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房產大玩家  >>  目錄 >> 786.心里的狼(上)(5K,晚上還有一章5K。)

786.心里的狼(上)(5K,晚上還有一章5K。)

作者:貔蚯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貔蚯 | 房產大玩家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房產大玩家 786.心里的狼(上)(5K,晚上還有一章5K。)

面對陳晉神秘兮兮的反問,齊慧川一挑眉,開始認真的思考起這件事情來……

之前徐德康的反應已經非常強烈了,甚至有些激動。

那么也就是說,朱盈口中的“傳聞”,大概率是真的。

而且這個傳聞還是從德康公司內部高管的嘴里傳出去的?

原本德康公司的競爭力就不如中圓地產了,再加上王友群的背叛?

內憂外患吶!

“我明白了!”齊慧川應道:“陳總你的意思是,如果這一切都是中圓地產在后面搞的鬼,那么徐德康很有可能因為對中圓地產的敵視,而直接投入我們的懷抱?”

陳晉點了點頭:“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中圓地產集團肯定已經跟德康公司有過非常多的接觸了,所以之前徐德康才會對你不冷不熱的。”

“在那個時候,他是賣方市場,大可以待價而沽。”

“可要是中圓地產用了這樣的辦法,那么除非開出一個徐德康沒辦法拒絕的價格,否則他們之間的交易,就只能就此終結了。”

“現在,就讓徐德康自己去處理一下內部的問題吧。”

齊慧川明白過來,心中反而升起了一絲同情!

徐德康現在的處境,跟天坤公司面對收購時的處境何其相似?

甚至還要更糟糕……

當時萬策公司也只是用真金白銀和高管職位挖了幾個大區總監,說到底還是正常的競爭手段。

可是公司的二把手吃里扒外……

齊慧川立刻想到,如果當初是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情,胡亞華會不會直接就崩潰了?

“對了,我們的報價是多少?”陳晉忽然開口問道。

“100收購的價格是15個億。不過考慮到現在集團內部的資金問題,我個人比較傾向于用6個億的資金,收購60的股份。”

齊慧川如是應著。

收購一家公司的價格,并不是單純的的按照1的股份值多少來換算的。

15個億,相當于是一口價買斷了。以后無論公司盈虧,跟原老板都沒有任何關系了。

而6個億,就能收購60的股份。那么未來一旦賺錢,那40的股份,還能長期的為股東帶來收益分成。

這就跟陳晉用300個億就收購了金廈集團70的股份是一個道理。

陳晉聞言,想了想之后應道:“我們要啟動自己的商業計劃,還是完全控股比較好。得想個辦法,把價格壓到10個億之內,100收購德康公司。以……”

“天坤公司的名義!”

齊慧川登時一愣,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陳晉……

陳晉笑了:“別這么看著我。我雖然是狡猾了一點,不過還算守信用。”

“胡總人不錯,我也不想失信于他!”

送走了兩人后,徐德康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當中,面若冰霜!

陳晉在電梯里分析得一點都沒有錯。

早在幾個月之前,也就是剛剛過完農歷新年的時候,中圓地產集團就已經跟他接觸過了,表達了收購德康公司的整個想法。

徐德康跟胡亞華不同,是一個非常合格的商人。對于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德康公司,也完全是在商言商的。

他今年也已經年近五十了。只要利益足夠,套取足夠的現金開始養老,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難以接受的。

畢竟有些人的夢想是公司是品牌這些象征意義的東西,而他的夢想很簡單,也更符合普通人的心態,就是純粹的金錢而已。

只要給錢就行了,至于途徑?只要合法,管它呢?

徐德康當時給中圓地產集團的開價,是100的股份18個億,但是卻被中圓地產給拒絕了。

對方甚至沒有給他遺留股份的機會,而是非常干脆的一口價,8個億!

估值可以達到20個億的公司,卻只開了8個億的價格!

這是徐德康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接受的。

只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讓他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叫做“制裁”!

幾個月下來,中圓地產集團對德康公司的圍追堵截,讓他們在市區范圍內的業務量大大的較少了。

在東海市,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為區域之間二手房價格高低不同的關系,損失了市區的業務單子之后……

德康公司首先是市區的市場占有率一路狂跌,雖然靠著外環之外的區域暫時抗住了業績壓力,但是徐德康清楚的知道,吃不下市區的單子,靠周邊城郊區域的小單子,是絕對養不活公司的!

恰巧就在這時,晉涵集團,齊慧川出現了……

下到了地下車庫之后,齊慧川邊走邊想,隨后忍不住問道:“陳總,你說中圓地產集團為什么要收購德康公司呢?”

“它又不像我們一樣,需要一個載體來實施計劃。它們本身就有超過300家門店……”

陳晉坐上車后,蹙眉應道:“根據我對中圓地產集團的分析,它們很可能是準備要撈一筆大錢!”

“很大很大!”

