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師救命  >>  目錄 >> 第二四三章 哥是你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第二四三章 哥是你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作者:辰機唐紅豆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辰機唐紅豆 | 大師救命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師救命 第二四三章 哥是你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啊!周曼,你也在這兒啊!”張偉笑著回答,臉上沒有絲毫的不適。這讓周曼心里十分疑惑,咦?怎么回事?當初那個遇到一點小事就大驚失色要死要活的張偉哪去了?

這表現得也太淡定了吧!

后面那群人見周曼居然和這個似乎很有來頭的大人物認識,也都滿臉笑容,意思就是咱們和周曼是一起的!不是外人!

唯獨楊俊認了出來這個張偉的身份,有些尷尬的同時也比較忐忑。這人現在似乎變得很有來頭了啊!以前曼曼不是說他就是個一無是處的窮光蛋嗎?

這是咸魚翻身了?

“張偉!你現在在做什么工作啊?感覺很有前途的樣子啊!”周曼笑著問道。

張偉看著熟悉的笑臉,不得不為周曼的厚臉皮點一個贊!你曾經那么對我,現在見我發達了,換臉換得可是夠徹底的!你假裝已經忘記了那些事情,我可沒有忘啊!

“我?做點小生意!”張偉自嘲地笑笑,說道。

那群人明顯不信,小生意?能讓周老親自送出來的人,那就是蘭格酒店的尊貴客人,一個五星級酒店都要好好招待的客人,你跟我說做點小生意?你騙人!

“張總,東津區那邊的會議已經進行過半,需要您盡快回去做決策!您看……”葉芳華走上來,露出難為之色說道。

“誒!急什么?這不是遇到熟人了么!這是我的老朋友周曼!周曼吶!這位是我的助理葉小華,來,認識一下吧!”張偉介紹完,也沒有介紹蕭帥的意思。

而蕭帥笑吟吟地站在張偉側后方看著眾人,給人一種極為神秘的感覺。

這位大人物故意不介紹這個帥氣無比的人,偏偏說明了這人的可怕!

看樣子應該也是來頭不小!

頓時,不少人對蕭帥肅然起敬,正是這種看不出深淺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這更證明了一件事,這個張總——大有來頭!

“你好,我是張總的助理,葉小華!”葉芳華對著周曼伸出了纖細白皙的手。

厄運纏身的葉芳華,丫就是一枚炸藥,誰碰誰倒霉!周曼絲毫沒察覺出問題,還以為張偉給自己介紹這位助理,意味著兩人之間有復合的可能,高高興興地伸出了手。

兩只手握在一起,頓時,空氣中似乎彌漫起一種賊刺激的趕腳!

“美女你好啊!我是周曼的未婚夫,我叫楊俊!”葉芳華正愁找不到機會,楊俊反而自己送上來了。對著葉芳華伸出了手,笑瞇瞇地說道。

看著面前的手,葉芳華笑得異常開心,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又與楊俊的手握在一起。

蕭帥的表情頓時就精彩起來。

哎呀,哥們,你這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好像不是那么恰當,應該是老壽星嫌命長啊……

“張總,東津區的項目真得拖不得了,咱們還是立刻回去吧!”葉芳華和兩人握完手,看也不看后面那些小角色,盯著張偉正色道。

聽到東津區的項目,后面有人忍不住一聲驚呼:“東津區項目?難道是開發東津區的項目?接近千億的那個大項目?”

葉小華淡漠地說道:“東津區應該沒有第二個項目了吧!張總現在是東津區開發項目前期東津區環境治理總負責人!”

蕭帥在一旁苦苦忍住——你看看,一個清理垃圾的,換一身皮再換一個牛逼拉風點的稱號,頓時就不一樣了!

張偉沒有理會后面的驚呼,仿佛那些都是過眼云煙,抬腿就往前走,絲毫不停留,只留給大家一個孤傲的背影。

后面,不少知道些情況的忍不住了,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

“嘶!真是東津區開發項目?”

