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引鯉尊  >>  目錄 >> 800.鯉與神

800.鯉與神

作者:伍拾藍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伍拾藍 | 引鯉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引鯉尊 800.鯉與神

提到百足蟲,青玨色下意識的捂住了鼻子:“雖說百足蟲的蟲膽是療傷奇藥,不過它身體的臭味可不是一般了得……”

因為潔癖的關系,百足蟲也是青玨色很是討厭的一種妖蟲。

天羽月點點頭,“既然知道他們的消息,那我看這樣吧!小鯉大概需要幾天的時間來恢復,那我們分開去找龍琊和千山末,還有云圖。”

“找是肯定要找的。但非要眼下這種情況?”百里仙又問;“我們剛大張旗鼓的把雷音城毀了,死了那么多人,人界正道肯定不會輕易了事……”

“所以在事情鬧大之前,在還沒有受到八方夾擊的情況前,我們更有必要把人找齊,以便應對下面會出現的任何情況……”天羽月很是認真的說,儼然一副軍師模樣,毫無之前那半點天真。

他的話……有道理。

青玨色頓時無言,沖其他人道,“我負責龍琊,千山末交給你們。”

“空之島,你有進去的辦法?”沙暴問。

青玨色搖頭,“等去了再說吧!”

“那我跟你一起去!”月下櫻起身,淡淡的道,“世外桃源也在云水之間,出入那種環境,我多少能知道點竅門。”

“……那好。”青玨色點頭,還是很相信月下櫻的。

兩人決定好,那狐若緊跟著說,“你們去找龍琊,那我去丁丑山找千山末。”

“我跟你去。”八百段急急的道,很少興奮。

狐若皺起眉頭,“才不用……”

“我要去!”八百段還來勁了,直接沖到狐若身前,舉起手,恨不得跺腳。,“讓我跟你一起,跟你一起!”

狐若沒辦法了,只好點頭,“好了好了,別嚷嚷,吵的腦子疼。”

“嘻嘻,我們又可以一起行動啦!”八百段儼然忘記之前一起去奇瀾界差點喪命,竟然這么開心。

說真的,這一舉動終于讓狐若心里釋懷了些,還以為八百段會心里留下陰影呢!

再看喜出望外的八百段,很顯然,他想多了。

那樣一來,還剩下云圖。

天羽月想了想,看向鯉笙,憂心忡忡的呼氣,“我去找云圖,溪疊,玉兒,沙暴,鯉笙就交給你們了。”

“你知道云圖在哪?”沙暴問,說著站到他身邊,“這里溪疊一人足夠,我跟你一起,多個人也多份力。”

拋散出一捧飛沙,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沙線,“借著飛沙之力,找人也容易的多。”

天羽月看了看,猶疑著。

溪疊面無表情的道,“讓他去吧!”

“……嗯。那好。”天羽月同意了,隨后六個人各自制成傳送法陣,通往各自要去的地方。

“你們小心啊!”

淺玉兒結束治療,制成了最后一層修復界后看向眾人。

站起來,將幾人看了一遍,“現在不同往日,經由雷音城一事,我們惡名在外,必然會有正道討伐。如果能躲,盡量不要跟他們開戰,一切等鯉笙醒來之后再重做決定……”

“嗯!”

眾人點頭,隨后相繼進入法陣。

天羽月最后一個,看來不太放心.進去之前又回頭看了好幾眼。

溪疊見他那擔心模樣,也知道他是記掛鯉笙,只好道:“放心,有我在,誰也別想動她一根汗毛。”

天羽月這才安心的點頭離去。

他們一走,溪疊直接在外頭設下更強的結界,而善于偽裝結界術的淺玉兒又里外用法,最后將三人的行蹤徹底隱沒在了了浩瀚云海之中。

看著安然沉睡的鯉笙,一時間的安靜讓淺玉兒忽然想起很多事還沒問。

趁著沒人,左思右想,最后才道:“溪疊,這五年,你難道一直陪在她身邊?”

