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二百章:小白與大白

第二百章:小白與大白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二百章:小白與大白

按照修真界的慣例,傳送殿都是建在高處,站在殿外極目四望,往往整座城池都能收入眼底。

一名身姿窈窕的蒙面女修從傳送殿中走出,如同許多第一次來到北修城的修士一般,站在山崖邊遠眺。

下方云霧繚繞的恢弘城池比之當年她倉皇離去時并無多大變化,熟悉的格局,熟悉的建筑,只是當年熟悉的那些人,恐怕早已被新人替換了吧?

在危機四伏的修真界,生命可以很漫長,但更多時候卻短暫至極,誰也不知道這次分別過后,下次還有沒有相見之機。

歲月荏苒,人心易變。

她抿了抿唇,垂首掩去眸中的復雜思緒,沿著山道離去,很快便出了北修城,往她想念已久的地方飛馳而去。

綺羅鎮……不知道家里可還好嗎?老祖又是否安康?

我當年犯下滔天大錯,他恐怕不會再原諒我了……

也罷,我本也不期望家族原諒,只要遠遠看上一眼,一眼就好。

幾日過后,她終于趕到綺羅鎮,只是……

女子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片焦土,斷壁殘垣,臉色煞白,心中陡然生出極其不妙的感覺。

“這,這都,都發生了……”她茫然地站在原地,不敢往前踏出一步,似乎前方便是懸崖峭壁不測之淵,“都發生了什么?”

沉默著站立良久,她終于走進小鎮的廢墟之中。

那些熟悉的街道上布滿碎石,隱約可以看到幾根雜草;街道兩側曾經繁榮的商鋪中,再也沒有絡繹不絕的人流;鎮子中央那棵千余年的桃木,只剩下半截焦黑的樹干,證明著它曾經遭受過怎樣的對待……

女子從最開始的難以置信,到悲難自抑,眼中不知何時已經溢滿淚水。

“啪!”

一道輕微的脆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女子垂下頭,將腳移開,才注意到茫然之中她竟然踩到了一塊木牌。

她蹲下身,擦去木牌上厚厚的灰塵與焦黑痕跡,這是一塊匾額,上面的字跡已經殘缺不全。

伸手觸摸著匾上唯一一個完好的字——“羅”,她眸中的淚水終于再也無法克制,漣漣而下。

驀地,她松開手,匾額跌落在地,揚起細小的灰塵。

女子站起身來,腦中一片空白,拔足朝著她記憶中的府邸奔去,無數個疑問與那可怕的預感一樣在她心中盤旋不散,她不敢停下,因為一旦停下,她害怕自己再沒有勇氣去看家族的情況,給自己一個真相。

當她終于來到齊家府邸前時,看見的,是與羅家并無二致的頹圮之景,門前的石碑上猶殘留著深深的劍痕。

“不……”女子連連退后,無法接受,“這不是齊家,不是……”

“嗚……”

不斷后退的她只覺腳下一軟,跌坐在地。

女子沒有爬起來,她匍匐在地,痛哭流涕,聲嘶力竭。

任她曾幻想過多少次回到綺羅鎮的場景,也決沒有想到,再回來時竟是如此如此情況……

“不,不不……”女子忽地抬起頭來,抹去臉上的淚水,“只是鎮子毀了,或許家族沒事呢?也許他們早已經遷走了呢?”

想到這里,她像是得到了安慰一般,從地上爬起,沒有絲毫猶豫,朝著北修城飛遁去。

她要去北修城問問情況,一定是他們搬走了,不會有事的……

劍宗,萬劍峰。

自從被凌云起與陸非離救下帶回劍宗,北辰殊便一直待在萬劍峰中,他倒沒覺得這是囚禁,畢竟情況很明顯,唯有待在這里才不會讓人鉆了空子。

但有一點讓他很無奈——他再也沒有見到赤瀟,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

想到當日那個差點殺死赤瀟的巨熊,他眼中一片冰冷,若非巨熊已經隕落,他真恨不得再殺他一次。

不過……

北辰殊嘆了口氣,眉頭緊鎖,他修為盡失,前途又在何方呢?

“北辰殊,吃飯了。”門外一名劍宗弟子大聲喊道。

正在沉思的北辰殊打開門走出去,從那弟子手上接過食盒,道了謝后正準備回房間吃飯,忽然聽見幾道厚重鐘聲,不禁挑了挑眉,“梁師叔,今日宗門內可是有什么大事?”

