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八十七章:異寶傳聞

第八十七章:異寶傳聞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八十七章:異寶傳聞

山洞之中十分安靜,墨天微背靠著石壁,目光柔和,就那么靜靜地看著慕容決,等待著他的決定。

如果阿決想要專精風之一道,那么罡風源晶就是他的了。

并不是墨天微沒腦子連這種幾乎花了半條命得來的東西也能輕輕松松送出去,而是因為——她留著也沒用啊。

她雖然還不太明白自己日后的道,但也很確信一點,那就是必然和風之道毫無關聯。

既然無關,那她才不會只因為罡風源晶貴重強大就琢磨著怎么用上它,那樣是對自己未來的道的褻瀆。

不過雖然她用不上,但可以用之交換來自己想要的東西,過寶山而空回,不是墨天微的風格。

至于尹師兄……嗯,誰讓她和阿決更熟悉呢?當然是得先緊著自己人了。

墨天微也不擔心慕容決會因此起了什么貪念,首先她與慕容決相交多年,對他的人品十分信得過;其次,師尊的虛影還在一邊守著呢,阿決就算再蠢也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我有靠山,我怕誰?

現在,就等著阿決的決定了。

而慕容決此時卻陷入了兩難之中。

捫心自問,他如今還未確定自己未來將走的道,但也如墨天微一般,有了個模糊的猜想。

但無論哪種,都絕不僅僅是風之一道。

為了一件寶物改變自己的道?

“我本乃凡人,因緣際會,得了修士遺寶,才有幸踏上仙途。”

“常聽聞,修者吸風飲露,憑虛御風,天地之大,任爾逍遙,心向往之,因而苦修不輟。”

他想起多年前自己剛剛得到修仙法門時的驚喜與不敢置信,忍不住心中微笑。

“拜入劍宗后,得兩摯友,有感修行之路雖渺茫無盡,然有二三好友相伴,便不孤獨。”

“阿昀本是世家子弟,不缺資源;阿墨天資橫溢,已有師尊傾心培養;獨我一人,仍無依無靠。”

“劍修之路本就坎坷,毫無依仗的我,難道要一直占阿墨與阿昀的便宜嗎?”

這不是他想要的。

“若果真如阿墨所言,他有寶物可祝我一臂之力,說不得便能借此增長己身,得真人真君青眼,拜入他們門下……”

想到這里,慕容決心中忍不住有些激動,誰不想拜師?一個好師尊對修士的修行實在太重要了!

他抬起頭,幾乎便要脫口而出“我專精風之一道”,但在看見阿墨蒼白的臉色時忽然像是被一桶冰水當頭澆下,整個人都愣住了。

“阿墨此番受傷,必然是因為那件寶物,我又何德何能,敢接受阿墨如此厚贈呢?”

“我拿了阿墨拼命得來的寶物,日后必也要尋同樣的寶物還回去,否則道心有損,有礙修行……”

“阿墨已然拜師,可他仍舊如以前一般,不曾懈怠分毫;我又怎能抱著讓自己省些努力這種想法,去期望有真人真君將我收入門下呢?”

“這是歧途!”

只這一剎那,慕容決忽地明悟過來,自己近來的心境出了問題,不再如以往那般一心只在劍上,而是分出心思想要走捷徑。

然,修行一途,如何有捷徑之說呢?

墨天微便看著慕容決忽然抬起頭,又愣在原地,整個人的氣場陡然一變。她心中驚訝,阿決這是頓悟了?

“看來,我這罡風源晶換不出去了。”墨天微一笑,若是要接受,阿決便不會是這般反應了。

待慕容決醒來,看見的便是墨天微含笑的臉。

“恭喜阿決,進階煉氣九層了。”

慕容決微微一愣——不是他太遜,實在是阿墨這張臉實在太美,便是經常直面這種沖擊的他也偶爾hold不住。

“還要多謝阿墨你了。”慕容決展顏一笑,真有種冰消雪融的震撼之感。

墨天微在心中感嘆一句“劍宗未來的九大真傳真是個個神清骨秀湛然若神”,全然沒有連帶著夸了自己的不好意思——她長得好,夸一夸有問題嗎?

“這是阿決積累深厚,悟性驚人,與我有何關系?”墨天微擺擺手,也不再提起罡風源晶之事,轉而問起其他來,“阿決可想好了之后要去哪里?”

