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神級卡徒  >>  目錄 >> 766:【覓仙蹤卡】

766:【覓仙蹤卡】

作者:請叫我小佳佳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請叫我小佳佳 | 神級卡徒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級卡徒 766:【覓仙蹤卡】

一張被催動生效的覓仙蹤卡從萬令的手中飛出,化作了一只仙紙鶴的模樣。

“去!”

萬令一指前方的沙丘。

那正是曾經石柱屹立之地,是黑卡懸浮鎖定的位置,也是戰爭國主誕生之地的準確坐標。

“嚟!”

仙紙鶴仰脖長鳴一聲,展開雙翼伸出長而尖細的喙子,飛掠向沙丘上空,盤旋環繞,鉆入沙丘上方彌漫充斥的淡淡情緒波中。

絲絲縷縷如絲絳般的淡淡氣旋,被這只仙紙鶴細長的喙子從淡淡情緒波中啄食出,如啄食小蟲般咽下肚中。

唐劍不無期待的凝望等待。

約莫過去小半個小時,仙紙鶴才鳴啼著飛回萬令的身旁環繞,原本羽毛潔白的肚子卻已生長出了不少灰黑色的羽毛。

萬令臉上含笑,“收獲非常大,這里不愧是祂的誕生之地,即使祂離去這么多年,這里仍是殘留很多祂的氣息。

憑借這些收集到的氣息,應該已經可以鎖定祂的位置所在。”

說到這里時,萬令的眼神已然冷厲。

“找了這么久,現在能鎖定祂的位置那是最好。”

唐劍臉上也露出喜意,接著遲疑道,“老師,我之前也去見了陳首領,他的狀態可并不算好。”

萬令看向唐劍,眼神嚴肅認真道,“這就是戰爭,是戰爭就需要死人,會有人犧牲。

昨天犧牲的人是君天,明天犧牲的人,可能就是我們的首領。

但這就是戰爭,我們前赴后繼,只為保衛地星,只為徹底解決戰爭國主這個最大的火藥桶。

或許當我們找到這個火藥桶時,還將有人與祂陪葬,可能到時我都會死。”

“老師你......”

“唐劍,你怕死嗎?”萬令突然道。

唐劍一怔。

他怕死嗎?

他當然怕。

人活著才有意義。

死了又有什么意義?

死了就什么都沒了。

他的父母將白發人送黑發人。

他的妹妹唐悅悅就真的成了廢柴。

死有什么好的?

可茍活著就很好嗎?

唐劍暫時想不透這個糾結的問題,也不明白萬令為什么要在這個節骨眼問這個問題。

但出于對萬令的尊重,他還是實誠回答。

“我怕死,但我也怕失去意義的茍活著。”

“你為誰活?”

“我的力量核心就是為了守護家人朋友,我為我自己活,我也為他們活。”

萬令點頭,“那么如果真要開戰,一場關系所有地星人安危的一戰,你去嗎?”

“去!肯定要去。”唐劍毫不猶豫道。

他怕死,但他更怕茍活著。

或許這個問題在曾經他還沒有身居高位,沒有肩負上聯邦代表人的責任時,他會毫不猶豫選擇茍活著陰搓搓。

但當他真正肩負全聯邦人民期望的目光時,就已誕生了新的覺悟和責任感。

他怕死,但更怕活著要承受比死更難熬的內心譴責和煎熬。

有時候,活著的確比死更可怕。

“我知道了你的答案。”

萬令含笑欣慰看著唐劍,“不愧是我的學生。不過現在談這些還為時尚早,等我們先找到9號的具體位置再說。”

“嗯。”唐劍點頭。

萬令道,“你現在還是立即提升實力,爭取早點兒感悟創造出法則神兵,否則大決戰真的展開時,那就真的只能送死了。”

“我知道老師。”唐劍鄭重道。

“去吧,努力吧!提升實力之余,也好好研究一下那副鎧甲。”

萬令微笑擺擺手,收起覓仙蹤卡,身影轉眼淡化消失。

看著萬令的法則化身消失,唐劍環顧四面八方瀕臨破碎的世界,心頭沉重。

找到戰爭國主并且將戰爭國主滅掉,這或許是非常艱難的一件事情,但卻至少還有希望。

而那一手促成了這一切的神秘強大存在,那封禁了三百多個世界的可怕強者,又該如何去對付對方呢?

