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五十五章:罪獄俘虜

第五百五十五章:罪獄俘虜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五十五章:罪獄俘虜

盡管仙界與諸天萬界一體兩面,但它確實是一個完整的世界,擁有完整傳承的世界,而不是諸天萬界這種修煉到了大乘就不知道后面該怎么發展的世界。

雖然飛升者皆有過人之處,但相比于仙界之人,他們的力量還是太小了。

“不過,那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情況應該好了許多吧。”洵暗暗忖度。

這些倒只是些旁枝末節,很快,兩人繼續討論起來。

關于怎么搞死小魔,墨天微與洵有著不同的看法。

洵認為,憑墨天微的力量是根本做不到這一點的,她應該選擇將仙緣秘境中的其他人都殺光,將這座秘境徹底封鎖,這樣小魔本事再大,也出不了仙緣秘境,什么也做不了。

但墨天微卻不這么認為她向來都主張斬草除根,如果殺不了小魔,即便她能解決其他人,這樣一來今日之事早晚還是要重演的。

“而且,你以前也說過的,如果仙緣秘境之中只剩下魔氣,很可能就會被魔界定位,到時候他們說不定就能找過來,到時候我們的努力可就白費了。”墨天微補充。

“關鍵在于你根本沒辦法殺死小魔。”洵不得不再次提醒。

墨天微沉默,這是最關鍵的問題。

如果沒辦法解決小魔,解決積存在森羅海之中的魔元玄晶,那么他們的一切計劃都是毫無意義的。

“也許你可以將事情告訴你們滄瀾界的強者。”洵建議,“以前與你定下天道誓愿,讓你不將仙界通道的事情告訴第二個人,那是因為我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你打算解除這一天道誓愿?”

墨天微一愣,如果他愿意的話,這倒不失為一個很好的處理辦法……

“解除天道誓愿,并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洵說道,“不過只需要再等一段時間,等我實力再強一點。”

墨天微也曾聽聞過解除天道誓愿的事情,自然知道其難度,不禁又暗暗驚嘆,沒想到洵就算成了個骷髏頭,實力還這么強,果然仙人就是厲害么!

“大概還要等多久?”

“三年吧。”洵不太確定。

墨天微:“……”

三年,黃花菜都涼了。

她無奈道:“這樣吧,這件事情暫且記下來,等你恢復了實力再說。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還是要盡快解決的,畢竟我這次來,就是為了給元崇劍尊報仇。”

而且,如果真的如她猜測的一般,這一次正道中人貿然闖入仙緣秘境,很可能損失慘重……她可不想師尊遇到危險。

“報仇,也不難,我知道他們現在都躲在哪里。”洵說道,“他們就在小魔藏身的地方。”

“這還不難?”墨天微翻了個白眼,“我現在的實力,過去那不是送菜嗎?”

“難不成你來之前不知道你實力差?”洵對這人也是無語了,“你就沒想到會遇到這種事情?”

“……我當時以為你是仙緣秘境的老大呢!”墨天微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是太高估洵了,“誰知道你竟然不是!”

“哼,這是激將法嗎?”洵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我自然比那個剛剛蘇醒的小魔要強,但隨隨便便殺過去,萬一他感受到危機,大肆抽調森羅海之中的魔氣,情況就很不妙了。”

“所以我們更應該趁其不備,一舉將之鎮壓!”墨天微神情嚴肅,“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還能壓制住小魔,干脆將他打得再次沉睡,就算他在魔氣的滋養下過不了多久就會蘇醒,那時候你的實力又變強了,又能碾壓他!而且我那時候也可以找人來幫忙,問題就解決了!”

洵:“……”

這聽起來還有點道理。

洵猶豫片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這法子倒是可以一試,只是我們要先避開那些魔道中人。”

“你知道,我現在的實力只在合體期,他們有大乘期的存在,如果我被小魔發現,他打不過肯定會找那些人幫忙,那時候情況就復雜了!”

“所以,我們要找一個合適的時間這個時間就是,你口中那些正道中人來的時候!”

