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七十章:慕容決的黑歷史

第七十章:慕容決的黑歷史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七十章:慕容決的黑歷史

尹月白從沒有覺得如此挫敗,明明面對的不是師尊,也不是那個凌大魔王,只是一個粉嫩嫩的師弟。

他基本上已經能猜到之后的套路了。

可能性A:太和殿被燒著了——不吉利——遷宮吧!

可能性B:太和殿居然沒被燒著——住在這里的皇帝都死了,十分不吉利——還是遷宮吧!

總之,無論怎樣,墨師弟都能自圓其說。

而且,這并不僅僅是嘴上說說,如果今天逼宮成功,明天肯定有人會提出遷宮之事,而那世家之人考慮到云國皇室在這皇宮中經營許久,很大可能會同意的。

“說實話啊,你是不是還想著做壞事呢?”尹月白問。

“這是救人,怎么能說是壞事?”墨天微一臉正氣,“不要試圖污蔑我!”

尹月白決定放棄了,他道:“大局已定,我們先走吧,去看看許師弟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墨天微也沒有意見,兩人悄然離去,沒有驚動任何人。

殺戮仍在繼續,在局中之人眼中,這是成敗在此一舉的決戰之時;然而在局外之人眼中,這一切不過是場結局注定的游戲。

一刻鐘后,兩人來到一座偏僻的院落。

尹月白解釋:“這是之前劍宗駐守此地弟子的私產,當時我不好帶著許師弟來尋你,便將他暫時安置在了這里。”

兩人很快來到許師弟休養的地方。

見到人,墨天微微微一愣,她沒想到這人他居然認識。

離開宗門前,她在劍窟修煉,這個人經常站在一旁觀戰,她還覺得十分詫異。

尹月白道:“這是許遲許師弟,煉氣大圓滿,經此一事,雖然根基有損,但只要補回來,很快便能進階筑基。”

墨天微點頭,沒說話。

因為尹月白在離開前給他服食了丹藥,并在周圍設下防御陣法,所以尚在消耗藥力恢復自身的許遲并沒有感覺到兩人到來。

兩人自然也不會打擾,各自找了個地方坐下。

“唉,不知道宗門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尹月白頗為憂慮,“總不能真按墨師弟的想法行事吧?”

而當墨天微在浪里個浪的間隙中回想起自己當時挖的坑時,慕容決早已用他的親身經歷證明了一件事情——坑自己最狠的,不是敵人,恰恰是關系最好的朋友。

慕容決的住所中。

陽光正好,慕容決與安昀坐在石桌邊,享受著連日以來難得的清閑。

安昀沏好茶,將其中一盞推到慕容決桌前,“你可真是大爺,我來做客,還得自己沏茶。”

“愛來不來。”慕容決可不會搭理他的抱怨,直接就祭出了殺招。

安昀一噎,無奈地放下到了嘴邊的茶盞,“行了,你是大爺還不行嗎,是我自己送上門受虐的行了吧?”

慕容決沒說話,但目光分明在說——來我這兒就是為了瞎BB的嗎?

“單純地拜訪一下好久沒見的好朋友,僅此而已。”安昀眼睛一轉,笑嘻嘻道,“聽說你擊敗了第三十二層的劍鬼?厲害了喲,阿墨的這個劍鬼可坑了不少人。”

聞言,慕容決臉色一黑,這件事簡直可以載入他人生中十大丟臉時刻,并位居榜首!

他目光不善地盯著安昀,似乎在考慮從哪里下人最痛。

安昀心中暗笑,阿決是擊敗了劍鬼不錯,可若僅僅如此,那這件事的影響力也只局限于劍窟排名靠后的人群之中,絕不會像現在這般,鬧得沸沸揚揚。

時間回到慕容決見獵心喜邁進劍窟第三十二層的那一天。

石室中央,光團中走出一道人影。

慕容決與墨天微關系甚好,看見與墨天微有幾分相似的劍鬼,心中戰意盎然,道:“慕容決,請指教。”

劍鬼只有一個被設定好的模板,根本不會搭理這種客套話,它道:“實力太差,讓你三招!”

