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三百九十二章:抉擇

第三百九十二章:抉擇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三百九十二章:抉擇

“成功了?”墨天微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你的意思是你們將仙華大世界的地膜改造成你們想要的樣子了?”

“別這么吃驚,孤是仙華大世界先天神靈,想要做到這一步并不困難,否則孤也不敢有這個想法不是么?”淵照擺擺手,復又長嘆一聲,“不過,如果從最后的結果來看,說我們失敗了,這也沒錯。”

“究竟發生了什么?”

墨天微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來,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讓一個明明改造成功的大世界最后淪落到毀滅的下場。

“孤仍記得,重煉地膜成功后的那一天,仙華圣宮內舉行了盛大的宴會,擺脫了籠罩在頭頂的隕落陰云,每個弟子都歡欣喜悅,縱飲美酒,舞劍長歌……”淵照眸中有著深深的懷念,“那便是最后的風流歲月了,只可惜……一去不返。”

“就在宴會漸漸進入尾聲之時,變故發生了。”

“孤感知到了一道傳送波動,就出現在仙華圣宮周圍——這讓孤大吃一驚,因為整個仙華圣宮方圓萬里之內,皆被布下禁制陣法,即便是那些道君前來,也不可能直接傳送而入。”

“傳送?”

“孤心中警惕,立刻便遣了一分身過去查探情況,然而不待發現什么情況,那一分身竟已隕落!”淵照聲音低沉,“這一變故讓孤十分惱怒,因而親身前往,卻見那傳送波動傳來之處,竟然已經打開了一條空間通道,正有源源不斷的奇異生靈通過空間通道,蜂擁而來。”

“那些生靈容貌大多極為猙獰,渾身上下的氣息也與我等修士或是妖獸并不相同,邪惡、混亂、貪婪、暴戾……只須看上一眼,便能明白這些都不是善類。”

“它們的修為也同樣強大!遠超我仙華大世界的實力讓孤既驚且怒,不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地膜已然重煉完成,按說任何外界生靈都不可能隨意進入我仙華大世界才對!”

“但沒有時間讓孤思索那么多,這些異世界而來的入侵者如果真的進入仙華大世界其他地方,將會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因此孤出手了,將它們全數擊殺。”

“不過事情卻遠遠沒有結束,因為很快,從空間通道另一邊,又來了一個更加強大的生靈,它的實力并不比孤弱。”淵照的手緊緊握住了椅子的扶手,似乎心中燃著熊熊怒火,欲將一切毀滅一般,“孤與他交手,初時不分上下,最后才憑借法寶之利,將之殺死。”

墨天微不再說話,只是靜靜聽著。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在她意料之內,在當時那個沒有圣人的時代,能讓一位道君拼盡全力不惜隕落的,恐怕也唯有異世界入侵了——不,或許這并不是異世界入侵,而是……異域入侵!

她已經知道淵照口中的奇異生靈是什么。

“孤雖殺死了那強大生靈,但卻不知為何無法摧毀空間通道,因而短短兩個時辰后,又有一只同樣強大的生靈通過通道傳送而來,欲要將孤殺死!”

“這一戰,孤身受重傷,將那強大生靈打得神魂崩潰,只留意一道殘魂。”

“但孤知道,如果不解決這條空間通道,一切終歸是萬劫不復,因而施展封印,暫時封印了空間通道,這才返回仙華圣宮中療傷。”

“待傷勢愈合之后,孤便捉住那強大生靈的殘魂,通過秘術從它口中逼問出了這一切背后的秘密。”

“那強大生靈乃是一方域外宇宙之生靈,名曰魔族……”

果然!

在聽淵照描述時墨天微便隱隱有著這樣的猜測。

誰也不知道魔族入侵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上古末期三千大世界經過一場天崩地裂的浩劫,衍化成諸天萬界,待得幾十萬年過去,各方世界均已安穩后,才有人發覺,某些世界居然已經被某種強大的異域生靈占據!

這些生靈對修士、妖獸等等億萬族群都有著無比可怕的威脅,因而戰爭立刻爆發,耗費無數代價,期間不知有多少修士隕落、道統斷絕,最后在仙界的幫助下,諸天萬界才將這些名為魔族的異域生靈盡數殺死!

