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九章:好大一個蛋

第一百五十九章:好大一個蛋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一百五十九章:好大一個蛋

當墨天微醒來時,第一眼看見的是清淺的水波及水波外的湛藍天空,但第一時間聽見的卻是一串水泡聲。

轉過頭一看,一只蟹腿比她還長的大螃蟹正在不遠處,咕嚕咕嚕地冒著泡,金色的背甲折射著波光,看起來格外壕。

大螃蟹像是根本沒注意到旁邊躺著個人一般,依舊做著自己的事情。

墨天微收回目光,才發現自己正躺在海底,這里的海水很淺,不到一人高,她坐起后伸手就能穿過水面。

“這是哪里?”

墨天微茫然四顧,最后視線落到海水中飄蕩著的柔軟海藻之上。

她記得在被漩渦拉進去前,她有反抗過,但那時候右腿上突然纏上了什么東西,狠狠一拽,然后……就是現在的情況了。

她伸手摸了摸海藻,這觸感和之前的感受很像,難道是這些海藻?

雖然墨天微的動作很大,但是大螃蟹依舊沒有投過來一個眼神,咕嚕咕嚕一個勁地吐著泡泡,大概一刻鐘后,它邁著八條腿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

從頭到尾,完全當墨天微不存在。

墨天微想了想,站起身,跟了上去。

也許是因為有八條腿的緣故,它移動速度飛快,墨天微差點就被它甩到老遠去了。

好在沒過多久,大螃蟹的速度慢了下來,它潛伏在淺淺的海水之中,一雙黑漆漆的小眼睛盯著前方,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墨天微也跟著按兵不動。

這時候,一條船從遠處而來,隱約還能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躲在海藻叢中,墨天微看見穿上的是兩個漁夫,皮膚被燦爛的陽光曬得黝黑發亮,但臉上的笑意卻是怎么也壓不下。

墨天微注意到,他們的船吃水很深——看來,是捕到許多魚了。

也正是在這時,大螃蟹動了,墨天微一瞬間反應過來——它這是準備偷襲了!

她心念一轉,毫不猶豫地從海藻之中躍出,準備制止大螃蟹的舉動。

但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她的劍從大螃蟹的蟹腿上穿過去了。

不是捅了個透心涼的那種穿過去,而是像是靈魂體穿過物質那種!

鋒利的蟹腿成功地給漁船捅了個大洞,咕嚕咕嚕的水聲響起,船上的漁夫驚慌失措,握緊魚叉想要反抗。

但大螃蟹揮舞著鉗子,兩下就把魚叉咔嚓成兩截,之后宛若癲癇患者,將木制的漁船夾成一塊塊破破爛爛的小木板。

至于船上的兩個漁夫,早在螃蟹發狂的時候就撲通跳進水里,瘋狂地朝遠處游去,唯恐被追上也步入可憐的漁船的后塵。

憤怒的螃蟹在毀了船后,追上去了。

墨天微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不知道為什么,她現在才注意到,周圍的海藻飄蕩到她身邊時,都是直接從她身上穿過,而她在水中,甚至都不需要呼吸。

她嘗試著抓住一根細長的海藻,然而就如剛才阻擋大螃蟹那一幕一樣,她根本沒辦法做到。

墨天微心中一沉,看來并不是大螃蟹故意忽略了她,而是大螃蟹真的看不到她。

她瞇起眼,看著遠處的海上忽然泛起一絲暗紅,也并沒有在意。

雖然死了的是兩個人族,但她現在自顧不暇,同情啊憐憫啊還是收收吧,沒必要。

“這是什么情況?”

她坐在一塊木板上,隨波逐流,“難道是離魂?”