“沒什么特別想去的地方,阿墨你呢?若你有想去的地方,我便隨你一同前去。”

“那正好,先前陸師兄請師兄托我為他尋一株凈玉地火蓮,我欲往熔炎火山群一探。”

慕容決了然,以墨天微的地位,能被他正兒八經稱作“師兄”的人確實不多,更何況這位陸師兄還能請凌云起為他傳話,想必除了劍宗真傳中排行第五的陸非離,也沒有別人了。

“既然阿墨已有決斷,待你傷勢痊愈,我們一同前去。”

秘境之中情況復雜,有人喜歡孤身一人,有人也想和他人一同探索,這都是個人愛好,無可厚非。

墨天微更喜歡一個人冒險,但那更多是因為沒有十分信任的人在身邊,而慕容決,顯然在她的信任名單上。

兩人決定好了之后的行程,墨天微便開始恢復傷勢,總不能拖著受傷之軀去探索更加危險的熔炎火山群吧?

熔巖火山群是月瀾秘境中危險度最高的地方,那里是一片不毛之地,大地被來自地層下的極致高溫烤灼,除了極少數天生適應這種環境的妖獸靈植,沒有任何生靈在此存活。

赤紅色的大地上,不時席卷過一陣陣狂風,宛若刀鋒般的狂風將山巖石壁削成它們滿意的形狀,徒留滿地細碎的砂礫。

然而這些砂礫并不會靜靜地待在原地,也不會隨風而起,它們很快就會被來自地下的恐怖高溫燒化,融入地面之中,接受著來自狂風的又一次削砍雕琢。

一陣狂風吹來,滿目赤紅之中,忽然多出一道削瘦身影。

他站在一座低矮的石柱上,靜靜遠望更深處連綿不斷的火山群,略顯嫵媚的眉眼中卻帶著幾分深思之色。

“傳聞,月瀾秘境乃是上古之時一大宗門為供門中弟子歷練而特意圈出的地域。”清冷的女聲在他身后不遠處響起,“只可惜,上古末年,天地浩劫,無數大世界毀于諸位仙圣爭斗,月瀾秘境所屬的那一宗門也不例外。”

鐘神秀沒有回頭,他知道來人是左丘靜。

事實上,也只有他和左丘靜這兩個道門嫡系才會特意來到此處,只因他們都知曉熔炎火山群這里的真正隱秘。

“當年月瀾秘境出世,道門、劍門、魔門、天晉皇朝……諸多勢力,頗是爭斗了一番,只因其中隱藏著那大宗門的道統與無數寶物。”鐘神秀神色悠然,接著說道,“最后道統尋著了,誰也沒能獨占,各自都得了一份。寶物,卻是渺然無蹤,誰也不知它究竟藏在何處,又或者……其實根本就不存在。”

“熔炎火山群,這里環境最為惡劣,據推斷,整個月瀾秘境便是被大能從這里生生劈開,整片陸地被震飛出大世界,成為無數個游離于無盡虛空中的微型世界,直到無數年后,經過滄瀾界,被眾多大能出手捕捉,封成秘境。”

左丘靜站在鐘神秀身邊,瞥了他一眼,旋即整個人輕盈得如同一縷清風,飄然遠去,“便看看最后是誰有幸得到上古遺寶。”

“這女人……”

鐘神秀不由失笑,連連搖頭,他還想和她多說兩句,沒想到這就先走了。

“上古遺寶?”他自信一笑,“那必然是我的。”

兩人此番途徑劍域,實非巧合,而是另有隱情。

一年前,道門九宗中最為神秘的紫微星宮派人傳來預言,此番月瀾秘境將有異寶出世,請各宗早做準備。

道門其他八宗也沒覺得紫微星宮這樣做有什么不對,蓋因紫微星宮門人稀少,修煉所需又與絕大多數修士不同,與他們其實并無利益沖突。

因為門人稀少,紫微星宮偶爾需要倚仗其他八宗之勢;而道門其他八宗,也需要紫微星宮那玄乎的占卜之術,兩者關系頗為互補。

各宗都有自己的盤算,他們都知道月瀾秘境剛被發現時的那場腥風血雨,有些宗門自覺實力不濟,不愿摻和——其實更多是覺得這樣做了,容易惹怒劍宗,日后門下弟子去西域歷練,少不得要受些磋磨;有些則是忙著其他事情,對此不感興趣——畢竟究竟是什么異寶還不好說呢,他們忙得很,不摻和;也有的派了人來,太華仙宗與九玄仙宗便在此列,還有幾個道門也派了人,不過都是些不太重要的弟子,也就是碰碰運氣。

異寶出世,不僅代表著機緣,更代表著危險。在情況不明時,他們不愿意派出精心培養的弟子來當探路石,也是能夠理解的。

太華仙宗和九玄仙宗乃是道門中實力最強的兩大宗門,門中弟子無數,競爭十分激烈,鐘神秀與左丘靜都想要得到異寶,憑借異寶之威,提升在宗門之中的地位。

兩人匆匆而來,又匆匆趕往熔炎火山群深處,此地又恢復了一貫的死寂。

但接下來幾日,四面八方都有人匆匆趕來,像是一夜之間,熔炎火山群便成了香餑餑,有無數人覬覦。

其實事情很簡單,因為被很多人知道的秘密,那便不是秘密了,總會有人行事不密,讓秘境中的其他人知道詳情。

于是一傳十,十傳百,很快該知道的都知道了,只是因為信息傳遞過程中耗費了不少時間,所以他們沒有鐘神秀、左丘靜兩人來得快。

當墨天微與慕容決二人來到熔炎火山群時,便十分驚愕地發現這里有許多同門及他宗友人,這讓他們十分不解——什么時候,危險系數最高的熔炎火山群,這么熱門了?

