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六十章:舊事重演

第五百六十章:舊事重演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六十章:舊事重演

又是一劍,明澤劍尊斬下了邪嵬尊者一只手臂,額頭也浮現一層細密的汗珠,顯然這樣的戰斗對他的消耗同樣極大。

邪嵬尊者,是一位分神尊者。

不過他的運氣比較差,在剛剛九死一生渡過天劫時發生了意外,以致于道途斷絕,還變成了這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在分神尊者之中,他的實力不值一提,也就這花費了無數年時間打造的罪孽鬼域能勉強入其余分神尊者的眼。

然而即便是最弱的分神尊者,對出竅期修士而言也足以形成碾壓之勢,明澤劍尊能與之交戰這么久而不落下風,不愧其天驕之名。

“啊!”

一聲慘叫,邪嵬尊者憤怒地操縱著罪孽鬼域無數邪靈蜂擁而出,將明澤劍尊所處的一方天地盡數覆蓋,就連《無心天書》的金光也透露不出分毫。

明澤劍尊卻是夷然不懼,類似的場面在之前已經發生過數次,實在是已經習慣了。

作為一個強大的劍修,他自然也是有劍域的,而且他的劍域還很不一樣。

他的域名為真言劍域,無形無相,但作用卻格外詭異在他的域中,他能一定程度上做到“言出法隨”!

也正因此,他才能將墨天微與凌云起都帶到他的劍域世界之中,否則區區一個尚未完善的劍域,如何能如小世界一般容外人進出呢?

當然,其實真正說來,真言劍域與“言出法隨”兩者只是效果相似,實際上八竿子打不著,它靠的是劍修對劍域的精妙掌控,更在于劍修強大的信念。

眼前是茫茫鬼海,明澤劍尊閉上雙眸,真言劍域其實早已展開,即便被罪孽鬼域覆蓋,但卻能反過來影響罪孽鬼域。

鬼魅哀嚎,怨氣重霄,金光籠罩下的他好似來自九天之上的神靈,披著神圣的光芒,揮手之間發出一道道劍氣,凈化著這個世間的陰暗與污穢。

許多邪靈根本沒辦法接近他分毫,便破滅在劍氣之中,消失前猶在瘋狂嘶嚎,像是恨不得能從眼前劍修身上撕扯下一塊肉來一般。

然而,光明之下必有陰影,沒有人能凈化黑暗拯救世界更甚至于,他們連自己都拯救不了。

無數或高或低的嘶鳴之中,忽然,明澤劍尊聽見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他霍然色變,下意識地睜開眼眸,循聲望去,果真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啊,太熟悉了,他怎么會聽錯呢?

“師祖,你……”

眼前的一幕實在讓人震驚,他確實看見了元崇劍尊,但眼前的這個元崇劍尊,卻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一個!

明明是同一張臉,與曾經的淡漠古板相比,簡直像是換了個人,陰冷而危險,像是一只隱藏在暗中的毒蛇,讓人看了只覺心中發寒,只想敬而遠之。

這一變故讓明澤劍尊忍不住后退一步,剛剛停下的劍也下意識地揚了起來這一定是幻術,是邪嵬尊者想出來的新套路!

誰不知道,修煉《無心天書》之人,隕落之后魂飛魄散,不得輪回,眼前這魂魄又是什么……

他不愿相信,然而在心中,他卻很清楚……那就是師祖。

原因很簡單……元崇劍尊修煉的亦是靈星峰傳承的《無心天書》,而《無心天書》原本就在此,他若想驗明對方的身份,只須查探即可知曉。

“師祖?師祖!”

明澤劍尊喃喃道,他此時的心情是極度憤怒,握著劍的手上青筋暴起,骨節猙獰,向來冷靜的眼眸之中更是燃起了熊熊火焰。

你究竟是誰!

仿佛聽見了他的聲音,那疑似元崇劍尊的神魂陰冷地笑了起來:“本座即是元崇,明澤徒孫,見到本座竟然不拜,看來成蘇沒有把你教好啊!”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就直接捅人肺管子,可見其性情之惡劣。

果不其然,明澤劍尊的臉瞬間就黑了。

成蘇真君一直是他心中不愿提及的傷,眼下不僅被人當面以此事嘲諷,而那人還是“黑化”的師祖?!

