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司禮監  >>  目錄 >> 第九百三十三章 事變繼續?

第九百三十三章 事變繼續?

作者:傲骨鐵心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傲骨鐵心 | 司禮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司禮監 第九百三十三章 事變繼續?

形勢很好。

目前為止,魏公公已收到包括安城伯張國才家在內共十家勛臣給付的賠償款。

這充分說明南都勛貴階級當中還是有不少開明之士的,并非純是與魏公公為敵的反對權貴。

也充分表明魏公公的誠意和善意得到了大部分開明之士的認同,雙方在誤會之后進行了坦誠的交流,已經完全打開了心結。

套用民間的話講,這叫不打不相識。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們還要是看將來的。只有向前看,我們才能走的更遠!”

魏公公特別喜歡講話,照例發表了一通熱情洋溢的講話之后,他親自送各家使者出營。

一路歡聲笑語,時有連珠妙語,引得眾人開懷大笑,真正的做到了摒棄前嫌,攜手共進。

等各家使者從營中出來后,風一吹,一個個這才覺得渾身發冷,彼此的眼神告訴對方:魏閹不但得了便宜還賣乖,還是個話嘮。天曉得他哪來那么多廢話講的,他以為他講的天花亂墜,就能把他敲詐爵爺們的事實給抹殺了么!難道他以為這事爵爺們就能認了,就能忍氣吞聲了么!

“剛才咱家講的還行吧?有沒有…領導氣質?”

魏公公在回去的路上問屁顛屁顛跟在邊上的宋四寶,他對這個問題是很關心的。

什么場合講什么話,用什么表情,什么動作,他老人家可是常常琢磨的。

有時候為了讓自己能夠更好的發揮,他甚至還常常對著鏡子發揮,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老人家生瘋病了呢。

如此刻苦用功,也真是難為公公了,唉,為國為民不易啊,這心都要操碎了。

宋四寶的回答讓魏公公很滿意,他就喜歡問四寶,因為每回四寶的答案都是最標準的。

其他人的回答,要么讓公公不滿意,要么就是中規中矩沒有新意。

久而久之,公公也就不喜歡問別人了。

根據賬面來算,這十家的賠償款已經能夠讓公公開支平衡了。

但尚無大的盈利,距離萬歷四十一年第一季度的小目標還差百十萬兩。

為了盡快實現這個目標,公公命大明皇軍將士在上坊橋東側的濕地進行了一次夜間演練。

轟鳴的銃炮聲持續了小半個時辰。

演練事先通知過在上坊橋外駐扎的神機和巡捕二營,以表明此次演練并非刻意針對南都城,更非針對神機和巡捕二營,只是隸屬江南鎮守中官麾下的大明皇軍組織的一次實兵實戰演練。

身為提督大明皇軍太監,強軍是魏公公時刻掛在心頭的使命和責任。

兵不閑習,不可以當敵。

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部隊,是提高皇軍實戰化水平的根本途徑。

“夜間演練的重要性是關系全軍能否迅速對敵的關鍵演練,爾等身為天子親軍,要時刻準備打仗,更要時刻準備打硬仗!”

演練之前,公公發表講話,隨著他一聲令下,中斷數日的金陵特別大演習再次開始。

演習部隊由親衛營一部、步軍左營及馬隊一標官兵組成。

演習結束后,負責演練指揮的曹文耀在魏公公問詢演練成果時表示:“這次夜間的實彈戰術檢驗,基本把銃子打實了,把目標打全了,把射擊方法打全了,把各營各標打全了,通過陣形、突擊和穿插三種戰術,有效檢驗了大明皇軍在夜間作戰的實戰能力。”

曹文耀更自豪表示:“如果此間將皇軍拉往遼東、西邊諸塞,定能使北虜建奴為之膽寒。”

魏公公聽了匯報后甚是高興,親切召見了參與演練的皇軍將士,每人賜一塊豬肉并五兩賞銀。

那邊駐防上坊門的神機和巡捕二營卻是緊張的不得了,橋上河邊上滿是打著火把的軍士在搜尋,就是唯恐魏太監的兵又游過來幾個。

之前魏太監的人說他們失蹤了幾個士兵,這事到現在還沒查出來呢。誰個知道魏太監會不會舊事重提,把這事拿出來栽臟陷害呢。

回營途中,內守備廳的陳福公公卻又來了。

陳公公給魏公公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劉公公已經答應了魏國公所請,頒出關防印憑,并南都城中神機、巡捕、神武三營調撥精兵四千余緊急增防上坊門,確保城門不失。

如此一來,加上原先在上坊門外駐防的神機、巡捕三千余兵,上坊門守軍人數增至七千。

陳公公同時表示,內守備廳是不能接受南京城墻被毀,江南鎮守麾下兵馬和南都駐軍發生火拼的。必要時候,劉公公將以南京守備名義剝奪江南鎮守中官對其所轄兵馬的指揮權。

在法理上,南京守備太監是有權力這么做的。

當年成祖皇帝設南京守備太監首要職責便是護衛留都,因而南京城內但涉及兵事,俱由南京守備太監過問。南京城外的兵馬,守備太監同樣可以指揮。

簡而言之,內守備劉朝用不允許魏公公炸毀南京城墻,更不允許他入城暴力催收,因為這勢必會讓南京城陷入混亂。如果魏公公不顧內守備的勸阻執意胡來,那么劉公公就不得不出面收了他的兵權了。

“劉公公知道魏公公是為內廷爭氣,但這件事他也不好過多偏袒,國公爺的面子總是要給的,再者,南都亂不得…”

陳福傳達了劉公公的精神,還是希望雙方坐下來談,化干戈為玉帛,沒必要大動干戈。

見魏良臣臉色有些難看,陳福不禁道:“劉公公希望你能夠體諒他的苦衷,這件事不是公公有意要阻止你,實是有些事,他老人家也不得不應付一二,若不然朝廷那邊,劉公公也不好交待…”

陳福還透露,雖劉公公準了魏國公所請,但調撥上坊門的三大營官兵也得了通傳,未得內守備廳命令,不得向江南鎮守中官所部進行任何實質性的攻擊。

“劉公公能做的就這些了。”

陳福有些不好意思,劉公公這個安排看著還是偏著魏良臣,派了兵來卻不讓兵打,可問題是魏良臣的“債主”在城里,不讓他進城,這債怎么要法?

魏公公微微點頭,一臉不介懷道:“劉公公的好意咱家心領了,他老人家這么安排也是對的,職責在身嘛。請陳公公帶話給劉公公,事情咱一定會辦的妥妥貼貼,絕不讓劉公公為難。”

“這就好,這就好。”

陳福見魏公公聽的進,心里松了口氣,自聽了小魏的階級分析說,他可是打心眼里支持小魏好好壓一壓南都城那幫勛貴階級的。可這事他做不了主,只能感到抱歉了。

送走陳福后,曹文耀皺著眉頭問魏公公:“內守備不讓咱們進城,那豈不是?”

“豈不是什么?”魏公公笑問一句。

曹文耀干咳一聲:“收不到錢了?”

魏公公笑了起來:“劉公公只是不讓咱家炸墻動武,又沒說不讓咱家進城。”

“上坊門增了兵,他們不開城門,公公如何進城?”除了強行炸墻攻進城中,曹文耀實在想不到別的法子可以進城。

“辦法嘛總是人想的。”

魏公公看了眼燈火通明的上坊門,于宋四寶吩咐了幾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司禮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2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