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一百零三章:月黑風高夜

第一百零三章:月黑風高夜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一百零三章:月黑風高夜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又到了該去趙家守株待兔的時候了,墨天微走出登仙臺,就要往趙家而去。

“墨師弟,這是去哪兒呀?”尹月白笑瞇瞇地從角落中跳了出來,攔住墨天微,“夜不歸宿,可不是好孩子應該做的事情。”

墨天微嘆了口氣,早知道不會這么容易,畢竟尹月白可肩負著看住她的重任,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放她出去亂轉——之前幾日,大概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不,現在就出來攔人了。

“白天人太多,晚上出門才好玩。”墨天微故作抱怨,“已經許多年沒有好好看過凡間的風光了,上次去云國,也是被你看著,就不能讓我好好玩玩?”

她才不會說自己的真實目的,畢竟等事情真的發生后,她又該怎么解釋她的先知先覺呢?

但尹月白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當即他便道:“師弟說的有道理,所以我也一起出去玩玩。”

墨天微:“……”

好吧,萬一發生了什么,以她現在不能隨便動武的狀態,還是有個強力打手在旁邊比較安全。

于是,兩人一同離開登仙臺,墨天微正打算先帶著人在燕都繞幾圈,然后不動聲色地轉到趙府,看看有沒有什么意外狀況發生。

然而根本不需要她暗搓搓謀劃,兩人離開皇宮沒多久,便發現天際一片紅光,隔著這么遠都能聽見喧囂之聲——很明顯,走水了。

兩人對視一眼,不必多說什么,很快便來到起火之地,正是趙府。

白日里的趙府還是燕國數一數二的大世家聚居之地,鐘鳴鼎食,畫棟雕梁,綺戶朱閣;不想只是短短幾個時辰,整座占地極廣的府邸已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火光滔天,滾滾濃煙在已被染紅的天幕上又添了幾筆墨色。最先起火的地方已經被燒成一片焦土,只剩斷壁殘垣,火海中央,正是趙家嫡系所居之處,此時其中半點呼救之聲都沒有傳出,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存活。

尹月白眉頭緊皺,這火起得突然,又極為快速,短短時間便燒成這樣,不像是意外,倒像是有人故意縱火。

他神識一掃,便瞧出幾分端倪,趙府之中有靈力波動的痕跡,顯然縱火的并不是凡人,而是修士!

“還看什么呀,救火呀!”墨天微推了他一把,“再不動手,人都死光了!”

尹月白翻了個白眼,取出一個小瓶,瓶口朝下,一道清澈的水流從中流出,初時只是極小一縷,但越往下落,卻越來越大,落到火海時已經和泄洪差不多了,幾乎只一眨眼便將接觸到的火焰滅去。

嗯,同時也把那些搖搖欲墜的建筑物給沖垮了。

墨天微一臉“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著他,無奈地搖搖頭,扔出一張暴雨符,眨眼間天邊突然聚來烏云,下起雨來。

初時雨水只是淅淅瀝瀝,但不多時便變作傾盆大雨,將火海澆滅。

下方救火的凡人見到此景,不由得驚嘆連連,急忙丟掉手中木盆木桶,匍匐在地,高呼“仙人顯靈”等話。

墨天微見狀還有些尷尬,但尹月白顯然是經過過很多這種大場面了,壓根沒多看一眼,便帶著墨天微下落,最后踏在趙家已經被燒得差不多了的院落之中。

事實上,墨天微除了每晚都會來巡查一下趙家的情況外,還在趙家布置了一個小小的感應陣法,如果出現什么意外,她便能立刻得到消息,趕來支援。

但直到趙家都被火燒沒了,那陣法也沒吭一聲,這就讓墨天微很氣憤了,要不是認得那賣陣盤的人,她都想打上門去要他賠償了。

唉,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趕緊看看有沒有人還活著。

“死的都是些仆役,”尹月白睜開眼,“趙家嫡系不見了,只除了……”

墨天微挑眉,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除了趙五爺那一脈的。”

“他們怎么了?”墨天微問。

“死了,沒仔細看,不知道是死在火海,還是別的。”

尹月白剛才只是用神識粗略一掃,沒有仔細觀察,況且當務之急是尋找趙家其他人,而不是檢查已經死去的。

“檢查看有沒有地道和密室吧,”墨天微沒問還有沒有人活著這種問題,畢竟她神識一掃也就知道了,“他們不可能將人全部帶走。”

尹月白頷首,開始調用神識對趙家進行地毯式搜索,墨天微自然也不例外。

“還好當時在北辰殊身上留了個記號……”

墨天微閉上眼,仔細感應記號所在的方位。

感覺……很奇怪,明明很接近,似乎就隔了一張紙,然而卻怎么也無法再接近……

她停下腳步,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可能——秘境!

