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四章:你退群吧

第六百一十四章:你退群吧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六百一十四章:你退群吧

在血神窟中待了這么多天,玉巖尊者自然也知道這聲音的來源血魔!而且是很多血魔!

幾乎是在第一時間,他便看向墨天微。

這些血魔來得太過巧合,一定和此人有什么關系!

黑暗之中,玉巖尊者放開神識,然而墨天微的神色中除了訝異,便再也看不見其他。

“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不論是不是巧合,玉巖尊者都很清楚,他已經失去了抓住墨天微的機會,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卻是逃命。

玉巖尊者轉身便想要拐進不遠處的岔道之中。

只要跑遠點,那些血魔漸漸便會分散開來,到時候追他的并不一定是強大的血魔,他完全可以自己解決。

然而便在此時,一道漆黑的劍光隱藏在黑暗之中,精準無比地攔住了玉巖尊者的去路。

玉巖尊者暗罵一聲“晦氣”,卻是下意識地頓了頓他怎么也沒想到,發生這種意外,墨天微竟然死死咬著他不放,根本逃也不逃,完全不把性命放在眼里。

“愚不可及!”

墨天微那一劍十分巧妙,命中了血神窟這一天然陣法的節點,讓玉巖尊者前方道路上陡然升起一道血色山壁。

玉巖尊者剎車及時,好懸沒撞上,心中則是又氣又怒,因為那些血魔的聲音已經非常接近了,他的神識也已經發現了它們的位置,以及……那似乎無窮無盡的數量。

危急關頭,玉巖尊者也顧不得許多,渾身上下的鱗甲從烏青色徹底轉化為黑色,隱隱泛著幽深的光澤。

他不閃不避,徑直朝著那道血色山壁沖去對神淵族而言,他們的肉身就是最好的武器。

“轟!”

這一撞,血色山壁頓時開裂,但并沒有完全崩塌,顯然它的強度與之前被玉巖尊者一爪子拍碎的那些不同。

“倒霉!”

玉巖尊者簡直要被刺激得經脈逆行了,不得不再全力撞了一次。

“轟!”

這一次,玉巖尊者如愿以償了,整面墻壁都倒塌下去,而它從缺口處沖出,前方就是希望,是生路,是……

“嗤”

又是一道劍意自身后襲來。

這一道劍意并不強,根本不能與之前那幾劍相比,玉巖尊者知道這是因為墨天微的實力下降的緣故,因此根本不曾放在心上為了逃命,硬挨這么一道劍意,也無所謂。

甚至他心中愈發懊惱,怎么不早點遇到墨天微,這樣一來在遇到這些該死的血魔之前就能把人抓起來,任務不就完成了嗎!

玉巖尊者的決定并不能說錯,因為墨天微這一劍確實沒能給他造成傷害。

但是,這一道劍意上,帶著一縷火焰。

“火焰?”

玉巖尊者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

他無法理解墨天微這種行為,血魔當前,她是不怕死了嗎?

他已經預感到,接下來出現在眼前的必然是墨天微被無數血魔撕碎的場景。

然而并沒有。

就在墨天微的頭頂,忽然間出現一個洞口,而她縱身一躍,消失在洞口之中。

下一刻,洞口便消失了。

玉巖尊者:“……”

這一刻,他忽然想起與墨天微撞見時,她那氣勢驚天的第一劍那不是虛晃一招,而是對血神窟去的!

就像方才那一劍竟然讓他面前升起一道山壁一般,那一劍的作用就是讓山壁開出一條新路來!

盡管一個是即刻改變,另一個卻是延遲生效,盡管以前從未聽說過有人可以“操控”血神窟,但玉巖尊者此時心中就是有這樣的念頭。

他的臉色陡然間變得無比難看。

如果墨天微可以“操控”血神窟,那這些血魔的突然出現……是不是也與她有關?

更糟糕的是,這讓他們還怎么追殺墨天微?

隨時隨地都可能被她借地利之便搞死好嗎!

更慘的事情還在后面。

來得最快的是玉巖尊者后面那個方向的血魔,但這不代表著其他方向就不存在血魔了!