慕容決一愣,不過又笑了起來,這可真是阿墨的套路。

他也不客氣,手中長劍一轉,輕盈如風,步履一劍便直朝劍鬼面門而去。

劍鬼執劍在手,果真如所說的一般,并沒有還手,只是一味閃避。

它的身法很好,不勝在速度,而是擅長小范圍的躲閃騰移,飄忽如鬼魅,讓對手很難把握它下一步落腳的地方,從而大大提升攻擊難度。

慕容決早有預料,并沒有因為一招失利而失望。

剛剛用的第一招威力平平,但之所以選擇它,是因為它與慕容決所學的許多劍招有很大關系,基本上稍微一改,便能將之變作另一招,很適合作為起手式。

劍鬼避過這一劍,卻不想,那長劍突然一顫,三道虛影劍刃浮現,其中一道正好朝著劍鬼刺來。

劍刃與劍鬼相距極近,突襲之下,幾乎只一瞬間便要將劍鬼戳個窟窿出來。

若是常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一嚇,恐怕會手忙腳亂,但劍鬼則不然,它沒有什么情緒,不會感到害怕。

它不慌不忙,身形一晃,快得不可思議,在這種近乎極限的情況下,閃過了劍刃。

石室外,看見這一幕的眾人心中毫無波動,這都是基本操作,要不然他們怎么這么久都沒過關?

“說起來,慕容師弟這一劍確實突如其來,但誰讓對手是劍鬼呢?”

“沒辦法。”

眾人議論紛紛,然而公孫慶卻搖搖頭,道:“仔細看,那劍鬼被傷到了,雖然只是一絲。”

眾人一愣,連忙將目光放在身形飄忽的劍鬼身上,果然看見劍鬼那凝實的白光軀體上,有一個地方確實有著淺淺的痕跡。

“難道是……”

“那分化出的三道虛影劍刃,也帶著劍氣。”魏御有些惱怒自己居然沒有發現,這時候搶著回答,“劍鬼躲過了劍刃,但也沒辦法避開劍氣,所以被傷到了。”

“不過這傷口太小了,也就相當于磨破層皮。”

“別忘了,之前這劍鬼可都是無傷吊打我們的。”公孫慶道,“慕容師弟能傷到它,已經十分了得了。”

被稱贊的慕容決此時可沒有心情多想什么,三招已過,劍鬼的攻擊已經開始。

慕容決沒有學過《孤星劍法》,他與墨天微不同。

墨天微是因為早幾年修為增長緩慢,不得已花了大量時間鉆研各種基礎劍法,幾乎所有基礎劍法她都有涉獵。

慕容決一開始修煉便展現了絕佳的天資,又因為靈根乃是風雷雙靈根,修煉的劍法多與風雷相關,在這一道上鉆研很深,對其他的并沒有很多了解。

這是不同的修煉方法,并沒有高下之分。

劍窟中,支路中的劍鬼只能使用一種劍法及一種劍意,而到了主路,劍鬼能使用的劍法將隨著層數的升高而變多。

墨天微在設定劍鬼時,限制了劍鬼能使用的劍法,劍意只能用啟明劍意——老實說其他的她也不會,劍法則除了《孤星劍法》還能使用星之一道的其他劍法。

劍鬼一出手,用的便是墨天微最熟練的幾式劍法之一——星如雨。

慕容決擅長風雷之道,風之一道劍法最為輕盈靈動,幾乎在劍鬼出招的同時,便出劍了。

石室外,眾人只看見劍光霍霍,一邊是漫天星子如暴雨,另一邊卻是萬里長風拂沙塵,一片金鐵錚鏦之音。

慕容決剛剛將這一招盡數攔下,卻不想,劍鬼攻勢極快,又是一劍劈來,帶著凜然無回的氣勢,正是星隕。

長風能吹散塵埃,能吹走隕星嗎?

慕容決隨機應變,劍上雷光一閃,不退反進,一劍斬出,隱約有雷鳴之聲。

風不能,但雷霆能,劈碎一顆隕星而已,又有何難?

