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五百一十八章:魁首

第五百一十八章:魁首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五百一十八章:魁首

暗門。

“第五場比試……林昭行對墨景純,墨景純勝;厲寧對杭殊秀,杭殊秀勝……勝方本場比試招數分別為……”

賭坊莊家剛剛收到天桴島傳來的消息,立刻便命人更新了相關排名,同時計算出單場比賽的賭注賠付。

“景純真君又贏了啊……”

“她已經連贏五場,之后兩場對手分別是禹奚真君與天縱真君,看來這一次斗法比試她能獲得魁首。”

“殊秀真君運氣真是太差了,接連遇上景純真君、寧真君與景昭真君,接下來這一場估計十分難打。”

“唉,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啊!”

現在還有心情聊天的一般都是賭贏了,或者輸得不是很多的人,至于那些連老底都要輸光了的……眼睛都紅了,哪還有時間來與其他人一同議論紛紛。

玉和真君默默坐在角落之中,放在膝上的手微微顫抖他這一次肩負重任而來,手上握著整個靈星峰最后的家底,自然緊張無比,生怕哪一場比試就出了意外,然后血本無歸。

“首座已經用了二十招,只差五招了……”他又看了眼第六場比試的賠率,“這一局應該能賭贏。”

玉和真君對數字十分敏感,他除了賭墨天微會奪得魁首,賭她二十五招內擊敗所有敵人外,每一場比試都分別下了注當然,因為賭墨天微單場比試的勝負賠率并不高,他賭的都是招數。

就在方才,他已經賺了一大筆。

“首座可千萬要贏!”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就在玉和真君感覺最后這兩場比試的時間是不是有點久的時候,莊家終于收到了來自天桴島的消息,立刻開始宣布第六場比試的結果。

“第六場比試,墨景純對溫禹奚,墨景純勝……林昭行對杭殊秀,平手!勝方場比試招數分別為三招……”

聞言,賭客們一片嘩然。

第六場比試最有看頭的比試是哪一場?

自然就是林昭行對杭殊秀這一場!

這一場比試下注人數、賭注金額最高的,雙方賠率極為相近,自然備受關注。

結果,竟然是平手!

所以,除了極少數賭平局的人,莊家簡直賺翻了。

玉和真君并沒有在這一場下注,因此他一點都不關心。

他在意的是首座這次又只用了三招便解決了溫禹奚,他這一場倒是賭贏了……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說明只要接下來首座用兩招解決葉天縱,那么最關鍵的一場賭局就贏定了!

緊張是一種會累加的狀態,越往后越甚,玉和真君只感覺自己身上的法衣好像失去了防寒避暑的作用,否則他怎么會出這么多汗?

“祖師保佑……”他忍不住念念有詞,仿佛能從這些祈禱之中獲得力量。

(靈星劍仙:“……”保佑你個頭啊,靈星峰沒有你這種不務正業專撈偏門的弟子!)

第六場比試的結果不僅讓許多賭客血本無歸,也讓天桴島上的諸位看客們大吃一驚。

墨景純六連勝不稀奇,稀奇的是林昭行與杭殊秀竟然平手了,這該不會是兩位掌門為了不傷和氣而故意提前說好的吧……

一時間,就連墨天微看向兩人的眼神都有點怪怪的。

大師兄的實力非常強,對付一個傷勢未愈的杭殊秀,不說有十成把握,七八成是有的,怎么結果竟然是這樣?

該不會是大師兄也偷偷安排人去參賭了吧?

林昭行準確地接收到了她那狐疑的眼神,旋即便是心中苦笑這還真不是他和杭殊秀在暗箱操作。

誰能想到,杭殊秀竟然還有殺手锏沒有使出來明明之前都被景純打得那么凄慘了!

雖然論拼底牌,他并不會比杭殊秀少,但是一個很要命的事情在于……

他的底牌難以控制,一劍既出,必取敵性命,從不空回!

他總不能殺了杭殊秀吧?