事實上,血池除了制造了許多血魔并將之放出去追殺傷害到它的人,還召喚了兩人斗法之地周圍的血魔,一副不將人收拾了不罷休的架勢。

在玉巖尊者蒼白的臉色之中,無盡的血魔圍住了他……

這時候,他也終于明白那黑色火焰是什么了……

一定是能吸引血魔注意力的東西!

“墨景純可以操控血神窟!”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玉巖尊者用秘術傳遞消息給其他同伴,同時捏碎了求救的玉簡。

這一次行動原本只有他們五人,只是后來照殿下為了保險起見,又加了一位分神尊者進來。

只是這一位分神尊者并沒有參加本次行動,而是潛伏在云月戰宮附近他的任務除了協助抓捕墨天微外,還要抓一位實力強大但沒什么靠山的人族。

在照殿下眼中,抓墨天微回去殺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再抓一個人族就是利息了。

因為血神窟內環境詭異,玉巖尊者幾人又只是普通的神淵族,他們的秘術雖然能傳遞消息,但是時靈時不靈。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在玉巖尊者第一次發現墨天微的時候,他便已經用秘術發過消息,但是那一次的消息沒有發出去;而這一次……卻成功了。

血神窟中的不同角落,剩下的三位神淵族尊者都下意識地停下腳步。

當接到消息之后,他們登時便是臉色驟變,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理智告訴他們這怎么可能,但同時他們也知道自己的同伴不可能說這么離奇的謊。

更糟糕的是在接到消息不久之后……玉巖的魂玉碎了。

初榮尊者捧著魂玉的碎片,只感覺又驚又怒,同時……恐怖至極。

“玉巖隕落了?隕落了?”

毫無疑問,在這種情況下,可疑的人便是墨天微一定是墨天微利用血神窟害死了玉巖!

他在憤怒之余,卻又感覺恐怖至極,心中滿是驚懼。

“她能這樣輕易地殺掉玉巖,那豈不是……也能這樣殺掉我?”

“我該怎么辦?”

冷汗漸漸爬滿了初榮尊者額頭,這一刻,他毫無安全感,好像周圍的岔道中隨時都可能鉆出來一只墨天微,像碾死一只螞蟻一樣輕松殺掉他。

“怎么會這樣呢?”

“明明是我們人多勢眾!”

“明明是我們修為更強!”

“怎么反倒是我們落入這種境地?”

初榮尊者很清楚,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只有三條路。

一,抓住墨天微,與其他人匯合,走出血神窟,返回神魔淵。

二,抓住墨天微,但是被血神窟殺死。

三,沒抓住墨天微,反而被墨天微逐一擊破。

這些路,其實本質上都是死路一條。

抓墨天微,很大可能被反殺。

沒抓住墨天微……照殿下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思索中,初榮尊者的神色漸漸冷靜過下來。

他根本沒得選。

初榮尊者同樣捏碎了求救玉簡,期待那位分神尊者能盡管趕回來救命。

然后,就在他已經做好種種心理準備的時候……

突然,前方的岔路上多出來一道人影,正是剛剛從作案現場逃離的墨天微。

初榮尊者:“……”

墨天微:“……”

換做一刻鐘之前,初榮尊者的反應必然是毫不猶豫地沖上去,摁住墨天微一頓暴打。

然而,現在他的反應卻是轉身就跑,腳步飛快,幾乎瞬間便沒影了。

墨天微愣了愣,她沒料到對方是這反應,不過轉念也就理解了肯定是玉巖尊者有什么秘法能聯系其他神淵族尊者,他們以為自己能控制血神窟,因而不敢在此地與她交鋒。

這讓她不禁感覺好笑,控制血神窟?

如果真這么簡單,那就再好不過了。

事實上,她只能“誘導”血神窟,比如在它不久后會發生變化的地方做些手腳,讓那些變化提前或是延后一點點……

真正戰斗起來,她照樣沒有勝算。

道種……實在是太拖后腿了。

墨天微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方才那一戰,她與玉巖尊者打得十分辛苦,身上也受了不輕的傷,如今感覺心情復雜,前路渺茫。

沉默著,墨天微并沒有朝初榮尊者離開的方向追去,而是重新規劃好一條大致的離開路線,繼續上路。

她不知道前面還有什么等著自己,但無論是什么,都阻攔不了她。

云月戰宮外,茫茫煞霧中。

黎慕尊者正在觀察從云月戰宮之中走出來的人族修士。

他的任務其實遠比其他五位出竅尊者危險,云月戰宮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人族在云階月地戰場上的大本營,其中坐鎮的強者多不勝數,他一個分神尊者還真排不上號。

若不是因為手上有照殿下賜下的一件寶物,即便黎慕尊者再如何大膽,也不敢這么做。

“究竟選擇誰?”