面對那樣的存在,又有什么辦法才能令對方愿意解開地星的封禁呢?

“或許,那位......現在也是遭遇了不幸?

否則為什么祂作出的那些布局早就因戰爭國主的誕生而土崩瓦解,連道卡都被帶走了,祂卻還是無動于衷。

除非戰爭國主又是祂的另外一個布局,一枚棋子。

但從現在的狀況來看,根本不可能。

最大的可能是那位存在出了意外,或許就是被那所謂的神衰所困擾,已無暇顧及其他任何事情......”

唐劍沉吟思索到這里,心里漸漸有了些肯定。

像宇宙之中一些強大古老的存在,或許一次閉關、一次打盹兒就是數十年上百年過去了。

對方曾經所作出的一些布局出了紕漏,而對方又處于一種特殊狀態沒有察覺,這完全沒什么值得稀奇的。

最后看了眼黑天銀地。

唐劍抽身飛出這片瀕臨破碎的世界,在外層世界中,將太乙和太淵二人都從混沌宇宙之中釋放出來。

太乙還處于昏迷階段,太淵則是意志重傷,出現后神色驚慌看向唐劍。

“唐大人......”

“已經沒事了。”

唐劍淡淡道,掃了眼太乙,強悍的意志力量直接刺入對方精神,將對方刺激得蘇醒過來。

“這里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太乙,你要帶走這里的什么東西都可以盡管帶走。

之后我就要將這個世界封禁了,你們不得再進來,更不要向外界透露這里的情況。”

“好。”

太乙答應下來,目光立即看向古廟的位置,不禁為之一愕。

之前那座古廟呢。

那么大的一座古廟呢?

怎么就突然消失了?

“那里就是古廟之前的位置,你去看看吧,希望你要的什么東西還保存完整。”

唐劍指向前方一個環狀撕裂開道道溝壑的巨大深坑道。

太乙臉龐微微抽了一下,笑著點頭,迅速催動一張馬踏飛燕卡,身形展開如踩踏空氣飛向前方的深坑。

“厲害,變態,我感覺他似乎都能察覺到我的存在,說話都不敢太大聲。

你小心點兒,拿到東西趕緊走。

可惜那個強者身上的鎧甲應該也是好東西,但集中承受了他的攻勢,可能已經被他摧毀了。”

在太乙的腦海中,坷垃語氣急促道。

“我知道,你別那么多話,怕就趕緊縮著別吭聲。”

太乙在心里低喝。

唐劍遠遠收回看向太乙的目光,對太淵笑道,“太淵宗主也算是后繼有人了,太乙兄這么優秀,又有大奇遇,將來卡神有望啊。”

太淵心里一抖,臉上笑容都有些勉強。

這話啥意思?

我就這么一個出色的兒子了啊,難道你還不放過他嗎?

“呵呵呵,唐大人您太贊譽了,犬子現在才只是三星卡師,將來能否成為五星卡師都是個問題。

卡神那更是還沒有指望,與唐大人您這樣的絕世天才比起來,犬子就是地上的瓦礫,你就是天上的皓月啊。”

太淵求生欲極強,不吝贊美之詞追捧道。

“太淵宗主過謙了。”唐劍遙遙頭,沒有再和太淵廢話。

太乙體內有著那種類似金手指老爺爺般的靈體,唐劍是非常清楚的。

但看來太淵根本不清楚。

雖說即使太乙有高人指點,也未必能成卡神。

但唐劍知道前世太乙就曾成為卡神級的強者,這一世雖然前期被他壓制,后來卻也應該會慢慢成為卡神強者的。

“前世的戰爭節奏無疑比這一世要慢很多,前世在現在這個時期,戰爭還停留在邪神戰士剛出世的階段,各大天坑暴亂都沒解決。

但這一世,因為有我提前的爆料攙和,一些天坑暴亂都得到了提前的預防。

再加上后來我做出的一系列事情,先是破壞了邪神希特拉的投影附體,接著干掉了光之王、陰死阿爾曼,收復明魂、封禁異神。

這就更為加劇導致戰爭的節奏被打亂,由希特拉為首的天坑異界聯盟都未成型就宣告破產。

再加上舊國組織的大量高層覆滅,這在前世我穿越之前都沒有結束跡象的戰爭,卻提前了很多年就已逼近尾聲。

像太乙等前世耀眼的天才,這一世都沒有來得及釋放光熱。

不過世界的劇變,也導致他提前一年成為了三星卡師,我這次的出手就更是提前助他在這個遺跡里得到一些寶物。

若是放在前世,那個時候的太乙想要這么快拿到這個遺跡里的東西,還是不可能的。

所以說這一世太乙的成長速度已經很快了,估計要不了幾年,也將成為卡神......”

