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二章:九劫天梯

第四百三十二章:九劫天梯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四百三十二章:九劫天梯

九劫天梯,第二階。頂點23

在墨天微踏上第一級臺階的時候,忽然間一只美麗的鳥兒從天外飛來,落到她面前,看向她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古怪。

墨天微以前從沒見過這種鳥,再加上不知道它的來意,因此不免多看了兩眼這一看便讓她發現了幾分端倪。

“覺得我很奇怪是嗎?”

鳥兒忽然開口說話了,字正腔圓,但與它華麗的外表相比,這聲音就顯得太過平凡了。

不等墨天微禮貌地笑笑,它卻仿佛早知道她心中在想著什么一般,冷漠道:“不必掩飾,我以前也是和你一樣想的。”

這話信息量略大,墨天微微微睜大了眼睛,目光在它身上又來回打量了片刻,這才道:“你被關在這具傀儡的軀殼之中,已經多久了?”

“你是猜的,還是看出來什么了?”鳥兒的語氣中有幾分驚訝。

墨天微笑笑不說話。

這只鳥乍一看卻是十分美麗,但在她剛剛得到的第七感之中,它卻十分不協調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

它肉身的各個部位取自許多種靈鳥,通過縫合煉制而成也就是說,這應該是一種傀儡,而其中的神魂卻是被強行塞進傀儡之身中的。

“不論你是不是已經看出來了,反正如果你沒通過九劫天梯,也是和我一個下場。”鳥兒也失去了探究的意思,它輕輕哼了一聲,“準備好了嗎?我就是這一關的考官。”

“接下來,你每登一級臺階,都需要經過一個小考驗,所有的考驗你不能有一次出錯,否則就算作失敗。等到了劫臺上,便由主上對你進行考驗,懂了嗎?”

墨天微點點頭。

“那么,現在是第一個考驗。”

鳥兒一揮翅膀,虛空之中忽然跳出來三道劍意,“任擇其一,只要你能與之共鳴就算成功。”

這對墨天微而言實在不要太簡單,分分鐘便搞定了。

“別開心得太早,這一級共有一十八級臺階,這只是最簡單的。”鳥兒冷漠道,“你可以往上走了。”

墨天微依言行事,到了第二級臺階上,然后虛空中又出現了三道劍意,只是這三道劍意外卻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霧氣。

“迷心霧?”墨天微一眼便認出來這霧氣的來歷。

迷心霧是一種較為常見的霧氣,通常會出現在天地靈氣極為濃郁的地方,而它的作用便是模糊修士對霧中之物的感應,因此一些天材地寶附近會有極為濃郁的迷心霧,這正是它們的自我保護手段之一。

加了一層迷心霧,墨天微雖然依舊能感應到霧中的劍意,但明顯沒有先前那么清晰了。

不過這也難不倒她,畢竟天賦擺在那里,要是連第二級臺階都過不去,那才是個笑話。

通過第二級后,又是第三級,第四級,第五級……

鳥兒的考驗越來越困難,不再僅限于劍意,還有道術、神術、魔功等等,可謂五花八門。

而遮掩它們的東西,也越往后越強大,從迷心霧到水華紗,再到惑神草……或是能阻絕感知,或是能迷惑神識,它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墨天微不能準確判斷,從而出錯!

饒是墨天微,在接連通過十五級后,也有些吃不消了。

到了這一層,她需要共鳴的東西已經被鎖在了云匣之中云匣呀,前面那些東西完全沒辦法和它相提并論。

就好比一個小偷,偷一疊擺在無人的道路上的錢,和偷一筆被鎖在銀行保險柜里的錢,這難度系數可謂天差地別。

墨天微闔上眼,仔細感應著云匣的氣息。

云匣對氣息的削弱,是常見法寶之中最強的,不過因為云匣也有品階,不同品階的云匣對氣息的削弱幅度也不相同。

眼前這一個云匣,并不算高。

黑暗之中,墨天微的神識徘徊在云匣周邊,小心避免接觸云匣接觸了云匣,會觸發云匣的警戒,到時候更難判斷。

一道極其細微的波動出現在她的感應之中,虛弱得像是一聲嘆息,很快便要隨風飄逝。

她眼睛一亮,眼疾手快地出劍了一朵冰霜雪蓮自九天劍劍尖上飄起,栩栩如生,蘊含著極其強烈的寒意,甫一出現便讓周圍的水汽迅速凝結成冰霜。

“冰系道術,九心雪蓮!”