那弟子也聽見鐘聲,臉上露出一絲羨慕之色,回答道:“的確有件大事,宗門冊封墨師兄為本代第七位真傳弟子。”

“墨師兄……呃,墨師叔?”北辰殊心中一動,不知想起什么,又問道:“是靈星峰明澤真君的那位愛徒嗎?”

梁亦掃了他一眼,“是啊,想當年,墨師兄剛入門時,我還與他有過一面之緣,曾一同在云寧峰聽過衛師兄講道呢!”

說到這里,他又是一嘆,當年那個才剛剛煉氣一層的師弟,如今已然成為人人矚目的天驕,而他卻依舊泯然眾人,怕是以后再難有同坐一處的機會了。

“當年也是墨師叔將我帶回宗門的。”北辰殊不禁回想起了當年第一次見到墨師叔時的場景,那張絕麗的容顏不曾被時光消磨,反而愈發深刻,“只是后來墨師叔似乎是出門游歷去了,已經許多年未曾見過他了。”

梁亦沒想到這人也與墨師叔有過一面之緣,心中起了幾分好奇之心,拍著他的肩膀,“走,去外面的小院吃,咱們邊吃邊聊!”

北辰殊愣了愣,“可這些都是凡人的飯食,師叔用了恐怕……”

“沒事,在去長云鎮幫你買飯食時,我自己也買了靈食,正好一起用了。”

于是,兩人勾肩搭背,在庭院之中大吃大喝,天南地北胡吹亂侃,又將各自當年與墨師叔的一面之緣大說特說,一時間關系倒是親密了許多——不過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劍宗內與劍宗外發生的事情,此時的墨天微并不知道,她正在忙著一件事情——照顧寵物。

事情還要回到半個月前,她剛剛被冊封為真傳的那一天。

儀式結束之后,墨天微跟著明澤真君回到靈星峰,附帶師兄一枚。

待回了洞府,明澤真君對墨天微道:“景純這段時間暫時不忙修煉,你當仔細研究天魂劍體,了解自身。”

說著他又看了凌云起一眼,“景元,你初初領悟劍域,可往劍閣一行。”

凌云起與墨天微對視一眼,齊齊應道:“弟子遵命。”

之后明澤真君又說了一些修煉上的事情,解答了兩個徒弟在修行中遇到的困惑,末了沉吟片刻,從洞天法寶之中取出一物,遙遙送到墨天微手中:“此乃神獸天狐后裔,若是養好了,對你也是個助力。”

墨天微一怔,與手中的白狐對視一眼。

白狐渾身炸毛,極力想要從墨天微的魔爪之中逃脫,奈何自己實力太差,以致于諸多掙扎皆付之東流。

確認過眼神,墨天微也認出它來,這不是她當年在一個秘境之中遇見過,還差點將之下了鍋的小狐貍嗎?

也正是在那個秘境,她才領悟劍意,與師尊第二次見面。

她臉上浮起一絲邪惡的笑容,“原來是你啊,不錯不錯,比當年胖了不少。”

白狐一僵。

“這皮子也愈發好了,純潔無瑕,無一絲雜色……”

白狐放棄了所有掙扎,眨巴著兩只大眼睛,可憐兮兮地望著墨天微,那眼神充分詮釋了何為“孤獨,弱小,又無助”。

只可惜墨天微鐵石心腸,又并非絨毛控,只賞給它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便將它塞進玉墜中去了。

明澤真君知曉她與白狐的“恩怨”,淡淡一笑,又扔給凌云起一個眼神。

凌云起會意,立刻從乾坤袋中取出之前就讓師尊過目過的庚金之精,遞給師弟:“這是師兄的賠禮,師弟大人有大量,當年的事情可別計較了。”

墨天微斜斜睨他一眼,“當年打過你之后就不計較了,不過你是師兄,送師弟寶物也是應該,我可不會與你客氣。”

聽見墨天微自稱“師弟”,明澤真君的表情有一絲微妙,但很快就消失不見,兩個正在斗嘴的徒弟都沒發現。

將庚金之精收下后,墨天微也從玉墜中將那只飽受歧視的蜃龍拎了出來,送到明澤真君面前,笑道:“師尊,徒兒數年前游歷東海,偶然得了一只蜃龍,它雖實力不濟,天賦神通卻頗有意思,送與師尊,權且做個賞玩。”

玩具蜃龍:“……”天啦嚕,沒龍權啦,妖獸保護協會何在!

明澤真君見徒弟那滿臉的期待,也知道這是徒弟的一番美意,自然不會拒絕。

凌云起忙湊過來,“師弟,我的呢?”