這個可能的猜想讓她愈發驚愕,心中不安更甚。

對于任何一個修士而言,神魂都比肉身更加重要,肉身沒了還有希望活下來,神魂出了問題基本上就能告別修仙了。

直到元嬰,神魂才能化成元神;又要到出竅,神魂才能長時間離開肉身存在,神游萬里;到了合體期,神魂才能與肉身一樣強大,不需要肉身的保護。

對墨天微這個筑基小雜魚來說,離魂簡直是恐怖指數只比隕落差一點的事情。

天色不知不覺就黯淡下來,大螃蟹沒有回來,海上也再沒有任何一條漁船經過。

墨天微依舊坐在木板上發呆,她覺得自己的思維變得有些遲鈍,而且注意力不能集中,想著想著就跑偏幾萬里還不自知。

這不,等她清醒過來,太陽又一次懸掛在了天邊,陽光明媚,曬得人懶洋洋的。

墨天微被曬得有些暈乎,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呵欠,半躺了下來,雙眼皮打架,好想睡覺啊……

在她與睡魔作斗爭的時候,一陣喧嘩聲響起,將她驚醒。

她立刻坐起身,使勁甩了甩頭,將困意甩遠,這才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來的是三艘漁船,比昨天她見到的更大,每條船上坐著四個人,清一色的膚色黝黑體格魁梧一身腱子肉,看來和昨天那兩個漁夫是一伙的。

大概是發現昨天兩個漁夫沒回去,現在來找人了?

果然,大漢們在附近搜尋一通后,發現了漁夫的船,一時間個個臉色大變,嘰里呱啦不知道在說哪個犄角旮旯里的方言,個個臉帶悲憤。

墨天微毫不懷疑,要是大螃蟹突然出現,他們會立刻提起魚叉沖上去為復仇而戰。

但是大螃蟹一直沒回來,他們潛進水里撈起幾件遺物后,不甘地返程。

墨天微身形一晃,坐到其中一艘船的船頭,跟著他們一起走。

幾個時辰后,太陽偏西,大漢們回到了他們的居住地——一個小島上。

小島上生活著幾十戶人家,也有老弱婦孺,大漢們將昨天那兩個漁夫的遺物送回他們的親屬家里,頓時惹來一陣哭聲。

島上的氣氛也變得壓抑,如同暴風雨來臨前的天幕。

墨·阿飄·天微已經將整個島嶼轉了一圈,但令人遺憾的是,什么奇怪之處都不曾發現,這座島嶼上甚至沒有任何修士存在的痕跡,名副其實的孤島。

怎么辦?

墨天微苦惱地坐在一顆椰子樹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色再次來襲,但與海域不同的是,當太陽的余暉消失在海的盡頭時,島嶼周圍的海上升起淡淡的白霧,朦朦朧朧,身處其間,甚至無法看清三丈遠的地方。

墨天微突然發現,此時的島嶼格外安靜。

沒有人聲,沒有蟲鳴,沒有鳥叫,甚至連潮漲潮落的聲音都沒有。

這座島嶼好像突然間死了一樣。

夜色越來越深,白霧也越來越濃,島上沒有任何光源,墨天微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可怕的地方,她甚至無法抓住什么,就算霧氣之中出現什么變故,她也根本不能反抗。

“有點方啊。”

未知總是讓人恐懼,墨天微也不例外,越來越沉重的氛圍讓她的心弦越繃越緊,毫不懷疑,只要一點兒風吹草動都能將如今的她嚇得夠嗆。

“沙沙沙……”

濃濃的白霧之中,傳來腳步聲……無法判斷是哪個方向。

墨天微倒吸一口涼氣,感覺自己要涼。

漸漸,白霧中的東西越來越清晰,那是一個人型的輪廓……

墨天微的臉和腳一起僵住了,她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東西漸漸靠近,靠近……

“咚!”

一聲悶響,墨天微覺得有什么砸到自己了。

——誒誒?!砸到?

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四下摸索,在那人影靠近她之前,她終于找到了那東西——不是椰子,也不是蘋果,而是一個……大白蛋。

虛幻的手捧起這個大白蛋,也正是在這時,一縷火苗突然從墨天微的指尖躥出,剎那間與之沾染的白霧發出“呲呲呲”的響聲,清空了一片。

白霧深處隱約傳來略帶痛楚的長嘯聲,墨天微的心瞬間就安定下來。

她怕的不是強大的敵人,而是自己的無能為力。

既然發現了白霧的弱點,她毫不猶豫地揮著小火苗,將白霧燒得干干凈凈,這時候,她也終于能看見白霧中的那道人影……

墨天微:“……臥槽嚇死寶寶了!”