墨天微二人的到來自然引起了一番注意,認識的知道墨天微的身份,不敢怠慢;不認識的喜歡墨天微的臉,熱心解釋——所以墨天微很快就明白了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知道情況后,墨天微與慕容決皆是神色嚴肅。

月瀾秘境有異寶,竟不是執掌秘境的劍宗發現的,而是被遠在千萬里之遙的紫微星宮發覺,這不能不說是打臉了。

“紫微星宮?”墨天微眉頭微蹙,“怎么哪里都有他們……”

慕容決同樣覺得紫微星宮很討厭,這就相當于你家有個古董但是自己并不知道,某天鄰居知道了,他們不敢自己上來誆騙,便攛掇其他鄰居一起來你家里偷東西。

固然這些偷東西的鄰居都不是好貨,但最開始那個攛掇的,更是罪魁禍首。

不過聽見墨天微的話,他不禁有些詫異,“都有?阿墨你以前也和紫微星宮的人打過交道么?”

墨天微搖搖頭,沒有解釋。

她當然不好解釋,因為她真沒有和紫微星宮打過交道。

但是在《仙魔劍主》之中,紫微星宮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自以為秉天命行事的神棍團伙,特別他們滿門都極為支持北辰殊這個所謂的位面之子,其中直接或間接坑了劍宗多少次就不用多說了。

就算不站在劍宗的立場上,她也不喜歡這些神神叨叨、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神棍,更何況她現在是根正苗紅的劍宗傳人。

這次又跳出來給劍宗挖坑了,真是不知道什么毛病。

墨天微心中冷笑,紫微星宮敢這么做,無非是算出了一些未來之事,知道劍宗的輝煌將在不久后覆滅,所以想趕緊撈一筆,反正劍宗也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喊打喊殺。

“……覆滅?”她想起書中所述,北辰殊是如何在毫不講理的外掛幫助下將劍宗打得差點撲街,頭一次對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生出幾分殺意,“便看看,到時候是誰黯然退場!”

慕容決一直留意著墨天微,見到他神色變化,原本便凜然若冰雪的面容更是多了幾分肅殺與傲然,不禁疑惑究竟是誰讓阿墨如此生氣。

紫微星宮?

應該還不至于,畢竟紫微星宮的算計還沒真正實現,而阿墨不是個會因為還未發生的事情就動怒的人。

墨天微確實不是這種人,但在《仙魔劍主》中,這一切卻是已經實現了的,她心里過不去這個坎,十分正常。

“我們走吧。”

慕容決微愣:“去哪兒?”

“先去找陸師兄要的凈玉地火蓮。”墨天微環視周圍一圈,果然不曾看見鐘神秀與左丘靜,“異寶有靈,我們只需稍加留意便可。”

慕容決想了想,能讓紫微星宮特意放出消息的,必是極為罕見的異寶,那等異寶并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到時候少不了鬧出些亂子,他們不會錯過的。

兩人隨便選了一座火山便進去了,期間也沒有人阻攔,畢竟現在大家的目標可都是異寶,便是同門,也有自己的私心,不可能攔著他們。

不過,看見兩人離去,眾人也不再聚在一起,紛紛離去,各自尋找起來。

墨天微與慕容決雖然不知道他們離去之后都發生了什么,但也能猜到幾分,但他們沒將這事放在心上。

現在最重要的是凈玉地火蓮,異寶什么的,從來都不是靠找能找到的,都是有緣者居之。

劍宗。

明澤真君正在洞府之中閉關,他近來修行遇上一些問題,因此沒有出門游歷,多是在宗門內閉關。

閉關告一段落,他從萬年玄寒玉窟中走出,來到他在山巔的洞府,忽然見一道傳訊符破開靈星峰的重重禁制來到他面前,心中詫異。

一般的傳訊符可沒有權限闖入他的洞府,除了掌門師兄的以外。

他打開傳訊符,果然便聽見掌門明諭真君的聲音:“速來接天殿!”