“大人物啊!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大人物!投資款項大幾百億的項目!任何一個小環節動輒就是幾千萬、幾億的投入!牛逼!牛逼!”

“沒想到能親眼看到這樣的人物!總負責人,應該是最高層了吧!怪不得有這么大的排場!”

“我爸說了,這個項目決定的不只是東津區的未來,還有京城房地產業的未來,更能影響到國家的房地產經濟命脈!”

看著走向賓利的三個背影,這群人的崇拜如同滔滔江水延綿不絕。他們本以為家里有個幾千萬、幾億就是人生巔峰了,自己可以一輩子混著,不愁吃喝。可遇到這個張總才發現,真正的巔峰不在他們身上,他們只是在山腳,張總——那才叫巔峰啊!

最帥的人跟在身邊,最美的人給他當助理,幾億幾十億給他禍禍,嘖嘖嘖!羨慕嫉妒恨!

周曼看著就要上車的張偉,內心的疑惑很快轉化為難以形容的巨大震撼!

大幾十億的項目?帥哥美女擁躉?還有賓利豪車……

張偉絕絕對對發達了哇!我只要努力,重新回到張偉身邊,也能夠發達的!

等等!張偉,你等等你的未來老婆啊!

“張偉!等一下!”周曼喊了一聲,然后不顧眾人的奇怪眼光,追了上去。

蕭帥立刻轉身,攔住了她,淡淡道:“張總可是很忙的,請問你還有別的事嗎?”

周曼被攔下后尷尬地笑了笑,距離賓利這么近,近距離觀察之下,豪車自有一種氣勢,讓她有點難以移開視線。

“這車是你買的嗎?”周曼做夢都沒有夢見過這么奢華的車,但她經常在網上搜豪車的資料,很了解眼前這款車的價值,這款賓利沒有五百萬是拿不下來的。心神震撼之下,忍不住問出口。只是一問出來就后悔了,我這么問,會不會讓張偉覺得我很勢利,這會影響到我的復合大計的!

周曼以前無數次幻想自己能坐在這種豪車上,現在,就是她距離豪車最近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

一定,要復合!

旁邊的葉芳華聳了聳肩膀,道:“公司給隨便配的車,代步用的!”

五百萬的賓利只是代步用的!

這么牛逼的嗎?!

周曼咽了咽唾沫,愈發堅定了重新回到張偉身邊的念頭。

“張偉,我……我好想你!從那天之后開始我一直都很內疚,我……我對不起你!”周曼說著,眼淚就流下來了。都說眼淚是女人最大的武器,周曼這突然亮武器分明是想把張偉捅個對穿。

結果張偉聽了之后非常瀟灑的揮了揮手:“好的,知道了,都過去了。”

后面的蕭帥緊緊憋住——還真別說,這張偉的演技可以啊這個!

以后可以考慮讓他去劇組客串一下……

“張偉——”周曼拼命就要往前沖,結果忽然腳下一個不穩,腳踝一歪,啪嗒一下跪在了地上!

膝蓋還好巧不巧地撞到石板路的一塊凸起小石頭上,痛的她眼淚嘩嘩就流下來了!

剛才的假哭這回直接變真哭了!

周曼痛得想把牙齒咬碎,不過轉念一想,痛點好,更容易感動張偉這個傻小子!周曼不再忍著,也顧不得人們的眼光,眼淚汪汪地繼續哭著。

擱以往,張偉鐵定會好說歹說去哄周曼,恨不得把心都掏給她,可他不再是曾經的張偉了。

他是優秀杰出的青年,妥妥的上層人士!