但這不過是與魔族的第一次戰爭罷了,其后幾十萬年,同樣規模的戰爭又發生了三次,最后一次正在兩萬余年前,也正是那一次,滄瀾界所屬的那一片世界群域與真定天聯系斷絕,飄零在外,最后竟漂到了逆亂域中。

淵照看出墨天微所思所想,淡淡一笑,笑容中卻帶著苦澀,“沒想到吧,早在上古末期便出現了魔劫,可你們后來遇到的那些魔劫,連個真仙都未曾出現,又豈能比得上我當年那一次……”

不知不覺間,他連自稱都換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孤”,而是“我”,似乎當年那樣無能為力的情況已經深深打擊到了他強者的尊嚴,讓他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

“異域的魔族,突然出現在仙華大世界內,難道只是巧合?”

“而且剛好是在我重煉地膜之后,這其間是否有著什么聯系?”

“為何區區一座空間通道,連我一個道君都沒辦法摧毀?”

“這世上沒有巧合,只有必然。”淵照冷笑,“其實很簡單,正是因為我突發奇想,重煉地膜之舉才引來了魔族入侵!”

這雖然也在墨天微預料之中,但她卻十分不解,“重煉地膜,如何與魔族入侵有關?”

“之所以我會想要重煉地膜,一方面是因為情勢所迫,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曾得到過一冊秘卷,從中解出了改造地膜之法……”

“可誰又知道,那根本不是所謂的改造地膜之法,而是一個能讓異域魔族準確定位我們這一方宇宙的陣法!”

“原來那異域魔族在許多年前便開始布局,廣散秘卷,一旦某個宇宙的生靈獲得那秘卷并依秘卷而行事,它們便能獲得那個宇宙的時空道標,從而建立傳送,直接大舉入侵!”

“我……不過是個自以為天資縱橫,實則害人害己的愚蠢之輩!”

淵照的痛苦,墨天微能夠想象,可是卻沒辦法深切感受——畢竟,無論是仙華大世界,還是魔劫,都與她沒什么關系,她只是個局外人罷了,真的因此而悲痛不已,那才是奇了怪了。

她的冷靜在此時便顯得冷酷,尤其是在淵照回憶往昔,痛苦落淚的時候。

“我無法長久封印那條空間通道,它終將解封。”淵照稍稍平復情緒,繼續說了下去,“我也無法將這件事情告訴其他道君,請他們出手相助。”

這一點墨天微倒是可以理解,因為淵照的舉動惹來強大的異域敵人,不論這件事情最后結果如何,淵照必然是要倒大霉的,說不定整個仙華大世界都會被瓜分——而在上古末期那種情況下,仙華大世界一旦被瓜分,便必然成為諸位大能爭奪的主戰場之一,毀滅不過是旦夕之間。

淵照為了仙華大世界犯下如此大錯,又豈能容忍仙華大世界最后仍難逃毀滅之結局?

“所以,我獻祭了整個仙華圣宮,將那一條空間通道徹底摧毀。”

嗯,這她之前已經聽那位仙華圣宮的掌門說了,可接下來呢?

出乎意料,在她的好奇完全被勾起來后,淵照突然話鋒一轉,“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能知道了,我們還是聊聊你該怎么離開這封印之地吧。”

墨天微:“……”

不是,你還沒說仙華大世界為何最終還是毀滅了,仙華圣宮的消失為何根本無人發現端倪,這片封印之地又鎮壓著什么東西啊!

你這老頭子,真是壞得很啊!

須知斷更是要被吊起來抽的!

對上墨天微那茫然中帶著幾分兇狠的眼神,淵照一掃之前的沉痛之色,露出一個奸計得逞的微笑,“想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嗎?”

墨天微瞪了他一眼,意思只有一個——這不是廢話么!

“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成為我仙華圣宮弟子,你自然便能知道一切。”淵照微微一笑,手中升起一團金光,金光之中是一本古樸卻仍十分精致的書冊,“在宗門玉冊上寫下你的名字,你便能知道那一切秘密,也能輕易離開這一方世界,至于你的朋友,想帶多少走都無所謂,如何?”

