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九章: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第一百八十九章: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一百八十九章: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上一次在劍冢人之道上,墨天微通過了最初階段的考驗,這一次前來,自然便要接著進行第二階段。

在慢悠悠地往前走時,她的心中還在想:“第二階段會是啥?難道又是讓我‘看圖說話’?”

——在她心中,第一階段的考驗確實有幾分讀后感的味道在里面。

但直到第二階段的考驗真正來臨前,墨天微才意識到之前的一切猜測都是虛妄,同時她越來越佩服劍冢的創造者了,這得是心有多大,腦洞有多清奇,才能想到……

將第二階段的考核做成一個音游?

墨天微萬萬沒想到,自己一個地球來的都沒想到可以這么玩,居然有大能早已打破了次元壁。

果然修為限制了她的想象力啊。

簡單來說,第二階段的考核其實并無甚玄奧之處,在一定時間內,周圍的任何一個方向都可能會冒出一道劍意,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與它劍意共鳴,然后回以一道相同的劍意——當然,想完全相同是不可能的,所以普通難度只要八成相似就行,而地獄難度貌似就要九成九了。

只有用符合要求的劍意回擊,才能將那道劍意擊潰,獲得一個點數……呸,沒有點數什么事,總之墨天微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成功地回擊所有劍意,一個失誤就要重頭開始。

當然,劍意是隨著背景音樂變化的,且變化隨機,想要不斷刷同一首歌然后強行過關那是不可能的。

第二階段的考驗分九級三階,即最初級是第一級普通難度,然后依次為第一級困難難度、第一級地獄難度、第二級普通難度……第九級地獄難度,闖過第九級地獄難度即為過關。

因為第二階段的考驗方式不同,劍冢很貼心地提供了一個方圓三百丈的場地,并且表明場地將隨著難度等級的增加而逐漸擴大。

墨天微瞟了一眼門口立著的石碑,上面寫著劍冢創造者的話,大意是這個考驗的靈感來源于某年某月某日游歷某個大世界看見一個小修士做過類似的東西,靈光一閃,覺得很好玩,就在劍冢也仿制了一個。

不過這些不是墨天微要關心的重點,她想了想,從玉墜中取出一個小花盆,將花盆放在石碑之上。

她看眼前的場地上有著深深淺淺許多劍痕,唯有石碑光潔如新,想必是有什么保護程序,將天音草安排在這里,應該沒問題。

這一盆天音草是她在月瀾秘境中得到的,早就想要用來玩玩,但是苦于她對音律真的不太在行,忙起來也沒時間找個音律大家給天音草提供曲庫,以致于時至今日天音草都仍舊只會它最初會的那幾首曲子。

現在么,卻是機會正好,哈哈

做好準備之后,墨天微大步走到場地中央,這也是考驗開始的默認觸發信號,她站定之后,深深呼吸一次,甩了甩雷澤劍,靜候第一道劍光來襲。

一聲清越箏鳴,樂曲如激流蕩起,沒有冗長的前奏,一開始就是高潮。

墨天微耳朵動了動,這樂音固然讓她有些意想不到,但真正引起她注意的確實那幾近于無的嗡鳴指引——第一道劍意,來了!

她回身望去,一道雪白劍光飛來,但速度卻并不快,顯然因為這是最低一級的難度,所以給她足夠的時間來劍意共鳴。

沒什么好猶豫的,她揮劍斬出,已經成為通靈劍意的劍意遙遙飛出,精準地擦過那道劍意,在擦肩而過之時,迅捷地捕捉到了其真意,通過冥冥之中的聯系,傳遞回它的主人那里。

“夜……幽暗的深夜……萬籟俱寂……”

恍惚之中,她出現在了一處荒郊野嶺,夜色深沉,無星無月,山影樹影若鬼影,人聲蟲聲盡無聲,這是一片死寂的夜。

待墨天微回過神來,劍光已近在咫尺,她再次揮劍而去,兩道劍意猶在鏡子兩端,十分神似,在觸碰的那一剎那,俱湮滅于無。

樂曲依舊輕快而悠揚,但大約是因為第一道劍意的緣故,墨天微總覺得樂音之中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詭異之意。

