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七十一章:物競天擇

第五百七十一章:物競天擇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七十一章:物競天擇

大道三千,而即便是相同的道,不同的人也能走出不同的結果。

萬物生靈,各有歸途,最忌諱的便是以自己的想法臆測他人。

這世上沒有放之四海皆準的價值觀你以為你是正確的,但也許別人并不這么認為,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是愚蠢的。

明澤劍尊曾飽嘗《無心天書》帶來的苦果,因此才會生出插手墨天微修行的念頭,他的錯誤,難道僅僅是這一行為造成的結果嗎?

并非如此,他錯在用自己去衡量墨天微,卻忘記了墨天微并不是個毫無主見、任人擺布的傀儡。

她的路,即便走錯了,那也要走過才知道!

墨天微的回答讓凌云起微微一怔,他忽然又想起一樁舊事當年他也曾“為了景純好”而在暗中使壞讓她連續幾年都只能窩在明霞峰守劍窟入口……

現在想來,真是……不知該說什么好。

他仿佛一直都如此剛愎自用。

沉默著,兩人繼續前行。

空氣變得愈發潮濕,墨天微沒有放開神識,但卻也能聽見接二連三的滴答水聲,讓她想起雨后的屋檐,溶洞中濕潤的石筍。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水獄,并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樣子,只感覺腳下的路并不平坦,周圍掠過一道道極為危險的氣息,她下意識地繃緊了神經。

他們并沒有走多久,凌云起便停下了腳步,“到了。”

隨著他這句話,一道火光猛然亮起,猶若流星一般閃亮,沒入前方燭臺,將燭臺周圍映照得明若白晝。

借著燭光,墨天微看見那燭臺旁邊有一個牌子,上書“甲子昴”三字,許是牢房編號吧。牌子上還有一顆光芒暗淡的寶石,她能感受到其后似乎隱藏著一個世界,想來便是水域的牢房了。

盡管燭光明亮,但它卻被限制在燭臺三丈內,其余地方依舊是一片黑暗,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去吧。”凌云起松開手,“這里環境雖然不如靈星峰,但非常安全,你好好療傷,我一定會想辦法的……”

墨天微無心與他說什么,往前一步,伸手輕輕一碰牌子上的寶石,下一瞬便被傳送離開。

燭臺上的火光漸漸暗淡,而牌子上的寶石卻發出一道熾目的光芒。光芒漸漸凝聚,最終竟然仿若液體一般流動起來。

“滴答!”

一滴由光芒聚成的水滴從寶石上滾落,滴在凌云起手中,化成一顆寶石。

這是水獄的鑰匙,只有用它才能打開相對應的水獄囚牢。

“唉……”

凌云起發了一會兒呆,直到燭臺上的火光熄滅,周圍再度被黑暗淹沒,他才幽幽一嘆,握緊了手中的寶石,轉身離去。

既然已有決定,又何必再做這一副小兒女之態,徒惹人笑!

劍宗祖殿。

燈火通明的巍峨大殿,一如過往一般沉靜安寧,歲月無聲流淌,將一排排木架上的燭火熄滅,仿佛代表著一個個時代的落幕。

這里,曾經留下了多少絕世天驕、一世英豪的痕跡,然而如今,風流已散,傳說已泯,唯有失了火焰的燭臺,證明他們曾經存在過……

一道虛幻的身影出現在祖殿之中,正是修源劍仙。

他先是在一盞已然熄滅的魂燈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然后才往后行至幾乎最后幾排木架邊。

當目光落在其中一盞光芒黯淡的魂燈時,他忍不住深深一嘆。

這一盞魂燈旁邊的數盞魂燈,皆是光芒熠熠,明亮若星辰,火焰凝實而穩定,不像它那般,連火焰之形都有幾分渙散,猶若風中殘燭。

祖殿之中,哪里有風呢?

“天妒英才,自古以來,莫不如是。”修源劍仙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目光中多了幾分滄桑之感,“自仙凡兩界相隔,諸天萬界生靈欲要飛升仙界,愈發艱難是天道已改,還是人間有變?”

