人君子。

之前在血池之中,他應該是來救她的,但她那時候太緊張,所以誤會了他。

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但……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墨天微是真的沒辦法這樣去想左楚晏,她寧愿他是個無惡不作必須打倒的大反派,這樣她可憐的自尊心似乎還能得到一些安慰。

墨天微腦海中又浮現了那一幕。

左楚晏的氣息,是在出竅后期吧……

出竅后期,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當年她與左楚晏一戰,那時候他的修為就比她高一個小境界,現在也一樣,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

墨天微聽見腦海中有個小人在這樣安慰自己,仿佛金丹期的小境界和出竅期的小境界沒什么差別一樣。

這說辭實在太過拙劣,她連自己都騙不過。

“終于還是來了啊……”

這是她天賦被廢之后第一次見到曾經的對手,感覺實在……苦澀難言。

如果她的天賦還在,現在也應該是出竅后期了,甚至于就快進階分神了吧?

以《無心天書》的特殊性,在分神期她有著無與倫比的優勢,甚至可以極快進階合體期,到時候,在諸天萬界,也算是一方豪杰。

可現在呢?

現在的她,不過是個掙扎在出竅中期,花了一千多年才提升一個小境界的廢物而已。

她與左楚晏,好像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墨天微沉默地看著遠方隱隱青山,握著九天劍的手卻已經攥得發白,青筋暴突,隱隱可以聽見骨節移動的咔咔聲。

輸給一個陌生人,遠沒有輸給一個曾經的手下敗將對墨天微的打擊大。

這冰冷的事實,仿佛在暗示著她未來的命運。

“你必須把握住每一個機會,利用好每一寸光陰……”

“別人只看一眼便能領悟的東西,你可能要花上數月數年乃至于數十年才能摸到個邊……”

“捫心自問,你真的做好準備了嗎?你真的能接受嗎?你會否嫉妒,會否覺得不公,會否因此產生心魔?”

很多年前,真武仙會上風凝劍尊的話再次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

墨天微感覺心中一片冰涼。

那時候的她可以無所謂地笑,認為因別人一兩句話便意志消沉之人還不如趁早放棄投胎轉世,等到哪一世天賦超群,再來修道。

但現在,她忽然有些明白,當時的她,或許在旁人看來很有些“何不食肉糜”的感覺。

你天賦那么好,怎么知道天賦不好的人日子有多苦?

“這難道就是報應嗎?”

墨天微忍不住捂住胸口,她感覺心上壓著一塊巨石,沉重萬分,“即便你再努力,也永遠追趕不上他們,被他們甩得越來越遠,直到連背影也望不見。”

“咳……咳……”

胸口一疼,她再也無力壓抑紊亂的氣血,劇烈咳嗽起來,每一次都有許多暗紅的血液滴落,落在水中、巖石上、衣衫上,紅得那么刺眼。

片刻之后,她好容易平復了心情,輕輕擦去唇邊的血跡,又服下療傷丹藥,繼續坐著默默不語。

墨天微心想,一個人的性格真是很難說。

她得志時趾高氣昂意氣風發,仿佛天下都在腳下,世上有萬千英豪,再無一人能入她的眼。

結果,事到如今她竟也會因為憂慮這些事情而心魔叢生,甚至連氣血都無法壓抑。

“真是丟人。”

墨天微輕輕搖頭,她對自己很失望。

沉默不知持續了多久,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遠處的青山與暮色融為一體,再也看不見了。

暮色之中,墨天微手中多出一塊黑色劍型令牌,上面刻著的銘文,正是“禁絕”二字。

“是時候去履行曾經的承諾了,”她想,“也……也許找他,說不定能有辦法吧。”

當夜色完全籠罩這一方天地,溪邊巖石上已經沒有人影,只余幾點斑斑血跡。

幽冥境,封印之地。

這一方仙華圣宮的寶地,如今卻已成為困住仙華圣宮弟子的巨大囚牢。

仙華圣宮祖殿之中,沉睡中的淵照忽然蘇醒過來他感應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那是……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清冷的眸中沒有太多其他情緒,仿佛早有預料一般。

祖殿的大門被緩緩推開。

一道瘦削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她緩緩走了進來,掃了一眼那座栩栩如生的巨大玉雕,她輕聲道:“我來完成承諾了,不出來見一下嗎?道君閣下。”

玉雕化作了一個活人,淵照與多年前似乎沒有半點變化,他打量了墨天微一樣,眉頭微微一揚,“好久不見,看來你遇到了一些麻煩。”

墨天微最討厭他這種勝券在握的模樣,好像她就是一只落入命運羅網中的螻蟻,再掙扎再努力,也無濟于事,只能臣服于命運的安排。

尤其當她的目光落到懸掛在淵照道君腰側的青陽玄天鑒時……那種無名怒火就更盛了幾分。

上一次來到仙華圣宮,她從這一面鏡子中看見了孔羲與小白在幻心蓮池之中的遭遇。

而淵照道君也說過這面青陽玄天鑒是他仙華圣宮的信物,只要認主便能繼承仙華圣宮誰要繼承你一個撲街百萬年的辣雞宗門啊。

不過,墨天微也知道自己其實是在無理取鬧,因此很快便平心靜氣,轉移話題:“帶我去解決上次剩下的那些天魔吧。”

淵照道君也沒有非揪著墨天微的傷疤不放,從善如流:“好。”

現在要求人的是墨天微,而不是他他倒想看看這女劍修能忍多久。

無論如何……

淵照道君唇邊的笑意愈發深了,她已經來到這里,不正說明她已經意動了么?

寧愿承擔那無盡的因果,也要讓自己的天賦恢復,這大概就是曾經站在云端的人在落魄后所思考的吧,為此……她應該愿意付出任何代價的。

上次來時,墨天微幾乎可以說無欲無求;但現在,她有所求這就有了突破口。

他們仙華圣宮的命運,或許很快就能改變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51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