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八章:五感之失

第四百二十八章:五感之失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四百二十八章:五感之失

黑暗之中。

蘇禮真君在冒險闖入了黑洞之中后,與墨天微一樣,經歷了無止境的下墜。

不過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并沒有聽見九霄魔主那蛇精病一樣的自言自語,也始終沒能落到地上。

密密麻麻的血雨打在身上,蘇禮真君覺得渾身上下都痛得不行之前為了阻擋混沌氣流,掙脫湮滅漩渦,他幾乎是拼盡全力,此時實在沒有多少力氣應對連綿不絕的血雨。

忽然,一陣陰冷的寒風吹過,蘇禮真君只覺渾身一冷,風中夾雜著的寒氣輕易將他的護體幽冥魂力凍結成一片片薄薄的晶體,爾后砰然爆裂,寒氣滲入血肉中,符肌篆骨,層層皸裂;經脈血液,盡數凍結!

寒氣迅速蔓延,就在即將凍結紫府中的元嬰時,忽地被一層慘白光芒阻攔。

旋即,一顆潔白骨珠自元嬰張開的小口中飛出,懸在紫府中央,那慘白的光芒恰似黑暗中的一點燭火,所過之處,寒氣盡數退卻,最后被徹底排斥出體內,在體表凝成一層冰霜。

蘇禮真君好容易才松了口氣,若不是有尊者賜下的這件寶物相助,此番他必死無疑!

不過很快他驚覺,僅僅方才那一瞬,他已然受到重創,實力不足全盛時期三成!

這還什么人都沒遇到,只是一陣血雨寒風罷了,就讓自己險些喪命……

蘇禮真君有些后悔了,或許當時不該那么莽撞,如果逃入空間裂縫之中,有閻魔骨珠的保護,他也未必堅持不到尊者前來救援!

“話又說回來,此地如此危險,說不得其中便隱藏著什么驚天秘密,只要小心謹慎,再加上閻魔骨珠,想必收獲不小!”

與墨天微不同,即便蘇禮真君同樣擔心自身的安危,但在如今的情勢下,他首先想到的還是可能得到的利益。

不論如何,血雨寒風依舊在繼續,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黑暗之中又多出來其他東西,比如無聲無息的陰雷,又比如陰毒至極的穢雪……

一時間,即便身懷閻魔骨珠這種極品靈器級的護身法寶,蘇禮真君依舊手忙腳亂,幾乎沒有稍事休息恢復傷勢的時候。

“最近越來越容易陷入沉睡之中了,我想我大概是真的病了,該去找人來看看究竟是什么毛病。”

九霄魔主的絮叨依舊在繼續,已經講到他發現自己身上出現了某種變化,這種讓他有些擔憂。

一劍撩開一只血獸的利爪,借著劍意與血獸的短暫接觸,墨天微感應到了血獸的元核所在,劍鋒一轉便又是一劍飛出,準確地命中了元核,將之擊成粉碎。

“砰!”

趁著墨天微忙于應對的時候,暗中又有三只血獸冒了出來,它們飛身朝她撲來,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這讓墨天微心中慍怒,卻也無計可施,只得拼著挨上一掌,再補上一道劍意將之逼退。

失去了最為倚重的神識和洞悉雷瞳,再加上不知道這里究竟有多少血獸,墨天微只能精心計算消耗,不敢擅用威力巨大的那幾式劍意,以致于殺怪的效率大幅降低,需要兩劍才能解決一只血獸。

不過她也足夠機智,每次出劍看似不假思索,實則早已在心中預演了一遍,往往第一劍同時感應多個目標,第二劍選好精確的角度切入,一次殺死多個。

若非如此,即便有著天衣保護,她也難以堅持到現在實力還沒有被削弱多少。

“盧思云那個庸醫,居然說我沒病,我有沒有病自己還不清楚嗎?!”九霄魔主聲音之中飽含著怒火,“他肯定是想故意不給我診斷,然后害死我,哼……想害我,先去死吧!”

