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新白蛇問仙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平靜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平靜

作者:舒楠澤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舒楠澤 | 新白蛇問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新白蛇問仙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不平靜

第(1/2)頁

雨打芭蕉葉帶愁。

門前,張婉凝望茫茫煙雨悵然若失,眼神迷茫,偶爾伸手撫摸隆起的腹部,唯有腹中胎兒能讓她恢復少許神采。

自從懂事有記憶起便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待在閣樓整日做女紅,直到某天娘親告訴自己要嫁人,嫁給王家集一個姓王的年輕人,那時候有期盼有羞澀有難舍。

可那人長什么模樣卻從不知曉,登門時自己要待在閨閣內不能出來,什么都不知曉全憑父母做主。

縫制嫁衣,刺繡,待在家里不能出門。

門外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樣子……

吉日到了,外面敲敲打打,蒙上蓋頭便什么也看不見,緊跟媒婆走,讓做什么就做什么,然后獨自坐在冷清洞房里等待。

晚上,張婉第一次見到要依靠一輩子的男人。

說不上來是喜歡還是不喜歡,自從懂事起便再也沒見過外人,也許這就是女人的一生,稀里糊涂長大稀里糊涂嫁人,原本以為能夠糊里糊涂過一輩子,偏偏命運多牟,自己一生唯一的依靠被人加害……

天塌了。

克夫克子,絕戶,未亡人……

渾渾噩噩,直到知曉腹中有了孩兒,生命終于有了一絲亮光。

接著,白姓女孩一直跟在身邊。

看了看院里草亭忙碌的女孩,有許多疑問想說卻說不出口,白姓女孩好似對一切都不關心,嗯,現在只在乎金條。

無限惆悵化作一聲輕嘆。

“唉……要是雨能停一會兒就好了……”

白雨珺回頭看了看張婉。

“好,那就停一會兒,中午再下。”

說完低頭繼續忙碌,張婉以為她不過是隨口說說讓自己高興,除了冷漠些其實是個好人,也許高人都這樣。

忽然,雨停了……

張婉呆愣,看了看天空還是陰沉沉的,院落草亭里白雨珺還在繞邊線制作油紙傘。

這……怎么突然雨停了?

想了想覺得可能是巧合,如此超出理解范圍的靈異事件并未往心里去,雨停了挺好,老媽子一直叨咕要去挖點蓮藕回來做桂花糯米藕。

亭子里,白雨珺將傘架放到一邊,拿起另一個刷完桐油的紙傘開始繪畫。

認真畫了個特別懶的羊妖……

老媽子拐著竹筐出門,說是要去挖蓮藕,白雨珺覺得再去抓幾條魚加菜更好,只吃藕太清淡嘴里沒味道,或者殺雞,做一鍋竹蓀燉雞。

將畫好的紙傘送進屋里等著晾干,最近連雨天對制作紙傘造成很大影響。

難得雨停,村里人忙碌干活,趁著雨停趕緊把耽誤的活做完,王家四兄弟沒了地主大房子只好暫住幾間破草房,雨季不能蓋新房,成天在家里罵罵咧咧互相打仗,仿佛徹底忘了去世小弟還有個遺孀。

中午。

老媽子做了好多菜,幾人一蛇圍坐吃飯,窗外再次下起細雨。

張婉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白雨珺,目瞪口呆……

白雨珺依靠騙術又撐了倆月。

張婉大概還有一個月就要生了,原本遮蔽隱匿的將星氣機再次變得若隱若現,白雨珺推算一番,覺得孩子出生后才有可能完全隱匿誰也看不出。

傳聞許多大人物降世時有祥瑞,如某某人出生時家里房柱子長靈芝飄異香,又或者天降彩霞于屋頂,要么烏鴉亂叫預示惡人降世,各種預兆顯示出生者不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雨珺很累。

攪亂一方地氣龍脈還要不禍及百姓,擾亂氣機干擾某些不速之客的搜尋,不知道能瞞多久,可以肯定,孩子出生前不得消停。

搬個凳子,穿蓑衣頭戴斗笠坐湖邊釣魚。

張婉太脆弱受不得驚嚇,白雨珺用紊亂的地脈之氣掩蓋其行蹤,將來犯之敵引到湖泊解決,也不知曉來者有沒有錢帶來多少家產,生活不易,殺人爆裝備撿破爛賣才是發家捷徑。

輕甩竹竿,魚鉤遠遠拋出去,手掌撐下巴慢慢等魚上鉤。

薄霧貼湖面飄向遠山,坐在湖邊的白衣女孩若隱若現,有了湖泊相當于主場作戰,將平常普通戰斗力翻番。

湖邊,打盹的白雨珺睜開丹鳳眼。

“想不到最先上門的是邪物,有點兒本事,比什么大宗門強多了。”

抬頭看了看陰云密布昏暗天空。

“太陽遮掩,什么鬼怪都敢跳出來,果然見不得光。”

抽取水汽在身旁凝聚一把細長橫刀,手指輕輕一彈,水刀帶著嗚嗚破空聲飛走,緊貼水面卷動霧氣飛向遠方。

如今御劍術用的很順,猶記得當年只學會了吸劍術。

御劍真有范兒,千米之外取人首級,不知道那些苦學御劍術的菜鳥們知道某妖獸學得比他們都好該是什么表情。

(本章未完,請翻頁)