鳥兒眨眨眼,又是一揮翅膀,最右邊的那個云匣打開了,同樣是一朵九瓣冰霜雪蓮,正是冰系道術九心雪蓮的模樣。

“九心雪蓮是元嬰期才能修行的道術,也算高深,看來你的劍道境界很不錯嘛!”鳥兒沒什么感情地夸了一句,“不怕告訴你,第十七、十八級都是云匣,只是品階比這一個更高。”

說到這里它冷漠地瞟了墨天微一眼,“我看,結果還是失敗。”

墨天微點點頭,沒在意這家伙的喪氣話,“繼續?”

鳥兒沒說話,只是又朝前飛了一點,而墨天微緊隨其后,踏上了第十七級臺階。

接下來果然如鳥兒所言,皆是云匣。

不過墨天微的靈覺之敏銳,即便與古往今來無數劍修相比,那也毫不遜色,而九劫天梯雖然少有人通過,可“少有”也是“有”,旁人能通過,她為何不能?

因此,在鳥兒冷酷木然的目光之中,墨天微還是踏上了第二個劫臺。

“再掙扎也沒用,還是死!”鳥兒喃喃自語,不知道是在說墨天微,還是在說當年的自己。

“終于來了?”

云霧之中,走出一道身影,那是個英氣勃勃的少年,單看其略帶幾分稚氣的容貌,與清澈見底的雙眸,誰也猜不到他便是鎮壓整整一個時代的魔道巨擘九霄魔主!

墨天微原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不想在見到對方的時候,她依舊微微吃了一驚這人好似有些眼熟?

九霄魔主熱情地朝墨天微擺擺了個招呼,仿佛兩人并非第一次見面,而是已經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了一般。

他一揮手,一張桌子并兩把椅子出現在劫臺之上。

旋即他朝墨天微招招手,“來。經過方才,想必你對這個游戲已經很熟悉了吧?”

他瞟了默不作聲地盤旋在周圍的鳥兒一眼,“黃鸝雖然說話不中聽,但是長得還是很好看的,它是我的傀儡中最美麗的。”

雖然九霄魔主的語氣十分輕快,甚至略帶幾分孩子氣的炫耀,但墨天微卻聽得不寒而栗。

將一個修士或許還是強大修士的神魂塞進一個除了美麗之外一無是處的傀儡軀殼之中,還給他起了個“黃鸝”這樣的名字……

如果兩人之間有深仇大恨,那也可以理解,可黃鸝應該是來闖九劫天梯結果失敗的人……這樣折辱一個強大修士,單單只為了他一時興起,果然魔主不愧是魔主,變態起來無人能及。

待坐下后,九霄魔主打了個響指,桌上出現三個黑色的光罩,“這三個光罩里各藏著一道劍意、道術及神術,你任擇其一與之共鳴,成功后就可以繼續往上走啦。”

說完,他笑瞇瞇地看著墨天微,一條青色的小蛇在他指尖游走,“要是失敗了,這就是你未來的身體,我也很喜歡。”

墨天微皺了皺眉,所以說她最討厭蛇了!

“我不會輸。”

冷冷地說完這句話后,墨天微便開始研究起那三個光罩。

越是研究,她的心越往下沉這三個光罩實則是魔道術法所化,不僅能阻絕氣息,同時還帶著極強的迷神之效,多看幾眼都會讓人心神恍惚,更別提是穿過它與其中的術法共鳴了。

九霄魔主似乎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會輸,一只手在桌上有節奏地敲擊著,一只手捏著那只小青蛇玩,格外的孩子氣。

片刻之后,墨天微抬起頭,問道:“只要我能共鳴,無論我用什么辦法,都算通過是嗎?”

“對呀,你隨意。”九霄魔主眉眼彎彎,“如果你能打破黑色光罩,也可以呀。”

只可惜,別說是墨天微,歷來闖九劫天梯的還從未有人能擊破黑色光罩呢。

“好。”

簡短地回了一個字后,墨天微輕輕勾了勾唇角,一只手直接按在中間的黑色光罩上!