“啊!”

墨天微捂住腦袋,霎時間冷汗涔涔,捂著腦袋踉蹌著連退幾步,差點兒就要摔地上時,尹月白連忙接住她,神情緊張地詢問:“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找到了……”墨天微甩了甩頭,將腦海中的眩暈感甩去幾分,但疼痛卻是半點沒能消退,她努力想站起來,“跟我來。”

“還是我背著你吧。”看著站都站不穩的墨天微,尹月白搖搖頭,將墨天微背起,“你說,我走。”

“密室在那個湖泊底下,到了我告訴你怎么走,千萬別用神識探查。”墨天微抽著氣,不忘叮囑,“那里有些古怪……我剛剛探查到密室,卻被不明力量攻擊。”

“是神魂攻擊,挨上一下,絕不好受。”

看墨天微這副慘兮兮的樣子,尹月白立刻表示不會作死。

墨天微沒說的是,她的神魂經過混沌源水的淬煉,強度絕對不遜色于普通的金丹初期修士,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是一招之下完敗,那個隱藏在暗中的危險人物,可能比想象中的還要麻煩!

不過,沒告訴尹月白這一點,是因為她在那暗中之人攻擊時,便也同樣判斷出了他的實力,也就金丹中期左右,只是神魂強大了一些。僅憑這些,還無法對她和尹師兄造成什么實際的傷害。

“究竟是誰?”墨天微凝眉思索,“趙家不過是個凡人世族,怎么會招惹這等可怕的存在?”

“難道……事情和我猜測的并不一樣?”墨天微突然意識到,或許這一次,她能解決一個很大的問題。

“欻!”

刀光雪亮,在寂靜的書房內亮起。

緊接著,鮮血噴出,灑在桌案前的宣紙上,染出朵朵紅梅。

“你……”趙五爺雙眸圓瞪,顫巍巍地伸出雙手捂住傷口,但這無濟于事,鮮血仍在汩汩流出,“你……是誰……”

北辰殊冷漠地看著他,“宋家人!”

“宋!”趙五的表情驟然變得驚恐,“不……不可能……你……”

北辰殊卻沒有和他廢話的意思,他要做的事情還有許多,沒工夫聽一個人渣的死前絮叨。

若他求饒,只會讓北辰殊更加憤怒——誰來饒過他的家人?

若他死不悔改,北辰殊會根本壓抑不住怒火,要將他活活剮了的。

又是一刀揮出,這次他毫不猶豫地抹了趙五爺脖子,靜靜等著他斷氣,這才揮翻了燈盞。

書房之中本就多書籍,都是易燃物,更何況北辰殊還一一點著,火勢很快變得旺盛,他這才施施然從書房內走出,充分貫徹落實狂戰士信條,將沿路遇上的人全部殺死,這樣就沒有人發現他來過了。

他來到了趙五夫人的院子,今天,趙十一那個蠢貨也在她娘的院子里住著。

他抵達的時候,兩母女正秉燭夜談,歡聲笑語,十分溫暖和諧。

想當年,這種溫暖,他也擁有過……

只可惜,一切都被這一家子蠢貨給毀了!

兩聲慘叫后,一切歸于平靜,血腥味蔓延而出,為這個看似寧靜的夜晚增添了幾分詭異。

殺掉兩個弱女子,北辰殊同樣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趙十一自然不用說,她會喜歡上自己只是因為他通過符紙命令她這么表現的罷了,這根本不能成為他手下留情的理由。

趙五夫人……哼,誰知道她一身的綾羅綢緞金釵玉墜,是用多少人血淚換來的?相夫無能,教女不嚴,這些只不過是應有的懲罰!

