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游戲之狩魔獵人  >>  目錄 >> 第十八章 極品追隨者

第十八章 極品追隨者

作者:阡之陌一  分類: 游戲 | 虛擬網游 | 阡之陌一 | 游戲之狩魔獵人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游戲之狩魔獵人 第十八章 極品追隨者

“姓名:西爾多·羅斯福(16歲)

種族:人類西哥特分支(種族技能:血量低于10后防御力翻倍)

等級:5

狀態;中等傷勢

職業:水手5級(14423/25000)

屬(性性):

力量:5

靈巧:6

體質:7(常年在海上奔波,年輕的水手獲得了體質1)

智慧:9(童年時期經受過良好的教育,智慧1)

感知:7(大海上對狂風暴雨的警惕,讓年輕的水手感知1)

魅力:5

天賦:

聰慧:你學習任何東西的時候都得心應手,你是老師們最喜歡的那種學生。(學習基礎技能時獲得額外20點數,每級獲得額外的10技能點數)(初始天賦)

幸運四葉草:冥冥之中,你總被幸運所眷顧,無數次你靠著這個天賦死里逃生。(每一次進入瀕死狀態時,進行一次判定,如果通過則會幸免于難)(初始天賦)

靠海吃飯:作為一名水手,生在大海,死在大海。當你在海上,或海邊時,你會獲得靈巧1或感知1的獎勵(每24小時判定一次)(職業天賦)

基本技能:攀爬,跳躍,游泳,平衡,捕撈,繩技,野外生存,察言觀色,知識(地理,航海),隱藏。

職業技能:

劃水:無論是游泳還是掌舵劃船,都會比其他人做的更好(掌握)(42/100)

武器熟練:無

人物背景:歐羅巴大陸的小貴族私生子,年幼的時候在母親的照料下接受過良好的教育,母親死后被父親掏了一筆錢打發到船上成為了一名學徒。”

“該npc希望成為你的追隨者,是否同意?”

徐逸塵看著西爾多的初始天賦,覺得這人的未來,簡直不可限量啊,這次好像賺大了!

洛克菲爾船長見徐逸塵半響沒回復:“在我的家鄉,騎士們都會招募一名侍從,平時照顧他的戰馬,保養他的武器;戰時保護他的后背,戰后替他打掃戰利品。西爾多是我見過學東西最快的人,如果不是年齡太小,我原本打算讓他擔任我的水手長。也許他現在不能像你一樣勇敢的廝殺在戰場上,但我向你保證,他會很快成為一個合格的侍從。”

西爾多也著急的說:“求你了!大人,我會努力工作的,我的媽媽死了,我的父親不喜歡我,其他人都看不起我是一個私生子,現在老船長也要走了,我不想繼續當一個水手了!”

聽了他的話,狩魔獵人剛澤罕見的幫他說了一句:“我覺得他不錯,狩魔獵人一向青睞意外之子。”

在西爾多滿是希望的目光中,徐逸塵正式的接受了他的請求,系統界面中多了一個名為從者的界面。

老船長安頓好了所有船員,對徐逸塵幾人告別到:“很抱歉,暫時無法報答你勇敢的行為,如果以后路過英格蘭,請一定通知我,我會用上好的魚子醬招待你們。也請善待西爾多,給他侍從應有的待遇,以及成長的機會。再見,諸位。”

埃穆斯·洛克菲爾船長整理好自己的儀表,決然的走進了城里,去面對自己的難題。

“好了。”剛澤爵士拍了拍手,吸引徐逸塵和依然看著船長離去的方向的西爾多:“我們先進城,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明天我去找門路會見我們的小伯爵。你帶著你的新侍從,去找個靠譜的牧師,免得他以后瘸著一條腿幫你打掃戰場。”

說著,剛澤爵士向徐逸塵拋過來一個精致的袋子:“精靈們資助我們的任務經費,找個地方換成能用的錢,我帶著這個小鬼在豬頭酒吧等你。”

接過袋子的徐逸塵發現里面裝的是小半袋細碎的寶石,再抬頭時狩魔獵人已經牽著自己的白狼帶著西爾多走遠了。

走在大街上的徐逸塵看著道路兩邊建筑物的(陰陰)影,覺得在這個太陽已經落山的中世紀城市,找個能把寶石換成錢的地方不是很容易。每隔十幾米,一盞散發著橘黃色光芒的路燈立在道路旁,走進后能看見里面是一個個發光的球體漂浮在透明的玻璃罩里。

