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九章:眼閉則花寂

第三百五十九章:眼閉則花寂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三百五十九章:眼閉則花寂

正常來說,修士在記憶《原始之章》時第一想的是理解全文然后記憶,在發現理解不了之后會選擇退而求其次死記硬背,這時候他們就會發現記了這一段忘了前一段,幾乎不可能將全文記下來。本↘書↘首↘發↘追.書.幫↘m.zhuishubang/

墨天微如今的方法,也很簡單,那就是將所有文字用數字代替,然后使之形成一串很長很長的數字,又因為其中插入了許多個“0”——相當于混入了亂碼——這就破了《原始之章》中自成的部分禁制。

不過說起來也沒啥用,《原始之章》的文字排列組合即便換成了數字也依舊存在魔力,讓人記不下來。

如果僅僅如此,墨天微想要背下《原始之章》的難度也依舊不小。

但是……可別忘了,她當初寫下的問題是“短時間內如何在不被允許復刻玉簡的情況下完美記下神道最深奧的典籍《原始之章》”,這與單純的背誦可就不同了。

墨天微輕輕一笑,在轉碼完成之后,她將這長長一串數字刻在白龍的靈念領域之中——也是在這個時候,她才發掘了白龍除了百科全書外的另一個功能:近乎無限內存的U盤。

靈念領域之中有無數靈念,她讓白龍將這串數字分成許多份,每兩個靈念交互記下一個文字代碼,每記下百個文字代碼后換另外兩個靈念記憶,這樣的效果非常好——畢竟《原始之章》難以記憶的另一個原因還在于篇幅過長,現在都分成這么細的一段段了,就算是個凡人也能暫時記下來。

白龍覺得十分有趣,它還沒想到自己居然能這樣用,真是稀罕啊!

想到之前見到的那個小泡泡,那也是個天地靈物,懂得的東西確實很多……嗯,它要不要找機會偷偷潛入某個宗門的藏經閣,把里面的東西全都用這種方法復刻一份下來,等阿墨什么時候要用了就能拿出來?

“值得一試。”白龍若有所思。

在白龍心中升起打劫某宗門藏經閣的念頭時,墨天微并沒有繼續認真背書,而是開始……煉器。

說起來,墨天微上一次煉器還是在滄瀾界天妖域,那時候她煉制……好吧,打造出的第一件法寶可是受到一眾妖族的熱烈追捧。

哎,往事不堪回首,也不知道這么多年過去了,那幾把廢鐵還健在不?

回憶起從前,墨天微有一瞬間的恍惚,旋即很快又回過神來,輕笑著搖搖頭,人老了就是愛回想往事呀!

故作老成地這樣想著,墨天微歡快地取出了師尊送的煉器爐——明澤真君格外希望墨天微子承父業,將一件件煉器材料扔進了煉器爐之中。

太清塔第二層內除了墨天微還有三個人,他們雖然也被折騰得忙手忙腳,但仍不忘記偷偷觀察其他人的動靜——畢竟這都是對手,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尤其是其中煉器的那人,在看見墨天微陷入了《原始之章》的洪流之中后,更是雙眸怒火熊熊——好哇,原來那道坑爹的題目是這小子出的,要不是場合不對,他非得沖上去抽那小子幾頓不可。

這人自然便是之前被墨天微的問題一路刁難得懷疑人生信心崩塌的武曲了,他運氣比較好,在中間層時只打劫了幾個人就得到了許多地圖,上了小泡泡的賭桌玩了兩把就贏了,恰好找到了前往核心區域的路。

與墨天微這種第一次來什么的都不懂,為了安全起見因而將地圖收集得七七八八的人不同,武曲很清楚選拔流程,發現有一條路就直接來了,因此比墨天微快了許多。

“本座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辦法在短時間內背下《原始之章》!”

一邊煉器,武曲一邊分心觀察墨天微——結果就是一不留神多看了《原始之章》幾眼,然后被弄得暈頭轉向,差點煉廢了一件法寶。

“好險!”