而接連出現的劍意也證明了這一點,無一例外,要么幽暗奇詭,要么死氣沉沉,這讓一直與它們共鳴的墨天微也受到了劍意的影響,心情漸漸變得沉重無比,像是個行走在荒嶺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陰風陣陣,鬼影幢幢,心弦不自覺便越繃越緊,只覺得哪里都可能突然冒出一只青面獠牙的惡鬼,用充滿怨毒的目光盯著她……

“嘶!”

墨天微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地想要收回剛剛發出去的劍光,奈何覆水難收,也只能眼睜睜看著它撞上一道劍光,然后……

“嘖……”

墨天微搖搖頭,之前她每一次出劍與飛來的劍光共鳴,都是擦過去的,因為不能打到,結果剛剛這一次或許是因為太過緊張,她下意識地朝著那劍光打去,自然是失敗了。

第一次嘗試失敗,墨天微稍稍退了一步,離開場地中心,眉頭微蹙。

倒不是一次失敗就打擊到她了,她還沒這么脆弱,而是剛才那一輪游戲中,她隱約發現了什么,只是一時半會兒的說不太清楚。

揉了揉腦袋,將方才共鳴時留下的淡淡驚悸之感從腦中揮去,墨天微重新回到場地中心,開始了第二輪游戲。

這一次的樂音與上一次截然不同,如絲如霧,纏纏綿綿,一道道劍光也與之仿佛,像是江南三月的杏花絲雨,又如無處不在的碧水溫泉,還似二八少女多情繾綣的婉轉明眸,讓人覺得好生溫柔,好生愜意,恨不能長長久久地沉醉其中,永不醒來……

樂音戛然而止,墨天微這才回過神來,回想起自己剛才明明已經與那一劍共鳴成功,最后卻像是受到了什么蠱惑一般,不忍將之擊碎,再度擦過,便讓飛來的劍意打在了身上,再次失敗。

“還真是邪乎。”墨天微齜著牙,在第二階段的考核中,被劍光打中雖然不會有傷口,卻也免不了受些痛楚,“我似乎明白了。”

“是想告訴我,劍意共鳴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在劍意共鳴的同時,保持劍心通明嗎?”

經過多年磨礪,又屢次經受的考驗,墨天微的心性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雖不能說絕佳,但是也算在水平線以上,自然不可能被什么鬼故事標準開頭場景、三流偶像劇套路給影響到,會出現剛才這種情況,正是因為劍意共鳴。

一道道飛來的劍意與樂曲共同構成了一個毫無違和感的世界,她在劍意共鳴的時候,就不自覺地將自己代入到了劍中意境,所以才屢次中招。

墨天微凝眉,原本這樣的考驗就不簡單,如今才知道,原來最難的不是劍意共鳴,而是保持本心,挑戰的難度愈發大了,不過……她喜歡!

沒有深層次的劍意共鳴就不能理解每一道劍意,但劍意共鳴深了又容易沉浸其中動搖本心,這其中的度很重要。

接下來,便是一首首樂曲,一輪輪考驗,墨天微既然已經明白過來,以她在劍道上出類拔萃的天賦,在又過了幾次沒控制好度造成的失敗后,便漸入佳境,很快通過了第一級,進入第二級簡單階段。

同一級別之間,難度的變化只體現在劍光速度的不斷提升上;但每提升一個級別,劍光的速度會越來越快,不僅如此,劍意樂音構建的世界也越來越真實,沉浸感直線飆升,一不留神陷進去了,就要被劍意痛打,重頭再來。

得益于在劍冢中的修煉以及多年來練劍不輟,墨天微的體力非常棒棒的,一口氣直通第一級。

但從第二級開始,她的通關速度越來越慢,畢竟劍意共鳴需要高度集中精神,消耗非常大。

然后就可以看見,墨小慫打了幾盤就老實坐下回復靈力放松身體,然后起來再打幾盤,每一盤的速度越來越快——這指的是gg的速度。

如果天音草會說話,它可能會說:我俏麗嗎!我俏麗嗎!切歌很好玩是嗎?就不能讓老子聽完一整首歌?!

