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八十九章:我,景純劍尊,打錢

第五百八十九章:我,景純劍尊,打錢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八十九章:我,景純劍尊,打錢

真武宗。

秦神意在外轉悠了一圈,三十年便匆匆過去,可見對于修為高深的大修士而言,時間確實算不得什么。

“呵呵,看來我回來得很不巧啊,廉貞半年前才剛離開真定天?”

他笑吟吟地看著手下人剛剛送上來的情報匯總,雖然說著“不巧”,但事實上,他是不是故意趕著這個時候才回來的,那就不為人知了。

“云階月地?”秦神意繼續往下看,“這地方用來歷練,倒也不錯,或許她還能有幸得到云月天宮的部分傳承呢。”

待看完真定天內的一應消息之后,他又拿起另一枚玉簡,這里便多是滄瀾界的情報了。

“劍宗……”他忍不住輕輕搖頭,旋即又笑了起來,“還要多謝劍宗,給我真武宗白白送了一個天驕。”

“正魔兩道的大戰十分激烈啊,連大乘老祖都隕落了一位。”

“咦,這個嶄露頭角的劍道天驕北辰殊,好像與廉貞有些關系?有趣……”

滄瀾界的消息并不算多,但秦神意卻看得格外仔細,也不知原因何在。

“似乎……也沒有什么奇特之處。”他的眉頭微微蹙了蹙,“為何玄靜卻說變數在此?”

在出門的這段時間,秦神意不僅去了一些秘境,還順帶著拜訪了他的一個好友玄靜老祖。

玄靜老祖擅長卜算,道諸天萬界不久后將有一場劫難,變數正在逆亂境一中世界中。

秦神意自然不會認為玄靜老祖的話不靠譜,他心中也感到十分新奇。根據推算結果,滄瀾界正是那一中世界。

說起變數,若換做以前,他只會想到墨天微,然如今墨天微已經離開滄瀾界……

那么便只剩一個可能滄瀾界內,還有連他都不曾察覺的玄機!

“遍及諸天萬界的劫難……”秦神意若有所思,“是魔劫?還是天戮境戮劍魔出世?又或是幽冥境怨靈失控?”

他想到的都是歷史上曾經掀起過腥風血雨的災厄,因尚不見任何端倪,一時間也難以得出結論。

秦神意思索良久無果,只能吩咐真武宗之人近來小心行事,密切關注各界變故。

“這些事情倒是可以暫時放在一邊……當務之急,等廉貞回來了,我該怎么做呢?”

他很快又陷入另一個讓他苦惱的問題之中,“出門游歷”這個借口只能用一次,總不好每次墨天微一回來他就剛好躲出去了吧?

“而且,本座可是堂堂大乘老祖,怎能怕了一個小小出竅劍修!”

所以……

“我還是閉關吧!”

云階月地戰場。

墨天微尚且不知秦神意正在琢磨著怎么敷衍她,經過一個多月全力趕路,她終于來到了混亂區域。

云階月地戰場十分廣袤,每個族群都有各自的活動范圍,但最大的區域卻是混亂區域這也是各族廝殺最為慘烈的戰場。

一路上,墨天微并沒有遇到任何出竅大妖,這讓她十分遺憾。

但是沒奈何,她也只能認了。

不過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她起碼想到了十個引誘出竅大妖現身的辦法對她來說,這個任務的難度僅限于此,殺怪倒更像是過場cg了。

這三十多年來,墨天微奔波于各大秘境,收獲的寶物多不勝數,雖然依舊沒辦法治療好神魂的傷勢,但是其他方面都有所提升;又兼之經過多年時光打磨,她現在的實力已經并不比覆滅煉神宗一役時差,甚至還超過了不少。

想到這里,墨天微心情有點復雜。

真正算起來,這三十年的進步速度可以說非常緩慢,而以后可能比這還慢,對比以前的進階速度……她只感覺五味雜陳,除了自傷其身外,便只剩下了無奈。

雖說人定勝天,但在很多方面,人真的沒辦法與天爭。

這不是泄氣話,而是事實。

如今的墨天微,比起當年已經少了太多熱血,也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究竟有多渺小。

好在她已經習慣了這種時不時冒出來的愁思,消沉只在一瞬間,下一刻她又恢復正常,繼續琢磨該實施哪個計劃。

“哈哈哈!你們這群卑賤螻蟻,合該統統隕落,死在本座手上,是你們的榮幸!”