“看來還是要多多準備些好控制的底牌……”林昭行默默想著,“否則日后還有這種切磋比試,會很吃虧。”

另一邊,杭殊秀也是暗暗松了口氣。

在比試開始前,他看見排位賽的次序便知道第四、五、六三場十分麻煩,所以早就決定無論與墨景純、厲的斗法結果如何,都必須留一手,現在這不就用上了么……

“到底是小瞧了墨景純,否則這兩場不至于如此狼狽。”他也是滿肚子的牢騷,“誰能想到,與林昭行再一次交手竟然是這種結局……”

杭殊秀與林昭行年齡相差無幾,地位不分伯仲,一直以來都視對方為最大的對手,以前也有過數次交手,勝負不一。

但也許兩人都沒有想到,最后竟然是一個比他們都要小幾十歲的人一舉將他們都打了下去這不得不說真是諷刺。

兩人又忍不住對視一眼,竟然都從彼此眼中看見了惺惺相惜之感。

墨天微:“……”

要不是知道大師兄與二師姐情深意重,她真會以為這兩人在戰斗之中擦出了愛情的火花,從此上演一出相愛相殺的戲碼……

咳咳,她什么也沒說。

第七場比試。

這是最后一場比試了,對手是葉天縱,一個坐擁主角姓名的神秘散修雖然他之前的比試好像都沒有贏過……

但墨天微可不會放松警惕,熟知各種套路的她,知道這世上有一種流派叫做“扮豬吃老虎”!

“小心,謹慎!”她暗暗告誡自己,“可不能最后一場翻車了啊!”

葉天縱是個陽剛英武的漢子,面容堅毅,嘴唇緊抿,很容易便讓人猜到,他的性格必然也是百折不撓、固執己見。

若非如此,他也不能以一介散修之身走到這一步。

他同樣也在打量著墨天微。

葉天縱早聽聞過這位劍宗著名天驕的大名,甚至于,旁人并不知道,他曾經見過她一次。

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一次也只不過是擦肩而過,并未發生什么故事。

記得那一次相遇的,只有葉天縱,因為他被墨景純的威風與氣度深深震懾。

多少次,在修煉快要堅持不下去,在面臨生死危機時,他都會想起她堅持下去,早晚有一天,你也能成為她的對手!

他在心中這樣對自己說。

現在,付出的汗水終于有了收獲,夢想也終于到了實現的時候……

葉天縱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鄭重,他拱了拱手,“在下葉天縱,請賜教。”

墨天微見他這副模樣,心中便是一驚這家伙難道終于準備出絕招了?啊啊啊,果然這家伙就是沖著我來的!

她面無表情,冷冰冰道:“墨景純,請賜教。”

一定要用最強的招式,秒殺這家伙!

這種類型的主角都是越打越強,不能拖下去!

葉天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墨天微魔化了,他微微閉上眼,光芒一閃,一口青銅小鼎從眉心處飛出,迎風見長,霎時間便化作一座巨鼎,其中火焰熊熊,恐怖非常。

少有人知道,葉天縱除了是一位天才散修外,更是一位煉丹師他的本命法寶,就是純陽神光鼎!

墨天微默默將他的危險級別又拉高了一級天啊,煉丹師,這讓她想起某個著名的逆襲主角……

純陽神光鼎之中火焰飛濺,落在小空間內各處,迅速燃起了熊熊火焰,即便是墨天微也感受到了其中澎湃的熾熱力量。

一顆棕色的丹藥在火焰中冉冉升起,經過火焰的洗禮,竟然化成了一只身披火焰的神鳥,張口發出一聲嘹亮的輕鳴,直朝墨天微撲來。

在之前的戰斗之中,葉天縱從未暴露過純陽神光鼎,更遑論與人這般斗法,因而此番一經暴露,看臺上不少觀眾都吃了一驚,覺得甚是新奇。

“這似乎是幾萬年前一位煉丹宗師的戰斗法門啊……”在一陣議論過后,終于有人從記憶的角落之中搜尋出了它的蹤跡,“相傳那位煉丹宗師不僅在丹道上天賦奇高,就連那些在煉制之中不慎失敗的丹藥,也能養出丹靈,為其戰斗……”

“看來這位散修很有幾分頭腦,分明有著如此精妙的法門,卻能忍耐許久,等到與景純真君這一戰時才用出來……”

“呵呵,他這是想打景純真君一個措手不及吧?若是贏了,那自然再好不過;即便輸了,也能讓景純真君多花點力氣……”

“真真狡猾!”陸非離也看出來了,有些氣憤,“他這是在針對景純?真是好大的膽子!”

