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帝神通鑒  >>  目錄 >> 第959章 掌門齊聚

第959章 掌門齊聚

作者:孤在上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孤在上 | 帝神通鑒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帝神通鑒 第959章 掌門齊聚

短短三日,瀚一主城外聚起了五六十萬修士,王朝的沉默讓他們更加起勁了,都忘了三日前,看著一道道掌門身影進入城中時的忌憚。

“我們猜對了太一的陰謀,你看他們都不吭聲了。”

“這些掌門進入那么久都沒出來,定是在為此事討公道。”

“誰能證明搜出的丹藥是人丹,從頭到尾都是太一在自說自話!”

布政廳中,湛長風一點也不急地和各位掌門談天論道,山海一統以來,她還沒正式與各派會面過,趁此就將王朝與門派間的一些問題解決了,讓雙方安心。

在門派問題上,她說到底只有兩句話,“將道籍掛在太一名下,其余一切照舊”“進了山門,你們自治,出了山門,照法規”。

懸骨掌門一直在觀察她與其余掌門敘話,發現她對門派的約束真的很小,只要別在外犯事,幾乎可以忽略她對門派制約。

但懸骨能是正常門派嗎,他們魔道行事恣意,在外頭打殺幾個人就得被追捕了?

何況再可以忽略的制約也是制約啊,一想到有人要管著自己,懸骨掌門就渾身不自在,語氣也沖了起來,“敢問凜爻王,我們門派間的仇恨爭端你管不管?”

“一啄一飲皆是定數,涉及到門派法脈,內中的因果牽扯就更深了,這點諸位都清楚吧,因此太一不會干涉門派傳承,也更不會管你們的恩仇,除非雙方共同要求太一調解,或是斗爭太大,情節惡劣,連累到了無辜修士。”

“然門派修士在外行走,就是太一修士,太一不會不管。”

玄靈靈山滄海等掌門點頭,門派里終歸有很大一部分人要出道離開的,太一若真能心懷天下,對他們也是一份保障。

懸骨掌門卻一點也不松懈,他還想再說什么,湛長風先問,“你以為,光暗是只能存其一的嗎?”

懸骨掌門立馬皺眉,“當然不能。”

“你所在的魔道,是食人魂魄,煉人血氣的邪道嗎?”

“當然不是!”

湛長風:“道修是滅除心魔,種下道種,魔修是降服心魔,由魔入道,二者皆為正途,卻如光暗,但誰會因為懼怕黑夜而要求天地晝光永恒。”

懸骨掌門微有動容,旋即,傳音問出刺人之言,“我魔道弟子修行,必會先釋放自己的陰暗面,在此過程中,可能會被操控,變得嗜殺嗜血貪婪,他們要是在外鬧出事,被開陽殿抓了,我豈不是只有給他們收尸的下場?且我門弟子活得快意,可不會在動手前,先跟人簽一張生死狀!”

湛長風不動聲色,亦傳音回,“休在村莊城池鬧事。”

“好,我聽你的。”懸骨掌門徹底放下心了。

管理修士跟管理凡人有極大的不同,修士是在用命走這條道途,真正能束縛他們的是功法的心性要求法脈的規矩天道獎懲。

世上沒有一套細致的明文律令是可以制約所有生靈的,她只能將部分律法的實施范圍,框在能被把握的城池中。

而在她心中,最好的法就是像天道一樣,什么都不去管,但一切又都在它的意料中。

她預感,她一步步找到方法,愈加接近這個“法”時,她想要的神道,也就慢慢建立起來了。

現在,只是她踏出的第一步,現在的太一治轄形式和律法,也只是初步的試探。

“凜爻王,外面鬧事的聚起已久,需不需要我們出去解釋?”

說話人乃太玄宮廣成真君,他心中不太安定,太一敗退吳曲那日,太上長老云中子忽然傳來一句話,說他如果不回,就將他從道譜中剔除,斷絕與蓬萊仙境的聯系,老實傳承太玄宮,果然,他就沒再回來,不止沒回來,還搶走了凜爻王要殺的人,奪走了凜爻王的寶物。

太一大勝吳曲,成為真正的一界王朝后,太玄宮擺出了最高的防御姿態,不過凜爻王一直沒有上門找事,唯一一次有太一官員來訪,也是公事公辦地談道籍問題。

太玄宮的原掌門長老商議了許多時日,決定按照云中子的話做。

他們這一脈,其實與太上滅魔宗有點干系,但干系不大。三萬年前,此宗一名出道弟子建立了一道法脈,這道法脈中,又有出道弟子自立門戶,創了太玄宮,思想道理深受太上滅魔宗影響,但功法傳承卻是自己的,弟子姓名也沒掛在太上滅魔宗之下,跟太上滅魔宗更是沒有一點聯系。

直到千多年前,還是少年的云中子受到了太上滅魔宗修士的指點,成為了圣地弟子,太玄宮也自然受到了太上滅魔宗的庇護。

庇護得來的好處定然不少,只門下弟子有資格前往圣地修煉這一條就足夠人狂熱了。

可是太玄宮終究扎根在山海,他們也從云中子留下的話中,嗅到了圣地要拋棄他們的味道,再不甘,也得為今后的長久生存考慮。

于是,太玄宮主動向太一報上道籍,并且原掌門辭位,讓給了廣成真君,因為廣成真君與湛長風有過交集,也曾多次在門派里外夸贊多湛長風。

廣成真君知道自己坐著這個位置,主要是為了讓湛長風看得順眼,所以他現在也僅能按捺下涌起的復雜情緒,積極地展現想為太一排憂解難的態度。得知道六十多年前,她在自己眼里,還只是一個比較欣賞的后輩。

湛長風不會因為一人而鏟除整個門派,然如果太玄宮依舊是圣地的棋子,她肯定不會讓太玄好過,太玄既然斷了跟圣地的聯系,她自是一視同仁。

廣成真君的示好其實沒有必然。

當然,她也不會去刻意說,她不記恨太玄宮。

“提到了外面的鬧劇,孤便先問你們一句,人丹案,要不要徹查?”

眾位掌門已有腹稿,紛紛說要徹查。

湛長風又道,“人丹,對我們這些講究遵道貴德天人合一的修士而言,是慢性之毒,損人性命,損己福壽,留著一大害。”

“孤這里有份詳細的調查報告,各位可以看一看。”

侍立在側的明心將一份份玉簡傳給各位掌門,掌門拿手里細一研讀,全都肅了臉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帝神通鑒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