黑色光罩乃是魔道術法所化,自然也具備著極強的攻擊性,而在她與之接觸時,一層濃烈的霧氣自黑色光罩表面浮起,凝成一只小小的黑色蛟龍,纏上了墨天微的手腕,并迅速朝上蔓延。

“呲呲呲……”

只一瞬間,墨天微左手的一層皮便被黑霧徹底腐蝕,隱約可見其中模糊的血肉。

可她連眉頭都沒有抬一下,“知天地”已然悄然發動,旋即便是一道似真似幻的虛真劍意她要做的,正是以虛真劍意強行扭曲黑色光罩!

但黑色光罩畢竟是九霄魔主親自使出的,絕非她能輕易攻破不過她的目的,本就不是擊破黑色光罩!

虛真劍意的力量十分怪異,這一次使用它的時候,墨天微在意識的世界之中將黑色光罩化歸于無形,可這難度太高了,憑她如今的境界還做不到讓其完整地反作用于現實,只能對其進行部分改造!

而這種改造,自然會讓黑色光罩穩定的結構出現問題……

天一劍意緊隨其后,解構之力令小問題變成了大問題,而她的靈覺已經在黑色光罩不穩定的區域里找到了最為薄弱的地方,再接上一道滄海劍意!

滄海劍意與之交融,即相當于“穿過”了那一層薄弱之處,進入了光罩之中,感應到了其中的……

“劍意!”

墨天微眸中掠過一絲喜色,神魂之中的獨我劍意迅速激蕩,一道灰色的劍芒自她右手駢起的食、中二指飛出!

她看向九霄魔主,雖未曾言語,但那目光分明是在說:“我已經做到了。”

九霄魔主雙眸發亮,像是看見新玩具的小孩子,一邊滿意地點頭,一邊將那只青色小蛇收起,“對,你做到了。”

聽到這句話,墨天微這才將放在黑色光罩上的左手收了回來。

僅僅只是一個呼吸之間,黑色蛟龍已經游走到了手肘,所過之處血肉已被腐蝕大半,不少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手指在左臂上連點數下,將毒氣封住,旋即白骨之上浮現出一層縱橫交織的細線,它們并非是刻在劍骨之上,而是自劍骨之上生出劍脈!

劍脈如絲如弦,感應到了異種力量,因而接連震顫,一道道無形的波動擴散而開,那些殘留在經脈血肉之中的黑色霧氣像是受到了驅逐一般,雖然不情不愿,但最后還是被排斥開,消逝在空氣中。

花了一刻鐘將所有的毒氣排出后,墨天微往傷口處灑了藥粉,之后便將手收回了袖袍之下沒辦法,親眼看著白骨生肉,那視覺效果確實有些……

而在此期間,九霄魔主沒有半點不耐煩,甚至還看得津津有味。

“你為什么選擇中間那個光罩?”他問道,目光似是無意間掃過目不轉睛地盯著墨天微的黃鸝。

黃鸝沉默不語,他當年也是和墨天微一般做法,只是他運氣沒那么好,一挨上光罩就被一道強絕的劍意正面擊中,元嬰破碎,只剩下一魂一魄,還被九霄魔主塞進了這具傀儡之中。

墨天微并不知道黃鸝還有這樣的故事,她訝異地看了九霄魔主一眼,似是不明白他為何有此一問。

“因為另外兩個光罩,我碰了必死無疑。”

聽見這個回答,九霄魔主的笑容愈發燦爛,而黃鸝卻不淡定了。

它死死盯著墨天微,語氣中滿是懷疑,“你是說,你知道這三個光罩不同,并且能判斷出它們的危險程度?”

“這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嗎?”墨天微更迷惑了,“明擺著的事情。”

其實她更想說的是,瞎子才看不出來呢。

黃鸝沉默了,這一刻他感覺無比疲憊。

當年,他可完全沒發現這三個看似一模一樣的光罩,實際上是由三種不同的魔道術法形成的……

“去吧去吧,你可以上第三階了。”九霄魔主擺了擺手,顯然不打算再和她玩了。

墨天微也沒在意,徑直朝著第三階的入口去了。

待她的身影消失在云霧之中,九霄魔主曲起一指,彈在黃鸝腦門上:“知道了吧?和真正的天才相比,你又算得了什么呢?”

黃鸝:別理我,我想靜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