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惟吾逍遙  >>  目錄 >> 第四十一章:精分大法

第四十一章:精分大法

作者:微斯人也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微斯人也 | 惟吾逍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惟吾逍遙 第四十一章:精分大法

“既然它選擇了你,那你便修這本功法吧!”明澤真君從墨天微懷中取出那本金色書冊,揮袖讓其他書冊散去,“不過修煉這本功法,可能有些危險。”

還有這種事?該不會是什么殘次品吧?

墨天微心中好奇,連問道:“師尊,不知這是何功法?又有何危險?”

明澤真君撫摸著金色書冊的封面,似乎想起什么,愣神了好一會兒才道:“此乃《無心天書》。”

墨天微:這名字……一聽就是中二晚期患者取的,朕尷尬癌都要犯了。

然后……然后兩人相對無言。

墨天微努力睜大自己的眼睛,希望明澤真君看見自己眼中的好奇——你還沒說有什么危險呢!

明澤真君大概也看出來了,但是他依舊保持沉默。

半晌,明澤真君蹙起眉,“讓他來告訴你。”

他?誰?

墨天微猶在茫然中,便看見明澤真君閉上眼,下一瞬重新睜開,唇邊漫出一道笑意,整張臉的線條都柔和下來,眉眼彎彎,讓人看見就能感覺到他的好心情。

他將手上的東西丟掉,一下子撲到墨天微身上,一把抱起,語氣十分興奮:“太好了,阿墨,你現在是我徒弟啦?”

墨天微:這沖擊有點大,容在下緩緩……

阿澤十分有自說自話的天賦,開始和墨天微絮絮叨叨說他之前被關在秘境出不來,每天還要應付一個丑女人追殺,多么多么可憐;又說之前和他約好一起參觀自己收藏的飛劍,沒想到一眨眼就過去六年,等會一定要履行約定;還說那個冰山人格多可惡,很少讓他出來放風……

墨天微只感覺耳邊有只麻雀在一刻不停地嘰嘰喳喳,本來就接近當機的腦子更是昏沉,好容易才理清思緒,趁著阿澤說話間的一個停歇,連忙做了個休止符,問道:“阿澤阿澤!你還沒告訴我,修煉《無心天書》有何危險呢!”

阿澤眨眨眼,這才反應過來,目光落到剛剛被他丟掉的書上,干笑兩聲,連忙撿起,使勁用袖子擦了擦,墨天微真擔心以他的力道會不會將書整散架了……

一邊擦,他一邊好奇問:“阿墨,你問這干什么?是因為你也要修煉《無心天書》嗎?”

墨天微點頭,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阿澤“哦”了一聲,便說道:“《無心天書》,乃是上古流傳下來的一部功法,不知是何人所著,當年流傳甚廣,頗具盛名,便是現今,亦有一些宗門留存。只不過我們劍宗這本,乃是原本,已然生出些許靈智,這才會投懷而來。看來它很喜歡你,真不愧是我靈星峰的功法,和我一樣愛好。”

墨天微:總感覺被你們當成愛好并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呢!

阿澤正開心呢,才不會管墨天微想什么,繼續科普:“《無心天書》流傳甚廣,并不僅僅因為它直指大道,曾成就許多強者,更因為,不同修士可以從中參悟出不同心法,比如,若是法修,參悟出的便是道法;若是魔修,自然將之當作魔功;若是劍修,看見的便是劍典了。”

一邊說著,他取出一枚玉簡,開始復刻《無心天書》,畢竟不可能讓墨天微將原本帶走。

墨天微心中疑惑,真的有這種功法么?聽起來老厲害了。

想了想,她問:“方才師尊所說,皆是《無心天書》的長處,可還未曾說到它的短處呢!”

“阿墨叫我阿澤就好,不用客氣!”阿澤笑笑,輕描淡寫,“因為修煉這功法很容易走火入魔啊!”