“哎呀,你看你怎么這么激動?有什么話起來好好說,也沒必要行這么大禮啊!”張偉瞪大眼睛,這就要去扶起周曼。

周曼看了眼那四五百萬的賓利車,又看了眼張偉手腕間的名表,下了狠心要把這份破損的感情挽救回來,賴在地上不肯起來,正準備繼續飆戲,后面卻傳來一聲生氣的厲喝。

“周曼,你這是在干什么?趕緊給我起來!”楊俊怒氣沖沖地說道。說完,憤恨地瞅了一眼張偉,最后卻忍不住看向賓利車旁邊的葉芳華。

我特么的……助理都這么漂亮!人比人,氣死人!

“周曼,起來!你趕緊起來!”楊俊上前要把周曼拽起來。

沒想到,周曼一把甩開了楊俊的胳膊,反瞪過來,決絕地說道:“楊俊,別再纏著我了!我已經和你說得很清楚了,我忘不了他!我愛他!一直愛著他!老天爺可憐我,終于讓我和張偉重逢了,從今天開始,不論是誰,都別想拆散我們!張偉,對不起!我曾經傷害了你,但我是真心愛你的!你……你還愿意接受我嗎?”周曼的眼淚無聲無息地滑落,一顆接一顆,猶如晶瑩的水晶,梨花帶雨的模樣,是可以讓曾經的張偉心都要被融化的嬌弱模樣。

一旁的蕭帥看的簡直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我的天,這女人估計要是進電視劇,起碼也能活過十集啊!

看看這演技!

張偉還沒說什么,楊俊怒了。

周曼,你到底在說什么?

我們日日夜夜的誓言,你忘了嗎?

說要去看遍五十五個少數民族的風景,你忘了嗎?

說要在國外風景宜人的地方度假、拍婚紗照你都忘了嗎?

楊俊驚道:“周曼,你……我們都訂婚了啊!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說你最愛我嗎?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

“訂婚又不是結婚!楊俊,你很傻你知道嗎?我愛的人是張偉!別再打擾我了!”周曼恨不得把楊俊掐死,老娘現在飆戲很累的,您能不能哪涼快呆哪去,別打擾我做生意!

楊俊一臉的心痛:“你……你你你!原來你一直在騙我,一直都是為了我的錢,對不對!見張偉更有錢,有前途,你就立刻拋棄了我!你這個拜金的女人!無恥的女人!”

葉芳華跟蕭帥對視一眼——然后一起忍住笑……

張偉看著如同對人搖尾乞憐的哈巴狗一樣的周曼,心里徹底對她死了心。這就是我曾經深深愛過的女人么?為了給她省買鞋買包的錢,我連續三個月加班到半夜十二點!

為了帶她去最好的餐廳吃一頓高級牛排,我后面四個月都不敢抽一包超過二十塊的煙,甚至到最后,我連煙都戒了!

這就是我曾經愛過的女人!

曾經看著那么美好的女人!

現在看來,卻庸俗、愚蠢,無藥可救!

“這么多人看著呢!先起來吧!”張偉心里很開心,有種武俠劇里大仇得報死而無憾的快感!不過表面上還是很淡然的,因為他清楚,自己表現得越高傲,越能讓周曼后悔。

后悔去吧!

一輩子活在悔恨中吧!哥不再是曾經的哥了,哥是你一輩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哥現在就是我們村里最靚的崽!

“張偉,你不愛我了嗎?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周曼準備使出最后的殺手锏,抱腿殺!

結果卻沒想到張偉一個閃身就躲開了:“周曼,當我離開你之后,我的事業立刻就起步了!扶搖直上,氣勢如虹!謝謝你從我的世界離開,再見了!”

張偉說這些的時候,聲音比較低,只有旁邊幾人聽得見。楊俊聽到這話,多看了周曼幾眼,仿佛明白了什么!

這女人……莫非是個掃把星?

張偉、葉芳華、蕭帥上了車,賓利在眾人的艷羨目光中離去。

跪坐在地上的周曼還有些恍惚,怎么回事?張偉怎么那么輕易就離開了自己,是我的演技退步了嗎?還是張偉變了呢!