一聲一閃而逝的慘叫從前面不遠處的胡同里傳出,打斷了正在研究路燈中發光物到底是什么的徐逸塵。初來乍到的徐逸塵不打算多管閑事,但是麻煩顯然已經找上門來。

幾個一看就是街邊混混的家伙從(陰陰)暗的角落里出現,從后方將徐逸塵包圍,正前方,一個穿黑色皮甲的精干漢子抱著肩膀從之前的胡同里走出來,手中還握著一柄滴著鮮血的匕首。

“外來者,說出你和那個白頭發的老家伙來這的目的,我可以給你個痛快。”精干男子手中的匕首穿花蝴蝶一般旋轉著甩掉了上面的血跡,露出鋒利的刀刃。

徐逸塵不(禁jìn)吐槽自己的師傅外形實在是太容易暴露了,才剛進城不到半個小時就被人盯上了,同時也明白,自己的任務從現在就要開始做出選擇了。

“我們只是過路的冒險者,羅格營地完蛋了,我們好不容易才從獸人手底下逃出來,為什么要找我的麻煩?”徐逸塵打算看看這幫人對自己一行人知道多少,到底是條小魚,還是能掏出點東西的大魚。

穿皮甲領頭的家伙皺了皺眉頭,對手下人喊了一聲:“動手,先把他拿下再說。”

七八個手持利刃或棍棒的小嘍啰頓時雜亂的圍了上去,徐逸塵劈手奪過第一個人手中的的木棍,順便一個撩(陰陰)腿放倒了這個倒霉蛋。看這位仁兄那瞪大了雙眼,卻發不出聲音那種無言的痛,八成是散了黃了。

如此慘狀略微震懾了其他幾個沖在最前面的人,連遠處領頭的皮甲男都下意識的夾緊了大腿,跟著一起呲牙。

然而徐逸塵可沒打算配合他們演喜劇電影,劈頭蓋臉的抽倒了三個因為一時膽怯失了先手的家伙。

一柄短劍迎面刺了過來,這種級別的街頭戰士,徐逸塵在進游戲之前都能以一敵十,更何況在游戲中還多了各種屬(性性)加成,以及天賦,腳下一點,(身shēn)體就平平躍起,手中棍棒精準的戳在了持劍的手上。

“啊!”痛呼一聲的襲擊者手上一麻,短劍陡然掉落,在半空被一只手穩穩地接住。

徐逸塵接劍后一轉(身shēn),手中短劍平直的揮舞了180度。

“當啷!”一聲震響,竟然以劍尖對劍尖的方式抵住了另一只短劍的襲擊,襲擊者抬頭震驚的目光正看向徐逸塵的雙眼,卻見一片平淡,仿佛不是被包圍在敵群之中,而是在菜市場中買菜一般。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徐逸塵的短劍一震,錯開對方的劍刃,另一只手上的木棍襲來,迎面而來的黑影就是他最后的意識了,短劍向后揮舞,整個人猶如展翅大鵬一般兩手伸平旋轉了一圈,將短劍劍柄砸在了原主人的額頭上,步了前人的后塵。

剩下最后一個拿著棍子慢了一步落在最后的混混,平時常喊的口號還沒來得及喊出來,一起玩的小伙伴就都被人放倒了,一臉的絕望。看了看連自己的武器都沒出鞘的徐逸塵,又看了一眼(身shēn)后拿著匕首的皮甲男,決絕的一棍子打在了自己的臉上,結果不知道是對自己下手不夠狠還是太過緊張,居然沒能順利暈過去,一咬牙,又是幾下,滿臉都是血,人還倔強的屹立著。

最后看不過去的徐逸塵一掌劈在了這個耿直boy的頸動脈上,送他進入夢鄉,嘖嘖,太慘了。

前面的皮甲男尷尬的抹了把臉:“我就知道,這么高的酬勞,不會這么容易拿到手的,多說無益,咱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徐逸塵彎腿下腰,持短劍的右手置于后腰,另一只手向前伸出,擺出黃飛鴻的poss,用四個手指勾了勾:“來!”

地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游戲之狩魔獵人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