“不過,我還是不知道我究竟有什么病,或許該去找幾個道門的醫仙來看看。”

墨天微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旁人經過長年累月苦練都不可能擁有的敏銳與反應速度,她似乎與生俱來。

經過最開始的手忙腳亂,如今她已經漸漸穩住了局勢而一旦她做到了某件事情,那無論事情有多危險,都對她再無挑戰性。

因此,形勢漸漸轉變,從高難度的地獄模式變成了枯燥無聊的割草游戲。

而也正是在此時,墨天微手上的動作忽然慢了一拍,這一失誤讓她建立起來的循環刷怪模式瞬間崩塌,轉眼便挨了四五只血獸的重擊。

“咳!”

擦去唇邊的血痕,墨天微迅速適應著新的變化方才,她失去了嗅覺!

普通凡人的嗅覺通常并不敏銳,但對墨天微這樣的元嬰修士而言,嗅覺不僅僅可以用在辨明種種氣味上。

血獸雖然都差不多,但其中還是有著細微的差別,這種差別讓它們身上的血腥氣也有著些微不同,她可以根據這些不同判斷出周圍血獸的數目,甚至是不同血獸與她的距離!

方才的戰斗中,她突然失去嗅覺,一時間感知有些混亂,才會被那些血獸打了個措手不及。

“哼,以為這樣就能打敗我嗎?想得美!”

墨天微暗暗咬牙,雖然又少了一種五感,但她依舊迅速穩定了局勢。

只是,她卻隱隱有了種不好的預感先是視覺,再是嗅覺,要是五感逐一消失,任她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也只能變成血獸的沙包,單靠肉身的強度硬扛了。

“我沒病?為什么都說我沒病?”九霄魔主的聲音中滿是迷惑,“可我明明就病了啊!”

“庸醫,都是庸醫!”

“看來,我只能靠自己了……”

戰斗依舊在持續,自從意識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后,墨天微對九霄魔主的絮叨真是感覺無比的糟心大佬,您能不能麻溜點,快點把事情說完呀?我真的不想聽你的心路歷程!

如今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她能在血獸的圍攻下堅持多久,就能聽見多少隱秘,在她堅持不了的時候,這里就會發生變化了。

畢竟根據她之前的遭遇,這個秘境之中應該存在一個掌控者或許就是九霄魔主的殘魂,而掌控者肯定知道秘境此時已經落到了他的敵人手中,現在除了她,他還能找到什么人來幫他完成目標呢?

現在的這些,不過只是考驗罷了,除非表現得太差,否則她并不會有生命危險。

“《道心種魔神錄》……太華仙宗四部鎮宗功法之一,剛好適合我如今的情況。”

“花了一千多年,吞噬了好幾個道門尊者老祖,終于修煉成功了!”

這一次停頓中,墨天微又失去了味覺,不過這倒是沒對她造成什么影響,畢竟味覺在此時能發揮的作用實在微乎其微。

刷怪之余,她又開始思索九霄魔主的話。

《道心種魔神錄》?

她知道這門功法,以道入魔,道魔合流,最終修成陰陽平衡的仙魔真身,過程十分復雜,風險比之于《無心天書》也不差多少。

據她推測,杭殊秀修煉的就是這一門功法,所以他行事才會那么古怪。

不過修煉《道心種魔神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修煉者必須先修行正宗的玄門心法很明顯,九霄魔主這個大魔頭不可能滿足這一條件。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聯想到他說的吞噬道門尊者老祖,墨天微覺得他大概是另辟蹊徑,用另一種方法修煉的。

“道心種魔,魔種萬千……”

“怎么會沒有?不對,我的神魂一定是出了問題,只是我還沒有發現罷了。”

九霄魔主對于自己的直覺深信不疑,從這里就能看出,此人性情邪肆,剛愎自用,真是標準的魔道大能。

“呵!終于發現了,藏得可真夠深的啊!”

“我果然沒猜錯,原來是因為……”

很明顯,下一句話就要揭曉她期待已久的秘密,可偏偏正在此時,形勢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這一次,她失去的是聽覺不過九霄魔主的嘮叨她倒是聽得一清二楚,大概這聲音其實是直接在她的神魂中響起的吧。

接連失去四種感覺,只剩下了觸覺,這下子墨天微是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但是到了這種關鍵時刻,她不可能放棄,只能咬牙忍著。

墨天微當機立斷,迅速朝著周圍揮出三劍,正是她當年在真定天鹿鳴域遇到劉成宣時用過一次的劍意場!