為什么?

大好的發財機會就這么沒了!

錢,數不清的錢,就這么沒了!

“周曼!我有些話要問問你!”本著紳士的風度,楊俊準備把周曼扶起來,可剛一彎腰,腰扭了。

咔嚓!

突如其來的劇痛感讓楊俊的臉都白了。人也愣在那,扶著腰,不知道該怎么辦。

“俊子,你咋了?”那邊有人見勢不對,走過來關心地說道。

“沒……嘶!”楊俊剛要動彈一下,結果卻不想剛好邊上就有個下水井蓋,一不小心踩了上去,然后整個人忽然之間就從一群人的眼前消失了,同時從井里傳出楊俊的嚎叫聲:“救命!救命啊——”

下水井里的楊俊腿都摔骨折了,愈發覺得這一切都是周曼帶來的,拼命叫道:“救命啊!周曼,以后不要再見面了!我命不好!經不起你折騰!”

一群人忙活了老半天才終于把楊俊給拉了上來,然后拼命叫救護車。

周曼此時是徹底的沒戲了,到了最后居然一無所有,黯然神傷,無聲無息的悄悄退走,結果在下樓梯的時候,鞋跟忽然飛了出去,整個人這一個沒站好,直接就滾下去了!

“救——救命啊!”

很快,周曼的尖叫聲跟楊俊的此起彼伏——“救命啊!”

遠處拐角,賓利車沒有離開,車里的三人遠遠地看到了這一切。張偉看到周曼變成那番模樣,輕輕嘆了口氣。

今天終于是把這口氣出了,既然這樣,那接下來……

他扭頭感激地看著蕭帥,誠摯地說道:“總經理,我要向您坦白一件事!”

蕭帥看著不遠處那熱鬧的景象,笑呵呵的說道:“什么坦白不坦白的,有話就說唄。葉總,咱們先離開這里吧,戲演完了也該忙正事了!”

葉芳華應了一聲,駕車離去。

車上,張偉深呼吸了幾下,調整心情后開口道:“對不起,總經理。我做了錯事!”

蕭帥淡淡地說道:“恩,然后呢?”

蕭帥的這份淡然讓張偉十分愧疚,或許以總經理的神機妙算,對自己的小算盤早就摸得清清楚楚了吧!沒立刻指出來不說,還幫助自己了結了長久以來的心事,讓他在周曼面前找回了場子。

總經理的人性光輝比他的帥氣長相還要閃耀,還要可貴!

這樣一比較,自己就是個垃圾啊!清理垃圾的張偉,也就是垃圾張偉!

這他喵的是冥冥之中的定數么?

張偉對蕭帥的感激和敬佩之情蹭蹭蹭地往上漲,是總經理拯救了他,把他從昏暗的世界里撈了出來!從今以后,他終于不用徹夜輾轉,可以睡安穩覺了。

張偉充滿感謝之情,更加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交代了他原本的計劃。

“總經理,我本來打算暗扣工程款的。做賬的人被我支開了,只等垃圾清理和淤泥開挖的工程完成,一份假的賬目表就會送到您面前……”說了好幾分鐘,張偉可算把事情交代完了,然后誠懇地向蕭帥道歉:“我糊涂,竟然做了這樣不可饒恕的事情!總經理,等回去之后我就辭職!”

張偉現在很羞愧,但說出這些后,羞愧的同時,心里也坦然了很多。

加上,周曼的事情正從他心里慢慢淡去,長久的郁結情緒在總經理的幫助下消失無形,讓現在的他感覺渾身輕松。

果然坦白之后,心情瞬間好了不少!

“不錯不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張偉,你小子很有覺悟!”蕭帥看著張偉,忍不住夸贊。就好像張偉沒有做錯事,而是干了啥大好事一樣:“浪子回頭金不換嘛,你既然能跟我說,說明你是真的打算好好干了。辭職就不用了,后面你就繼續干,別的我不敢說,該你的一分都少不了!”