“當年我也曾躊躇滿志,自以為得道飛升不過易如反掌,卻在飛升之時……險些身死道消,不得不兵解轉修為散仙,自此于下界蹉跎七千年。”

“現如今……”他的神色漸漸轉為迷惘,“前路尚遠,我心已暮。”

“是曾經的順風順水,讓我在一朝面臨巨變時變得脆弱了嗎?”

“又或是,我原本便是如此不堪一擊,天命、歲月、孤寂……每一種都能輕易消磨我的意志?”

修源劍仙時而憂愁,時而慨嘆,時而嘆息,如此許久,才漸漸從沉思之中回轉過來。

“罷了,我在這兒觸景生情,又有什么意義呢?”他的目光從黯淡魂燈上掠過,“人各有命數,但終歸……命數是握在自己手中的。”

“且看你是就此沉淪,還是重回巔峰吧……”

話音在寂靜的殿內幽幽回蕩,而修源劍仙已經消失不見了。

祖殿又恢復了平靜,那一盞魂燈,在周圍燈火的光芒映照之下,顯得愈發細弱縹緲……

誰能想到,就在不久前,它的光芒明亮如一輪小小的太陽,周圍的燈火再盛,也無法掩蓋其輝煌呢?

林昭行說墨天微神魂有損之事不會有外人知曉,于是,除了幾位能出入祖殿的劍宗大能,確實沒有別人知道這件事情。

但細心的人便會發現,林昭行與凌云起兩位關系很好的同門之間,似乎突然起了隔閡,彼此之間變得冷淡了許多。

凌云起知道,大師兄這是在不滿,不滿他對師妹的所作所為。

盡管這件事情沒有挑明,但林昭行是何等細心的人,從當日他們二人的反應之中便看出了端倪。

對此,凌云起無話可說這件事情,他又何嘗不是問心有愧呢?

不過,對他而言,現如今最麻煩的事情倒不是這一件,而是……該怎么尋找到能治療神魂受損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

“以幾位劍仙對景純的看重,若他們有辦法,肯定不會故意藏著不說……想來,他們也無能為力。”凌云起思忖著,“不過滄瀾界畢竟只是個閉塞的中世界,在這里找不到法子,說不定諸天萬界還是有辦法的……我應該去真定天,乃至于其他大世界尋找。”

但他轉念一想,又忍不住蹙眉。

“萬劍峰、執法殿事務繁多,如今我還要暫時管轄靈星峰,只怕是沒時間離開滄瀾界。”

“看來……只能委托別人幫忙了。”

凌云起心念電轉,很快想到了合適的人選慕容決。

慕容決原本便在真定天游歷,只是因正魔大戰才被臨時召回滄瀾界,此時離去也不會引起別人過多關注。

且最重要的是,慕容決與師妹情誼甚篤,若是知道此事,必然會盡心盡力,而不會生出旁的心思來。

除了林昭行和凌云起,墨天微身上發生的事情其他真傳暫時不知,否則凌云起現在可不會這么清閑,早就被同門圍起來問東問西了。

“只是……”

凌云起心中遲疑,他并不想將這件事情告訴慕容決。

而若是什么都不說,只讓他留意能治療神魂受損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恐怕他也不會花多少心思。

“算了,還是派些風信先在滄瀾界尋找,若過幾年還沒找到,再為他們申請前往真定天的名額,去大世界尋找……”

心中既然有了成算,凌云起便迅速召集了幾位心腹,密令其分散前往滄瀾界各地,尋找于神魂有利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功法秘術等物,并嚴令不許走漏消息。

幾位心腹風信領命而去。

“也不知道師妹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凌云起心中煩亂,看著案上一堆玉簡,突然非常想要將它們統統碾碎。

深深呼吸幾次,起身來到香爐前,從香盒中取出香料,開始焚香。

換做往常,他心情不好時便會自己與自己下棋,只消幾局便會心情好轉;但現在,他的心不定,下棋也是無用,不得不換一種方式。

不久,淡淡的冷香從香爐中散發而出,讓他煩亂的心漸漸冷靜下來。

在裊裊香風之中,凌云起緩緩閉上了眼,陷入沉睡之中。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他也已經很累很累了……

劍宗,一座僻靜的山峰中,明空真君看完剛剛收到的傳訊符,冷漠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傳訊符無風自燃,很快便化作一飛灰。

“我原先還在想該怎么做,不想機會這么快便送上門來了……”他輕聲低語,“果然……連那一位都出手了,這世上還有什么是辦不成的?”

