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四十四章:一人攻城

第五百四十四章:一人攻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四十四章:一人攻城

南域。

天色陰沉,烏云密布,似乎正在醞釀著一場雷霆風暴。

崇安城上下戒嚴,城中之人寥寥無幾,且多身著煉神宗弟子服飾,滿目蕭條。

自從正魔兩道開戰以來,魔道十二宮內弟子如何行事倒在其次,那些生活在南域之中的散修才是真正感覺到了風雨飄搖的滋味。

這也導致,他們在忐忑不安的同時,終究還是連忙乘坐傳送陣,去了天魔域、萬鬼域等魔門前幾的宗門宗域,而且多留在防守最為森嚴的主城之內。

像崇安城,既不是位于大宗宗域之中,又算不上主城,這時候還堅持留下來的,除了煉神宗弟子外,便只余一些付不起傳送費用的潦倒散修,又或是有著非留不可的理由的修士。

例如說——正道宗門留在崇安城內的暗樁。

管銳正是其中一員。

他原本雖只是個散修,卻能秉持本心,從不傷天害理濫殺無辜,目標便是拜入道門或是劍門大宗門下,好更方便他匡扶正義。

然而造化弄人,在一次秘境之行中他慘遭不幸,靈根、丹田、神魂俱被污濁,不得不轉修魔道,這也成了他平生最大的痛。

后來因緣際會,與劍宗埋在煉神宗的高階間諜相識,在那位間諜的高明引導與巧妙安排之下,他便加入了劍宗的地下組織,成為了一位光榮的風信(……)。

如今的局勢,明眼人都能看出來,煉神宗已是處于懸崖邊上,危若累卵,但凡一點風吹草動便很可能讓它徹底覆滅,道統斷絕。

管銳還留在城內,便是為了等待劍宗來人,好與來人里應外合,一舉奪下崇安城,好好殺殺煉神宗的威風。

在崇安城內居住了上百年,城內的每一個角落他都無比熟悉,哪些地方設有強力禁制,哪些地方可以用來突圍……

或許普通散修一輩子也不會注意到這些問題,然而對一個隱藏極深的間諜而言,一百年足夠他將一切情況摸清楚。

通過布置在崇安城許多隱秘之地的暗手,即便是在如今這種全城戒嚴的情況下,即便被勒令不許擅自離開家門,管銳也能將城內一切情況掌控在手中。

在每天例行公事一般檢查了一遍崇安城內的煉神宗門人修為及數量之后,他將偵查得到的消息匯報了出去。

以往,這樣的事情也就一年一次,現在情況特殊,必須每天一次,而且管銳能感覺到,消息那一頭的人也換了。

“看來宗門很快就要來人了。”

一邊等待著對方回復“已閱”,管銳一邊陷入了沉思。

他正在心中不斷完善計劃——如何幫助劍宗以最快速度、最小傷亡拿下崇安城的計劃。

“如果劍宗來攻打崇安城,崇安城護城大陣全力催動,到時候我只要在這里,這里,還有這里……做一些小手腳,足以削弱大陣五成威力。”

管銳的房間內擺著一座微型城池,而在城池周圍,還籠罩著一層小小的陣法禁制——這是他用來模擬崇安城情況的寶物,花了幾十年時間才一點點煉成。

“對了,我還可以趁機偷襲煉神宗的分殿!”他眸光閃亮,“等劍宗來攻城,分殿弟子必然傾巢而出,到時候只要潛入分殿之中,搗毀煉魂爐,放出煉神宗弟子尚未煉化的神魂,嘿嘿嘿……”

待終于從暢享未來之中漸漸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情!

為何,這一次的“已閱”還沒有回復過來?

管銳心中一驚,他有種不妙的感覺,難道是傳訊被煉神宗截斷了?

間諜的生活需要時刻緊繃神經,一旦有半點差池,就會萬劫不復。

管銳咬咬牙,再次催動他在城中布置的暗手——短時間內兩度催發,被煉神宗弟子發現的可能將會大大增加,他確實是在冒險。

偵查所得的情況與之前一模一樣。

這一意外讓他坐立不安起來,看看窗外晦暗的天色……山雨欲來風滿樓。

“也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管銳喃喃自語。

卻也正是在此時,忽然天際一道凌厲無匹、霸道絕倫的劍光閃耀而起,朝著崇安城轟然劈落,似欲破城!