他鄭重其事的說道:“無論是我們內部的數據,還是從其他城市甚至擴大到地區的范圍來看,今年下半年的行情,都會有一波高峰!”

“中圓一旦吃下了德康,它們在東海市的市場占有率,很有可能一下子就沖到超過70的高度……”

“幾乎壟斷!不,就是壟斷!”

“而東海市,又是全國房價最高的城市之一……”

“這筆利潤會高到什么程度呢?”

“而且,一旦壟斷了市場,也就有了制定游戲規則的資本了……”

“你想一下,如果中圓地產集團,增加了中介費呢?用一些補充協議,繞過物價局的監管!”

“不用多,只要比原本的標準高出10或者20,那么建立在70市場占有率的前提下,又會是多么大的一筆利潤呢?”

陳晉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讓齊慧川險些驚掉了下巴……

好一陣之后,齊慧川才喃喃問道:“陳總,這一切是有可能會發生的嗎?”

“雖然中圓地產集團本身做得是很好沒錯,但是這樣直接吞并別的公司,會不會太簡單粗暴了一點?”

“畢竟市場占有率可不是加減法那么簡單……”

陳晉沒有說話,而是趁著等紅燈的間隙,指著路邊一家中圓地產的門店道:“你看……”

齊慧川循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那間門店的櫥窗上,最醒目的并不是各種房源的張貼,而是招聘啟示……

足足一面墻!

后來又路過了很多家中圓的門店,都是一模一樣的情況。

這還僅僅是門店的櫥窗,誰又知道中圓在這將近半年的時間里,從其他招聘渠道又投入了多少資源和資金呢?

為了解開自己的疑惑,齊慧川用手機登錄了“同城網”和“智能招聘”這兩家大型網站。

結果是……

關于房地產經紀人這個職位,幾乎每一個區域的第一頁,全都是中圓地產集團的。

這可都是要拿實打實的鈔票砸出來的,在每一下可能就要花費幾塊錢的高額投入下,毫無疑問,中圓地產肯定已經儲備了大量人員了!

“厲菲確實厲害吶……”陳晉看著齊慧川若有所思的模樣,感慨了一句。

厲菲是中原地產集團的董事長,今年56歲。

他的中圓地產集團起家并不是在東海市,而是從香江起家的。

陳晉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感嘆,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在90年代的時候,中圓地產集團就已經是香江首屈一指的房地產企業了。

但是厲菲沒有安于現狀,而是毅然決然的在當時根本還沒有房產中介這個概念的東海市建立了分公司,成立了中圓地產集團。

到了現在……

厲菲更是將東海市作為了他的主要陣地,轉而減少了香江的投入。

這無疑的非常明智的選擇。畢竟在香江,房價貴則貴矣,無奈城市的總面積,以及特殊的政治環境,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跟東海市的前景相比的。

所有的事實,都在證明他的眼光之毒辣精準!

這種幾乎是把命運女神摁著啪啪啪的人,甚至讓陳晉覺得他是一名網絡當中經常出現的重生者……

齊慧川并沒有像陳晉那樣,把這幾家公司都了解的這么透徹。

不過通過陳晉的解答,他也明白過來,中圓地產集團絕不僅僅是一家中介公司這么簡單了。

尤其是更加明白,厲菲是個多么厲害的人物!

“陳總,這么看來的話,如果我們不出現,德康公司就百分之百保不住了?”齊慧川問道。

陳晉點點頭:“相對于我,厲菲肯定更加了解德康公司。一家公司,一旦連老板都準備逃跑了,那就是真的完了。”

“他比我更早明白這一點,布局自然也就更早。”

“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友群,你進來一下。”

坐在辦公室里好不容易平復了心中波瀾之后,徐德康按響了對話機,讓王友群過來。

對面應了一聲,沒多久,一個身材清瘦的中年男子就走了進來。

這就是王友群,德康公司的業務部部長,今年只有40歲。

但是看他頭上斑駁的白發,以及消瘦干癟的面龐,就算說自己60歲,恐怕也沒什么違和感。

徐德康看著王友群,心情無比的復雜!

這是他除了自己老婆孩子之外最信任的人……

可是剛剛陳晉的電話,卻又讓他覺得自己的這份信任還不如喂狗呢。

一瞬間,徐德康的眼前浮現出了從創業開始,王友群就跟在自己身邊兢兢業業工作的場景。

從最初的三家小門店,做到今天200家門店,是一段根本就沒有辦法再重來的旅程……

都說一個人的成熟是來自于被傷害。如果是一個習慣于信任別人的人被辜負了,他就會懂得不要那樣輕信。

可徐德康在當年就已經經歷過那個階段了。

他本就是個狹隘的人。天知道在經歷過那么多事情之后,他慎之又慎的,才選擇把自己的信任交給了王友群。

可是王友群卻……

“徐總?”王友群點頭喚了一聲。

剛才陳晉和齊慧川進出的時候,他都看在了眼里,對他們兩個人的目的也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現在叫自己,應該是為了商量一下這件大事吧?