對面走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自己,閉著眼睛,像是夢游癥患者一樣,一臉的茫然無知——除了手上還牢牢握著一口劍以外。

劍上燃著與墨天微指尖同樣的火苗,下意識地,墨天微退了一步,她心中有個不祥的預感,只要被那劍擦到一下,她就得完蛋。

墨天微的肉身還在繼續朝她走來,墨天微抱著大白蛋,奪路而逃。

奇異地,她的速度很快,而她的肉身也像是瞬間調了八倍速,緊緊綴在她身后,距離還在不斷縮短……

“我去我去我去!”墨天微百思不得其解,“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指尖的火焰依舊燃燒著,這并不是紅蓮業火,而是鳳凰火。

鳳凰火?

墨天微腦中掠過一個念頭,但那念頭閃得太快,她沒能抓住。

不知跑了多久,最后,墨天微還是沒能逃走,被她的肉身抓住,然后……啊嗚一口吃掉了。

大白蛋骨碌碌滾進草叢之中,墨天微的肉身也沒去追,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白霧之中,又是一聲長嘯,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的嘯聲中滿是得意。

“第三重了……”

“嘩啦嘩啦嘩啦……”

怎么又是這種奇怪的聲音啊……墨天微心里嘟囔一句,旋即便覺得臉上一涼——我去,誰這么沒公德心啊,潑我一臉的水!

不行,我一定要睜開眼看看是哪個熊孩子!

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墨天微睜開眼來,眼中還帶著迷茫,不清楚現在是什么情況。

“我不是……被吃掉了嗎?”

“啊,小郎君,你終于醒了?”一張布滿滄桑痕跡的老臉強勢占據了墨天微視野的絕大部分,老婆婆和藹一笑,朝著門外大喊,中氣十足:“柱子,小郎君醒了,快去請大夫來看看!”

“知道了!”門外傳來一道漸漸遠去的應和聲。

得到回應后,老婆婆仔細幫墨天微擦干凈臉上的水,“郎君,對不住,方才本想給您喂水,不想見您似乎要醒來,這手一抖啊,就把水灑您臉上了。”

“無礙。”墨天微眨眨眼,“姐姐,這是哪里?”

——墨天微不太敢喊“老奶奶”或是“老婆婆”,誰知道會不會戳人家雷點。

老婆婆哈哈大笑,聲音嘶啞,但卻意外地并不難聽,“小郎君說話真是動聽,我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嫗,哪里能當得起郎君一聲‘姐姐’呢?”

“郎君?”墨天微嘗試著坐起,掃了眼周圍環境,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明白了。

“前幾日我家大郎上山砍柴,發現郎君您倒在草叢中,氣息微弱,便將郎君帶了回來。”老婆婆給墨天微解釋情況,“先前幾個大夫都說郎君您醒不過來了,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

墨天微聽她絮絮叨叨說了一堆后,終于明白了現在的情況——她在被吃掉后,不知怎么地出現在了這個名為青葉村的村子外的山上,被老婆婆的大孫子救了回來。

他們看墨天微衣著華麗,認為她是落難的貴族子弟,因此稱呼郎君。

墨天微蹙眉,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但這時候,柱子已經將大夫請來了,大夫為墨天微診脈后,東拼西湊了一堆中醫術語,開了個亂七八糟的藥方,便收了錢美滋滋地離開。

——嗯?你問墨天微為什么知道?她前世看過的中醫不要太多好嗎?

不得不說,在看見老婆婆拿出錢給那個騙子——是的,墨天微甚至不想說那是庸醫——時,墨天微心中有些觸動,光看這家里的格局,就知道這家人很窮,但他們對一個撿來的人居然這么盡心,真是難得。

雖然說可能有施恩圖報的心思在里頭,但墨天微覺得這并不影響她感謝這家人。

之后,墨天微便在柱子家住了下來。

不是她不想走,而是她發現自己靈力全失,與凡人無異——不,不能說無異,她甚至比凡人還要虛弱些。

回想起被吃掉前發生的事情,她心中有了一個模糊的猜測,或許她面臨的是……

“郎君,猜猜我今天撿到什么了?”人未至,聲先到,柱子的大嗓門一如既往地提神,將墨天微所有思緒都驚飛了。

他興沖沖地跑進來,手中捧著一個大白蛋,往空中拋了拋又接住,“好大一個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2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