兩劍交擊,劍光驟然大亮,猝不及防之下,強烈的亮光讓人眼睛陷入短暫的失明。

“不好!”慕容決心中一凜,劍鬼可不需要眼睛!

就在此時,碎落滿室的劍光像是有了目標一般,紛紛改變方向,化作萬千星辰,朝慕容決撲來。

《星海劍法》,碎星海。

慕容決心中疑惑,難道劍鬼只想著用這一招么?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但既然是碎星,威力可想而知,最多能破開他的護體靈力,要說傷害,實在是微乎其微。

他決定按兵不動,硬扛這一招,警惕劍鬼真正的殺招。

一陣叮鈴聲響,碎星海擊在護體靈力上,威力被削減九成,最后真正能傷害到慕容決的,只剩下十之一二。

慕容決有些郁悶,雖然這些劍光打在身上,沒什么傷害,但耐不住疼啊!

此時的他并沒有想到,這一劍的重點并不是疼……

他的警惕越來越深,眼前仍是一片光芒閃爍,他不能找到劍鬼的蹤影,這便意味著絕大的危險!

一片雪亮森冷的劍刃毫無預兆地出現在慕容決頸邊,沒有引起任何波動,像是一開始它就在那里一般。

慕容決渾身一凜,想也不想便側身閃過,長劍以一個驚險的弧度攔下緊追而來的劍刃。

“錚!”

一陣巨力沿著劍尖傳送而來,慕容決手腕一顫,不可控制地被震得連退了好幾步。

他被動招架,比不得劍鬼蓄勢已久,自然落了下風。

劍鬼占了上風,攻勢更加狂暴,無數劍招信手拈來,時快時慢,變幻莫測,打得慕容決只有招架之功,而無反擊之力。

漸漸地,慕容決身上多了一道道傷口,心中也漸漸升起了幾分怒火。

如果他的對手是墨天微,他自然不會生氣,但對手是一個劍鬼?那就不行了!

慕容決壓下心頭火氣,沉心靜氣,拼著挨劍鬼一劍,終于打斷了劍鬼的連擊。

這一劍可不輕,差點兒削掉他一只胳膊。

劍鬼似乎也看出慕容決想要放大招了,稍稍一緩,便又執劍撲來。

“到了現在,還不用劍意?”慕容決生氣了,他可也領悟了劍意啊!

心中越憤怒,他越是平靜,眼前的劍鬼仿佛已經不存在了一般,長劍平平,橫于胸前。

“嗡……”

一陣細微的嗡鳴響起,慕容決眼中一片冷靜,手中長劍似慢實快地朝前斬落,一道半透明的劍芒破劍飛出。

石室中像是突然起了風,眨眼間風聲呼嘯,石室外看著這一幕的人心中凜然,似乎看見了烏云密布的天幕,下一刻便會迎來暴風驟雨。

這是慕容決的劍意——平地風雷。

劍意飛出,速度奇快,劍鬼似乎措手不及,竟沒能閃過,被一劍穿過,連帶著整個人都往后退了幾步。

一個巨大的窟窿出現在劍鬼右肩頭。

慕容決臉色微沉,沒想到劍鬼最終還是避開了要害,它用的是什么身法?等阿墨回來,一定要問問他!

劍鬼站定,將右手的劍換到左手。

慕容決不敢怠慢,這劍鬼顯然非同一般,若不趁機拿下,之后恐怕還有得磨。

這次輪到他占據上風,劍鬼的左手劍似乎并不熟練,幾次招架與反擊都只打在慕容決身上并非要害的地方,除了帶來一些疼痛,實際上并沒有影響到慕容決。

“嗤!”

又是一劍,這次劍鬼整只右臂被削掉。

石室外,看到這一幕的人紛紛振奮不已,就差沒組成啦啦隊,高喊口號支持慕容決將這只劍鬼拆成十七八塊了。

劍鬼沒有情緒,失去一只手臂也沒生氣,反而趁機躲開,速度極快地閃到慕容決身側,握劍的手高高揚起,一劍斬落!

慕容決心中一凜,這就是阿墨的劍意嗎?

啟明……名副其實!