“這是……!”

管銳驚愕地瞪大了眼睛,只見崇安城上方忽地亮起一層透明的光罩,將那道似能開天的劍光阻擋了下來。

“嗡——”

悠長的嗡鳴聲隨著陣法光罩上一圈圈蕩漾而開的漣漪迅速蔓延至城內的每個角落,其中還夾雜著令人戰栗的劍鳴清音。

城內所有煉神宗的弟子,臉色在剎那間變得煞白。

這聲音……

“是劍宗,劍宗來了!”

有弟子驚恐地叫了一聲,似乎只有這樣大喊大叫才能將他心中的恐懼宣泄出來。

在滄瀾界內,從來沒有人能無視劍宗的威嚴,而劍鳴清音,也正代表著劍宗大能的到來。

“終于來了嗎?!”

與那些驚恐的煉神宗弟子不同,管銳心中卻滿是興奮,恨不能立刻展開行動,協助那位強大的劍修。

“不行,還要再等等,等那位劍修將煉神宗打怕了,讓煉神宗分殿也不得不傾巢而出,那時候才是我行動的最好機會……”

盡管心中激動不已,管銳卻依舊保持著一個間諜必備的品質——冷靜。

“不知道這一次來的是誰?”他心中也在猜測,“是哪位首座?還是上一代的首座?”

雖然是劍宗培養的間諜,但因為需要保持身份的隱秘,因此他也很少與劍宗其他人交流,對劍宗的了解更是少得可憐。

不過即便如此,他的猜測也沒有錯,來的人正是墨天微。

崇安城外。

巨大的云舟藏在濃墨般的烏云之中,這里面的正是劍宗靈星峰一脈沒有宗門任務在身的真君、真人及更弱小的筑基弟子。

至于靈星峰一脈的尊者們,他們自然也肩負重任,區區一座只有出竅前期尊者坐鎮的小城與分殿,墨天微一人足矣。

重云之上,墨天微凌空而立,遙遙俯瞰著下方的城池,眸光冰冷無情。

方才那一劍,只是打個招呼罷了,告訴煉神宗她已到來。

她最近心情非常不好,很想找個人或是勢力來出出氣,眼前的崇安城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崇安城內,正在城主府內坐鎮,隨時準備主持護城大陣的城主忽地喉嚨一甜,唇角溢出鮮血,氣息也變得動蕩不平。

方才那一劍,雖然沒有打在他的身上,但卻通過護城大陣與他之間的聯系,傷到了他。

——要知道,方才他可沒有主持大陣,與大陣之間的聯系十分微弱,就這樣都能被波及!

崇安城城主沒時間驚恐,他連忙服下一枚丹藥,然后直接坐在陣法中樞,開始全力控制護城大陣。

有人主持的護城大陣與沒有人主持的護城大陣,兩者之間可謂天壤之別,如果墨天微還用方才那樣的劍意,恐怕根本不能對陣法造成任何損傷。

通過護城大陣,崇安城城主也看見了來人——蓋因對方根本不曾掩飾,就那么正大光明地站在云端,居高臨下。

“是墨景純!”他暗罵一聲,“我這也太倒霉了點吧!”

這劍宗包括掌門在內,共有七位劍修首座,怎么分到他這里的就是墨景純這個出了名的狠人!

毫不猶豫,崇安城城主立刻通知了煉神宗分殿的那位殿主。

他倚仗陣法,雖然能匹敵一般的出竅尊者,可眼前這人那是一般的出竅尊者嗎?

“聽說景純劍尊近十年前便進階出竅了,以她的天賦,也只有殿主能抵抗得住。”

崇安城城主并沒有第一時間出戰,而是開始調配城內的煉神宗弟子。

他很清楚地看見,景純劍尊身后的烏云之中有一艘巨大的云舟,其中必然有許多實力強大的劍修!