默默想到這里,唐劍也不禁又有些啞然。

回想前世,太乙是需要他仰望的絕代天才,卡神那就更是飄渺云端上的存在。

而這一世的現在,不知不覺他已立在云端之上,反而以一種前世從未有過的俯視角度觀察曾經的絕代天驕。

“雖然是挺有成就感的,但我也還是不能驕傲,我的對手早就已經不是太乙他們了。

而是更棘手更難對付的戰爭國主陳雄飛,甚至那位封禁了三百多個世界的恐怖存在。

大戰就要展開,這次回去,我也得立即抓緊時間變得更強。”

與此同時。

浩瀚星空之中。

萬令的意志從遙遠地星返回后,思維意識便再度返回星艦建立的聯絡網域。

“屠夫,發現了什么好消息?”

睿智者最先察覺到萬令的意志回歸,并且已預感到了一些事情的性質,忙問道。

其他幾人也都立即停止交談。

萬令凝重道,“這個消息情報非常重要機密,我們需要使用意志屏障卡,再以意志溝通。”

“嗯?”

“看來是發現了很關鍵性的情報啊,誰能在這種時候提供這么重要的情報?”

“別廢話了,睿智者大人,趕緊使用意志屏障卡吧。”

一行人立即忙碌起來。

萬令則迅速意志再度聯系上首領陳雄志,準備通過意志化身,將覓仙蹤卡中汲取收集的戰爭國主氣息送到對方手中。

古夏,玉京宮堡內。

陳雄志皮膚松弛垮塌,宛如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跌坐在充滿組合卡牌陣法的房間中央。

他的心神已劇烈損耗了太多,無比疲憊,但他的意志卻仍舊極其頑強地支撐著他不斷搜尋陳雄飛的下落。

不斷維持這種搜索狀態的代價,就是損耗他的壽命,令他的意志心靈發生不可逆的損傷。

或許在某一個時刻他堅持不住,就將徹底意志消散滅亡。

此時,一個個星區已被他搜索排除,搜索圈子的范圍也正在不斷的縮小。

但相較于整個星云星系而言,他的意志所搜索過的范圍,仍舊只能算是很小一部分。

“首領。”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他的心靈間響起。

陳雄志略有些恍惚的精神陡然一振。

“屠夫......”

“我帶來了一個好消息,但看你現在的情況,似乎堅持不了多久了。”

萬令的意志聲音開始清晰,法則意志化身開始在房間中凝聚而出。

陳雄志蒼老的面容上充滿垂暮之意,但眼神中卻流露出堅定和笑意,“只要有好消息,我就能堅持更久,是有關9號?否則你也不會這個時候來找我。”

萬令頷首,“不錯。唐劍又立下了大功,他找到了9號的誕生之地,我從那里得到了大量9號的氣息,遠比以前的更多。”

“什么?誕生之地?”陳雄志震驚失聲。

“這件事事關重大,我長話短說告訴你,既然你能堅持,我就把9號的這些氣息都給你。

找到他之后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

萬令說著,話語一頓,“如果在找到9號時,唐劍的實力還未突破,我將不會通知他加入戰場。”

陳雄志沉默點頭,“這應該不是他的意愿,你也不是一個寵學生的老師,能讓你作出這種決定,是因為9號的實力超出了你的預料?”

“首領不愧是首領。”萬令贊嘆,聲音嚴肅道,“他手里有一張黑色級別的卡牌你也清楚。

那張卡牌名為道卡,接下來我會請白帝大人調查這張卡的線索,但估計希望渺茫。

這張卡的殺傷極大,我也不敢保證能在這張卡的攻勢下存活。

唐劍的實力如果沒有提升,加入這場戰斗就完全是炮灰。

他潛力還很大,留著他,也就是為地星留有希望。

拼命的事情,我們這些老家伙去做就行了。”

“屠夫啊屠夫!你一生都在殺伐,但內心卻也有柔軟之地啊,你的殺伐,也是為守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神級卡徒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5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