墨天微明白了他的打算,“你是要等兩邊打起來,然后我們再偷偷潛入小魔藏身的地方,你再揍小魔?”

如洵和小魔這種生前是絕頂強者的存在,他們現在的實力可能一般般,但卻都有著難以想象的底牌,一旦有機會爆發出來,便能輕易改變戰局。

如果洵能牽制住小魔,不給他暗中下手的機會,那師尊他們應該不至于落敗吧……

這樣想著,墨天微很痛快便答應下來,兩人決定坐等正道中人過來砸場子。

“說起來……”靜坐片刻,洵突然開口了,“你怎么變成這個樣子出來?”

墨天微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現在的臉,“怎么,這樣不行?”

“不是不行,就是感覺……”洵斟酌著言辭,“太不符合你的風格了。”

“這才是最好的偽裝!”墨天微得意洋洋,“誰能把這張臉與墨景純聯系起來呢?”

洵沒說話了。

確實,在之前將人拉進仙緣秘境的時候,他便被嚇了一跳這真的是上次遇見的那個墨景純?區別簡直不要太大。

險些以為拉錯了人。

“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才來……”洵轉移話題。

“應該快了,就這幾天吧。”墨天微已經盤膝坐下,“我先入定了,等他們來了,你再通知我。”

“好。”

洵空洞的眼眶中,火焰跳動,似乎接下來要做的事情讓他也變得不那么平靜。

呼嘯的風聲似是遠隔了千萬里,模糊不清,風眼重新陷入死寂之中……

煉神域。

煉神宗已然覆滅,煉神域也成了劍宗的宗域,只是因為戰爭還在收尾階段,因此還未正式更名。

林昭行、凌云起及藺書岳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畢竟如今煉神域一域的事務都壓在三人身上,能不忙嗎?

凌云起看完一枚玉簡,眉頭微微擰起,旋即看向林昭行,將玉簡遞了過去,“大師兄,煉神宗潛逃的弟子已然盡數伏誅,剩下那些俘虜該如何處理?”

劍宗處理宗門征伐之中抓獲的俘虜是有一套完善的流程的,但這一次的俘虜不僅人數眾多,還有許多實力不弱,如果處理不好,可能又是一個麻煩。

林昭行接過玉簡,看完之后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與劍宗上一次覆滅的尸傀宗不同,煉神宗上下原本就對這場戰爭毫無信心,因此戰爭開始不久,便有大批弟子投降劍宗,甚至不乏元嬰、出竅期的修士。

這些弟子之中許多罪大惡極,劍宗自然是將之殺了,但還有一部分或是因為造孽還不算多,或是因為還有利用價值、身份敏感等,僥幸留了性命。

這些人要是處理不好,對正魔大戰的影響將會非常大。

“去看看那些俘虜。”林昭行起身,“景陽,你先處理事情,我與景元很快回來。”

藺書岳擺擺手,他已經忙得沒時間和兩人說話了。

林昭行笑了笑,拋出一塊令牌,一個黑色光圈出現在半空中,他與凌云起走進其中,之后光圈便消失了。

黑色光圈后是一方洞天。

這些俘虜中不乏心思狡詐之輩,若是派人看守,那將浪費許多人力,因此劍宗為了宗門戰爭,特意煉制一方洞天,名為“罪獄”,所有俘虜盡數被扔進洞天之中關押。

當然,這么做也是有風險的,如果有人定位了這座洞天的時空道標,很可能當年魂玉城的慘案將會再次上演不過,這座洞天已經用了許多年,也從未發生過類似的事情,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用了什么黑科技。

進入罪獄洞天,眼前出現的是一片無盡虛空,許許多多宛若星辰的光點靜靜懸浮在虛空之中,彼此之間相去甚遠。

每一個光點就是一處囚牢,關押著一個俘虜。

在這里,俘虜的修為被封印,神識也被局限在囚牢內根本散發不出去。他們可以看見遠處有別的星辰,但卻永遠也無法看清其中關著誰,更無法靠近分毫。

罪獄洞天如今歸林昭行掌控,他只需心念一動,便可以觀察到所有俘虜如今的狀態,也能隨意進入任何一個囚牢之中。

“你覺得我們該先從誰下手?”林昭行看向凌云起。

“上次那位女修吧。”凌云起想了想,“她獻給尊者的那份材料,尊者十分滿意。”

