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在古代有工廠  >>  目錄 >> 第211章 靜海侯

第211章 靜海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在古代有工廠 第211章 靜海侯

翌日。

王琛睡得正香噴噴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鐘鳴。

還響個沒完沒了。

被吵醒的王琛無奈地朝著外面看了看,黑漆漆一片,尼瑪,誰腦袋犯抽拼命敲鐘?

其實他倒不是困,只是天氣冷,躲在被窩里暖和。

正想蒙住被子繼續睡,外面傳來一下人的聲音:“公子,老爺吩咐我喊您起床參加早朝。”

早朝?

什么早朝?

王琛當時沒反應過來,隨即才響起昨天老太監說的話,趙匡讓自己參加早朝呢。

只是他有點納悶,才幾點啊就參加早朝?

他拿起床邊上的手表看了眼,我靠,才凌晨一點鐘樣子啊!

不過正事要緊,王琛只好對外面應了一聲,“起來了。”

話音剛落,門被推開,幾個丫鬟走了進來,她們手里端著洗臉水、拿著牙膏牙刷,開始伺候起王琛。

對于這種腐敗的生活,王琛半點推辭都沒有,任何丫鬟們幫著自己把朝服穿上去。

嗯,上朝得穿規定的衣服,喚作朝服。

王琛還沒正式被冊封為龍圖閣直學士,只能先穿正五品開國子的朝服,上身是朱衣,下身則是緋色羅袍群,還要戴方心曲領,掛玉劍、玉佩、錦綬等等,反正自己穿的話會非常麻煩。

趁著穿衣服的時候,王琛和其中一個個子比較高挑的丫鬟閑聊,“義父每天上朝都這么早嗎?”

“家主不每天上朝。”丫鬟給他束著大帶,解釋了一句,“宮里也不是每天開朝會,沒有固定的日子,只要朝鐘響了,才會起床參加朝會。”

好吧,王琛還以為每天都要上早朝。

合著根本不是,他不由想到了有人說宋朝五日一朝,那貌似是王安石提出來的,如今趙匡時期,還沒有這個說法。

王琛咂咂嘴道:“可這四更天上朝也太早了吧?”

其中一個穿著翠綠色衣服的丫鬟抿著嘴笑道:“公子,五更要準時開朝會,您不四更起來去候著,難道讓皇帝等您吶?”

衣服穿得差不多了,先前那高挑丫鬟遞過來一塊彎的象牙板,“公子切勿忘記了笏板。”

王琛接過笏板瞅了瞅,“這玩意干啥用的?”

高挑丫鬟似乎早就被王繼恩交代過,很認真答道:“此物古時候是大臣朝見天子之時,用來記錄天子命令和旨意用的,如今有紙張了,變成了身份的象征,不過偶爾也有大臣王記帶紙,會把朝會重要內容記錄上去。”

開朝會還要做記錄。

王琛只好把自己的小本子和鋼筆拿了出來,塞進衣兜里,以防待會要記錄東西。

離開家。

在文德殿門外朝堂的東廡里面等候。

在這里,王琛見到了很多北宋著名的歷史人物,曹彬、潘美就不用說了,還有北宋開國名將石守信、高懷德、李繼勛、沈義倫等等,倒是半部論語治天下的趙普沒看見。

據說王繼恩介紹,趙普被調出京師任河陽三城節度使去了,反正就是失寵了。

另外,王琛還看見了趙匡的四弟魏王趙光美,嗯,這貨挺慘的,之前叫趙匡美,后來避諱趙匡改成了如今的名字趙光美,等到明年宋太宗登基后,他又避諱宋太宗名諱,改名為趙延美。

既然魏王出現在這里,那么趙匡的兩個活著的兒子趙德芳和趙德昭自然也在。

大概等了一個多小時。

眼看時間快到五更天了,眾人才陸陸續續朝著大慶殿而去。

今天是大朝會。

不同于往常的日常朝會,能來參加的基本上都是宋朝有頭有臉的人物。

本來這種大朝會只有重大節日才會召開,不過南唐被滅,趙匡肯定要意氣奮發一下,自然而然就召開大朝會了。

大慶殿內。

王琛暫時性身份還是正五品開國子,站的比較靠后。

不多時,鼓樂齊鳴,一身龍袍的趙匡從里面走了出來,徐徐坐到龍椅上。

在場總共三百來官員,齊齊跪拜道:“見過吾皇。”

王琛也混在人群里跪拜。

在宋朝還算好,上朝的時候只要剛開始跪拜一下就行了,然后能站著上朝,上奏的時候也不用跪下。

但是到了元朝后就不同了,站是站著上朝,不過有事上奏的話得跪著,明朝也差不多,奏完皇帝令起,才能站立起來。皇帝發布圣諭時,百官都要跪著聽。皇帝賞賜大臣,大臣必須在御前跪受賜物,然后五拜叩頭。三拜九叩頭的大禮到此時也成為常見的禮儀了。