而此時,煉神宗分殿殿主昆岳尊者接到了崇安城城主的傳訊,卻沒有第一時間從分殿之中走出,與墨天微決戰。

陰冷的殿內,他的笑聲是如此的陰森恐怖。

“原來是這位新晉的景純劍尊……哼哼哼……”昆岳尊者冷笑連連,揮手便發出一道傳訊,“這次卻是我領先了。”

煉神域中共有主城七座,如崇安城一般的次級城池三十六座,每一座城池內又有一座煉神宗的分殿,其中分殿殿主有些實力高強,僅次于煉神宗太上長老;有些卻實力弱小,也就一般的元嬰修為。

而昆岳尊者在次級城池的分殿殿主之中只能算是中等,比他強的還有十來位。

這一次正魔兩道大戰,煉神宗知道自己實力不濟,很可能第一時間便被劍宗、太華仙宗這樣的大宗門盯上,因此,他們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放棄一些不算重要的城池,在劍宗攻打重要城池時,立刻將大能傳送進城,形成圍殺之勢,務必殺死劍宗幾位首座,或是聲名赫赫的大劍修,為煉神宗扳回一城。

昆岳尊者方才便是通知了一位附近城池的分殿殿主,讓他隨時準備好帶人援助崇安城。

“那墨景純不過一個十年前才進階出竅的小輩,本座已經是出竅前期巔峰,難不成還會制不住她?”昆岳尊者自覺計劃毫無疏漏,“再加上和本座實力相差無幾的昆邪,一定能讓這位大名鼎鼎的天驕隕落于此!”

他并不擔心墨天微會逃走,或是被劍宗的大能救下來。

一是因為劍宗已與煉神宗開戰,宗內的大能自然多有任務在身,不可能隨時保護墨天微。

二是因為他出身顯赫,身上也有著幾件壓箱底的法寶,即便墨天微戰敗欲逃,也完全能將她抓住。

昆岳尊者信心滿滿。

待收到那位殿主的回復,時間已經過去良久,而城外的墨天微也已經出了兩劍。

她的全力出手,每一擊都勢大力沉,雖然沒有斬破陣法,但卻讓逐出陣法的崇安城城主接連受創,血就跟不要錢一樣往外吐。

“昆岳尊者何在?”崇安城城主心中又驚又怒,“時間已然過去許久,尊者為何還不出手?”

他心中有了種種可怕的猜測,比如尊者怕了,現在已然逃了;又比如尊者打算讓他先在前面頂著,等他與景純劍尊兩敗俱傷,然后出手摘桃子……

一聲氣吞山河的長嘯在城中響起,不等崇安崇城主分神關注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昆岳尊者已然飛身而出,同樣步虛凌空,踏在云端,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眸兇狠地盯著墨天微,似乎與她有深仇大恨一般,又似乎是在分析她適合被煉制成什么靈奴。

“便是你這小輩,在城外鬧事?”昆岳尊者傲然道,言語之間不是倚老賣老,就是刻意鄙視,實在看不出半點高手風范。

換做平時,墨天微或許會有興趣與此人一番言語爭鋒,可惜今日,她卻是沒有這個興致。

與將死之人有何好說的?

九天劍上再次亮起蒙蒙光輝,無須言語,昆岳尊者已然明白了墨天微的意思——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章!

“哼!”

這對自視甚高的昆岳尊者而言無疑是大大的挑釁,當即便見他一甩袖袍,出手便是煉神宗的拿手好戲。

無數道模糊的影子自袖中飛出,鋪天蓋地,其氣勢竟隱約能媲美墨天微曾在魂玉城見過的萬鬼戮靈陣。

八成以上的靈奴尖嘯著撲向墨天微,可卻也有一些朝著她后方的巨大云舟而去。

云舟之上,數十位真君見此情景,皆面露凝重之色,下意識的手按劍柄,氣息鼓蕩,已然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但有墨天微在,如何會讓一群靈奴越過她攻擊云舟?

當下便聽聞一聲厲喝,醞釀多時的劍意已然化作一輪煌煌烈日,穿行在霧海云中,隱約能聞金烏之鳴,恍惚似見神龍之影!

這一劍似乎擁有著某種魔力,靈奴與之相觸,霎時便如湯沃雪,化成飛灰;而那些原本要偷襲云舟的靈奴,也好似見到了不死不休的仇人,立刻調轉方向撲來。

它們一個個都拿出了生前的絕招,許多弱小的靈奴煙消云散,可也有許多竟然保住了性命!

待劍光中的大日輝光漸漸消散,無論是昆岳尊者又或是靈奴,都以為略勝一籌時,忽地異變突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4033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