墨天微:不要用這么無所謂的語氣說這么恐怖的事情啊!在咱們劍宗有一部容易讓人走火入魔的功法,并且大家還把它當一峰傳承功法,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這樣的靈星峰是藥丸呢?還是藥丸呢?

“這功法……不大好吧?”墨天微小心翼翼地說。

“沒什么不好,應該說……感覺還不賴。”阿澤中間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回味修煉這功法的感覺,“修煉時可能有些痛苦,但等你靠這功法打遍天下無敵手,就知道它的好了。”

“不不不,問題不是這個……”墨天微謹慎措辭,唯恐說錯話下一刻阿澤就翻臉將她拖出去,“我的意思是,我們劍宗,修煉這種功法,不大好吧?那什么,老是有人走火入魔,恐怕會惹來非議……”

“阿墨你真是心地善良,剛加入我劍宗沒多少年就這么注重我們劍宗的名聲!”阿澤感嘆一句,旋即解釋,“不要緊的,其實道門那邊也有人修煉這功法然后走火入魔的,他們還老是沒本事解決那些入魔修士,經常造成重大傷亡,不比我們劍宗……”

墨天微:不比我們劍宗處理及時?

阿澤接下來的話果然沒出乎她的預料,“想我靈星峰一脈,自靈星劍仙始,歷代首座,皆修此法,主脈門人,同樣如此。多得是修煉不成走火入魔的,一般宗門第一時間就會發現,然后暗中處決,不會造成什么可怕影響。”

這個,完全沒有感覺到安慰啊!我不想被暗中處決啊!

阿澤輕快的語氣變得有些沉重,總是洋溢著笑意的臉也有些低落,“就比如我的師尊,一百多年前墮魔了,然后被處決了。”

墨天微:這……

墮魔之后,是不能使用秘法轉世重修的,因為即便轉世重修了,得到的也還是一個墮魔修士,而非原先的人。

她想安慰一句,但是阿澤下一刻就重新振奮起來,似乎這些不太開心的事情于他而言不過一縷隨風即逝的青煙,他的雙眼依舊明亮純凈,似乎是在為逝去的師尊而開心:“當時要不是我第一個發現稟報了劍尊,師尊肯定已經變成一只毫無理智的瘋魔逃出去了。”

墨天微:

“如果是那樣,師尊一定會怪我的。他那么驕傲,怎么能允許自己變成那樣……就算以后再也見不到他,我也相信,他一直以我為榮。”

突然間就深刻起來,墨天微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訥訥地點頭表示贊同。

“哎,阿墨啊,你可別被嚇到,要知道,多得是修士想修這門功法,只是絕大多數都被他們的親朋好友師門長輩制止了而已。”

墨天微頗覺好奇,這樣坑爹的功法也有人想學?這么想不開,是怎么出院的?

“也就只有一些頂級宗門可以隨便學的。”阿澤說這話的時候十分自豪,大概類似于集體榮譽感爆棚,“雖然《無心天書》有如此大的缺陷,但修煉此法的修士,在同階之中堪稱無敵,無人能擋。”

“這是一部只屬于天才的功法!”不知不覺中,阿澤的聲音變得激昂起來,“非天資絕佳者,不能入門!非心性堅定者,不能有成!非氣運滔天者,不能圓滿!”

“但凡是個天才,不論大小,自然不甘人后,自然堅信自己無所不能。”

“不知道有這么一部功法便算了,既然知道,除卻屬性實在不合的,又有哪個會不想修煉呢?”

墨天微沉默片刻,似乎也能理解這些人的想法,確實……也沒什么錯?

也不是沒人修煉成功過,靈星峰歷代便有好些劍仙成功飛升,既然有人能成功,為什么我不行?我亦是天才!

“而且……修行本就是與天爭命,逆天而行,墮魔便是無法自控的懲罰。或許一個修士修煉《無心天書》會墮魔,但這樣的修士,即便修煉其他功法,可能免去心魔之劫,但最終也會隕落在天劫之下,留著也沒用,不過是白白耗費資源罷了。”

“所以……”

“所以,反正都是死,還不如修煉《無心天書》。”

墨天微:因為早死晚死都得死,所以干脆修煉個碉堡的功法讓自己活著的時候更爽一點?

