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九章:又見寶鏡

第五百三十九章:又見寶鏡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三十九章:又見寶鏡

上古時期,能人異士眾多,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會情節也是屢見不鮮,不過是一座能無限復活的陵墓,這根本就不算什么。頂點23

“再說了,如果真有什么特別可怕的問題,也不會出現在劍閣吧……”

墨天微默默安慰了自己幾句。

一路前行,花了十余天時間才接近劍閣第三十一層東方。

還未正式進入劍閣劃定的交戰區域,墨天微便看見許多零星的戰斗,這些人多以外來劍修為主,似乎因為在這一次戰爭中所站的立場不同,因而才會打生打死。

墨天微掃了一眼,他們的修為大多在元嬰期,于是也沒放在心上。

不過為了避免有頭鐵眼瞎的家伙撞上來破壞心情,她直接將出竅期的氣息盡數釋放而開,頓時便讓附近的修士一驚,齊齊停手。

墨天微便這樣大搖大擺地進了戰區,沒人膽敢阻攔。

察覺到那可怖的氣息已經遠去,漸漸消散,眾元嬰修士不約而同地松了口氣,末了才察覺這松氣聲好像有點大一看,對手也擱哪兒喘氣呢!

這種突如其來的默契讓他們一頓,旋即感覺頗為尷尬,然后默默地繼續打了起來。

……假裝什么都沒發生過(⊙_⊙)

在進入戰區之后,墨天微便漸漸收斂了氣息。

戰區中肯定不乏出竅期修士,這時候她要是還肆無忌憚地釋放氣息,很容易會被誤認為是挑釁,那可不符合她的計劃。

悲雪陵在戰區的西北方向,距離墨天微此時的位置并不遠,她披上龍綃衣穿過戰場,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她。

即便偶爾有靈覺敏銳的發現幾分異樣,奈何她行動又太快了,他們仔細探查過后依舊什么也沒發現,便只當是自己疑神疑鬼。

趕路花了七天,因為途中有幾個地方恰好是交戰核心,打得極其激烈,她不得不繞點遠路。

在趕路的過程之中,墨天微也發現一個現象越是靠近悲雪陵的方向,戰爭雙方的人越少,好像他們刻意避開了這個地方一般。

“看起來,這個悲雪陵不像是玉簡里說的那么簡單啊……”

墨天微唇角微彎,像是發現了什么大秘密一般。

其實稍微有點腦子也知道,一個能讓上古時期一位域主都束手無策的地方,肯定非同尋常,說不定就有著某種詛咒呢……

“那可是巫道橫行的時代啊……”

遠遠地,墨天微已經可以看見悲雪陵。

悲雪陵修建于群山之間,煙籠云罩,巍峨險秀,若不仔細看,恐怕會誤認為這是一座仙人宮闕當然,如果地宮也算宮闕的話,那這個說法也沒什么問題。

墨天微在一塊石碑前站定腳步。

石碑上寫著兩個古怪的字,與她曾在劍冢、仙華圣宮看見的字形頗為相似。

墨天微不認識,但這并不妨礙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蓋因那字里蘊含著某種深刻的精神印記,讓所有人第一眼看見就能認出它來“禁地!”

而在石碑的反面,則是刻著三個字“悲雪陵!”

所謂禁地,一般來說就是炮灰闖了一定會掛,主角進去有驚無險的地方。

墨天微自認氣運不差,又遠眺悲雪陵,以望氣之術查看,并未發現任何異樣,因此便越過了石碑旁的那條線,朝著陵墓入口而去。

一踏入悲雪陵的范圍,她便不禁打了個寒顫,一種極其詭異的感覺縈繞在心頭,危險而恐怖,仿佛是一種警告,警告她趁早抽身。

“這力量……”墨天微細細感應一番,“原來是幻術,真是嚇我一跳。”

秘密一旦被揭穿,看起來就像是玩笑,繼續向前,之后一路上沒有發生任何情況,她就這么走到了悲雪陵的陵墓大門前。

這座地宮本該深埋地底,但尚未修成時蕭雪域域主便停工了,之后又數度摧毀,便一直保持著如此模樣,單從這個角度看,也算是個奇葩了。

墨天微開啟洞悉雷瞳,在陵墓前來回打量,驚訝地發現這整座陵墓竟然都沒有任何靈力的波動更確切地說,是沒有任何她所知的力量的波動。

陣法?不存在的。

“哇,給道侶修墳都不加禁制的嗎?”墨天微震驚,“還是蕭雪域域主打算修完了之后再以煉器之法錘煉陵墓,將禁制一一打入結果道侶突然就活了,所以還沒來得及?”