至于清朝的朝官,那更可憐了,基本上都是跪著上朝,遇到皇帝問話,清朝大臣必須摘下頂戴花翎,然后以頭叩地,發出響聲,能讓皇帝聽到,這叫“叩響頭”,反正清朝的朝官很慘。

行了禮數后。

趙匡讓大家都站了起來,隨后神采奕奕道:“朕昨日得聞喜訊,江南國盡歸我大宋朝所有,今日特地喚諸卿前來,一同分享此等喜事。”

和電視機里一片嚴肅不同。

北宋的官員們說話有點隨意。

“嚯,此乃普天同慶大喜事。”

“江南國盡歸我宋朝,我覺得陛下應該大赦天下。”

“沒錯,誒,你說話的時候能不能注意點,別把帽翅刺到我?”

說什么的都有。

王琛打著哈欠,有些意興闌珊,嗨,你們這幫人演的真像,搞得好像今天才知道南唐被滅一樣。

隨后趙匡又灑灑洋洋說了一大堆。

期間幾個官員上前啟奏了一些事情,比如說趕來京城的司門員外郎、知成都府、北宋未來的宰相呂端,上前奏事說成都發生了點什么事,下了多少雨、糧食收成多少等等。

中舍人、翰林學士、吏部銓選李昉說了點無關緊要的事情。

中舍人、參知政事、吏部侍郎盧多遜則是啟奏了一些官員升任。

另外還有薛居正、沈義倫等人的奏折。

一個時辰一晃而過。

王琛不太喜歡開會,每次都會讓他犯困,大學時便是如此,一到這種時候,王琛就會忍不住睡過去,但今天他居然沒有睡著,因為說著說著趙匡竟然從龍椅上跳了起來跳起來芭蕾舞,王琛一下子精神了,一邊為趙匡老胳膊老腿擔心的同時也看的津津有味。

然后嗯,王琛醒了,他看到旁邊的劉翰推了推自己,趕緊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目光,唉,還是睡著了。

原來是趙匡開始封賞了,“此次平定江南曹太傅功不可沒,朕原先想授任其為使相,但是劉繼元還未攻滅,暫且稍等一些時候。”

此言一出,王琛分明看見前排的潘美在偷看曹彬微笑。

偏偏還被趙匡發覺了,問道:“潘轉運使,你為何發笑?”

潘美憋著笑道:“稟陛下,出征前您曾許諾曹太傅攻克江南后任命為使相,待到攻克后,我向曹太傅恭賀,曹太傅言這次出征仰仗天威、遵照朝廷謀略,他并沒有什么功勞,然后又言太原尚未平定”

大概意思就是猜到了趙匡會這么說。

三百多個朝官一聽,全都樂呵起來。

“曹太傅猜得真準。”

“哈哈,看陛下這次怎生答。”

王琛也樂呵了起來,曹彬真牛逼啊,連趙匡要說什么都猜得到。

果然,趙匡有點尷尬地大笑起來,隨即轉移話題道:“朕賞曹太傅二十萬錢,你可滿意?”

曹彬笑吟吟道:“人生何必做使相,好官也不過多得些錢罷了,陛下能賞臣二十萬錢,臣歡喜還來不及呢。”

王琛心說你的情商真夠高的,這么一說,趙匡不賞你使相都不行了。

和他猜測的沒有任何兩樣,趙匡非常滿意道:“既如此,朕另任命你為樞密使、忠武軍節度使。”

其實這是朝廷早就商議出來的結果,不可能趙匡說怎么任命就怎么任命,畢竟樞密使那么重要的位置。

另外,王琛也知道趙匡兌現了諾言,樞密使、節度使實際上就是使相,曹彬當真位極人臣了,位高權重啊。

曹彬不吭不卑道:“謝陛下。”

趙匡又看向潘美,”你作為副帥有功,朕加你為校檢太傅、宣徽北院使。”

潘美同樣道:“謝陛下。”

隨后,趙匡又封賞了一些官員,比如說李繼隆之類。

正在此時,趙匡又道:“把李煜和其夫人帶上來。”

馬上有侍衛出去了。

一會兒功夫,外面響起腳步聲。

王琛側頭看去,只見李煜和小周后被人帶了進來,兩人一進大慶殿內,便無奈地跪下來向趙匡行了一禮。

趙匡傲然坐在上面,虛托了一下手,“起來吧。”

李煜和小周后站起身。

趙匡用勝利者的語氣道:“李公別來無恙?”

李煜勉強一笑,拱拱手道:“在陛下面前,我臣臣不敢稱公。”

趙匡哈哈大笑,“先前朕讓你來京,你偏偏不來,如今還不是來了?”