第(2/2)頁

遠處,一個正在趕路的文質彬彬書生抬頭,看見什么東西飛來……

眼前畫面震動亂晃,書生死前看到的是草叢一株金銀花。

書生死后尸體以肉眼可見速度腐爛,腐肉漆黑,陰氣森森鬼物嚎叫,而原先那把穿胸而過的水刀則崩散化作水跡。

區區煉氣期邪修不值得拔刀,白雨珺只是扔出一把水刀便未搭理。

浮漂晃動,輕輕一甩竹竿亂顫提起一條五斤大鯉魚,熟練摘鉤放進竹簍,換個魚餌繼續垂釣。

那個低階邪修的闖入似乎打破了王家集的寧靜。

搞笑的是最先尋來的竟然是邪修和魔修,邪魔總有些特殊辦法能夠捷足先登,白雨珺替那些大宗門感到悲哀。

湖邊一聲嘆息。

“唉……若有重兵器在身必讓鱉孫好看。”

沒有重兵器總感覺蛇生少了點什么,玩法術什么的太別扭,蛇嘛,天生就是近戰廝殺類生物,最喜歡看見重兵器把敵人腦殼砸碎。

三日后,魔修來犯。

魔門蟄伏意圖中原,吸人精血魂魄修煉魔功,不斷掀起禍事攪風攪雨,從兩百多年前的南遠湖戰事到十幾年前南荒亂戰都有魔門影子,好事不會做,壞事一籮筐,既然人族將星出世肯定少不得上門摻和,成功與否無所謂,樹上有沒有果子先打幾竿子再說。

湖東水面發生廝殺。

湖水激蕩轟隆隆聲不絕,霧氣攪動伴有獸吼聲……

霧氣中。

白雨珺腳踏湖水揮刀帶動水汽狠狠劈下!

劈斷魔修兵器,鋒利刀刃砍到胸腔!

“你……你是純陽……清虛三弟子……”

魔修臨死知曉了對方是誰,可惜太晚了。

“答對了,沒獎勵。”

抽刀,帶出一捧血液,再次揮刀將腦袋削為兩半,縱橫多年的金丹期魔修死在了這個普普通通小村落。

魔修憤怒,意識消散前聚集全部靈魂力攻擊白雨珺!

沒有什么識海戰斗廝殺也沒有什么險被奪舍,那種功法目前層次根本觸碰不到,白雨珺只是施展純陽訣化三清就將那靈魂力打散。

開始打斗到結束,全程不到一盞茶時間。

搜索尸體拿走所有值錢東西,害怕污染湖水,尋了個風水不好的地方挖坑埋掉,繼續回到湖邊垂釣。

微風徐徐濃霧擴散,剛剛打斗一幕并未被村民看見,他們只是聽到湖泊另一邊不斷發出巨響,只當是有人在放炮仗。

纖細小手整了整蓑衣,盡量將身軀藏在蓑衣下省的淋雨,并未施展天賦。

大白鵝噢噢叫從跟前游過。

白鵝最喜歡高高仰起脖子大叫,叫聲響亮,一群大白鵝從跟前游過,留下一根脫落下來的潔白鵝毛。

白雨珺努力讓自己不去想象鐵鍋燉大鵝,決定今晚回去做一盆麻辣水煮魚,多添些花椒提味兒,唉,麻辣味兒要影響嗅覺嘍……

傍晚,收起魚竿拎著魚簍回到小院。

山里的夜晚特別黑,微弱燭光照亮小小房屋,幾個女人和一個妖怪聚在火盆周圍吃水煮魚,白雨珺親自做的,味道香濃,還可以用麻辣去濕氣活血,天天陰雨弄得快要得風濕病關節炎。

鯉魚很大,魚塘沒放藥也沒用飼料,味道醇香,熱氣騰騰快要把蛇信子吃下肚。

吃飯時張婉偶爾盯著白雨珺,仿佛有什么心事。

飯后,其他人睡下,張婉躡手躡腳來到白雨珺還在為紙傘作畫的白雨珺身邊,靜靜看著毛筆在油紙傘上畫出一幅幅奇怪的畫作。

白雨珺畫完一把傘,放到一旁再拿過來一把繼續畫。

良久。

“白姑娘。”

“嗯。”

手中動作不停,一筆一劃畫出山水或者……特別懶的羊妖。

“我看見你和別人打架,是在保護我么?”

“是。”

“我不過是個普通鄉下村婦,為什么有人要加害于我……”

張婉再次詢問,她不明白,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生活改變,變得陌生變得令人恐懼。

聞言,白雨珺略微停頓,思索該如何回答。

“命,人各有命上天注定,逃不掉的,能做的只有去面對不放棄,你的命運注定將來不凡,需要等很多年。”

難得一次說很多。

“你能保住我么……”

“盡力而為,如果,我打不過對方的話……自求多福。”

張婉笑容苦澀,她不知道白雨珺幫助自己的真實目的,也不知道真實身份,但知曉她確實是在用心保護自己,如果她失敗了,自己又該怎么辦?

命,人各有命上天注定,能做的只有接受命運。

希望她能贏……m.shenPINwu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新白蛇問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52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