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三百六十六章:再入劍閣

第三百六十六章:再入劍閣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三百六十六章:再入劍閣

從秦神意的話中可以判斷出,如無意外,當滄瀾界面臨真正的危局時估計已經過去幾萬年,這么久的時間足夠她修煉有成,到時候再說吧——如果她沒能修煉有成,那這件事情就更不用擔心了。

秦神意似笑非笑地瞟了她一眼,似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盤算,只揮了揮手,“去吧。”

話音方落,墨天微只覺空間一陣扭曲,然后便出現在了一處傳送臺上——她已被秦神意從明淵洞天之中送了出來。

看守宗內傳送臺的真武宗弟子本不知墨天微是何許人也,但當墨天微拿出廉貞令后,兩人立刻便知道了此人的身份——不正是近些天來宗內傳得沸沸揚揚那位墨景純么?

傳聞他從前不過是個無名之輩,不料卻在真武仙會上一舉擊敗了少陽天左楚晏天驕,可謂一舉成名天下知;爾后又成為了如今宗門外七星之一的廉貞,江湖地位一下子就不同了。

不過對這些宗門弟子而言,最讓他們好奇的并不是這兩件事,而是他居然得到了神意尊上的賞識,被允許在明淵洞天之中修煉!

——據說,他與神意尊上關系頗為親近,難不成是神意尊上的哪位后輩?

幾人好奇地打量了墨天微幾眼,卻沒人造次,畢竟論起來,墨天微是真武宗客卿,與長老是一個地位的,他們只是弟子罷了。

因好奇而耽誤片刻之后,便有人上來行禮,問道:“不知廉貞長老欲往何處?可要去宗門為您準備好的居所看看?”

墨天微既已成為真武宗客卿,真武宗也不會虧待她——更何況她還有秦神意這個靠山,早已為她準備好了一座山峰,只等她想起便可以自行前往。

聞言,她想了想,便答應下來。

于是說話那人便將墨天微帶去了真武宗為她準備的居所,其中各種布置自是盡善盡美,并無不妥之處,總而言之,她很滿意。

不過雖然很滿意,但她卻不打算住下來,時間就是生命,她已經閑了好幾個月了,現在更想出去闖闖——況且,她并不習慣在一個都是陌生人的地方閉關修煉。

“勞駕,不知宗內劍閣在何處?”墨天微問道,“本座欲往劍閣修行。”

那人也不覺得有什么問題,一個劍修么,不去劍閣倒是奇怪了。

真武宗內同樣有著一個劍閣的入口,不過與劍宗不同之處在于,劍宗即便是真傳弟子,進入劍閣修煉的時間都有規定,除非意外情況,否則不可以長期在其中修煉;而真武宗呢,只要是內門弟子,盡可進入劍閣修煉,時間并無限制。

墨天微心中暗暗嘆了口氣,這便是宗門實力的差距,劍宗沒那么多資源可以讓劍閣入口一直保持開啟的狀態,只好限時;真武宗財大氣粗,壓根不將那些消耗放在眼里。

“不過,劍宗也會越來越好的。”

這樣想著,她謝過了那位給她帶路的人,進入了劍閣入口。

劍宗的劍閣入口是座小閣樓,真武宗的卻是一個漆黑的空間通道,沿著空間通道可以直接進入虛空之中的劍閣。

“空間通道?”墨天微心中的酸水開始咕嚕嚕往外冒了。

劍宗與虛空劍閣之間有個傳送陣,不過劍宗沒有主動開啟傳送陣的權限,如果有人想要進入虛空劍閣,得先打申請,通過了之后虛空劍閣才會開啟傳送,將人攝走。

而真武宗干脆就直接和虛空劍閣建了個空間通道,往來極其方便。

兩者之間的差距,從這一點便能看出來。

“哼,以后我自己建一個劍閣。”

