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九章:長眉入鬢寫風流

第二百三十九章:長眉入鬢寫風流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二百三十九章:長眉入鬢寫風流

安昀倒是沒有什么擔心的,他家是在天南城沒錯,距離戰場也很接近,但是北域三十二座主城可從未被人攻破過,且以妖族如今的實力,最多也就與人族繼續僵持,想要破城那是癡人說夢。

“我這里倒有些族里傳來的消息,或許阿墨你用得上。”安昀取出一枚玉簡,遞給墨天微。

墨天微接過,卻沒有立刻瀏覽,而是道了謝,然后問慕容決:“近期我打算去北域戰場看看,你去不去?”

慕容決搖了搖頭:“剛回來不久,師尊命我閉關一段時間,這些年應該不會去了。”

雖然對這個結果有些遺憾,但墨天微也不郁悶,日子還長呢,機會多得是,何必急于一時呢?

幾人又談起這些年來游歷中的一些見聞,或驚心動魄跌宕起伏,或匪夷所思難以想象,有認識已久的好友,也有新近結仇的對手,倒是極為開懷。

暢飲罷,天色已晚,秋夜里天高地迥,一勾新月斜掛天際,群星熠熠,如瀲滟水波,似萬家燈火。

三人坐在冰涼的石階上,仰頭看著無盡星河,涼風習習,吹散清冽的酒香,卻吹不散三人心頭醉意。

慕容決愜意地瞇著眼,與平日里冷肅的樣子大不相同,他說道:“好久沒有這么清閑地觀賞星空了,當年,我才五歲,家中父母雙亡,舉目無親,又恰逢天災,流離失所……后來撿到一本修行法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一心想要求仙訪道……”

“后來呢?”墨天微的眼睛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辰更加耀眼。

“后來,后來便天天在山野之中打轉,想要遇到一位仙人,可惜什么也沒遇到——也虧得是運氣好,竟沒被野獸吃了。”慕容決已陷入了多年前的回憶之中,“只記得,在那些夜晚里,唯有清風明月相伴,碧水繁星作陪。”

安昀酒量最淺,聽著聽著便已經睡著了,趴在石階上,偶爾還發出幾句含含糊糊的囈語,也不知道他在夢中有豪情幾許,深情幾番?

“……不知不覺,便已多年過去,千山萬水踏遍,紅塵煙云里,洞天福地中,遍覽殊色,”慕容決喟然長嘆,“卻總覺得少了什么。”

墨天微打了個呵欠,揉了揉眼睛,“大概是少了當年那一份自得其樂吧。”

慕容決轉過頭看她,只覺得這樣子的阿墨與當年竟無一絲差別,時光分明在他身上留下了許多痕跡,然而卻不曾將最核心的那些改變——阿墨一直都是個很神奇的人,從小到大,他都如此覺得。

墨天微歪著頭,眉梢眼角灑脫飛揚,背靠石階,一只手有意無意地拽著旁邊大樹垂下的枝椏,如玉的容顏上帶著淺淺的微笑,似乎這么簡單便自得其樂起來。

長眉入鬢寫風流。

慕容決愣愣看著,雖然一直知道阿墨容貌極盛,但從小到大這么多年看了下來,他以為自己早已習慣,卻不想見到這樣的一幕,仍是心旌搖曳,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摸那條似是精心勾勒而出一般的墨眉。

“雖然少了自得其樂,但也不是毫無收獲,你如今可也不是當日的小童了。”墨天微回眸一笑,如月下幽蘭,雅逸清致,“有得必有失,這世上除了時空,又有什么是亙古永存的呢?不必太過在意失落的過去,當放眼未來才是!”

他他他他他……他憑什么美得這么蠱惑人心,又美得如此清麗純凈!

慕容決完全沒聽清楚阿墨都說了什么,他覺得自己更暈了——一定是不小心喝了阿墨的酒,所以醉了!

要不然,要不然他怎么會覺得要管不住自己的手了呢?