墨天微原是不想理他,但想了想,摸出一道劍符:“喏,送你的。”

凌云起:“……”哦,到他這就一道劍符了,真是沒有同門情,沒有同門愛!

嘆了口氣,誰讓他是顧全大局友愛同門照顧師弟的好師兄呢?凌云起將劍符收了起來,決定就不用了,做個收藏,畢竟這可是師弟第一次送他禮物。

墨天微看他表情,猜到了他的想法,心中偷笑,她特意不曾將這劍符的來歷說清楚,倒要看看師兄什么時候才能發現。

互相送禮結束后,三人便各自修煉去了,墨天微帶著剛剛到手的白狐回了她自己在山腰開辟的洞府。

將白狐扔在石桌之上,看它一落地便滿是警惕地縮到離自己最遠的地方,墨天微有些好笑,伸出一根手指,就要戳它。

白狐想要逃跑,但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它不知道自己要是跑了,這個變態會怎么料理它,只好委屈地任由墨天微在它腦門上戳來戳去,一不留神手勁大了些還會被戳得一個趔趄,真真是可憐極了。

墨天微玩了一會兒,覺得也沒什么意思,便不將注意力放在它身上,取出另一只靈獸來。

灰毛小雞仔突然被從玉墜之中取出來,還搞不清楚狀況,又因為體態豐盈的緣故,在桌上滾了一圈才穩住身形,一臉呆滯地盯著無良的主人。

而白狐在看見這只灰毛小雞仔的第一時間,心中便升起一絲警惕之心——原來這個變態已經有了靈獸?

嗚嗚嗚,它不僅是個二手的,還是個偏房側室!

天理何在啊!

墨天微與灰毛小雞仔并不知道它這復雜的心理,一人一獸已經開始溝通了。

墨天微問:“你與……有何關系?”

孔羲知道她指的是前任妖皇,答道:“并無關系,只是得到了他的記憶。”

“是嗎?”墨天微沒說自己信不信,又問道:“你既是孔雀,可有何要求與忌諱?作為主人,我當了解你的情況才是。”

孔羲眨了眨眼,低頭道:“孔羲別無他求,惟愿追隨主人身后。”

墨天微知道這是在說客套話,但……不說實話就不說實話咯,反正要是出什么問題,該頭痛的可不是她,“你實力太弱,平日不可離開洞府,否則恐有危險。”

她又瞥了眼豎起耳朵偷聽但卻什么都聽不見的白狐:“至于你……”

白狐的脖子涼了涼,乖乖低下頭聽它的新變態主人接下來要說什么。

這臣服的姿態并沒有讓墨天微有絲毫動容,她居高臨下俯視著白狐,輕聲道:“你既已被師尊送與我,你我便有了因果,我倒是應該為你取個名字。”

白狐唯唯。

“——便叫小白吧,狐如其名。”墨天微不知想到什么,笑容里多了一分戲謔。

每一本里都要有一個小白呀!

白狐被如此敷衍的名字一噎,它真是太天真了,怎會以為這瘋子會為它起個好名字?

而孔羲聽了,心中十分慶幸,他這名字比起小白來真是好太多了。

想到名字可是以后行走江湖的門面之一,白狐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小小地抗爭一下——畢竟,畢竟這名字實在太不威風了!其他靈獸一定會笑死它的!

白狐委婉道:“稟主人,仆之真身,矯健威武,主人賜名,似有不妥。”

現在的小狐貍形態只是常態啊,我其實超兇超威風的!

墨天微漫不經心地“哦”了一聲表示自己明白了,爾后從善如流道:“那便喚作大白,亦是不錯。”

白狐:“……”

兩個名字都拿不出手好么!

白狐悲憤地瞪著烏黑的大眼睛,心痛于自己遇人不淑。

“還有何不滿?”墨天微抬眼,“不妨說來聽聽,我向來通情達理。”

把小白改稱大白就算通情達理?這還不如叫小白呢!

白狐心中哀嘆,只弱弱道:“主人尊駕在上,仆不敢妄稱尊大,還是喚仆小白罷!”

墨天微鼻間輕哼一聲,似乎在說“早這樣不就完了”,之后輕輕“嗯”了一聲表示自己同意了,這才將它拎起來,隨便找了個石室,囑咐一聲“好好修煉”,便將它扔了進去。

她回頭看向孔羲。

孔羲:“……我也去修煉了。”

將兩只靈獸送去修煉,墨天微又花了不少時間與靈石,準備了些適合靈獸服用的丹藥、有益于靈獸修煉的天材地寶,這才閉關修煉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