聞言,原本正惱怒于“作者居然斷更了”的追更讀者墨天微立刻神色一正,換上了另一副面孔。

“成為你仙華圣宮的弟子?”她神色沉靜,眸中平淡無波,“我已有宗門師承,道君美意,在下愧不能受。”

“先不忙著拒絕我。”淵照擺了擺手,“如今仙華圣宮是什么模樣,你也知曉,你加入之后,便是唯一一個還活著的弟子,自然便也是我仙華圣宮的掌門。你不會受到任何宗門規矩的約束,我也不會強求你脫離如今的宗門……”

“你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他豎起一根手指,“替我將仙華圣宮道統傳遞下去。仙華圣宮雖已覆滅,可我卻不愿世人徹底遺忘仙華圣宮曾經的威名……替我找一個傳人吧,在這封印之地,我不知我還能堅持多久……”

這一番話說得合情合理,如果換了墨天微處在淵照如今的位置上,恐怕也只會求道統不斷吧?

“這些年來,進入仙華圣宮的勢力應該不少吧,你想要傳人,大可從中挑選。”墨天微卻仍是不置可否。

“他們?”

淵照眉宇之間閃過一絲不屑,這神色一變卻讓他周身的氣息也隨之變化,從一個溫潤如玉的翩翩君子,變成了一位睥睨天下的帝皇,氣勢凌人——也唯有此時,墨天微才恍然驚覺,眼前之人曾站在這一方宇宙的巔峰,執掌一方大世界,擁有絕對的權力……又豈會如先前表現出的那般溫和可親呢?

“孤要尋的是一位能重建我仙華圣宮的傳人,而非將我仙華圣宮道統徹底吞并的傳人!”他傲然一笑,“且如今諸天萬界的勢力,多是曾經那些老熟人在下界的道場,孤當年便不遜色于人,如何時至今日,孤之傳人卻要投入他們傳人的麾下?”

“哼,休想!”

這話確實十分霸氣,可卻也讓墨天微下意識地蹙了蹙眉——他的意思是,我是可以重建仙華圣宮的人?

可這怎么可能呢?

若我得了仙華圣宮道統傳承,必然也會將之歸入劍宗傳承之中,并不會另立門戶——改換門庭,另立門戶,這在修真界可是堪稱十惡不赦的大罪啊!

“若換了我,也一樣。”墨天微道,“你若要尋傳人,還是找散修吧,我是不成的。”

上古宗門道統固然乃是無價之寶,可這世上有得必有失,若她接了這一份因果,將來也必要因此而付出代價,她如今不缺資源不缺靠山不缺傳承,為何要為了個自己用不上的東西而承擔那不可知的風險?

利令智昏,一個修士需要學會克制貪念,抵抗無數不在的誘惑。

墨天微的拒絕并未讓淵照生出任何不悅之念,他只是輕輕一笑,“你確定嗎?如果不拜入我仙華圣宮門下,你是無法離開這封印之地的,只能隨我等一同在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確實是墨天微最擔心的地方。

或許還有別的離開的辦法,可淵照會告訴她嗎?

未必。

執起酒壺,晶瑩的酒液汩汩落入杯中,待得杯中酒液將滿,淵照放下酒壺,慢條斯理地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便愜意地舒展眉頭,似乎已經沉醉于美酒之中,不再關心其他事情。

可墨天微卻知道,他并不是不關心了,而是他信心滿滿,篤定了她會答應下來!

確實,如果有選擇,她必然會拒絕加入仙華圣宮;可若是不加入就得死,那她也會毫不猶豫地放下諸多顧慮,成為仙華圣宮弟子——不是人心易變,而是任何人都會做出更利于自己的選擇罷了。

“這瓊羽星酒,只在仙華大世界才能釀造得出。”淵照閉著眼,聲音不疾不徐,“我已不可能再看見新的瓊羽星酒,可卻還有希望看見新的仙華圣宮弟子……這是我為數不多的期望了,你愿意幫助我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