一句囂張至極的話伴隨著一聲猖狂長笑,穿透重重煞霧,傳入墨天微耳中。

因煞霧對神識的削減力度極大,因此在戰場上,反倒是五感發揮的作用更大一些。

墨天微心中一動,洞悉雷瞳已然看了過去。

待看清煞霧后的景象之后,她的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她這還在想著該怎么找到一只出竅大妖呢,結果這就有一只送上門來了,五星好評!

原來聲音傳來的方向竟有著一只氣息約莫也在出竅前期的大妖,他正追殺著一名人族出竅尊者及兩位元嬰真君。

那出竅尊者已然被其打傷,根本動彈不得;而兩位元嬰真君又豈是一位出竅大妖之敵,但見那大妖氣息鼓蕩,兩人便齊齊噴出一口血來,面色蒼白,神色委頓,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內傷。

“一位出竅尊者,兩位元嬰真君一同行動?”墨天微若有所思,“這難不成是在做什么任務?”

一般來說,修士來到云階月地戰場便是來歷練的,不可能還隨身帶個保鏢那樣就起不到什么磨礪的效果了。

而若說是宗門長輩帶著后輩來歷練,卻也不太像,蓋因她感覺三人之間關系應該比較生疏,若是同出一門,倒是不會這樣了。

綜合下來,做任務的可能比較高。

云月戰宮發布的一些任務中,就有需要一個高階修士帶隊,其余修為略差些的修士也可隨行的。

這念頭只在一瞬間便轉過了,墨天微身形一晃,已經無聲無息地朝那邊掠去。

她才不管究竟是不是做任務,反正她的目標就是殺掉那只大妖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從這三個修士手上得到一筆戰功,用于報答“救命之恩”。

“混亂區域形勢復雜,或許周圍也有異族潛伏在側,準備突襲,可不能讓人搶了先!而且這大妖竟敢如此囂張,或許便有什么倚仗!”她心中已有定計,“一擊必殺!不能給他反應的機會!更不能給別人搶人頭的機會!”

墨天微心中已是一片冰冷,進入這種狀態,便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動搖她的心智。

玉白而有力的指節已經握緊了九天劍劍柄,她屏息凝神,眸中紫紅光芒流轉不定,大妖那龐大到似能遮天蔽日的軀體盡數落入眼中。

茫茫迷霧之中,那一道道隨著不斷接近而變得越來越明顯的森然妖氣,震顫不休的碎石砂土,倉皇逃竄的寒風,混亂糾纏的天地靈氣,殘留在虛空中的大道本源……此時此刻,一切盡在墨天微心中!

掌控天地!

知天地!

滄海劍意!

在短短一個剎那間,墨天微連用三道術法,霎時間她的氣息變作虛無一片,避過了那只大妖的探查,宛若瞬移一般出現在了他巨大的頭顱之上。

仰面倒在地上,口中不停溢出鮮血的出竅尊者忽然目光一凝這只該死的妖族頭上,竟然多出來了一個人!

她什么時候出現的?她是怎么出現的?

疑問縈繞在他的心頭,但他沒有驚叫出聲,也沒有霍然變色此時此刻,或許只有這個女劍修,可以救他!

劍魄勾連大道,劍骨震顫不休,劍脈猶若琴弦,奏出的卻不是琴音,而是一道道劍鳴之音!

體內氣血在一瞬間從平靜溪流化為浩蕩江河,鼓蕩著劍魄、劍骨、劍脈共同發出的劍意,使其沖入右手之中,破體而出,化而為罡,瞬間調動九天劍內重重寶禁,一抹宛若流星的亮光從劍尖飛出!

“嗤!”

張牙舞爪的妖獸身形陡然一滯,邪異的眸中光芒迅速黯淡,龐大的身軀無力地垂落下去……

他怎么也沒想到,明明沒感覺到周圍有任何異動,可自己卻就這么死了!

到死他都不知道殺他的人是誰!

“好快的劍!”

“好鋒利的劍”

“好復雜的劍!”