王琛知道這件事,開寶七年的時候宋太祖先后派梁迥、李穆出使南唐,以祭天為由,詔李煜入京,李煜托病不從,復“臣侍奉大朝,希望得以保全宗廟,想不到竟會這樣,事既至此,唯死而已”。

最后李煜沒有做到他的承諾,還是活著來了京城。

而趙匡最著名的一句話“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也是出自這件事。

李煜笑得非常凄涼,只好道:“得見圣顏,乃是臣的榮幸。”

忽然,趙匡在人群里找了找,喊道:“布洲子何在?”

聽到叫自己,王琛趕緊站出去,道:“陛下。”

趙匡饒有興致道:“李公曾是江南國主,如今臣服我大宋朝,朕準備封他侯爵,只是一時間還未想到封號,聽說你才思敏捷,何不替朕想一個?”

讓我給李煜想封號?

王琛有點暈,老趙打的什么主意?

不止是他,在場三百來號官員都有點疑惑不解,不少人甚至都蹙起眉頭,那什么布洲子聽都沒聽過,聽封號不過一區區正五品開國子,陛下怎么還找他問事情?

只有吏部尚、侍郎等人似乎知道怎么事,他們面沉似水,壓根不說話。

王琛想了想,道:“要不封為違命侯?”歷史上李煜就被封這個稱號,他沒有改變。

趙匡問道:“為何叫做違命侯?”

王琛咂咂嘴道:“陛下讓其來京,李公不肯,豈不是違命?”

趙匡心情大好,“好,朕就封李公為違命侯,授右千牛衛上將軍。”

李煜氣得臉都綠了啊,可是還得一臉感激道:“謝陛下。”

趙匡調戲他道:“不謝謝布洲子?他可是替你想了封號。”

李煜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紅著眼睛看向王琛,只好行了一禮道:“謝謝布洲子。”

王琛同樣還了個禮數,沒鳥這貨。

隨即趙匡瞥了眼小周后,很隨意道:“至于李夫人,就封作鄭國夫人吧。”

小周后何嘗不知道其中含義,氣得臉色煞白,但還是鞠躬道:“謝謝陛下。”

該封賞的都封賞好了。

照理說到這個時候該結束大慶殿朝會了。

很多官員都是這么想,有些人已經在想待會去哪里吃早飯了。

沒想到趙匡又道:“平定江南國,還有一人功不可沒。”

“啊?”

“沒有了吧?”

“曹太傅、潘太傅等人都已經嘉獎了啊?”

有些官員面面相覷,不明白老趙什么意思。

趙匡下一刻就自顧自說了出來,“布洲子獻上千里鏡,讓曹太傅屢屢得知江南軍動向,其雖不在戰場,但功勞不比上沙場廝殺來的少,朕以為,應當嘉獎一下,諸卿有意見嗎?”

誰敢和你有意見啊?

況且敢有意見的幾位,昨天就和趙匡吵過了,沒吵得過而已,自然沒人站出來多說什么。

眼看眾人都沒說話,趙匡很滿意道:“那就是沒意見了。”他停頓了下,“既如此,朕特封布洲子為從三品開國侯,封號靜海侯,世襲,食邑一千戶、實封五百戶。”

聽到封開國侯,眾官員都沒什么意見,嗨,宋朝的爵位不值錢,沒有封地,無非領點俸祿而已,有什么意見?

倒是王琛有點意外,昨天趙匡沒說給自己封開國侯,今天怎么還加爵了?他忙上前道:“謝陛下。”

“別忙著謝,朕還沒有封賞完。”趙匡笑吟吟道。

眾官員有些糊涂了,照理說獻上千里鏡建了戰功,能封侯已經是超過功勞一大截了,怎么還要封賞?難道賞賜點錢財?

可是趙匡接下來的話讓他們震驚無比,與此同時也知道了王琛在趙匡心目中什么地位!

趙匡道:“另封王琛為龍圖閣直學士、太中大夫、判靜海州知州事,賞賜鳳血石硯臺一塊、昆侖上黃玉若干、金兩萬錢。”

王琛汗了下,老趙這是在打趣自己呢,封官他昨天就知道了,至于雞血石硯臺、和田黃玉明顯比他要求的少了不少,至于金萬錢可不是黃金萬錢,而是銅錢兩萬,二十貫錢而已。

不過有總比沒有好,他急忙道:“臣謝陛下隆恩!”

他沒有管旁邊官員們的嘩然,心情十分之好,封開國侯、雞血石硯臺與和田黃玉是意外之喜啊,嘿,老趙還是蠻夠意思的。

王琛內心清楚,自己如今深得隆恩,主要建立在畫大餅的“電能”和“商品經濟”上,商品經濟還好說,要是頭自己弄不出電能,恐怕老趙咔嚓了自己的心思都會有,伴君如伴虎不是說著玩的,他等同于拿著身家性命來交換今天這些權勢、地位和財物。

但王琛不怕,有現代社會的支持,還怕不能把發電廠搞起來?說句不好聽的話,實在不行,他購買大量光伏發電設備過來糊弄一下算了,當然了,最好能搞出來火力發電廠,畢竟這關系到他未來在北宋的發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在古代有工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2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