武曲冷汗涔涔,這件法寶可是他晉級的關鍵,要是煉廢了,真是哭都沒地方去。

有了這個小插曲,他不得不收斂心神,專心煉器。

待到煉器進入尾聲,各種禁制皆已被打入器胚之中,只差慢慢溫養,武曲這才松了口氣,有時間觀察起墨天微來。

這一觀察,就又讓他一愣——這人怎么不背書,反而煉起器來了?真是古怪!

雖然心中對自己被一個小輩的題目難倒了這件事情覺得十分丟臉,但武曲同樣也很好奇,這小子究竟想用什么辦法背下《原始之章》呢?

看起來成竹在胸的模樣,難不成真有些本事?

正這樣想著,武曲便看見墨天微身前的煉器爐在發出一聲悶響之后,升起裊裊黑煙……

不用說,煉廢了。

武曲嘴角抽了抽,墨天微的煉器手法他也看見了,確實是一套高深的法訣,問題在于使用的人笨手笨腳,不是這里出錯就是那里出錯,蠢得讓人懷疑此人是如何平平安安活到現在的。

“就這手法,也難免炸爐了。”

然后武曲就看見,墨天微又取出一份煉器材料,認真煉制起來。

“嘿,這是想不開還想炸爐?”武曲心中暗暗嘲笑,“就憑這手法,再炸十次也別想煉出一件法寶來!”

果然不出所料,半個時辰未過,墨天微又煉廢了一爐。

“嘿嘿。”武曲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真武島上,秦神意神游物外,分出一絲注意力放在墨天微身上,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

當看見墨天微煉器時,秦神意眉頭微蹙,有些不太明白墨天微這是在做什么——她之前給的答案,可沒說要煉器呀!

而且那些煉器材料也很尋常,能煉制的法寶隨隨便便一算也有上百種,也不知道她究竟想煉哪一種。

不過,秦神意活了這么多年,又豈會是沒有耐心的人,于是便耐著性子看了下去。

接連煉廢了三爐之后,墨天微深深凝視著眼前的煉器爐,心中感慨萬千——該說什么好呢,她的技能點果然全給點在了劍道上,連最低階的法寶都沒辦法用師尊給的高深煉氣法訣煉出來,真是枉費了師尊的一番好心啊!

不行,她可是師尊的得意弟子,怎么能連煉器都不會?

小臉一下子嚴肅起來,墨天微盤腿坐在煉器爐前,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她能用劍道解析陣法,那么想來用劍道解析煉器也未嘗不可……

“喂,醒醒。”白龍不得不無奈地打斷墨天微的大開腦洞。

墨天微回過神來,迷茫問道:“怎么了?”

“我想說……不管你打算煉什么東西,都得注意下時間,不要無緣無故發呆啊!”白龍嘆氣。

“哦?”墨天微恍然,“哦!”

也對,現在不是開發新技術的時候,她在煉器方面的天賦雖然不咋地,但所謂熟能生巧,她就不信煉不出來了!

不就是炸個十幾爐,這點煉器材料她還不放在心上。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又煉廢了六爐之后,她終于有點摸到竅門了——畢竟只是個十分簡單的法寶,她就算是只豬也該學會了。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眼見著離最后時限越來越近,白龍倒是沒有擔心什么,畢竟《原始之章》已經刻在它的靈念領域了,就算它的威力再驚人,白龍也還是能堅持一時半會兒不遺忘,等神意尊上來了恰好可以作弊……

忽地,煉器爐中紅光大作,旋即一根類似戒尺的東西從爐中飛了出來……

墨天微一把將它握在手上,一時激動,抄著它連連揮舞,霍霍生風,再配上一副眼鏡換上職業裝,就是一個威風凜凜的教導主任。

當然,墨天微自我感覺良好,可落到其他人眼中,就覺得……這人怕不是個傻的吧。

武曲嘴角連連抽搐,突然覺得自己回答不出墨天微提的問題也沒什么丟臉的,畢竟傻子的思維正常人很難捉摸不是么?

