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帝神通鑒  >>  目錄 >> 第728章 暴動之源

第728章 暴動之源

作者:孤在上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孤在上 | 帝神通鑒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帝神通鑒 第728章 暴動之源

湛長風不認為自己的藥膏存在問題,入了金義園后,第一時間要求查看尸身。

“這不行。”一個留在金義園中的助理裁判果決地拒絕了她,“魏一舟的死因會由升豐真君和東臨醫官等多位大師共同檢查,凜爻侯作為藥膏的提供者,為了避嫌,還是不要接近得好。”

“一群沒有藥膏樣品在身,完全不熟知藥性的人圍著尸體檢查什么?既然你們都向平云派默認他是因為藥膏而死,已然威脅到了我的名譽,還指望我坐視不理?”

湛長風一指曹寶之,“他的師長都在這里,也該讓他們看看弟子的尸身。”

曹寶之雖不滿湛長風,對這句話卻是贊同的,“請讓我們見見一舟,貴方似乎無權阻止我們看自己的弟子吧?”

助理裁判張口之際愣了愣神,隨即說道,“升豐真君讓我領你們過去,都跟我來吧。”

他帶著他們出了大堂,來到一座獨門小樓里,推開其中一扇門,升豐真君與幾位擅醫術的裁判正圍在一張長桌前,長桌上是魏一舟的尸體,他死了4個時辰,表面上還鮮活如生。

曹寶之幾人快步上前,扶著長桌唉聲嘆氣,“真君,確定是因藥膏而死的?”

升豐真君看了眼湛長風,“八成是藥膏之故,只是何云天何使者未出現這種狀況,還不好定性。”

“這有什么好說的,有些藥不是有潛伏期嗎,我這師侄說不準就是歹命地誘發了潛伏期!”曹寶之萬不想白誤了自家師侄的一條命,言語中綁著她,不給她推脫的機會。

升豐真君道,“此藥膏確實不穩定,凜爻侯,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拿出藥方,讓我等聯合審查,我們都是有名有姓的丹師醫師,不會吞沒了方子,從藥方確認癥狀,是最準確的。”

他道,“魏一舟和何云天這些天沒有離開過我們的視線,除了那塊藥膏外,也沒有吃過任何東西,有極大可能就是藥膏的隱藏藥性引起了這次意外,只是我們不能準確定性。”

“所以如果不拿出藥方,我們不會承認他是因你的藥膏而亡,也不會公開他就是因你的藥膏而亡,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你和平云派的恩怨自己算去,同時你也會失去丹藥斗法的名次。”

哪里能輕輕松松結束,她的名譽以及晝族能否進入執事會,都會受到影響。

湛長風沒有回應,直接問,“我可否檢查一下他的尸體?”

在場的丹師醫師們互看了幾眼,純當她不見棺材不掉淚。

升豐真君點了點頭,“隨意。”

湛長風以虛無之眼透視他的全身,察到了他腦部殘余的暴亂的神識遺留痕跡,是識海暴動沒錯。

但在神識痕跡之外還有一種不易察覺的力量,只是太過分散細小,無法提取出來,不過她能肯定這力量不屬于黑玉續神膏。

她眉心微跳,問這些個人,“你們沒察覺到引起識海暴亂的那一股力量?”

“凜爻侯這是什么意思,我行醫多年,還是頭一次被人質疑水平。”

“我們并無察覺,如果察覺了,早該給你的藥膏定性了。”

湛長風是挺懷疑他們的醫術的,“他殘余的神識痕跡中有一股微弱的外來之力,想必這就是引起他識海暴亂的元兇了,你們這都分辨不出來,還能做什么,我說了你們恐怕會認為是信口雌黃,那最好在一個時辰內尋來一位擅長神識域的醫師。”

他們神情古怪,緘默不說話。

升豐真君問,“是哪一股外來之力?”

“我還不能確定。”

“凜爻侯就不要再推脫了吧,能看病的都在這里,上哪里再去找大能醫師,就算能找到,也不可能發個傳音就請來,到時過了一個時辰,你豈不是又要說,時間太久,痕跡都消失了?”

白臉丹師瞇著細眼,嘴角斜掛,“如此有意思嗎,反正我們都說了不會在確鑿的證據未出現前,明確指認你的藥膏有問題,你何必惺惺作態。”

空氣一陣安靜,隔壁的房門開了,東臨醫官送何云天出來,路過時,順便跟他們道,“何使者的識海沒有一點問題。”

何云天從敞開的門里看見了湛長風,似笑非笑,“也只能祈禱我不會有一天突然病發了,這種隱藏著問題的藥膏,還是不要再拿出來禍害人了。”

所有斗法都會在今天結束,晝族的風頭太盛了,任何一人掐指算算,就知道他們目前的總分加上煉丹的一百善功生死境斗法第一第二的一百五十善功,會排進前五,十分不可思議地超過了大多數基礎善功是一千的勢力。

斂微巫非魚拿到第一第二是毫無疑問的,而她這個丹藥第一本也是囊中之物,卻突發這個令人欣喜的意外。

何云天不知是出于看戲的心理,還是單純好奇,沒有立馬走掉,笑問,“凜爻侯想好怎么給自己翻身了嗎?”

湛長風沒理他,仔細檢查著尸體的狀況,透視時,忽然發現他后槽牙的細縫里掛著一絲肉,再順著他的食道看去,卻異常干凈,干凈到本應殘留的元力都不見了,就好像有人特意將他胃中的東西化去了。

如果是外力,該怎么進入他的識海?

摻在食物里給他吃?

他是知道自己在試藥的,不能吃其他東西,除非是裁判讓他吃的。

湛長風勾動了清鑒魂印,順手又拿出三炷引魂香,“既然這尸體說不了話,我就找能說話的來,看他到底是誤吃了誰給的東西,還是無緣無故暴斃的。”

“恰好他靈魂氣息還未徹底散去,找回來問問就知道了。”

白臉丹師動了動臉皮,“凜爻侯莫要開玩笑,修士行的是逆天之道,不成功便成仁,死去的修士,如無特殊情況,命魂當場消散,做不成鬼的,而天魂還道,地魂入地獄,入地獄的魂,誰都召不回來,他們通靈,通的也是從地獄洗去罪孽后,流放九幽的亡靈。”

湛長風斜睨著他,“入地獄得過黃泉道,這個時辰,還在路上。”

諸人神色不明,升豐真君嘆氣,“凜爻侯既有如此本事,那定要叫我們好好瞧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帝神通鑒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