不得不說,墨天微的玻璃心受到了打擊。

想當年,她家富可敵國,雖然日子難熬了點,但各種物質資源是一點都不缺的。

轉世后,好漢不提當年勇,可劍宗大小也算是個豪門,雖說總是面臨經濟危機,但她這種特權階級總歸是吃穿不愁的。

沒想到,到了真正的豪門這里,她就一剛剛脫離貧困線的小康。

哎,行吧,小康就小康,早晚她和劍宗也會變成土豪的。

懷著這樣不可明說的心理活動,墨天微來到了虛空劍閣。

上一次來虛空劍閣,還是在她從萬法仙宗歸來之后,當時她在劍閣之中待了兩年多,不過因為雙眸失明等緣故,卻未曾闖下什么名聲來。

如今這一次,諸事具備,她心中亦是自信滿滿,早已立志,此番若不能突破到劍魄第四轉劍域造化之境,便不出劍閣。

天劍城。

早先在天劍城待過,中間間隔時間又不算長,因此她籌備起一應事宜來倒也是輕車熟路。

天劍城乃是大能劍意所化——說是劍意,其實在頂尖的大能手中,每一道劍意都內蘊劍域,實則并無區別——而城中的一應居所、酒樓、店鋪等等其實亦皆是劍意所化。

墨天微找了個空地,在一旁的一個劍意樞紐之中注入天一劍意與滄海劍意后,眨眼之間,一座竹樓便自空地上拔地而起。

以她如今的境界,劍意是絕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的,不過是借助了天劍城中的特殊禁制罷了。

城內的那些建筑,多是這樣建成的,安全性極高。

這地段較為偏僻,路上行人并不多,看見有人造了棟竹樓出來,也只是多看了一眼,便又很快收回了視線——畢竟是劍意造化而出的建筑,千奇百怪才是常態,這竹樓還算正常了。

收拾好竹樓之后,墨天微離開竹樓,朝著天劍城中央的虛云梯而去。

天劍城中央立著一塊高大的石碑,碑上正刻著歷代劍道天驕的名諱,共計九百九十九個,永不增加——這意味著若想登上此碑,至少須得戰勝碑上一人。

或許有人疑惑,既是歷代天驕,有些已經隕落或是飛升的該如何戰勝?

這一點自然不成問題,因為進入過虛空劍閣中的人,都會被記錄下來,并制造出與真人幾乎無異的劍鬼,又名杰字劍鬼。

——順帶一說,劍閣之中劍鬼分七階,分別是茂、選、俊、英、賢、杰、圣,以墨天微如今的等階,制作出的劍鬼也就是第六階的選字劍鬼,可想而知杰字劍鬼有多么強大了。

而想要將名字刻在絕世碑上便須得挑戰杰字劍鬼,戰而勝之,是為絕世天驕。

但最困難的并不在于戰勝杰字劍鬼,而在于接到挑戰杰字劍鬼的任務——其中一個必要條件是自身等階在賢字層,這是最簡單的條件。

其余的標準卻并不清楚,有人剛剛進入賢字層,便能接到任務;有些人蹉跎到死也別想接到——漸漸地,天劍城中流行起了這樣一個說法,能接到挑戰杰字劍鬼任務的人,才算是劍閣認定的絕世天驕。

至于最高階的圣劍鬼,劍閣之中只有一位,不過近萬年來杰字劍鬼出手的次數都少之又少,就更別說圣劍鬼了。

只是據傳聞言,只要能戰勝杰字劍鬼中排行第一的伏天焱,便能得到挑戰圣劍鬼的資格。

這些離墨天微還太過遙遠,目前僅僅是個后進末學的她只站在絕世碑下凝望了片刻那些杰字劍鬼名諱,便踏上虛云梯,前往劍閣第二層。

上一次她筑基期時歷經磨難,才闖到劍閣第四層,如今士別二十余載,她已非吳下阿蒙,并沒有花多少時間便一舉破關,進入第五層。

劍閣第五層。

劍閣每一層都不相同,據聞是隨意截取百萬年前三千大世界中的某一地域而生,自大能爭圣之后,三千大世界僅余四十九,其余大都崩解成中世界、小世界及秘境,還有一些被徹底摧毀——昔年盛況,不復見矣。

這一層的景色甚為美麗,然而來往著多是一心向道無心他物的劍修,良辰美景錯付,大約便是如此。

墨天微當然也沒什么心情欣賞景色,她已經接到了這一層的任務——一共三個,分別是追殺賊寇解劍入池人云亦云。

前兩個任務還好,一個是追殺某個通緝犯,一個是前往解劍池洗劍清心,可最后一個卻讓墨天微有些不解了——人云亦云?這是什么任務?