但他也不怕,雖然剛剛用了劍意,但他的修為已經接近煉氣九層,勉強還能再用一次,那便試試看,到底誰強誰弱吧!

他同樣毫不猶豫地用出了劍意。

劍意交戰,沒有多么驚天動地的特效,它們代表著兩種劍道意境,兩者一經碰觸,意境互相侵染,最后只有一種劍意能留存下來。

一人一劍鬼在用出劍意后,都有些脫力。慕容決站在一旁,靜靜恢復,不管劍意交戰結果如何,他多恢復一分,便比對手更多了一絲勝算。

然而,所有人都沒想到,劍鬼突然朝慕容決撲來,根本不管劍意交戰結果如何。

慕容決一愣,第一反應就是——這劍鬼不會是失控了吧?不對啊,這才多少日子,不可能這么快就失控的!

劍鬼可不管他心中的疑惑,鬼魅般來到慕容決身邊,沒有出劍,只是靜靜站在原地。

慕容決:“???”等等,他有個可怕的猜測……

“砰!”

一聲巨響傳來,灼目的白光轟然炸開,淹沒了慕容決,淹沒了交戰中的劍意……

石室外,眾人驚得下巴都要掉了,什么玩意兒?這劍鬼還會自爆?真是見鬼了啊!

沒錯,這是自爆!自爆!自爆!

魏御擦了把額頭不存在的冷汗,頭一次慶幸自己沒有這實力和劍鬼正面剛,否則中招的人就是自己了。

陶循目瞪口呆,心中對那位創造出奇葩劍鬼的墨天微起了強烈的好奇心,這可真是人才啊!

半晌,才有人回過神來,弱弱道:“……這,慕容師兄沒事吧?”

魏御沒好氣地瞪了那人一眼,“沒事,劍鬼本就已是強弩之末,自爆威力也不大,慕容師弟頂多受點重傷。”

“沒事,他還活著。”

“那就好,那就好。”眾人放下心來。

光芒散去,整個石室中僅剩一人,匍匐在地,整個人傷痕累累,分外凄慘。

慕容決搖了搖頭,將腦海中徘徊不散的震感晃散,全身上下有無數細碎的小傷口,一個兩個沒什么,但加起來的痛苦,真是讓他萬年不變的冰山臉都忍不住扭曲了。

“阿墨可真是……”慕容決從地上爬起,“最愛搞這些花樣,讓人措手不及。”

然而,當他整個人站起來后,忽然忍不住全身一僵。

慕容決:“……”

圍觀群眾:“щ”

魏御這次是真的服了,天啦嚕,他看到了什么?

進去前的慕容決,狂霸酷拽,衣冠整潔,就差沒把“我是個天才”寫在臉上;現在的慕容決,傷殘二級,衣衫襤褸,去COS天橋下的乞丐也毫無違和感。

重點,重點是,慕容決的衣服在劍鬼的自爆中報銷了。

是的沒錯,堅強站起來的慕容決現在光著上半身——之所以沒光著下半身,是因為下裳在之前的戰斗中并沒有受到多大的損傷,得以在自爆中茍全性命。

圍觀人群中有一名《劍宗周刊》的編外人員,看見這一幕,一邊擦擦口水,一邊拿出靈影將這一幕錄了下來。

“哎呀,沒想到慕容師兄身材這么棒!”有女修兩眼放光,仔細打量。

“長得這么好,身材也不差?”男弟子嫉妒道,“這不修真!”

慕容決僵硬著一張臉,飛快取出衣物穿上,心中頭一次涌起了要抽死阿墨這個混蛋的念頭。

他的一世英名啊,就這么毀了!

就算以后成為名震天下的大修士,這個黑歷史卻是永遠留下了!

慕容決有幸成為第一個在劍窟爆衫成功的男人,他的身材究竟有多好這個問題,也在劍宗內一直流傳。

慕容決:“……”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現在,慕容決成功地擊敗了劍鬼,闖過了第三十二層,大家也得到了攻略。

但是……呵呵,完全沒有什么卵用。

一是沒那實力,二是……就算有實力,他們也不想和這該死的劍鬼正面剛,萬一再來一次自爆,男弟子就算了,要是妹子……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