應該不會,畢竟她的記憶也是在過了幾年后才慢慢恢復的。

溪疊看著鯉笙,眼神中劃過淡淡的溫柔,嘴角上揚,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嗯。因為我什么都沒有忘,所以一開始就能夠找到她,陪在她身邊。”

“……沒有忘啊?”淺玉兒很吃驚,不過聲音倒是淡定的不像話。

與溪疊相處并不是那么的從容,很多事她不太好問出口,后一半段時間,莫名不知道該說什么。

溪疊是多么會察言觀色的一個人,他知道淺玉兒開口問他的目的其實并不在于他跟鯉笙,而是在那之外的第五瞳。

想來,第五瞳在去找淺玉兒的時候兩人發生了什么,不然二人間的氣氛也不會像剛才那樣尷尬了。

溪疊笑了笑,很無奈:“第五瞳從一開始也記得一切。說白了還是他找到我,我才得以見到笙兒。當然了,起先他可不知道我沒失憶。”

“我只知道這些,如果你想知道第五瞳到底怎么一回事的話,他本人如果不說,那以后有機會的話,你倒是可以去問問蟲老,他應該是我們之中最了解第五瞳的人。說不定能幫你解答迷惑。”

溪疊能做的也只有這些,為淺玉兒多少的指點明路。

但他不確定這話到底能不能幫上淺玉兒,亦或是說,這會不會讓二人間的關系越來糟糕。

眼下自己都顧不得,哪里還有心思關乎旁人?

淺玉兒多少明白了點,看溪疊一心都在鯉笙身上,幾句話直接將她想問的其他問題一并回答,她也不好再繼續追問。

苦笑著點點頭,“那好,如果以后能見到蟲老,我會試著問問看……”

溪疊笑了笑,回過頭,抓著鯉笙的手,不再說話。

淺玉兒抱著胳膊,兀自打量著周圍的一切,那一句‘第五瞳跟鯉笙到底什么關系’,終究沒有問出口。

溪疊的眼神驟然灰暗,暗暗吸了口氣,將滿腔苦澀通通咽下。

他比誰都想知道鯉笙跟第五瞳是什么關系?跟洛爵又是什么關系?然后跟他……呢?

誰都不知道的空曠的夢中,腳下是波光盈動的水面,青藍色的流光自下往上涌動,周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鯉笙覺得自己輕飄飄的,從天上落下,裸腳站在水面上。

四處看看,除了周邊閃動的光點,什么都看不真切。

“嘩啦嘩啦……”

鯉笙踩著水,張開雙臂,索性在這空曠的空間里起舞。

說是起舞,其實也就是瞎轉罷了。

轉著轉著,身心越加的輕飄飄,猶如靈魂出竅,十分空靈,竟然慢慢飄到空中,將下面景色一覽無遺。

說什么景色……壓根什么都看不到。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鯉笙問,四周不斷響起回聲,重復再重復,奇怪的是,本該變小的聲音卻相反的越變越大。

“嗖”

一道流星劃破長空,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洞,而從洞中出現的竟然是鯉神!

相隔五年再見到鯉神,鯉笙以為自己會很沖動,結果相反,她很淡定的看著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這里的是她的魂魄的原因,心跳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鯉神還是那么美麗動人,只不過,這一次鯉笙看不太真切她的臉。

“你倒是給點反應啊?”鯉神見鯉笙只是看著她,不說話,更沒有表情,不由得笑:“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就沒有什么想要問我的?”

鯉笙皺眉,繼續沉默。

“呵呵,你這是故意以退為進好套我的話,對吧?”鯉神那么聰明,自然會這么想。

其實不然。

鯉笙是真的在看到她本人的一瞬間就忘記了自己要問的問題,大概更是因為問題太多而思緒一下子堵塞的緣故,不知道從何問起。

繼續盯著鯉神,沉默。

鯉神用這種方式見鯉笙可不是想看她發呆的,當即主動說:“為什么會讓你們恢復記憶這件事,你肯定很想知道原因對吧?”

“對。為什么?”鯉笙微微瞇著眼睛,問。

鯉神見她不緩不慢竟然還這么悠閑,實屬無奈:“事到如今,我也沒必要隱瞞了。反正天道那個老家伙也讓我在必要的時候將一切真相告知于你,至于結局,就看你的選擇是什么了。”

“天道?”