林昭行眉頭微蹙,他并不喜歡那個女修,因為她獻上的“材料”不是其他,而是一個擁有強體的人族還是她的同門師姐,這種心性實在讓他不喜。

“師兄,她是什么人與我們有關系嗎?”凌云起笑道,“俘虜而已,即便能走出罪獄……也翻不起浪來的。”

“算了,尊者的面子,總不好隨便駁了去。”

林昭行與凌云起身形一動便消失了,出現在茫茫星辰海中的一顆星辰之上。

囚室內,千流真君的焦躁與急切已經被這么多天以來的無人問津而消磨殆盡,她現在也不想著能攀上劍宗這棵大樹,只盼著,劍宗不要將她一直關在這鬼地方為此,她愿意付出一切代價。

對修士而言,一次閉關可能就過去了數十上百年,被關在罪獄之中幾百年不與人接觸,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要知道,閉關并不無聊,你可研究術法,感悟大道,你的內心是充實而快樂的。

而被關在罪獄,你是階下囚,隨時都可能被殺,這種情況下別說閉關,就是睡覺都不踏實。

更何況他們被封印了修為,與凡人無異,即便能冷靜下來安心閉關,也根本做不到!

“要是殘魂還在就好了!”千流真君心中悲哀,“可惜,他本就只是殘魂,還被那該死的天韻的護身法寶反擊……”

以前,殘魂就在她身邊,可她并沒怎么將之放在心上,直到現在……才知道有一個能隨時隨地陪在身邊的人是多么重要!

至少,這時候也能有個人聊聊天不是?

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囚室之中,千流真君嚇了一跳,下意識地便要反擊,可出手時卻想起來,自己此時與凡人無異……

可惡!

她暗罵一聲,這才看清兩人的容貌,頓時心中驚喜交加。

“千流拜見兩位劍尊!”千流真君連忙下拜。

她心中已經決定無論這兩人是來干什么的,一定一定要將自己的價值展現給他們看,換來自由!

“景昭劍尊,在下有一事欲要稟報!”

正想說什么的林昭行將話咽了回去,他很好奇,這位女修想要說什么呢?

難不成是她以前游歷的時候發現了什么秘境遺府,想要獻上以換取活下去的機會?

不僅是林昭行,凌云起也十分感興趣而且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女修接下來要說的事情,會非常出人意料……

“我身上有九霄魔主的傳承!”千流真君沒想著講故事,直接就把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說了出來,“在下愿獻上傳承,還望劍尊饒恕在下罪責,在下必終身為劍宗效力……”

九霄魔主!

換在一兩百年前,這個名字對滄瀾界絕大多數修士而言都十分陌生,但就在七八十年前,九霄洞天現世的消息被傳得沸沸揚揚,九霄魔主這個湮滅在歷史塵煙中的人物也被扒了出來,因此,兩人并不感到陌生。

算算時間,傳承出世時千流真君還沒有加入煉神宗,而她自身靈根并不出眾,進步速度如此快,有傳承在身的可能性很大。

兩人對視一眼,都發現了彼此眼中的興味。

在千流真君期望的眼神中,林昭行緩緩道:“將一切從頭道來。”

“是!”

千流真君松了口氣,這樣一來,至少暫時小命無憂……

“那是在七十五年前,我十四歲的時候。那時我因與家人爭吵,離家出走,突然被傳送到了一方洞天……”

“在九霄殿中,我見到了九霄魔主殘魂,他視我為傳人,將法寶玄陰神鑒及他修煉心法心得盡數傳于我,最后更是護著我離開了崩潰在即的九霄洞天……”

“九霄魔主遭人算計,含恨隕落,因此希望我繼承他的道統,幫助他斬殺仇人……”

“后來我加入了煉神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