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七章:時間就是生命

第四百三十七章:時間就是生命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四百三十七章:時間就是生命

戰斗正式開始。x23us

九天劍一聲輕鳴,滄海劍意破劍而出,墨天微渾身氣息一蕩,從戰意沖霄變得虛無縹緲起來。

滄海劍意原是取“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之意,身化天地,以應對敵人攻擊,但這時候墨天微用出它來,卻是將之當成了一層buff,與“知天地”相合,在不使用劍域的前提下,可以最大程度地掌控戰場格局。

她余光一掃,便看見心魔投影身上同樣多出了一層劍光,心知對方和她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如果對方想不到,她才該驚訝呢。

在戰斗中,時間就是生命,哪怕是再短暫的停頓與猶豫也要不得,墨天微手腕平平朝前一遞,帶出一道平滑如素錦的潔白劍光,宛若清秋之夜的皎皎明月光,冷而清。

來自秋水素的暉素劍意!

心魔投影出招比墨天微稍慢一絲,但就是在這短短一瞬間,它判斷出了她蓄勢未發的劍意,因而下一瞬出招之時,手中長劍一側,重重怒揮而下!

一道明亮而堂皇的輝光自劍尖飛出,與皎皎明月光相觸,宛若一支流矢,輕易洞穿了那素錦一般的月光,倏忽便到了墨天微身前。

來自林昭行的煌劍意!

林昭行與秋水素所修的分別是《昭陽劍典》與《太素劍典》,兩者在許多時候都相互克制,卻也相輔相成,只是如今墨天微與心魔投影乃是敵對,自然取之相克之意。

首招失利,墨天微卻無半點慌亂。

對方的實力她很清楚,那是另一個自己,擁有她的天賦、劍道感悟以及戰斗直覺,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她才會失望。

在以暉素劍意出手時,她自然便猜到了對方的應對之招,此時煌劍意襲來,正中下懷!

九天劍劍尖以一種極其迅捷的速度接連輕顫,快到不可思議,每一顫都會出現一顆火紅的星點,轉瞬之間便蕩漾出一片赤紅的海洋,若非顏色不合適,真若夏夜里的流螢海洋。

一陣幽暗的氣息隨著紅海的蕩漾蔓延而出,煌劍意突入其中,如湯沃雪,飛速削弱,不斷消散。

但這卻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一劍竟然將煌劍意所蘊含的光明輝煌之意破壞了,滲透入了屬于它的幽暗與昏惑。

凌云起的拿手絕活,熒惑劍意。

熒惑一出,動心蕩魂,果真是凌云起這種骨子里就有著幾分邪氣的人才能領悟的劍意。

心魔投影眉頭一挑,像極了墨天微。

蔓延的熒惑之海中,一顆顆流星般的光點飄飄蕩蕩,心魔投影知道這一劍的詭異,身隨劍動,輕輕退后數十丈遠,長劍在手中輕輕一旋,于半空中劃出一道半月弧光。

弧光飛出,卻并未沖入熒惑之海中,而是停在它身前三丈遠。

火紅光點隨著“海潮”蕩漾,似慢實快地逼近了半月弧光附近,旋即卻接連湮滅,如同拍碎在礁石上的海浪。

而在用出這一招月弧劍意后,心魔投影并未罷手,豎劍于胸口,神色鄭重而沉肅,周身氣勢節節攀升!

墨天微眸光一閃,浩瀚的熒惑之海愈發洶涌,一陣陣浪潮拍在月弧劍意上,無數光點湮滅,而明亮的月弧劍意也逐漸黯淡無光。

正當此時,心魔投影舌綻春雷,爆出一聲厲喝:“昭明安泰!”

長劍重重劈斬而下,只一擊便鑿穿了整個熒惑之海,銳利的鋒芒,泰山般的劍勢迎面撲來!

墨天微不驚反喜,早在心魔投影做出那個起手式的時候她便知道接下來的將是什么劍意藺書岳的昭泰劍意!

藺書岳與凌云起是兩個截然相反的極端,他信奉王者之道,堂堂正正,追求的是即便對手知道他要出什么招,也沒辦法抵擋!

清明安泰,正是從先天上克制了熒惑劍意,因此才會一個照面便擊穿熒惑之海。

但墨天微既然知道它的打算,又豈會毫無準備?