看了一遍任務簡述,墨天微依舊有些摸不著頭腦,只能暫且記下,先去忙活那兩個簡單任務。

殺人最簡單不過,問題是怎么找到那個通緝犯。

墨天微將第五層來回犁了幾遍,最后還是從另一個劍修手里買到了消息,然后提劍找了過去,將那個選字劍鬼賊寇剁了,旋即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坐忘峰解劍池。

解劍入池任務算是一個比較常見的任務,許多劍修都可能接到,因此坐忘峰這里來往的劍修不在少數,其中不乏一些墨天微眼熟的——眼熟的自然不是那些人,而是那些人衣裳上的徽記。

劍閣匯聚諸天萬界劍道英豪,這其中自然囊括了諸多勢力。少有人會將徽記隱藏起來,因為那樣顯得藏頭露尾,忒不爽快。

墨天微看見了幾個真武宗的門人,不過她沒有上前打招呼,對方也沒來找她——她身上的徽記是劍宗的。

收回視線后,她沿著石階拾級而上,很快消失在山間嵐霧之中。

在一個并不起眼的角落里,兩名劍修看了眼墨天微離去的方向,對視一眼。

“是他嗎?”黑衣劍修問。

“就是他,沒錯。”紫衣劍修道,“他身上那個徽記我從未在其他人身上見過,且那張臉,你要是見過了,能忘記?”

“哼,我原以為能讓左楚晏服輸的人是怎樣的三頭六臂,原來竟還只在劍閣第五層?”黑衣劍修語氣之中滿是輕視,“左楚晏不會是修煉出了什么岔子,所以被這么一個廢物點心給打敗了?”

“說不定他只是來第五層做個任務,就像我們一樣。”紫衣劍修嚴肅道,“他不是個好惹的貨色,甄師兄你真的要找他麻煩?”

“先去看看。”甄師兄道,“若是個草包就直接將他殺回天劍城,若不是……那就等以后遇上了再教訓他一頓。”

紫衣劍修腹誹:“師兄你前段時間剛被左楚晏打廢了兩成劍骨,若他果真不是個草包,你豈不是要完?還教訓呢……”

當然,這話他是不敢直接對甄師兄說的,畢竟說真話容易沒朋友。

稍稍等待片刻后,甄師兄朝紫衣劍修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同朝坐忘峰山頂走去。

而此時的坐忘峰山頂,墨天微正在細心擦拭九天劍,旋即將之小心沉入水中。

所謂解劍池,其實與劍宗的洗劍池有幾分相似,都是通過瑞氣洗凈劍上沾染的血氣、煞氣、怨氣、死氣,但兩者之間還是有幾分區別的。

解劍池還有一項作用,那便是提升飛劍的品階。飛劍長期放在解劍池之中將獲益無窮。

墨天微自然很清楚這一點,再看解劍池周邊,端坐著不少劍修,他們都是為了提升飛劍品階才靜候在此地。

當劍修將飛劍放入池中蘊養之時,便會被固定在池邊不能移動位置,而解劍池周邊并不禁止殺戮,所以劍修們在等待自己的飛劍時,往往會遭到某些不懷好意的人或是劍鬼的偷襲,運氣不好被打回天劍城,飛劍就要被扣在解劍池之中整整一年,這對任何劍修而言都是奇恥大辱。

——那位甄師兄打的正是這個主意。

墨天微在池邊坐著,閑極無聊,開始數池中究竟有多少飛劍,結果發現飛劍的數目比此時解劍池邊的劍修數目多了兩倍,這便讓她下意識地警惕起來,覺得這個任務或許沒有她想象的那么輕松。

不過,她也不認為自己會在這里失敗,那樣也太丟人了點。

解劍入池的任務要求墨天微將本命飛劍放入池中蘊養至少三天,放在平日三天不過眨眼的工夫,可現在卻不同了。

正一邊保持警惕,一邊默默琢磨著幾本新領悟劍法的要訣,忽地一道劍光閃過,她雙眸一瞇,凝視著右前方。

一只劍鬼突然冒了出來,在出招之前竟無一人發現!

它的目標是一個青衣劍修,而它也確實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1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