……呵呵。

她終究還是沒忍住,便道:“我還是不明白,這功法每每會造成許多修士入魔,為何不禁止呢?”

“欲念所在,不可禁也。”阿澤道,“更何況,魔道那邊是不會禁的,因為他們才不管什么心魔,絕大多數魔修都渡不過心魔劫,修煉別的還不如修煉《無心天書》呢!”

“魔道既學了,那正道若無人學,同階修士里,正道對付起魔道來就會變得困難,以后若是正魔兩道大戰……”

阿澤點到即止,墨天微卻是秒懂,心中頗不是滋味,感覺正道中人也不過將阿澤這樣修煉了《無心天書》的修士當做籌碼,甚至是消耗品。

……哦,自己馬上也要是消耗品了。

阿澤看出她想什么,摸摸她的腦袋,“沒關系,只要不墮魔,我們永遠都是站在巔峰的最強者。”

墨天微臉紅了,怎么這些話自己平時說的時候不覺得,但聽阿澤一說,就感覺中二度爆表,好羞恥啊!

“總之,別想那么多啦,老實學吧,《無心天書》選擇了你,說明它很看好你,你有很大可能修煉成功的。”

“而且,我學的也是《無心天書》,作為我明澤的弟子,你可不能墮了咱么靈星峰的名頭!”

因為我老師是精分,所以未來我也得是個精分,很好,邏輯滿分,沒毛病!

——才怪!

就知道這么簡單就被大佬收徒不是什么好事啊!

墨天微心情復雜,她不太想學這兇名赫赫的功法,但其實當她抱住那本金色書冊時,心中陡然升起一絲難以言喻的契合感,仿佛自己真的就該修煉這功法一樣。

她不知道該相信自己的理智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

她陷入沉思之中,而阿澤也出乎意料的安靜下來,沒有說話,靜靜地復刻功法,一邊看著她,目光柔和,似乎不管她接下來做出什么決定,他都會贊同一樣。

這樣的沉默持續了大約半個時辰,墨天微忽地閉上眼,長長舒了口氣,再睜開時眼中的糾結掙扎盡數消弭,只留下一片宛若烈火驕陽般灼目的傲然。

她眉眼飛揚,唇邊含笑,目光炯炯地望向明澤真君,跪倒在地,接連三拜,聲音中滿是堅定與自信:“師尊,弟子愿學《無心天書》,還請師尊教我!”

明澤真君看著拜倒在他腳下的新徒弟,目光悠遠,似乎看見遙遠當年,同樣在此處,有一少年,亦是說出了一樣的話語。

“歲月催人老啊……”不知怎地,他心中忽然生出這樣的感慨。

“好!”明澤真君的神情再度變化,之前那個冰山人格又一次主導了身體,他的神色雖然依舊冷漠,但仔細分辨卻能看出幾分欣慰,“你既愿學,為師豈有不教之理?”

將手中的玉簡遞給墨天微,他想起當年舊事,忽地便生出幾分好奇,于是問道:“你,為什么最終還是選擇了要學?”

墨天微似乎同樣想起了什么,粲然一笑,“因為,徒弟我,也是個天才啊!”

明澤真君愣了愣,旋即露出一個微笑,真若冰消雪融,春回大地,他輕輕撫了撫墨天微的發髻,“你很好,你會是為師見過的最頂尖的天才。”

這一剎那的溫柔宛若幻覺,下一刻便消失不見,他的臉上重又覆上冰雪,看著墨天微將玉簡放進乾坤袋中,道:“這玉簡被師尊用特殊手法封禁了,只能閱讀一遍,而且只有你能看。看完后,功法會印刻在你的神魂之中,之后玉簡便會碎掉。”

“如果有人想要通過對你搜魂獲得功法,你的神魂會直接自爆,他們不會得逞。”

他說這話似乎十分自得的樣子,好像這種禁制不是人人都會的。

剛剛雄起了一把的墨天微聞言愣了——不要把“我在你腦子里裝了個不定時炸彈”這種事情說得這么輕描淡寫好么?我拒絕自爆啊!