此時蕭帥看著張偉的腦門,暗中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人,現在從山河之眼看到的,是一片大好河山!

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是東津區這環境治理的一把好手!

“真的嗎?”張偉激動的都要哭了:“是總經理培養得好!”

不愧是總經理,不愧是大師,這份度量真不是誰都有的!

“總經理,有件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張偉看了眼蕭帥淡定的表情,猶豫了幾秒,最終還是決定把心里的事情說出來。

在工地監工的時候,張偉發現了一個工程漏洞。原本是打算能掩蓋就掩蓋,盡量不暴露出來的。但現在的他心態不一樣了。總經理對他這么實誠,他下定主意要好好做工程,解決不了的問題自然是選擇上報最好了。

整個東津區的項目太大了,張偉現在對未來充滿了希望。當然不愿意只做前期的垃圾清理項目,要是在總經理面前表現得好,后面肯定不愁項目做。

蕭帥輕輕點了點頭:“恩,說吧,什么事?”

“總經理,唐白河里有問題。”張偉點點頭,說道。

張偉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點發顫,簡直就跟見到鬼了似的。

可惜,蕭帥身為風水大師,最不怕的就是神神鬼鬼的東西,勞資就是裝神弄鬼的杰出代表,你玩這些,嚇唬誰呢?

葉芳華也不怕這種虛頭巴腦的玩意兒,身為厄運的代名詞,鬼碰到她說不定也會倒霉,變成倒霉鬼!

“繼續說,”蕭帥咳嗽一聲,道:“有我在這你怕什么?”

“好的蕭總!”張偉在心里組織了一下語言,低聲說道:“我們今天上午清理唐白河的淤泥的時候,清理河流東北角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怪事!”

“機器清理那一河段的時候,總是撈不起來淤泥!但我們可以保證,那一片區域的淤泥和泥沙是很多的,水流到那里的時候,流速明顯下降,降了快一半。足以說明河床上的污穢不少,阻礙了水流的前進!”張偉把現場工人給出的分析原原本本地講了一遍。

“但問題是,器械怎么撈都撈不出來東西!還有,就在您早上過來之前,我們終于撈出東西了,那是人頭骨!還不是一個!”張偉想到早上看到的那驚悚一幕,到現在還頭皮發麻。

他這一輩子還沒見過死人骨頭呢!

猝不及防開了眼界,真的很不好受!一點準備都沒有,驚喜都能變成驚嚇,更別說人頭骨這種玩意本來就屬于驚嚇。誰都不知道當時他的震撼和驚慌有多大。

“還有,那一塊河段上面不是唐白河大橋嘛!據說很多年以前,唐白河大橋還沒建的時候,那里就有一座很大的石拱橋!聽一些老工人講,民國時候有不少人從拱橋上跳河自殺,所以那一小段河里的冤魂很多。”張偉把工人早上看到頭骨后閑談的東西也都講了出來。

“總經理,您怎么看?”張偉越琢磨越覺得,肯定是那些冤魂出來害人,器械才會撈不出淤泥。這群鬼也太可恨了,死了都不安生。非要影響項目進度。

一群壞鬼!

要真如張偉所說,意味著是這群冤魂的出現干擾了器械的工作。放任它們造孽下去,別說是唐白河,就算是開發東津區的項目,都會受到干擾。

冤魂代表的可不是什么好東西,它們會破壞掉東津區的風水的。

為了讓毛家成為萬億家族,為了給小弟弟開光,東津區的項目不能出問題。

一丁點都不能!

不管是什么鬼,遇到我,就得倒霉!

鬼這種東西到底存不存在,蕭帥心里沒譜,但張偉不可能說假話,那里肯定是有問題的。

總之是真是假,去看了才能知道。

想到這里,蕭帥啪的一下打了個響指:“能怎么看?去了再看!”8)

,歡迎訪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師救命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41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