冷不防的出現了一個令人莫名不安的名字,鯉笙渾身哆嗦起來,如同對這個名字深有感應。

眉頭緊鎖,一種極為不安的情緒充斥全身。

“天、天道說了什么?”

聲音不可控制的顫抖起來。

鯉神飛到鯉笙面前,那張美麗的臉鯉笙卻依然看不清楚。

“跟以前一樣,提到天道你便情緒激動啊.”

不記得的以前,算什么以前。

鯉笙咬緊了唇:“到底說了什么?”

如果一切是天道操控,那她們的抵抗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作為八荒神界之主,天道便是這個世界的絕對存在,沒人能忤逆他的意思。

鯉神見光芒從鯉笙眼中慢慢消失,往后退了退:“我說……明明覺得這一次你活的跟之前那么不同,還以為你會打破天道的詛咒,結果,一提到天道就喪失了所有的戰斗力……啊,真掃興啊你。”

兀自感嘆著,“說真的,我對你很失望。你難道不知道我是誰?”

鯉笙莫名其妙的看著她,還是那張一點都不清楚的臉:“……”

搖頭。

真的,她是真的看不清,而且有種她的臉上罩上了一層面紗的感覺。

鯉神很無語,但也沒辦法:“難道時機還未到么?呼……罷了,以往進行到這個階段,早就全軍覆沒了,要說這一次,還算是有點進步……看在你這么辛苦來到這里的份上,作為獎勵,我便跟你說了實話吧!”

鯉笙覺得鯉神好磨嘰,但又沒辦法,輕輕點頭,“好。說。”

“你最終還是會為了洛九哀而死。”

“……哦。”

一瞬間的停頓,鯉笙便應聲,也只有淡淡的一個字罷了。

鯉神知道她會是這種反應,隨后又說:“沒什么想法?”

“你要說的就是這個?”鯉笙挑眉,有些不悅:“這是那個天道讓你傳達給我的?哈,真是,你們搞笑嗎?我為了誰死取決于我自己的意愿,這跟那個老頭沒關系吧?”

“啊,有意思,i你又說出這句話了。”

突然,鯉神懷念一樣的笑出聲來,“稱天道為老頭子的人,放眼八荒上下,也只有你了。”

沒來由的惦念,突然有一種鯉神滿身秘密的感覺。

鯉笙輕呼口氣,:“怎樣,你到底說還是不說?這樣吊我胃口不覺得煩嗎?”

“既然煩,為何認不出我?”

這可讓鯉笙無言以對了。

不屑的哼了哼:“你是鯉神,萬能的鯉神。請問,你問我這種問題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么?”

“算我求你了,不管這是夢還是什么,我外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我沒時間在這里跟你聊天開玩笑。既然沒什么要說的,不妨現在放我出去如何?你要抓著我,我是沒辦法醒來的吧!”

鯉笙清楚的知道這是很不正常的一種狀態,而多次暗暗的使勁卻反而被抽干了力氣,無法動彈。

想必是鯉神在這空間做了什么反向手腳,使得她受困于她。

一席話,鯉神突然沉默了。

看著鯉笙,像看著陌生人,眼神很深邃而又……

“嗯?”

奇怪,鯉笙能看清楚她的眼睛了。

但這仔細一看,為何覺得那雙眼睛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滴答滴

無聲的風刮過,吹動了地上的水,微光晃動,鯉笙不由得低頭看去。

只見水面上倒映著的她的臉,那雙明亮如星的眼睛,正藏著不盡的深邃與……

為什么,鯉神的眼睛跟她的那么像,簡直就像是一雙眼睛一樣?

鯉笙再抬頭,而鯉神也望著她,二人四目相交、

“你為什么跟我……”

“刷拉”

突如其來的風,一下子將鯉神臉上的那層紗吹散了。

頃刻間,鯉笙看到了一張令他無比無比震撼驚訝的臉,以至于她以為自己眼花了,急忙擦了擦眼睛,再看過去,還是那張臉……

“奇怪啊,是我眼瞎了嗎?怎么覺得你的臉跟我的一模一樣??啊?你這變形術弄得,不覺得尷尬么?”

鯉笙不打算接受現實,并開始自己給自己找起了理由。

肯定,這人肯定是用了咒術才能跟她炸長的一模一樣,肯定是!

可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引鯉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2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