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新白蛇問仙  >>  目錄 >> 第六百四十章 渡船

第六百四十章 渡船

作者:舒楠澤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舒楠澤 | 新白蛇問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新白蛇問仙 第六百四十章 渡船

路邊店鋪掛著的燈籠熄滅。

巷子里白色和金色影子噼里啪啦打斗,勁氣四散吹滅燈籠打碎瓦片。

老惠賢鋪子外擺了一排貨架,化緣之前貨物已經收走空蕩蕩,此時飛過來一個壯漢嘩啦一聲將貨架砸的稀碎,修好是不可能了,也許小石頭會生氣。

武僧還沒等起來,一只白色靴子踩中胸口又給按了回去!

嘭嘭嘭……

彎腰連續十幾拳將這個渾身金燦燦的家伙打進土里,最后不解氣又跳起來狠狠跺兩腳,地面石磚沒一塊完好的。

最后踏了一腳凌空躍起翻兩個筋斗落一旁,臉不紅氣不喘。

誰占上風一目了然。

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塵,感慨打斗一番舒展筋骨果然很舒坦,一通老拳打下去簡直甘暢淋漓渾身得勁兒,今天想練練筋骨罷了,真殺人的話他早死幾個來回。

忽然有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總覺著這個表情冷漠像是苦行者的家伙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

活了八百年見過的人和妖太多太多一時間記不起來,總之不是太重要的人物,如果重要肯定會記住對方氣息和味道。

人形土坑里武僧抬起胳膊撐起身,煉體有成并未受到致命傷害,只不過極為狼狽,面色依舊沉穩不茍言笑。

白雨珺看出來了,這貨純屬誤打誤撞跑來鬧事。

“你打不過我,我不殺你,走吧。”

武僧一言不發,口中念誦莫名經文……

白雨珺翻個白眼面露不耐,這貨居然使出類似天魔解體神功的法術短時間內提升戰力,要么被人打死,要么打死對手虛弱一個月,這等功法修行界數不勝數,想來西方教修行的應該是高檔貨。

腳腕上戴著的龍槍用不著,甚至連橫刀和重刀都沒用。

如果不是怕耽誤自己吸取地脈龍氣早就一槍戳死他,而且還是對穿那種,此人作為拳腳功夫陪練還是蠻稱職的,至少特能挨打。

華燈初上,也許是聽到這邊動靜所以沒人從鋪子前經過。

“我還沒吃飯!”

正在運功的武僧聽聞對手女妖說話險些走火入魔,常年沉默的臉也抽了抽,不明白現在的大妖難道都如此獨立特行?

“爾身為大妖不應該踏入蘇杭城內!”

“你當我愿意來啊”

某白翻個白眼。

話不投機半句多,提升功力的武僧再次轟隆隆沖向白雨珺,青筋畢露身材比之前壯了一圈,揮舞大拳頭如同人形暴龍,假如出現在南荒,保證沒人覺得他是人族。

噼里啪啦再次打起來,動靜比之前小很多。

許嬌容還在苦等,她沒想到那個妖怪竟然這么厲害,連金山院大師也奈何不得……

看著看著,許嬌容一介婦人經不住嚇拔腿跑了。

因為對面那個女妖精抓住大師腦袋往地上砸,一下接一下,砸出個坑再一腳踢飛,然后武僧起身搖搖腦袋繼續撲上前挨揍,不肯退縮。

白雨珺有些厭煩這種沒完沒了浪費時間,晚飯沒吃,鋪子前一片狼藉還要收拾。

揮拳打退武僧同時向后凌空躍起,輕盈落在巷子河道里一艘小船上,站在船頭面色冷漠,意思很明顯,要么停手不打,要么直接控水把他給殺了,泥人還有三分火性何況一條蛟。

武僧依舊不退,像是入了魔障。

眨眼間,白嫩小手掌多了一把鋒利橫刀,筆直刀鋒折射月光,武僧腳步一頓似乎有所猶豫,很快下了決心,跳上小船另一頭。

小船吃水變深,大塊頭跳上來動作太猛壓得水里起了浪花,拍石墻嘩嘩響。

白雨珺看了看小船又看了看對面大塊頭,忽然笑了,收刀坐在船頭沒了動算,船另一頭沉默武僧面露疑惑。

愉悅笑嘻嘻開口。

“哎呀呀我只是不想把事鬧大可不是打不過你,本來想殺了你來著,誰讓本妖忽然善心爆發改主意了,還有件事,你不能和我打架哦”

坐船頭翹起二郎腿晃晃悠悠,毫無形象,像極了故事里那些張狂反派。

武僧一愣,完全不明白對方說的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

“你當然不明白,因為你根本不在乎別人給過你幫助,唉世上盡是忘恩負義之人無情無義妙實在是妙啊”

某白笑嘻嘻調侃,神態動作與那些混跡人間的女妖精很像。

清純卻又自帶魅惑。

“某從不曾忘恩負義,只有對你這等吃人喝血妖魔鬼怪才會無情,妖孽,奉勸你最好跟我回山皈依我教,省得形魂俱滅!”

“嘖嘖嘖幾百年前我曾劃船渡過一位僧侶,當年可沒說要我形魂俱滅哦”

武僧忽然渾身一震,面露迷茫,似乎在回憶。

“你是……”

“唉喲果然盡是些無情無義之人幾百年前我渡你想不到如今來害我這天下當真好心沒好報呢”

某白做出傷心欲絕狀,演技浮夸。

那武僧站在船另一頭似乎已經借著小船想起當年渡江一事,說的沒錯,確實有恩,修行最忌欠人因果,即使對方是妖也改變不了有恩,尤其他還是個自我要求極高的苦行者,回想剛剛拼命搏殺確實忘恩負義。

小船還在輕晃,其身上金色光澤開始退散氣息越來越弱,爆發秘術有效時間已過,強盛時打不過現在更加打不過,即便打得過也不能再打了。

金色光澤消失恢復古銅色皮膚,看起來有些蒼白。

呆愣許久,武僧忽然彎腰施禮……

“多謝當年渡我之恩,是打是殺任憑閣下處置。”

“真沒意思呢本妖宅心仁厚做不得打打殺殺之事今天放過你了”

某白斜坐船頭背靠木架小手撐俏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真沒打算殺了這個一根筋苦行者,相比一條命來說顯然地脈龍氣更劃算,提前惹惱西方教可不是明智選擇。

“多謝,告辭。”

轉身跳上岸,身子不自覺晃了一下,秘法后遺癥很嚴重。

小船因為重量變化晃晃悠悠,白雨珺享受了一把蕩秋千滋味兒。

“慢著”

武僧腳步一頓,回頭看向妖女,以為對方反悔要出手殺人。

“今兒是你來打架鬧事,路面和房屋有損壞,賠錢,我可不想多掏一枚銅幣”

嘴角抽了抽,想不到是為錢。

“我會出錢修繕。”

白雨珺斜坐船頭看著武僧疲憊離開,打個哈欠,莫名其妙耽誤吃晚飯,很過分。

搜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新白蛇問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