“阿墨……好可愛,真想捏一捏……”這個念頭開始在腦中無限循環,瘋狂生長,節操值一下子就掉了一大截。

暈暈乎乎的慕容決不知怎么就覺得臉有些熱,他趕緊用手冰了冰,但是毫無用處,反而連手都燙了起來,蠢蠢欲動。

墨天微并不知道慕容決在想什么,這么多年來,她也是難得放松,一不留神便醉了,此時愛上了折騰樹枝的游戲,并且樂此不疲。

忽然,她聽見慕容決的聲音:“阿墨。”

“嗯?”墨天微回頭。

一只溫熱的手突然落在她額角,若有似無地拂過她的長眉。

“嗯嗯?”墨天微愣了愣,但在見到慕容決手中的一片枯葉時,便又笑了起來,將手上的樹枝放開,拿過那片枯葉,“再不敢折騰這樹了,否則等下掉我一身的葉子。”

慕容決繃著一張臉,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假裝這片落葉真的是掉到墨天微發梢的一般。

袖袍之下,收回的手又開始發起燙來——這感覺真不錯,好想再來一次。

只可惜,再來一次肯定會被阿墨發現,到時候就很難解釋了啊。

暈暈乎乎的慕容決,最后在糾結之中睡了過去,只是又與安昀不同,即便是沉睡著,他的神識也時刻警戒著周圍可能發生的一切,這大概便是長期在外游歷養成的習慣吧。

墨天微看著睡著的兩人,舉起那片葉子,輕輕一吹,便看著它飄飄蕩蕩遠去,落入夜風的懷抱之中,不知最終飛往何處。

如今日一般醉意醺醺的夜晚,恐怕日后也很少會有了吧?

三人吹了一夜的涼風,第二日醒來后便各自告別,墨天微又回到靈星峰。

慕容決遠遠回頭望了眼她的身影,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因昨夜自己滿腦子亂七八糟的想法而幾乎崩潰了。

他覺得他大概、可能、也許是……有點喜歡阿墨?

啊啊啊,他喜歡的明明是軟軟的妹子啊,這是怎么回事!

雖然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但慕容決也不會否認自己的心動,只是有些不知所措。

“也許只是月色太好,如清風拂過春水,偶然蕩漾起一絲漣漪,過一段時間,便會平復下來吧?”

他這樣想著,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開始閉關。

閉關使我清心寡欲!

無意間勾起了好兄dei的少年情思一事,墨天微表示毫不知情。

她如今正拎著孔羲,將它放在石桌上,一臉嚴肅地說道:“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得到了前任妖皇的記憶?”

孔羲的尾巴下意識動了動,他并不想提這個話題,那一份記憶讓他覺得自己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人。

但主人問話,他自然得老實回答:“是的,主人想問什么嗎?”

墨天微卻沒管他是什么想法,直接問道:“他是怎么隕落的?”

這個問題讓孔羲更加不自在了,他支支吾吾,“我,不是很清楚,他的記憶里沒有……”

“沒有?”墨天微的眼睛瞇了起來。

“應該是有的,只是我的實力還不夠,只能看見一部分記憶,還有更多是看不見的。”察覺到危險,孔羲再不敢有絲毫隱瞞,立馬全部交代了,“但我覺得,他可能是累死的。”

“累死?”

墨天微愕然,冷不防聽見這么個回答,她覺得不可思議極了——一位在滄瀾界幾無敵手的大能,竟然是累死的?

這家伙究竟都做什么了呀!

她立刻嚴肅起來,能讓一位妖皇甘愿赴死,這里頭肯定隱藏著十分重大的秘密,或許便是……能夠改變滄瀾界格局的秘密。

“你為什么這么覺得?”

“我看到的那部分記憶,并不僅限于妖皇早年,而是什么時期都有——雖都是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至于那些關乎于鳳族隱秘、妖族機密的事情,都被封鎖了,大概是要隨著我實力的增長步步解封。”

“記憶里,大概從兩千年前開始,他的氣息便開始漸漸衰弱,我能體會到那種感覺,像是力量被什么東西抽走了一般……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記憶中的最后一段,所以我覺得他可能是這樣累死的。”

“抽走?”