黎慕尊者有些猶豫。

各族在敵對勢力的據點之中都有安插間諜,黎慕尊者自然很清楚哪些修士的價值更高、風險更小但現在出來的人都不太符合他的要求,這讓他有些糾結,到底是冒著風險繼續等到那個合適的“人質”,還是現在就動手抓個差不多的。

就在此時,一件事情解決了他的選擇困難癥他接到了玉巖尊者的求救訊號。

黎慕尊者霍然色變。

之前便隕落了一個,那個甚至連捏碎玉簡的時間都沒有;現在又來一個,但是……捏完玉簡不久,還沒等他尋找安全的時機撤退,魂玉就又碎了。

“究竟怎么回事?”

黎慕尊者感覺非常生氣,他不相信自己手下的人那么廢物,但結果卻屢屢打他的臉,這真是太尷尬了。

終于找到一個機會,黎慕尊者悄然離開云月戰宮。

他心中輕輕地嘆了口氣,不論如何,這一次的任務算是失敗了一半,另一半也隱隱有無法完成的趨勢。

他必須,至少抓到墨天微,才能在照殿下那里保住他的顏面與地位。

匆匆離開,不多時,求救訊號接連出現剩下那三個都求救了。

“三打一怎么輸?!”

要是現在那剩下三個尊者出現在黎慕尊者面前,他鐵定能一巴掌扇得他們懷疑人生太丟了人,你們退群吧。

黎慕尊者臉色非常難看,仔細想想,也許不是三打一,而是四打一,玉巖只是運氣更差隕落得更快。

……更丟人了。

焦急的黎慕尊者并不知道他的手下其實是被坑了,他現在就想先狠狠打爆墨天微的狗頭,然后再打爆那三個廢物!

云階月地戰場。

煞霧彌漫,一道山峰之上,四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嚇得生活在周圍的幾只兇獸憤怒地嘶吼起來。

那吼聲像是在宣誓領地的主權,但怎么聽都能察覺到其中一絲色厲內荏。

四人之中一位羽衣星冠的男子掃了兇獸的方向一眼,那幾只兇獸便如遭雷擊一般撲倒在地,失去了生息。

他轉過頭來,露出一絲笑容,看向另一人,“楚晏道友,你覺得如何?”

左楚晏微微頷首,干脆道:“我已聯系師尊,他不日便會動身趕來。”

方才他們便是去了那傳聞之中通往天戮境的秘境,看過之后發現……這個傳聞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只是因為他們幾人修為不足,暫時還沒能找到傳送陣的所在地,也只能等他師尊前來。

左楚晏的回答讓三人都十分滿意,這表現在就連那位不茍言笑、冷若冰霜的女子唇邊也露出一絲笑容。

見到這一絲笑容,隨行的永澈尊者與那羽衣星冠男子都暗暗一驚霜凈尊者的笑容,那可是真千年一見,希奇希奇。

永澈尊者甚至暗暗覺得,看到這個微笑,他的運氣也會變好一點。

霜凈尊者是云月戰宮宮主,整個云月戰宮的一應事務都由她主持,她也是云月天宮中除了散仙老祖以外的最強者,修為在合體期巔峰,因長年坐鎮云階月地戰場,她一身氣勢極其驚人,若是膽子小一些,恐怕連看一眼都會感到恐懼。

“先回云月戰宮。”

事情已經處理完了,霜凈尊者也終于發話。

夜長夢多,她們此處的行蹤雖然隱秘,但卻難保不會被發覺,還是快快離去,免得秘密被他人發現,到時候徒惹風波。

其他三人自然也沒有意見,四人往云月戰宮的方向趕回。

“咦!”

在路過一座血神窟時,羽衣星冠男子忽然驚咦一聲,對上三人投來的視線,他指了指下方,“好像有什么不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