墨天微美滋滋地撫摸著戒尺,這可是她煉制出來的第一件夠格被稱之為法寶的東西啊,多么具有紀念意義!

“決定了!”墨天微意氣風發,全然忘記自己剛才炸了多少爐,“就叫它量天尺!”

白龍:“……”

這么一件只有一重寶禁、三道禁制的下品法器,起一個這么威武霸氣的名字,真的好嗎?

雖然白龍并沒有明說,但墨天微如何不知道它的想法,輕輕哼了一聲,“你可不要小看它,這可是劃時代的產物!”

白龍:“嗯嗯,真棒!”

“我是認真的!”

白龍:“對對,阿墨出品,必屬精品!”

墨天微臉黑了,這也太敷衍了一點吧?

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和一個剛出生的小東西計較。

——她怕是忘了,真要比起來,白龍和她祖宗是一個輩分的。

煉出量天尺,墨天微便放下心來,將之煉化之后,她細心操控著其中禁制,鼓鼓搗搗一陣之后,又喚來那些靈念,提取它們記下來的一串數字……

一天的時間終于結束,秦神意如約而來,掃了眼她手上的法器,微笑看向墨天微:“如何?”

墨天微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嚴肅道:“神意尊上,在下當時寫的問題是‘記下’《原始之章》沒錯吧?只說了不能用玉簡,可沒說不能用其他東西哦……”

“確實。”秦神意頷首,“所以你要用的就是你手上的東西?”

墨天微展顏一笑,“自然!尊上放心,在下說到做到,必然可以記下《原始之章》!”

“那么現在開始吧。”秦神意笑道,順手在虛空之中一抓,將藏在墨天微紫府之中的白龍抓了出來,“這可是考驗你的時候。”

他將“你”字咬得很重,意思很明顯——這是在考驗你,為防止你作弊,先沒收小抄一冊。

墨天微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打算作弊,而神意尊上也沒有傷害白龍的必要。

只見她祭出量天尺,黑色的尺子飛快地延伸變長——這是延展禁制,在長到這一層都快要裝不下的時候,量天尺才停下來,上面的刻度一一亮起……

當最后一道刻度上的光芒亮起之時,量天尺忽然開口說話了,字正腔圓如新聞聯播主持人——這是聲樂禁制。

“元—氣—蒙—鴻—萌—芽—茲—始………”

隨著量天尺的背誦,刻度上的光芒也一點點黯淡,有時候黯淡得多些,有時候黯淡得少些。

秦神意從最初的驚訝到后來的若有所思,再到現在的似有所悟,看向墨天微的眼神也愈發奇異起來。

先將《原始之章》的文字轉化成數字,再將這一行代表著《原始之章》的數字轉化成一段長度,讓尺子“量出”長度并通過聲樂禁制報數——聲樂禁制經過了一定的變形,讓“10”發音“元”,“20”發音“氣”,以此類推。

正是因為尺子太過普通,幾乎毫無靈性,難以受到《原始之章》影響,又只是在念刻度數字,所以才沒有被“屏蔽”。

將文字轉化成數字,讓沒有靈性的東西死記硬背,這兩者都很簡單,不是沒人想到,但墨天微的方法之中最關鍵的在于“將數字轉化為長度”,那一串數字在墨天微眼中代表著《原始之章》,但在沒有靈性的量天尺眼中就是一段長度,它只是在給主人匯報長度,而不是在背誦《原始之章》。

別看只是一個看法上的差異,修真界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的“唯心”。

所謂“眼開則花明,眼閉則花寂”,在這一點上同樣通用。

當量天尺念完最后一個字,刻度上的光芒也徹底黯淡,長長的尺子飛快縮小,變成一把一尺余長的戒尺,落回到墨天微手心。

她笑吟吟地看向秦神意,“神意尊上,您覺得這個方法怎么樣?”

“不錯。”秦神意目光之中滿是欣賞,“將數字轉化為長度,很好!”

“尊上謬贊了。”墨天微虛偽地謙虛了一句,“在下只是多想了一點點。”

“贏家不需要有多么聰明,只需要比別人多想一點點就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