因她使用了真靈封神術,若還要使用劍域,那么僅有一次機會她要將這次機會留到最后。

劍意場無形無相,相比于劍域雖然顯得虛浮縹緲了些,但還是能維持短暫的一段時間。其覆蓋的范圍,正是墨天微的感應范圍!

雖然不能使用神識,但她與劍意之間的共鳴令她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劍意場覆蓋范圍內的一切動靜,與神識的區別也不大了。

劍意如絲如縷,每次出現便能刺穿數十只血獸,殺怪效率大大提高。

不過這些血獸乃是血雨所化,血雨不停,血獸自然是無窮無盡,任她神通如何了得,也不能畢其功于一劍。

然而卻也是在這么關鍵的時刻,九霄魔主的話卻突然間模糊了,根本聽不清對方都說了什么!

墨天微簡直要吐血了,她堅持到這時候可不是為了聽亂碼的呀,大佬你這也太不靠譜了點吧。

盡管心中無奈,但她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放棄大概是這個時候信號不好吧,說不定等過一會兒就好了?

劍意場固然是個好東西,但也有個缺點,那就是消耗太大。

劍意場需要的是獨我、天一、滄海三種劍意,無一不是“耗藍”大戶;且一個劍意場能維持的時間也并不算長,這就導致她有些入不敷出。

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墨天微覺得要堅持到信號暢通有點懸。

“信號”漸漸變好了,她隱約聽見了幾個零星的詞,“天魔宮”“我的”“鳩占鵲巢”……這其中很是意味深長呢。

原本她以為九霄魔主是修煉出了什么岔子導致精分靈星峰一脈多得是這種例子,但現在看來貌似不是如此,而是真的有人盯上了九霄魔主?

真是服了,這也太厲害了吧,九霄魔主那時候已經是魔道數一數二的強者,還能算計到他,逼得他神經兮兮花費無數時間算計……那人該有多強?

簡直讓人不寒而栗呀。

被害妄想癥發作,墨天微心中滿滿的都是危機感。

“想要在不知不覺中將我同化,最后吞噬掉我的神念,好鳩占鵲巢么?”聲音突然變得無比清晰,“我凌九霄,從來不是任人算計還不還手的角色!”

“既然你不想讓我活,那就誰也別活了,同歸于盡吧!”

陰冷的聲音之中沒有怒火,而是無比的冷靜也對,這種信奉強者為尊理念的魔道巨擘,在面對生死的時候或許會不甘,但并非所有人都會覺得是別人對不起自己。

一切不過是四個字技不如人。

這句話說完后,便是一陣沉默,沉默持續了很久,很久,直到墨天微的最后一種五感觸覺也消失了!

五感盡數消失,是怎樣的感覺?

仿佛被世界放逐,周圍一片虛無,她感知不到世界,也感知不到自己……

仿佛她已經變成了世界,又仿佛自己根本不存在,只是一抹毫無意義的幽魂……

這種感覺太難受了,墨天微心中一凜,立刻心念一動,放出了劍域可盡管如此,情況也不容樂觀,因為劍域與她之間的聯系被無限削弱,她甚至只能隱約感覺到周圍有著不少血獸。

也正是在此時,她看見了自己的肉身雖然依舊感覺不到,但卻能看出方才那一瞬間就被揍得鼻青臉腫,真是太過分啦!

劍域鋪開之后,許多血獸都根本不需要她親自動手,布置在劍域中的一些劍意種子就自發地對付起它們來,這倒是讓她省了不少力氣。

“一切都準備好了……”

“算了,就去劍宗吧,便宜他們了,希望他們不要太差勁,連求死的我也殺不了。”

“天魔宮,數千載苦修……都結束了。”

聽到這一句,墨天微不禁有些郁悶原來劍宗殺了這位魔主,還是因為人家一心求死啊……怎么感覺那么不得勁呢?

哼,誰要你放水啦!

不放水照樣打得你慘兮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