明空真君笑意愈深,最后竟好似微醺一般,蒼白的臉上染上潮紅,顯得十分激動。

“只要完成這個任務,我就能解脫了!”

“什么輪回轉世,誰稀罕輪回轉世!”他冷笑,“能得一世仙緣,已是不知消耗了多少世的福分,即便有輪回之寶護持又如何?”

“已經走過的路,我不想再走一遍!”

明空真君像是被壓抑太久終于看見了希望,自言自語許久,才緩緩起身,往靜室去了。

……只能說,劍宗好像真是一個盛產神經病的地方。

水獄,甲子昴囚室。

這是一間還算寬敞的囚室,里面各類用品一應俱全,倒是比許多電視電影里的牢獄條件好上不少。

不過囚室到底是囚室,與靈星峰根本不能比,其中最明顯的差別不是地盤大小,而是天地靈氣濃度。

這里的天地靈氣,近乎于無,與凡間無異。

對修士而言,華服美食仙宮美人,終究只是外物,有則享受,沒有也能活下去;但天地靈氣卻是必不可少的,一旦失去了它,就會像失去水的魚,無比痛苦。

墨天微早料到這一點,因此并沒有失望。

況且她有劍域世界內的天地靈氣支持,身上的各色丹藥極多,一兩百年沒有天地靈氣也不算什么。

她緩緩睜開眼,花了數天時間,服用數枚高階丹藥,才好容易將傷勢養好,也讓她有時間來做別的事情。

經過這幾天的療傷,墨天微發現神魂受創帶來的危害已經逐步顯現了出來,首先便表現在她的元嬰上。

元嬰是高階修士的核心,原先她的元嬰經過日常的出竅鍛煉而得無比凝實,又因為曾經吸納過混沌源水等于神魂有益之寶物,氣息純正而平和,一看便知她根基深厚,前途無量。

但現在,她的元嬰不再凝實,邊緣處就像是加了個虛化濾鏡。最糟糕的還在于,晶瑩如美玉的元嬰之上,一道道裂痕縱橫交錯,簡直觸目驚心。

元嬰成了這樣子,她的修煉速度、劍意威力、神識強度、反應速度等等都大幅下降,可以說天賦折損了五六成這便是修士對自己的元嬰從不吝惜保護的原因了,實在是元嬰受損的危害太大了。

墨天微試著感悟天地大道結果更加不妙。

先前她因走逍遙大道的緣故,感悟天地大道時最清晰的便是這條大道的脈絡,其余大道的感應稍顯模糊,不過以她的天賦還能領略一二要不然也不能悟透那么多神妙的劍意了。

但現在……她只能模糊感應到逍遙大道本源,而其余大道就像是遠隔重重云海,根本無法辨明。

這一發現宛若晴天霹靂,即便墨天微早有心理準備,也不禁呆滯片刻,久久未能回過神來。

“我這算是終于明白普通人或者說廢柴的修煉有多難了嗎?”她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想到廢柴,墨天微忽然回想起剛剛拜入劍宗時那五年廢柴時光。

當年廢柴時,她不知道自己的天賦,也沒有見識過玄奇瑰麗的修真世界,所以憑著一股狠勁也能堅持下去。

而如今她知道自己曾經何等輝煌,知道這世界何等廣袤偉大卻只能龜縮在這不見天日的牢獄之中,獨自度過漫長歲月,品味一朝自云端跌落的苦楚……

“我能堅持嗎?”墨天微捫心自問,“我能堅持多久呢?”

仿佛被這個問題難住了,她目光放空,久久不語。

良久,她的目光才重新堅定起來,給了自己一個回答:“如果我只能活在順境之中,那被逆境淘汰也只是物競天擇……”

“我……不會認輸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1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