那出竅尊者心驚膽戰,他看清了這一劍,因此也就更感覺肝膽俱顫。

這一劍絕不僅僅只是“快”“鋒利”“復雜”,在那女劍修出劍的那一剎那,他便感覺眼前滿是劍影,避無可避這一劍已不僅僅是“劍意”,更可以稱之為“劍境”,一劍而辟新境!

而在劍意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只感覺雙眸像是突然被針扎一般,下意識地閉上了眼劍中的殺意凜冽至極,也鋒利至極,讓他一個出竅尊者做出了這種宛若凡人般的逃避舉動。

“這一劍,只怕是劍魄境巔峰了吧……”出竅尊者心想,“一擊滅殺一只出竅大妖,劍修果真可怖!”

而那兩個元嬰真君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方才那一道劍意無形無相,然而他們的靈覺卻是感應到了,那種似乎連天地都能劈開的劍意……遠比那只出竅大妖帶給他們的危險感要強烈太多!

“好強的一劍!”其中一位女修眸中異彩連連,她亦是個劍修,“這一劍,只怕是劍魄境巔峰了!”

然而卻也是在此時,女修卻看見那位劍尊眉頭微蹙,眉宇之間流露出幾分不虞,似乎這樣的一劍還不能讓她滿意。

墨天微確實并不滿意。

這一劍并不能算是劍魄境巔峰的一劍,因為它存在一個缺點盡管這個缺點很難被捕捉到,但它確實存在著。

“唉!”墨天微心情復雜,“神魂受創,劍魄勾連大道本源也變得極不穩定,若是面對如左楚晏那樣的天驕,只怕會被其一眼看破。”

在當年進階劍魄第七轉時,她將道種一分為七,融入七魄之中,當她神魂受創后,對大道的感應自然會變得極其模糊因為道種不全了!

完整的道種才能讓她保持與大道的穩定聯系,包括感悟大道、調用大道本源之力等。

現在……墨天微只能默然嘆息。

如果她僅僅是個筑基、金丹修士,只需要治愈好神魂創傷就行,可她偏偏還是個已經種道種、進階劍魄第七轉的劍修,那么在治愈神魂創傷之后,還需要再花上許多時間彌補道種,否則依舊……

心情糟糕的墨天微揮手將這只大妖的軀體收了起來,現在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攢戰功!攢戰功!攢戰功!

在她將大妖收起來時,周圍煞霧之中隱約出現幾道波動。

殺意凜然的目光在周圍緩緩掃過,墨天微知道這里還隱藏著其他強者,但她并沒有將戰利品讓給別人的打算,這些家伙若是打她的主意……她不介意再多幾筆戰功!

在那宛若實質的森寒目光下,飄蕩聚散的煞霧都好似被凍結一般,一種壓抑沉重的氛圍縈繞在那出竅尊者與兩位元嬰真君心頭,讓他們剛剛放松的心情又緊繃了起來。

煞霧之中的波動變得更加劇烈,但很快便消失無蹤。

墨天微冷哼一聲,不理會那些已經跑遠了的人,徐徐落在地上,朝三人走去。

因她身上殺氣尚未收斂,這三個傷殘人士心中凜然,但想想方才周圍的波動,又不敢拔腿就跑,只能硬著頭皮等那位劍尊走到他們面前。

須臾,墨天微在三人身前站定。

那出竅尊者雖然不敢有任何動作,但卻知道沒有讓救命恩人先問好的道理況且他的實力也不如對方,因此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多謝劍尊救命之恩!”

兩位元嬰真君躬身一拜,亦道:“多謝劍尊救命之恩!”

墨天微面無表情,定定看了他們三人幾眼。

三人心中忐忑極了,不知道這位冰冷的女劍尊究竟有何吩咐,只感覺渾身上下的傷更痛了幾分。

不過下一刻,他們便看見威風凜凜的劍尊閣下取下自己腰間的云月血令,在他們面前晃了晃:“戰功!”

出竅尊者/元嬰真君:“……”

他們懵了一會兒,還是那出竅尊者有眼色,第一個反應過來她是什么意思這是救命之恩,戰功為報啊!

他不敢耽誤,立刻交易了五萬戰功雖說一個出竅尊者只值一萬戰功,但在云階月地戰場上,救命之恩一般都是雙倍起價,上不封頂。

兩個元嬰真君也反應過來,心中只感覺槽多無口高冷的劍尊閣下,您就不能多說兩個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