“不是說這功法流傳甚廣么?還要這樣?”

“因為師尊給你復刻的《無心天書》上還有我們靈星峰歷代先賢的注解,這個不能讓別人看到。”

墨天微正色:“弟子一定會努力修煉,決不會讓人有機可乘,偷學我靈星峰秘籍!”

嚶嚶嚶……為了小命,我敢不努力修煉嗎?

“很好,我輩劍修,當勤勉刻苦,不得有絲毫松懈!”明澤真君朝墨天微招了招手,“走罷,這段時間你先在為師洞府內閉關一段時間,將功法轉換過來,為師也好指導你一番……”

“另外,你的劍體,也當好生淬煉,否則便要耽誤了……”

劍宗外門。

蕭筱修煉完畢后,忍不住攬鏡自照,為鏡中那絕美的容顏而歡喜不已,忽然便想起許多年前聽到的一個童話故事,于是對著銅鏡問:“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銅鏡當然不會說話,蕭筱也沒指望它說話,畢竟她可不想聽到“白雪公主”等除了“蕭筱”以外的字眼。

經歷過這么多世界,她最滿意的還是這個世界的這張臉,仙氣與妖嬈兼備,若用這張臉去執行以前那些任務,何至于費她那許多心血?

“等北辰殊那熊孩子長大,就是我的神話開啟之時!”

她自然是得意的,抱了這個世界位面之子的大腿,還愁資質不好?還愁資源不夠?還愁沒有途徑勾搭其他攻略目標?

正當她陷入對美好未來的幻想之中時,系統忽然開口了。

宿主……最近又針對那個墨天微了?

蕭筱有些意外,一般系統是不管她做什么的,不過她也沒有反駁的意思,很坦然就承認了。

是啊,朱昂那個心胸狹隘的蠢貨,特別嫉恨壓他一頭的人,我不過暗中提醒了他幾句,他便急著去劍窟了,想來是準備找墨天微麻煩了吧!

說到這里她輕笑起來,似乎想到了墨天微被朱昂及朱昂那個金丹真人老爹整得心神俱疲的情景。

那么,這個消息就有必要告訴宿主了。

蕭筱一愣,不知道是什么消息,竟然連系統都似乎十分謹慎的樣子。

什么消息?

剛剛例行掃描青隱峰,發現有兩人的談話對宿主很重要。他們是韓甯和褚希明,從他們的交談中,系統得知朱昂已經身死。

什么?

蕭筱先是吃了一驚,旋即興奮不已,墨天微殺了朱昂!這下不用自己出手了,朱真人不會放過他的!

雖然打斷宿主的美夢十分抱歉,但系統不得不告訴宿主……朱昂死了,兇手確實是墨天微,但墨天微已經被明澤真君收入門下。

蕭筱大驚失色。

宿主的苦功盡數付諸流水,還是想想怎么逃脫墨天微的追究吧!宿主的手段并不高明,而且沒有掃清痕跡,很容易便會被查出來。

“不可能!”蕭筱一時太過震驚,失聲驚呼,“怎么會這樣?明明他和明澤真君沒有任何關系!”

100積分,兌換個中內情。系統這時候又像是一個奸商了。

蕭筱忍不住咬牙,這個墨天微,難道真是她的克星不成?未免也太邪門了些!

兌換成功!

旋即,系統將此事內情盡數告知蕭筱。

“……實在是……”蕭筱頹然松手,銅鏡落地,發出哐當一道響聲,然而她已無心理會。

“唉!或許我應當先出門避幾年,等北辰殊入門后再回來?”

看著窗外的天空,蕭筱忽然生出幾分迷茫,這次任務,自己真的能成功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惟吾逍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