這誰能忍?

至少明澤劍尊不能,他從來就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而此時,他也想明白這究竟是什么人了這確實是師祖,不過卻是……另一個人格的師祖!

修煉《無心天書》的靈星峰一脈,沒有一兩個第二人格,那都不好意思出門!

以往他不知道元崇劍尊竟然也有第二人格,如今看見了,卻也恍然難怪師祖明明已經隕落,竟還能留下一縷魂魄,原來如此!

以明澤劍尊自己為例,若他沒有抹殺掉阿澤與虛陵,這兩者成長起來,有可能直接與他分裂,變成完全獨立的存在只不過這種可能性非常小,而且一旦分裂,對雙方的傷害都極大。

眼前這個,一定就是師祖一直壓制著的邪惡人格吧……

明澤劍尊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

許多年前,連夜將師尊入魔之時告知宗門大能的事情再一次浮現在心中,那是他此生永遠無法忘懷的記憶啊……

沒想到,時至今日,他竟然又要做一次類似的事情了,而且這一次他并不是揭發之人,而是……動手之人!

但是……他怎么會手軟呢?他永遠不會手軟,不會后悔!

無論師尊還是師祖,他們都是多么驕傲的人啊,怎么能容許自己變成曾經鄙棄的人呢?

“你們不能親自動手,那么……就交給我吧……”

明澤劍尊望著與一群邪靈惡鬼為伍的魂魄,閉了閉眼,再睜開時已是一片死寂。

四野俱暗,一顆星辰般的光芒自劍尖亮起,微末若殘燭,似草芥,仿佛只要輕輕吹一口氣便能將之熄滅。

然而劍光沒有滅,相反,它還在以一種極其可怕的速度暴漲,轉瞬之間化作一道橫貫天地的劍芒,似九天神雷,破開重重迷霧,將天威重新帶到這個世上!

一劍出而鬼魅盡數伏誅!

邪嵬尊者還沒反應過來,罪孽鬼域竟然已經被破了,這簡直讓他猝不及防!

自從道途無望后,他便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罪孽鬼域上,一身的實力,九成要靠罪孽鬼域來施展現在連域都被破了,還打個毛?

“可惡!”

邪嵬尊者一咬牙,立刻便要遁走,心中簡直痛不欲生。

仇人當面,他卻要落荒而逃,換了誰都不會覺得開心更可恨的還在于,仇人的實力還不如自己!

簡直臉都要被抽腫了。

但更讓他絕望的卻是,他的逃跑計劃也未能成型,因為明澤劍尊已經攔住了他的去路,一道劍光已然斬來!

“你!”

邪嵬尊者目眥欲裂,不敢置信這家伙怎么突然變強了這么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然而他注定是得不到回答的,因為劍光已經將他籠罩。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死到臨頭了,可奇異的是,在這樣的劍光之下,他竟然還活了下來,周圍不再是天崩地裂的戰場,也不再是無邊的黑暗,而是一片朗朗晴空。

眼前的景色是多么熟悉,那是他剛剛渡過分神天劫,睜開眼來時看見的世界……

那時候,天雷散去,彤云無蹤,驟風化作微風,一朵僥幸從雷劫中逃生的小花在眼前盛開……

邪嵬尊者心頭忽然升起一絲懷念與眷戀,如果時間能一直停留在這一刻,也很不錯吧……

明澤劍尊緩緩收回劍,邪嵬尊者的軀體已然隨風而逝,但他的一縷神念被永遠留在了那個幻境之中自然,也就永遠不能輪回轉世。

這便是他的殺招之一幻心劍,以七情為基礎,讓人自愿沉淪,執念不滅,幻境不破,永世都將活在虛假之中,再難解脫。

他一般不用這招,因為覺得它太過狠毒,但這一次……他認為只有這一招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明澤劍尊此時的狀態非常奇怪,他好像是一尊活著的冰雕,心還在跳,血還在流,但心中只有無盡的冰冷,渾身上下沒有一點人味。

良久,暗沉的眸中才漸漸恢復了神采,寒星般的光芒閃耀著,似乎在敘說著他心中那些不為人知的種種想法。

“有時候我真的好想毀了你……”明澤劍尊取下《無心天書》,望著金光閃耀的書冊,幽幽道,“若是這世上沒有你,也許根本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

《無心天書》上的光芒更亮了幾分,“錯的不是我,而是永遠不知饜足的你們。”

是這樣嗎?