她清叱一聲,用出的卻依舊是熒惑劍意。

心魔投影眸中掠過一絲驚訝,但轉眼便明白過來不,不是熒惑劍意,是天離劍意!

她以熒惑為基,融合了陸非離的天離劍意,浩瀚的熒惑之海,正是“擬態”的上上之選。

茂密的草木自熒惑之海之中生長而出,縱橫交織,相互勾結,轉瞬之間便織成一道道羅網,昭泰劍意落入其中,便好似飛鳥入籠,再難展翅高飛。

草木茂盛如羅網,即為天離,這正是陸非離為數不多的與火行無關的劍意。

而墨天微的后手還遠不止于此,之前被破開的熒惑之海并沒有消散,在昭泰劍意被天離劍意所困之后,又匯聚一處,洶涌奔騰,直撲心魔投影。

心魔投影眉頭微蹙,長劍似快實慢、似慢實快地發出數道細小劍意,這些劍意匯至一處,又凝成了一道更大的劍意,沖入熒惑之海中幾個飛旋,竟帶得熒惑之海掀起風浪,相互湮滅!

見狀,墨天微罷了手,笑吟吟地看著對面的心魔投影,并未趁機再出一劍。

須臾,熒惑、昭泰、天離劍意均已消散,心魔投影神色微冷這一輪,是它輸了一籌。

墨天微第一招出的并不是天一劍意而是暉素劍意,正是定下了這一輪的規則用同門的劍意一決高下。

而心魔投影的最后一招,是墨天微的無用劍意。

墨天微并不認為這世上有與她一模一樣的人,即便九劫天梯制造出了心魔投影,那又如何?

假的永遠都是假的,成不了真!

她出招比心魔投影更快,從一開始就定下了規則,心魔投影必須按照她的規則,她的節奏來繼續戰斗。

因為心魔投影和她太像了,它的驕傲讓它有種執著的堅持。

“熱身結束,接下來你準備好了嗎?”墨天微笑著問道。

回答她的是心魔投影迎面而來的一道凌厲劍光!

“這是吸取教訓,搶先出手了?”

她不驚反喜!

之前的心魔投影也不錯,但卻遠遠不夠看,因為這個新生的心魔投影乍一得到她的經驗和劍意,還太過脆弱,想要殺它,易如反掌。

但這么好的機會,墨天微如何會放過?

她的計劃卻是不斷地磋磨心魔投影,讓它變得越來越強,之后再戰而勝之,這樣才有挑戰性,才能讓她發現自己身上的問題。

經過方才那一輪對招拆招,心魔投影正在飛速進步,如今都還學會搶攻了。

墨天微輕笑一聲,身形一蕩,猶若風中的一片落葉,速度卻迅疾如劍意不過,她并不是后退,也不是閃避,而是前進!

心魔投影指尖眼前一花,墨天微已經正面迎上了那道劍意,一拳轟出,直接將那道劍意給震碎了!

饒是心魔投影性情沉靜,此時也目瞪口呆等等,我們不是在比劍法嗎?

不對,這家伙是在以拳術御劍意!

心魔投影的反應也很快,下意識便又出了一劍。

一劍既出,雷聲隱隱,清風細細,仿若置身清明春朝,入目皆是明媚春光,說不盡的生機盎然、溫柔纏綿。

慕容決的霆曦劍意!

墨天微大笑一聲,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沒想到向來冷冰冰的阿決,心中也有著這等溫柔繾綣呀!真是人不可貌相。

想歸想,她卻輕輕旋了一圈,手中長劍亦繞著她舞了一圈,一點清光自劍尖升起,撞入霆曦劍意之中,卻并未與之發生沖突,而是兩相交匯,嗡鳴不斷。

兩者并非和平相處,而是在進行一場溫柔的絞殺!

霆曦劍意取的是剛中生柔之意,于驚雷后生出無邊春光;她的這道無名劍意,取的卻是纏綿悱惻,似萬種相思千般情意,如秋窗夜雨綿綿不絕兩種相似而不同的劍意對上,究竟是誰更勝一籌?

然而結果卻出乎墨天微意料,霆曦劍意竟然只堅持了短短片刻,便被她的劍意絞殺!

這讓她眉頭一皺,阿決這劍意怎么回事?