去黃泉重逢吧!

北辰殊同樣點火燒了屋子,然后匆匆撤退。

雖然行動很順利,但是北辰殊也隱隱意識到了有哪里不對。

他的動靜并不算小,不可能到現在還沒有人發現。

而且,沒人發現然后引來一大堆人,他怎么混進人群之中?

抬頭看看夜色,今夜一顆星辰也無,皓月更是似乎不愿看見將要發生的慘劇,早早隱去了身影。

月黑風高……宋家被滅門那一晚,也是同樣的場景。

天幕低垂,仿佛一層無形的屏障,將整個趙府與世隔絕,只留下若有似無的詭異與濃濃的……危險!

“轟!”

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北辰殊吃了一驚,立刻循聲望去,眼前所見之景,令他這種自詡見多識廣的人也難免瞠目結舌。

聲音是從趙五爺那一房的方向傳來的,此時那里已經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精美華麗的繡樓在烈火的舔舐下轟然倒塌,發出巨響。

北辰殊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了,他確實點火了沒錯,但……絕不可能只在短短時間便燒成這樣啊!

很快,更多離奇的事情發生了,接二連三的巨響傳來,他從最開始的愕然與震驚到后來的恐懼與惶然,天知道他都經歷了什么。

趙府的每個方向,都突然燃起熊熊火焰,幾乎是一剎那間便形成了合圍之勢,將整個趙府吞沒。

沒有人能逃出去。

北辰殊臉色有些發白,他終于意識到,自己似乎陷進了一件可怕的大事情中了。

或許,他等不到筱姐姐來接他去仙境了……

我還不想死!

北辰殊努力將驚恐從心頭拂去,他從宋家的火海中艱難逃生,不是為了死在趙家的火海中的!

冷靜,冷靜!

此時的北辰殊只是個十一歲的少年,雖然經歷了滅門慘案,又剛剛取走了十幾條人命,但他終究不是未來那個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劍魔,他會害怕,會恐懼。

但,他終究是未來要成為主角的男人,在極度的恐懼之下,他反而冷靜下來,明白了自己現在要去哪里。

還用問嗎?當然是趙府花園的湖泊那里!

他飛快趕去,在趕路中他的心情越來越緊張,因為另一件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一路上,他沒有聽見任何慘叫聲,也沒有看見任何與他一樣倉皇逃生的人,就好像……

整座趙府,只剩下他一個活人了一般。

北辰殊突然頓住腳步,他意識到,現在去湖泊,似乎并不是個好主意。

因為在這種火勢下,大家無法逃出,只能靠近水源,而火來得莫名……

雖然似乎人都死光了,但也可能只是他運氣不好沒碰上,如果他是幕后黑手,現在很可能就在湖泊那里!

不得不說,他想的倒也沒什么錯,只是他這還是凡人的思維,也并不知道整件事情是因為什么而發生。

在他想要退縮的時候,一只手出現在他的脖子后,冰涼陰森,同時一道詭異的怪笑聲響起:“還想著去抓你,結果你倒是聰明,自動送上門來了……”

想象一下,正常人,就算是膽子特別大的,遇上這種事情也會被嚇得不輕。

北辰殊當時就悚然一驚,想要回頭卻又不敢,張口道:“你……我,我不是趙家人。”

“我當然知道。”那只手突然收緊,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像拎一只小雞仔似的拎起,“就是你,破壞了我們的計劃!”

“小屁孩,你家里人沒教過你,不要隨便玩火嗎?!”

乙鐮簡直要被氣死了,他們三個制定好了計劃,準備潛入趙家,先將人全放倒,然后抓住趙家嫡系,將人帶進趙家隱藏著寶物的那個密室,用血祭之法喚醒寶物,然后再將寶物帶走,走前放火燒光趙家,那些劍宗的弟子一定會先試圖救火,解救被血祭還沒死絕的趙家嫡系,這樣他們逃走就更輕松了!

想法很好,他們實施的也不錯,為了讓趙府一下子燒起來,他們在趙府內布置了許多爆炎符,走的時候只要一道靈力便能引動。

沒想到……突然冒出來一個小鬼,在趙家殺人放火,引動了爆炎符!

這下子,他們算是提前暴露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6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