果不其然,徐德康示意他坐下,開口問道:“小王,關于中圓地產和晉涵集團的收購意向……你說說你的看法?”

王友群先是沉默,細細的組織著自己的語言,小心翼翼的想著能讓老板聽進去而又不至于反感到底說法,隨后才緩緩的開始闡述。

“徐總,其實就目前兩邊開出的條件來看,晉涵集團的要更優厚一些。”

“不僅僅的價格的因素,還有他們愿意讓你保留一部分股份,同時他們付出的資金也更少。”

“我研究過晉涵集團的發家史,發現他們的董事長陳晉,對于資源整合這方面,有常人難以企及的敏銳嗅覺和方式方法。”

“也就是說,徐總你如果真的決定要出售公司的話,最好的選擇,是保留一部分股份,然后讓晉涵集團來幫你賺錢。”

“包括楚南省的金,做的也是同樣的選擇。”

“那中圓地產集團呢?不理他們了?”徐德康刻意問道。

王友群認真的點點頭道:“他們的開價太低了。可以不用管他們了。”

“呵呵”徐德康皮笑肉不笑了一聲,接著說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王友群站在原地沒動。

徐德康看著他,他也在看著徐德康。

半晌,王友群忍不住問道:“徐總,你是真的決定要把公司賣了嗎?”

“……不然呢?”徐德康反問道:“現在是什么情況,你應該比我還清楚。”

王友群抿了抿嘴,不語,算是默認了他的這句話。

身為業務部部長,直接負責著業務一線,對目前的業務狀況當然最清楚。

德康公司……氣數已盡。

甚至王友群認為,就算中圓地產集團沒有出手,那么后來者的晉涵集團,也同樣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對象。

現在至少還有的選擇……

如是想著,他深深的看了徐德康一眼,隨后轉身帶上門走了出去。

徐德康的眼神卻是在瞬間陰鷙了起來!

因為王友群的表現,反而讓他覺得這里面有大問題……

假設王友群之前幫著中圓地產集團淺顯,是被中圓給收買了。

那么現在出價更高的晉涵集團出現,當然也不排除他又被收買了一次的可能性?

會是這樣的嗎?

如果是,陳晉為什么要讓那個經紀人在自己面前說出這些?

欲擒故縱?

讓自己以為王友群就是中圓的人,然后自己因為這份憤怒,在不理智的情況下把公司賣給他們……?

徐德康在不斷的猜想著,而與此同時,陳晉也一直在觀察著他。

大約在下午三點鐘左右,陳晉正在辦公室里工作著,手機忽然響了。

看了看來電顯示,陳晉松了口氣,暗笑終于來了。

按鍵接通之后,對面傳來了徐德康的聲音……

上午從他的辦公室離開時,陳晉留下了自己的名片。

“陳總,你好。”徐德康開門見山道:“我想跟你聊聊收購的事情。”

“徐總直說就行了。”陳晉笑應道。

徐德康也不墨跡,非常直白的問道:“15個億,100的股份。或者是6個億,60。對嗎?”

“徐總”陳晉的口氣冷淡了一些:“那是之前的價格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徐德康立刻就急了。

陳晉亦是冷聲道:“現在的價格,我只能接受8個億收購德康公司100股份的。”

“砰!”

對面傳來一聲響動,是拳頭砸在桌子上的聲音。

陳晉知道,德康公司……

自己十拿九穩了!

徐德康惱得直接摔了手機,然后起身扯開房門,沖著樓道里大喊了一聲:“王友群!你給我過來!”

這一喊之下,不少外面的員工都紛紛側目。

最近公司里的流言蜚語非常多,并不僅限于經紀人當中。就連這些做行政的,也聽說了一些事情。

徐德康的氣急敗壞,讓事情朝著更壞的方向了……

王友群不敢怠慢,連忙一溜小跑進了徐德康的辦公室!

盡管不明就里,但徐德康的表情就已經說明一切了……

“王友群!”只聽徐德康強忍著怒氣,咬牙切齒道:“晉涵集團忽然壓價了!”

“壓價了?”王友群詫異道:“應該不會啊?他們如果明知道有中圓地產競爭……徐總,壓了多少?”

“跟中圓一樣!!!”

徐德康瞇著眼道:“一模一樣,8個億,100!不再給我留股份了。”

“…………”王友群臉上的詫異是裝不出來的。

但是他的表情越真,徐德康就越發的憤怒起來……

“王友群!你別裝了!你就說吧,他們給了你多少錢?”

徐德康恨恨的問道。

王友群一怔,隨后露出苦笑道:“徐總,我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這一切都是中圓的陰謀啊!至于晉涵那邊,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忽然就壓價了……”

徐德康一聲冷笑:“你真的不知道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房產大玩家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86