等回去了一定要好好說說他。

因這一愣,反倒是心魔投影更快反應過來,它抓住機會,接連斬出兩劍!

墨天微一眼掃過,便知道這家伙用的還是藺師兄的劍招,一曰泰清,一曰泰寧。

兩道劍意飛出后,并未第一時間攻向墨天微,而是在空中一轉,一者黑,一者白,竟好似形成了一個太極陰陽魚!

“咦”

墨天微雙眸精光暴漲,泰清為天,泰寧為地,陰陽相生,天地交泰!

沒想到這心魔投影進步如此神速,在短短時間內便從她之前以熒惑與天離融合生成新的劍意這一手中得到啟發,創造出了自己的劍意!

“有意思,你越強才越好。”

墨天微信心十足,雙眸似閉微閉,輕嘆道:“曇花一現……”

九天劍劍尖飛出無數光點,潔白如雪,似片片花瓣,美麗無暇。光點匯聚成一朵曇花,隱約之間似有芳香散逸,就連陽光中也帶了一絲清冷之意,誰讓曇花只在夜間盛開呢!

月華之下,曇花寂寞地旋轉,短短時間內,一片片花瓣凋零,轉眼之間便消弭于無。

但心魔投影卻不敢大意,曇花一現,轉眼凋零,這道劍意卻并不局限于曇花,而是意蘊深遠,取歲月無情之意任是霸業宏圖,任是流芳美名,于亙古的歲月而言,亦不過是曇花一現!

空氣中似還彌漫著曇花的芬芳,這一劍“幽曇”,竟已將融合了泰清與泰寧的劍意化于無形。

“來來來,我們繼續!”墨天微哈哈大笑,看向心魔投影的目光滿是奇異,“你還能給我帶來多少驚喜呢?”

心魔投影一言不發,再次揮劍迎上。

對比之下,墨天微覺得自己是個即將要被正義吊打的反派這還真是熟悉的既視感呢!

九霄殿中,九霄魔主的殘魂對于墨天微與心魔投影之間發生的戰斗,并不感興趣準確地說,應該是一開始并不感興趣。

九劫天梯第九階制造出的心魔投影,一開始就是極為強大,而不是像墨天微眼前那個一樣弱否則,這第九層豈不是難度很小?

在意識到墨天微就是他可以寄予希望的人后,九霄魔主殘魂再也沒有任何為難她的打算,相反,他一心琢磨著該怎么給墨天微開后門。

誰曾想,這后門是開了,可墨天微壓根就不走,而是計劃選擇進后門把門栓上,然后翻墻出去,再從外面來踹門。

“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九霄魔主殘魂怒吼連連,要是墨天微現在在他眼前,他肯定要一巴掌拍死這抽風的丫頭。

“時間如此緊迫,她竟然還想著和一個心魔投影磨蹭!”

可九霄魔主殘魂忘記了,墨天微并不知道整個九霄洞天的情況有多么危急。

因為在血雨那一關,九霄魔主殘魂還和她斗氣來著,至少浪費了一兩天的時間,她是真的不覺得再花一個時辰在心魔投影上有什么問題。

而且,之前闖九劫天梯的時候,她從幾個守關者口里套出了話,她是第一個來的人,闖關速度也一直很快,這樣說來,為什么要浪費難得的機會,而去尋找那個討厭的殘魂呢?

反正殘魂也跑不了。

正當九霄魔主殘魂惱怒不已的時候,他面前的寶鏡鏡面上忽然蕩漾起了層層漣漪。

“糟了!”九霄魔主殘魂心中一顫,他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九霄洞天的時空道標被大致確定了!”

現在最關鍵的是,他不知道是誰確定的是有窺天鏡的劍宗,還是善天機的紫微星宮,又或者……是那個幕后黑手?

他雖然急切,但也知道這時候絕對不能慌。

“據其他殘魂所說,滄瀾界這一萬多年間時空道標極其不穩定,九霄洞天是滄瀾界的附屬世界,同樣難以被準確定位……”

“而且此時的九霄洞天外還有一層虛無夢魘,再加上我設下的陣法,至少還能堅持半天時間!”

他看了一眼墨天微,好吧,她的戰斗也持續不了多久,時間應該充足。

他看了一眼墨天微,好吧,她的戰斗也持續不了多久,時間應該充足。

正當此時,異變突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