怎么都感覺怪怪的。

推開厚重的石門,墨天微走了進去。

首先是一條長長的甬道,陵墓大門突然打開導致甬道內風聲流動,嗚嗚咽咽,更顯詭異。

墨天微瞇著眼,走了進去。

甬道一片漆黑,但并不長,她只花了一會兒便走到了終點,然后眼前出現的卻是個昏暗的廣場。

因為悲雪陵沒有封土的緣故,因而還有光線照進室內,墨天微便看見,廣場中央是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周圍墻上繪刻著無數浮雕,即便經歷了無數歲月,亦不曾腐朽。

浮雕繪刻的是蕭雪域域主與他道侶的愛情故事,劇情很俗套,不過看得出來繪刻浮雕的人十分用心,灌注了極其深刻的感情。

洞悉雷瞳并沒有發現這浮雕上有何禁制機關,她又走入了一條通道之中。

之后一路上,她路過數十個墓室,不過里面都空無一物,甚至連陪葬品也沒看到,干凈得就像是剛裝修好的新房。

人云亦云任務要求墨天微找到一枚奇異玉佩,墨天微原先擔心的是該怎么從浩如煙海的陪葬品中找出玉佩來,現在擔心的卻是該不會等翻遍了墓室也沒找到那玉佩吧?

她照慣例又推開一方墓室的石門,原以為眼前依舊會是一片空曠,然而卻在此時,一道黑影忽地從墓室中躥出,直朝她撲來!

這黑影極為古怪,在打開墓室前她分明已用神識掃過了,卻未曾發現,倒是讓她微微一驚。

不過墨天微一點都不慌,這東西也就是突然了點,實則實力非常一般,完全不用害怕。

“嗤”

墨天微駢指打出一道雷光,旋即便見黑影忽然在空中頓住,然后噼里啪啦解體,最后跌落在地,摔成十七八瓣。

“雷法,也不是很難嘛!”

她沾沾自喜,覺得自己在術法上的天賦還是有救的全然忘記了,就這么個小術法,還是她用劍道共鳴施展出來的。

這道黑影并不是活物,而是一種傀儡。

雖然僅僅是驚鴻一瞥,但墨天微卻發現,這些傀儡煉制得極為精巧,只是不夠強大,才會被一招雷法就拆了。

“什么玩意兒?惡作劇?”

墨天微從傀儡碎片之中撿起一片卷曲的布條,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一行字:“太晚了……從一開始就錯了……”

“我就知道……”

所謂秘境,總是逃不脫打架和解謎這兩方面,一個優秀的修士就應該做到文體兩開花。

開個毛線!

她將傀儡碎片與布條帶走,繼續往前走,一個個墓室搜尋過去。

漸漸她發現,越靠近主墓室,撿到的傀儡就越多,而每個傀儡之中都有著布條,布條的字還都是用血書寫的,看起來分外像恐怖故事情節。

布條上的內容不僅隱晦,而且充斥著大量對劇情毫無意義的情感抒發……

總結來說就是一句話:現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醒悟得太晚了,一切都來不及了。

然而根本沒說究竟做錯了什么。

不過,不可否認,隨著越來越接近主墓室,墨天微的心情也因為這接連不斷的小紙條而變得不太美妙起來她越來越感覺,這個地方真沒那么簡單。

“好吧……”她在主墓室前站定,“猜猜這一次,是我廢了這座墓呢,還是這座墓廢了我?”

墨天微推開門。

這一座墓室與之前的墓室又都不相同,明顯要富麗堂皇得多,甚至于墓室中央海擺了一具寒玉棺。

當然,棺材里沒有躺著人,也沒有討厭的小傀儡,而是放著幾件陪葬品。

“不是說這座大墓只是拆不掉么,怎么連陪葬品也拿不走?”

墨天微有些疑惑,不過又想到那些小傀儡,少說也有三四十個,難道有人在悲雪陵變異前將它們丟在墓室里,所以才會連帶著一起刷新?

