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靖王重傷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靖王重傷

作者:九天飛流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九天飛流 |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靖王重傷

皇上瞟了一眼驚慌失措的沈仕康,沈氏準備得倉促,手上有三四萬人馬已經算是高估了。

其實他不明白,沈氏為何如此急切?在京城才剛剛露頭,就野心勃勃想要奪皇位。

難道只憑他命不久矣,沈氏就迫不及待了?可縱使他不在了,趙氏的江山也容不得旁人來染指。

若是曄哥兒不成氣候,爛泥扶不上墻,他寧愿選那些兄弟或侄兒,也不會將趙氏的江山交到旁姓手上。他們趙氏,不能在他手上跌落塵埃。

所以到底是什么讓沈氏產生了錯覺,認為沒了他趙,沈氏就能問鼎天下呢?

“皇上,微臣派人去包圍沈府,只可惜沈府早有防備,周圍有不少高手保護,現在沈府還不在微臣的掌控之下!”

郎平臉色有些難看,沈府周圍包圍地跟個鐵桶似的。要想拿下,還真得費一番功夫。

沈仕康一聽這話,便知皇上這是早有防備。沒想到他自認為能打皇上個措手不及,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他們的臆想。

“兄長?”太后驚地后退一步,她扶著御案的手微微顫抖,她從未想過沈氏竟然會生出這等非分之想。

“兄長,哀家這般相信沈氏,從來沒想到京城這些世家中,第一個生出非分之想的竟然是沈氏。你這是在挖哀家的心吶!沈氏是哀家的娘家,這京城中誰有這等心思,哀家都不會意外。可唯獨沈氏,沈氏怎能”

太后的雙唇哆嗦著,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望著眼前蒼老的沈仕康,她突然覺得眼前之人有些陌生。曾幾何時,這位從小就維護她的兄長;說沈氏永遠是她的家的兄長;說若她被夫婿欺負,一定為她討回公道的兄長,去了何處?

到底從何時開始,兄長就變了?

太后怔楞地看著沈仕康,或許是最近流的淚太多了,以至于她想哭,卻根本哭不出來了。

或許是她成親的那一日起吧!兄長覺得皇上有大有希望,這才成了野心勃勃的政客,哪里還記得當初的諾言?

沈仕康臉色灰敗,心中不斷后悔,根本不敢抬頭看向太后。他果真是鬼迷心竅,此刻他也覺得有些匪夷所思,為何會生出沈氏取代趙氏的想法呢?到底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他忍著脹痛的腦仁,突然腦海中不斷回憶著那些話,“大人,皇上已經命不久矣!若是皇上果真無藥可救,那您可得為沈氏做好打算吶!”

“大人!如今咱們沈氏是何等輝煌?也不知過幾年是否還能有如此榮光。”

“大人!您難道不想保住沈氏嗎?那為何不取而代之呢?”

“不,您無需愧疚!要怪只能怪趙氏的后代無用,守不住江山。趙氏已經守護了這大好河山幾十年,也是時候該換人了。這天下,從來都是有能者居之。”

是誰?是誰在他耳邊一直暗示他,甚至到后來就是赤果果地引誘。

沈仕康突然睜大了雙眼,是張崇靜!對,就是張崇靜!剛開始就是張崇靜在他耳邊一個勁地念叨,說了那么多引誘他的話,否則他怎會生出如此荒唐的想法。

“是張崇靜,是他!”沈仕康癱軟在地,他著了別人的道了。這招借刀殺人,當真厲害!

“大人!恭王和靖王交戰,戰了個兩敗俱傷,聽說靖王還身受重傷了!”茗墨興沖沖地進了書房,見顧誠玉正在練字,便立即稟報了這等好消息。

“哦?快快詳細道來!”顧誠玉聞言,立即精神一振。多日來的部署,總算有些效果了。

“您猜得沒錯,靖王果真是好謀略,恭王對上他,即便帶了十萬軍隊,也就與他打了個平手。除了他手下的裴書重創了靖王,他們根本沒能攻進豐慶府。現在兩家正僵持著,豐慶府已關閉城門,恭王命劉東帶兵守在了城門外,而他自己則是先行離開了。”

“裴書怎會重創靖王?”顧誠玉疑惑的是這一點,靖王不習武,自然不會親自下場,這裴書怎能重創靖王呢?

“大人!您一定想不到!”茗墨神秘一笑,難得有他家大人沒猜到之事,他覺得十分新鮮,這實在太難得了。

“你該不會是說靖王習武吧?可我之前在他身上沒感受到一絲內力,他的氣息分明就是普通人。”顧誠玉搖了搖頭,覺得不太可能。

“那您這次可真猜錯了,靖王他是習武的,且武功還不錯呢!一身內力也十分精純,小人可是親眼所見!當然,比起您還是差得遠了!”

茗墨也沒賣關子,當時他看到靖王竟然親自下場,這一登場他就驚了。

靖王從城樓上飛身向下,這輕功著實不俗。雖然不能和大人相比,但比起他也不算差了!

“這確實讓人意外!”顧誠玉這次著實驚訝了,茗墨親眼所見,自然不會有假。

那之前傳言靖王體弱,這事兒他雖然知道有假,但從小帶著胎毒卻是真的,畢竟先帝留下的遺詔中也有提及。

就不知靖王是何時痊愈的,且這么多年,先帝還每個月都會派太醫去靖王府請脈,這些太醫為何沒察覺?

“不過他武功招式比起他的輕功來就有些差距了,輕功卓絕,比起小人也不差什么。殺人的招式很利索,不繁瑣,一出手便是殺招。但或許沒有好的武功秘籍,因此對敵時,在招式上差了不少。”

茗墨只是可觀地分析,靖王若是有了好的武功秘籍,說不定比他和茗硯厲害多了。

此刻他心中也是暗自慶幸,有了對比之后,他才曉得大人給他和茗硯的武功秘籍是頂級的。

顧誠玉思忖良久,才猜測靖王或許是得了什么吐納的功法,好改變自己的氣息。平日里裝得這么虛弱,恨不得走一步都要咳喘不止的模樣,確實讓人先入為主,以為他的身子弱得很。

顧誠玉和靖王只見過幾次,一只手都數的過來。兩人之前也沒肢體接觸,對方身子如何,顧誠玉還真就沒多在意。

“那裴書的功夫不錯?”顧誠玉想起重創靖王的裴書,之前他聽說此人有些本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379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