墨天微若有所思,若果真如此,那該是怎樣的存在,才能將一位大乘期的神獸后裔給生生耗死啊……

這件事情,會和妖族近來的異動有關嗎?

她將這個念頭壓在心中,轉而說起了另一件事情:“不久之后,我要去北域戰場,你想去嗎?”

孔羲眼睛一亮,他當然想去,整天呆在洞府之中,即便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他也很煩的好嗎?

只是……

他遲疑了一瞬,問道:“我是鳳族后裔,去北域戰場,要是被妖族發現了怎么辦?”

“那就不要讓他們發現。”墨天微面無表情,“殺光見過你的妖,不就行了?”

孔羲:“……主人威武。”

“看來你是想去了,嗯,那你便再與小白打一架,贏了就跟著我去吧!”

墨天微想起自己曾許下的諾言,又將小白喚來,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它。

小白笑吟吟地看了孔羲一眼,在他緊張的目光之中說道:“孔羲打不過我。”

“哦?”

孔羲不甘心地垂下頭,他有前任妖皇的記憶和修行經驗,竟然打不過小白——明明小白只是一只血脈稀薄的神獸后裔!

“但是……”小白話鋒一轉,“但是他再閉關也暫時沒什么用了,不出去歷練歷練,是不會有長進的,主上何不帶他出門游歷一番呢?”

孔羲驚愕地抬起頭看向小白,不敢相信它竟然會這么好心——小白很討厭他,這決不是他的錯覺。

小白當然很討厭孔羲。

它堂堂天狐后裔,在墨天微這里混得還不如一只雜血的小雞仔,在無法明目張膽地討厭墨天微的情況下,自然就恨上了孔羲——沒什么本事,血統低賤,憑什么得到主人許多資源培養?

明明它才是主人最忠實的靈寵,有著更高的培養價值!

但是,它也知道主人對它一直懷著某種詭異的厭惡感,這樣的感覺讓它低調做妖,不敢鬧出什么事情,加深主上的厭惡。

所以它雖然討厭孔羲,但卻會在表面上維持和孔羲的良好關系,并在恰當的時候幫個忙,換來孔羲的好感。

——一個一直很討厭你的人突然有一天不求回報地幫助了你,你對他的印象很容易便改觀,將他視作一個“有些傲嬌但心地善良”的好人。

小白正是要打造這樣的人設,它沒工夫也不愿意天長地久地刷孔羲的好感度,這樣的捷徑無疑是更好的選擇。

墨天微輕輕笑了,她大致明白小白的心思,但這也無傷大雅,畢竟那是兩只靈寵之間的事情,只要不影響到她,她甚至樂見其成。

不出所料,單純的孔羲對小白的好感度一下子便刷爆了,以往小白對他的討厭也被他自動腦補出了新的解釋——小白一定是嫉妒主人對自己更好。

可憐的小白啊,它一定很渴望得到主人的垂青吧?

這讓他幾乎便要開口向主人求情,讓主人也帶可憐的小白外出游歷。

但在開口的那一瞬間,孔羲對上了墨天微那平靜而淡漠的雙眼,只一瞬間便清醒過來——他還沒這個資格讓主上改變決定。

小白將這一切盡收眼底,表面上不動聲色,事實上心中已暗嘆一聲“可惜”——就差那么一點!

“行了。”墨天微看了一出好戲,終于悠悠開口,“這一次孔羲先跟我出去,下一次等我回來,再帶小白你一起出去。”

小白猛地抬起頭,驚喜地看向墨天微——它原以為主人那么討厭它,一定不會將它帶出去呢!沒想到主人居然這么好!

“這次不帶你,是因為我實力還不夠,你來歷特殊,而北域戰場人多眼雜,你要是暴露了,我可保不住你。”

小白轉念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一個血脈稀薄的鳳凰后裔,自然比不上它一只正經的神獸,主人明顯是更加重視自己。

——它從前一直生活在閉塞之地,不知道對如今的妖族而言,鳳凰后裔有多么重要,也就自然而然地得出了這一結論。

墨天微看著兩只歡笑著鬧在一起的靈寵,唇邊的笑容久久未散。

馴化,才剛剛開始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