墨天微并不會去管天音草的心情,她正打游戲打得熱血沸騰,作為一個強迫癥,她看書不一口氣看完就不爽,打游戲不通關就渾身難受。

時間一天天過去,因為現在劍冢之中的人并不多,所以劍冢的看守者——也就是那蒼老聲音的主人并不忙,神識時不時掃過來幾次,所以對這個噎住他好幾次的小子,他很好奇此人能闖到哪一關才會堅持不住走人。

第一次來看,發現墨天微被一道劍意打飛,他嗤笑一聲,“太弱!”

第二次來看,墨天微氣喘吁吁,腳步虛浮,汗如雨下,他翻了個白眼,“這就難住了?”

坐鎮劍冢無盡歲月,看守者見過的天才多不勝數,如墨天微這般的,不說如恒河沙數,卻也每過一段時間便有一兩個,所以初時他確實是滿心不屑。

然而越看下去,他的態度也漸漸轉變,一次次刷新的不止是墨天微聽見的樂音和必須共鳴的劍意,還有他對墨天微的印象,從“太弱”到“平庸”“尚可”“勉為其難可算天才”,他自己都覺得臉疼。

到后來,他干脆不說話了,只靜靜觀望,倒要看看這小子還能給他帶來多少驚訝……好吧,驚喜。

不知道自己正在被看守者以挑剔的目光觀察著,墨天微仍在進行著她的考驗。

此時的場地已經擴大到了方圓千丈,第七級的地獄難度堪稱恐怖,劍意早已不是一道一道地飛來,而是四面八方,無處不在,且速度很快,留給她共鳴的時間極少,而還要在這樣連續不斷的劍意共鳴之中清楚地理清每一道劍意,保持本心不動搖……

以墨天微的能力,說實話,還做不到。

所以樂音剛響起個前奏,墨天微便被十余道劍光打中,宛若一個上好的沙包,看著就覺得肉疼。

“……下手輕點啊,打壞了我還怎么闖關?”被打得像條死狗的墨天微趴在地上,痛得齜牙咧嘴,半天沒爬起來,有氣無力地抱怨了一句。

經過之前的“千錘百煉”,她現在身上沒有一塊好肉,每一次再度被劍光擊中,其痛苦指數都要放大好幾倍,就算她是鐵打的,也會被錘爆,更別說她還是個活生生的人。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休息……休息一下。”

墨天微勉強坐了起來,運轉心法,開始入定。

待將血條藍條回滿之后,墨天微卻沒有如之前一樣立刻爬起來元氣滿滿地繼續肝,而是仍坐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么多劍意同時來襲,平均下來,每一劍只有一息不到的時間,這夠干啥?”她凝神細思,“我劍意通靈的時間并不久,難道還是缺少了積累,才無法繼續前行?”

這是很有可能的,但就這么輕言放棄,她也并不愿意。

“通常而言,這種時候,有兩種辦法,一是質變——我的劍道領悟更進一步;而是量變——來個人分擔火力。”墨天微無意識地擦著身下地面上的深深劍痕,“更進一步暫時沒有方向,這里也只有我一個人,量變是不可能的……嗯?”

她突然一愣,發現自己似乎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好像確實不是一個人?”

當然,這話里的意思不是說她自己是一條狗,而是她忽地發覺,劍意通靈,既然通靈,又豈是只能用來劍意共鳴?

通靈,分明應當是……化死為生!

從這一步開始,劍意不僅僅只是她打出的一個招式,下達的一個指令,而更應該是充滿靈性、猶如生命一般的存在!

墨天微豁然開朗,真是糊涂了,她當初選擇將剝離而出的“喜”融入通靈劍意之中,除了防止精分,不也是為了讓劍意更加具有靈性嗎?

她早已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