也許……是的吧!

明澤劍尊忽然抬起眼看向天空,輕輕嘆息一聲,“我真希望,這樣的事情不要再發生了……”

“我……遠遠不夠強大,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

“我不想……”

黑暗空間內,紅蓮業火席卷而開,將一切盡數吞噬。

魔龍爪無力地跌落,其上覆蓋著的灰白魔焰徹底熄滅,只余一顆小小的火中,與那一點真靈,封存在魔龍爪之中,等待著遙遠未來的復蘇。

隨著小魔的再次沉睡,這一片黑暗空間漸漸崩潰,顯露出了外面的世界。

墨天微收回紅蓮業火,正要與洵來個擊掌慶賀大功告成,便見洵的臉色驟然一變。

“怎么了?”她心中一凜,連忙問道。

洵神色凝重:“有人來了我之前根本沒有發現仙緣秘境之中有這樣一個人!”

“什么?”

墨天微的臉色同樣變得無比凝重,連洵都沒有發現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你覺得他是來做什么的?”

“只怕是……來者不善!”洵看了墨天微一眼,“現在比較麻煩的是你!”

墨天微自然知道,她的實力實在不夠看,而來人能讓洵露出這副表情,可見其強大,到時候洵和來人打起來,肯定沒辦法抽出手來照看她……說不定她就成了炮灰!

“你想好了嗎?”洵問道,“他馬上就來了!”

在兩人開展此次行動前,曾經也討論過遇到強敵該怎么辦的事情,最后得出的結論就是,要么跑,要么剛到底。

跑,自然是洵帶著墨天微迅速遠離戰場,逃之夭夭,反正仙緣秘境內各種惡劣環境多不勝數,隨便找一個逃進去,對方也只能干看著。

而剛到底,就是洵借用墨天微的身體,與對方交手畢竟洵現在只是個魂體,還是個殘缺得厲害的魂體,有一具肉身在打起架來確實比較方便。

墨天微此時卻有些猶豫。

來人如此強大,若是她跑了,他會不會加入山谷外的大戰,對師尊造成什么影響?

況且,她十分懷疑此人便是幕后黑手!

若是選擇剛到底……這個,被另一個魂魄上身,那是很有風險的,她對洵的信任度雖然比較高,可也還沒高到這地步呀!

不過現在沒時間猶豫了,墨天微一咬牙,“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

不得不說,在猜測來人可能是幕后黑手時,她心中便有一種難以排遣的暴戾,就是這個混蛋,讓她的生活變得一團亂,今天她非要看看對方究竟是何方神圣不可!

洵笑道:“放心,我可沒想一直當一個女人,只是暫時借用你的肉身。”

“哼,用的時候注意點,別打壞了!”墨天微黑著臉提醒,“對了,你會用琴嗎?”

“自然是會的。”

話音方落,洵便大笑著撲了過來,下一瞬墨天微便感覺自己的肉身有些不聽使喚了洵已經開始掌控她的肉身!

雖然不太適應,但墨天微倒也放下心來,因為紅蓮業火與劍域世界護住了她的神魂,若是洵心懷不軌,她也可以用紅蓮業火將他燒死畢竟借用她肉身的洵,可是已經離開了骷髏頭,失去了它的保護!

“小小年紀,疑心這么重!”洵揶揄道。

“快別說話了,記得裝得像一點,不要太男人了!”墨天微不得不提醒,“別到時候被人認出來了!”

洵:“……”

對啊,他怎么就忘了這一節!

為了不暴露墨天微的身份,他不僅要遮掩她的氣息,更是不能表現得太英氣誰讓墨天微以前就是個男人呢?

最好是弱柳扶風、煙視媚行……

洵:“……”

得了,光想想他就覺得三觀都要碎了。

“真是個艱巨的挑戰。”洵自言自語,順帶著撫了撫墨云一般的發髻,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不過,這世上還沒有本座完不成的任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