“怕什么!”慕容決臉色也有些冷,但依舊鎮定,“景純是會被突襲打敗的人么?”

“不必擔心,”尹月白附和,“景純肯定能贏!”

凌云起瞟了一眼幾人,暗暗笑了一聲,“他們這是忘記景純曾經說過的話了?”

當年,在滄瀾秘境開啟之際,他們一同前往靖西城,他曾提醒景純,若是遇上了散修,切不可大意。

景純又是如何回答的呢?

她說:“我堂堂劍宗真傳,真君弟子,若連幾個散修都要畏懼,又如何對得起我的向道之心呢?”

不論這位葉天縱有何等神通,都注定了,他不可能贏!

小空間內。

望著迎面撲來的火焰神鳥,墨天微的臉上寒意更濃她不知道葉天縱為何如此針對她,但她會讓這個家伙知道,她墨景純,不是這么容易便能被打敗的!

一層淡紅色的火焰升騰而起,一根根光芒閃耀的五色羽毛迅速成型,覆蓋上火焰的身軀……

火焰翻卷,凝成一只巨大的鳳凰虛影,隨著鳳首的華麗羽冠凝現,墨天微的雙眸之中同樣火光閃耀,瞳孔也變成了鳳凰的雙眸!

虛影鳳凰那雙狹長的眼眸帶著無窮的威嚴,凝視著純陽神光鼎之中飛出來的火焰神鳥,高高在上之中又蘊含著顯而易見的鄙夷,像是正版貨看見了山寨產品一般。

“唳”

火光將整個小空間渲染成一片燦爛的金紅,鳳鳴清音傳遍了整個天桴島虛影鳳凰驀地振翅而起,瞬間便來到了火焰神鳥前,張口吐出一片洶涌火海。

方才還威風凜凜的火焰神鳥,竟沒能做出任何反抗,哀鳴一聲,在火海之中消散,只留下其本源一顆棕色的丹藥。

虛影鳳凰挾著滅世一般的兇威,直沖向葉天縱。

葉天縱心中冰涼,他怎么也沒想到,墨景純僅僅一招便將丹靈打散更沒有想到的是,就連純陽神光鼎中的火焰,都好似受到什么壓迫一般,瞬間縮小了九成!

“這是什么……道術還是劍意?”他都被打懵了,“怎么又感覺像是神通?”

虛影鳳凰一爪子將純陽神光鼎拍飛,另一只爪子已經落到了葉天縱頭上。

“你輸了……”

葉天縱聽見鳳凰張了張口,發出的聲音卻與墨景純一般無二……

他張了張口想說什么,但很快還是嘆了口氣,“沒想到,我連你一招都接不下來,景純道友果真不負盛名!”

墨天微并不想和他說什么,見他認輸,揮手便將虛影鳳凰散去了。

“等等”葉天縱忽然道,“敢問景純道友,這一招究竟是道術,還是劍意,抑或是神通?”

墨天微瞥了他一眼,有些不太爽這家伙真是太弱了,虧她之前還那般警惕。

“這是兩招。”她冷冷道,“第一招是引凰劍意,第二招是神通朱雀焚天。”

“兩招?劍意與神通?”

葉天縱心中的驚訝更甚,他知道景純真君的神通是一門瞳術,這朱雀焚天又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雙神通?

他冥思苦想,卻依舊沒能摸到門道。

墨天微可不會再給他解惑,正好此時小空間也消散了,她露出一絲微笑七場連勝,魁首是沒得跑了!

當然,這其實早在意料之中,真正讓她開心的是二十五招,一招不多,一招不少!

這下子要賺翻了!

雖然靈石還沒有拿到手,但墨天微已經開始想象一夜暴富后的日子她要喝最美的酒,喝一壺,倒一壺!

……由此可見,靈星峰破產是多么合理的一件事情啊!

隨著最后一場比試結束,這一次元嬰斗法比試的最終成績也出來了。

魁首自然是墨天微,之后林昭行與杭殊秀皆以五勝一負一平的成績位列第二,第四名是厲,第五名李清揚,然后是陸敏琪、溫禹奚、葉天縱。

他們八人,后面幾位不一定,但前面五位確實是如今滄瀾界最厲害的元嬰修士無疑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