想到那些傀儡的材質都是嶄新的,她覺得這個猜測應該沒錯。

“蕭雪域的域主還有這愛好?”她忍不住吐槽了,“這是在玩漂流瓶嗎?”

墨天微來到寒玉棺前站定,緩緩移開棺蓋。

棺中放著七八件陪葬品,有寶鏡、如意、玉蟬、玉佩、木簪……無一不是寶光湛湛,如同昨日剛煉制好放下去的一般,根本看不出任何歲月的痕跡。

墨天微第一眼便注意到那塊玉佩,因為這就是她的任務物品。

她輕輕一揮手,準備將之取出,可又不免想到那些小傀儡中的布條,以及前世盜墓小說里的一些情節……

“這墓里沒人住,這些應該不算陪葬品吧……”

安全起見,墨天微隨手做了個劍傀,令劍傀將之一一取出。

無論如何,玉佩她是一定要的,因此立刻便收了起來。

然后墨天微便注意到了那一面寶鏡。

鏡子約莫雙手合并大小,其材質她以往不曾見過,但看起來就像是銅鏡,邊緣繪刻著許多吉祥如意的花紋,并沒有很多玄機的模樣。

但不知為何,看見這鏡子時她心中的危險感陡然飆升,仿佛它是什么鬼怪一般,一旦碰了,其結果可能極其糟糕。

墨天微心中一凜。

毫無疑問,自她修煉以來,也遇到過許多詭異的法寶,但其中鏡子一類的往往最是奇異,可化虛為實的玉虛寶鏡,在仙華圣宮見過的淵照腰側懸著的銀鏡,九霄殿主的那塊玄陰神鑒,她的衍天神鑒……

眼前這一塊,很可能就與玉虛寶鏡有著幾分神似。

她立刻讓劍傀將鏡子放下,然后轉身便要離開。

這鬼地方不能待了!

然而卻在此時,那面鏡子卻無聲地懸浮起來,一晃便出現在墨天微面前,強制性地給她照鏡子。

“嗡”

剎那間,墨天微只覺神魂一蕩,竟有一剎那的失神。

悲雪陵石碑外。

兩道鬼祟的人影隱匿于角落之中,遙遙看著那座群山之中的宮闕,眸中皆閃過一絲恐懼之色。

“她居然真的進去了!”清瘦中年人倒吸一口涼氣,“她竟然如此膽大!”

“進去了也好,可就永遠死不了了!”年輕男子嘿嘿冷笑,“這劍修接任務的時候,是不是根本不查資料的啊,悲雪陵是什么地方,是能隨便進出的么……”

“這也不能怪她,這消息也就咱們劍閣的原住民以及極少數外界劍修知道,她沒聽說過也很正常。只可惜了這一身修為……”

“嘖,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復命了,反正她是出不來了。”

“再等等吧,多看一會兒,現在就回去,一不小心還得趕上那邊戰場決戰。”清瘦中年人思忖片刻,便道:“我得到消息,明日便是最后一場決戰,待明日決戰結束,我們再離開!”

“也好。”年輕男子打了個呵欠,似乎是閑極無聊,開始沒話找話了,“你說悲雪陵里究竟藏著什么東西?”

“我覺得是幻陣,肯定是無聲無息就將人困在幻陣之中,不得走脫了!”

“我卻覺得是詛咒,一般的幻陣會每天按時將悲雪陵復原么?”

“也可能是里面藏著……”

兩人談著談著,便是一臉驚悚,越講越怕。

“還是別說了,怪嚇人的,里面究竟有什么反正也和我們沒關系。”

“對對對,來,我這還有幾個話本,是上次從哪個外界劍修那里換來的……”

“好好好,一起看!”

悲雪陵中。

墨天微只覺眼前一黑,但很快她便恢復過來。

“糟糕!”

她心中一沉,立刻溝通劍域世界,判斷自己方才失神了多久嗯?

“竟然還真的只是一瞬間啊……”

墨天微忍不住咬了咬唇,手下意識地握緊了九天劍,這發展感覺不太對啊……

而且,在這一瞬間什么都沒發生。

沒有惡鬼,沒有詛咒,也沒有她猜測的一切。

世界如此和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7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