明澤真君眉頭微蹙,他很不喜歡這種突發的意外,因為它們總會造成其他麻煩——比如將他的其他人格勾出來。

不過,這是掌門師兄的諭令,他也不會不當回事,只好去了。

來到接天殿,他本以為師兄在傳訊符中語氣鄭重,肯定發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想必其他師兄弟也都到了,然而到了才知道,就來了他一個。

“我早來了?”明澤真君疑惑。

明諭真君搖頭,“我只喚了你一人前來。”

既然不是自己來早了,明澤真君也就沒當回事,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問道:“何事?”

“月瀾秘境之事。”明諭真君神色其實并不緊張也不嚴肅,好像沒發生什么要緊事情一般,“里面似乎出了什么問題。”

“月瀾秘境?”明澤真君立刻緊張起來,“什么問題?”

明諭真君的語氣十分淡定,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么重磅消息,“似乎當年久尋不見的異寶要出世了。”

難怪只喊自己來了,就阿墨在里面。

明澤真君氣息更冷了幾分,他覺得很煩躁,養個徒弟可真麻煩,不僅僅要傳道授業解惑,還要留意徒弟死了沒,唉!

“喂喂喂,阿墨很危險,你都不關心他,有你這么當師尊的么?”腦子里另一個聲音在大喊大叫,不用想也知道是阿澤。

“閉嘴,不用你教我怎么當師尊。”明澤真君冷冷呵斥一句。

他當然也很重視墨天微這個徒弟,只是最近修行不順,他脾氣也變差了許多,這才生出許多煩躁。

“還不快去救人!”阿澤不依不饒。

“人還沒死呢!”明澤真君煩不勝煩,所以說他最討厭意外了!

“具體是什么異寶知道么?”他決定先問清楚情況,秘境掌握在劍宗手里多年,劍宗自然有辦法窺見一絲其中情況。

“應該是某種靈火要出世了。”明諭真君摸了摸手中的金色玉牌,“整個秘境都在發燙。”

這枚金色玉牌便是當初封印月瀾秘境的信物,當日希珺真人拿來開啟秘境的金令便是它的復刻品。這枚玉牌掌握著真正的秘境出入口,不過一般情況下不會開啟,劍宗只用它來掌控秘境內的情況。

此時,這枚金色玉牌發出淡淡紅光,摸上去還有些溫熱,不用如何推斷也知道這種情況是靈火出世的征兆——而且,這種靈火還格外強大,幾乎讓整個秘境都承受不住它的赫赫之威。

“靈火?”

明澤真君卻反而放下些心來,若是靈火,那倒不一定會出什么狀況。

不過想到自家徒弟似乎有點差的運氣以及他那熱衷于搞事情的性格,明澤真君覺得還是要做好準備……

講真,當師尊真累啊!

“我知道了。”

與明諭真君告別,明澤真君便匆匆離開了昊陽峰。

“這么急著去撈人?”明諭真君嘖嘖稱奇,“看來明澤真的很重視阿墨那孩子嘛!只希望阿墨不要讓他失望。”

望著明澤真君的背影,明諭真君一貫正氣凜然的臉上,露出一絲狡猾的微笑。

其實,早在這次月瀾秘境開啟之前,作為月瀾秘境掌控者的他,早已通過月瀾玉令感受到了秘境之中正在醞釀的變故,也猜測到了會有靈火出世。

紫微星宮那群神棍雖然有幾分窺探天機的本事,但那又如何?他自己人還不知道自家事嗎?

表面上看,他似乎根本沒有做出任何準備,但其實不然。

他早就計劃好了,若是靈火要被道門奪去,他便通過月瀾令故意制造一些意外,讓道門人財兩空——想算計劍宗?呵,真當他拿不動劍了?

他沒覺得這行為有什么不對,別人都進自己家偷東西了,他反殺回去,頂多算是個防衛過當。

不過他也知道,這恐怕也在紫微星宮算計之中——這群人說不定就是打著這種主意,成了,本該屬于劍宗的靈火被奪走了,肯定不痛快,想搞事;不成,劍宗也發現了甚至已經反擊了道門的算計,還是不痛快。

兩邊鬧起來了,他們雖然得不到好處,但也沒什么損失——什么?你說是我攛掇的害你們與劍宗交惡?我只是好心告訴你們消息,有什么錯呢?不滿意的話,下次不告訴你們了。

就是這么流氓!

不過道門其他八宗顯然也提防這種可能,所以都沒派多少精英前來。

想到紫微星宮,明諭真君終于露出幾分愁容,真不知道這群神棍最近百年怎么就和劍宗杠上了,真是奇了怪了。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明諭真君也針對紫微星宮做出了相應的對策。

這個對策就是明澤的新徒弟墨天微。

若不是師尊告知,連他也不知道,墨天微是個有來歷的,天生就能屏蔽天機!

“有他摻和進去,紫微星宮的占卜,還能準確嗎?”明諭真君不無好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